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答邹义先生]
徐水良文集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警告准备搞恐怖暗杀的上海国保特务
·最近情况和看法
·是什么原因造成中日之间的当代差距?
·恶斗路线失败,和解路线跟进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必须认真反思中国的改革
·旗帜鲜明地防止和反对中共对土地资源抢劫掠夺
·胡安宁通知透露中共特务机构杀机
·胡安宁无可奈何的自供状
·中国经济世界排名后退主要在共产党时期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颠倒改革程序,此路不通!
·二談马英九綠卡風波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念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又一个震前预报证据,证明中共有关方面撒谎成性
·四川教育厅公布的学生死亡数据是否太离谱?
·马英九何苦发表不伦不类的感言?
·网路文摘启事:谨防假冒和病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邹义先生


   
   
   

   

   徐水良

   
   

   
   2016-4-9日

   
   邹义先生对革命的攻击,对民运的攻击,不过是多少年来中共情报机构及其五毛一千遍、一万遍、十万遍重复的陈词滥调了。海外已经进行了十多年近二十年的大辩论了。这种攻击在海外已经没有多少市场。不了解海外情况的井底之蛙,只能重复这类陈词滥调。这同时也表现了中国特色的自由主义自由派伪精英伪公知伪右派伪民运反对革命的本质。
   
   邹义先生完全停留在十多年前告别革命声中产生的中国自由主义骗子们散布的谬论之中。
   
   所以,海外朋友,除了少数花瓶特线支持以外,别人都懒得再批评了。
   
   顺便说一下,中国自由主义者欺骗中国人,说自由主义是右派,是西方主流思想,这与美国及西方的事实完全不符。南京大学有个教授、博士生导师顾肃,写过一本“集自由主义大成”的书(严家祺先生最早对本人介绍此书时用语),叫《自由主义基本理念》。是自由主义狂飙突起时宣扬自由主义的典型代表,把自由主义的概念无限泛化,把西方保守主义思潮和左派思潮,统统称为自由主义。把欧洲弱小的基本上不掌权的中间派自由主义(自由党)思潮,以及美国大学中强大,但社会上并不占统治地位的左派自由主义思潮,说成西方占统治地位的主流思想,影响了南京和中国的无数人。我把我把我为这篇文章的批评文章《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附在后面,供参考。
   
   我已经有数百篇文章批评邹义先生这类陈词滥调了。我也懒得在重复这些文章。这里只是重复指出:
   
   1,在中共统治下,在中共拒绝政治民主化改革的条件下,除了推翻中共统治,即革命以外,没有别的道路能够走向民主、实现民主。
   
   2,在共产党极权专制统治下,无法形成真正的反对派组织。所以,共产党极权专制条件下的革命,都不是以革命组织领导的革命形式出现。而是像除了波兰以外的苏联东欧革命一样,将以突发事件出现。
   
   我已经有许多许多文章,论述在共产党极权专制全面渗透和控制反对派的条件下,突发事件的革命发生以前,除了几个人的密谋组织,没有可能组织真正的正规的、有规模的反对派政党和社团。只有突发事件发生以后,才能形成正规的有规模的组织。
   
   共产党国家的革命中,波兰是唯一例外,但那是因为瓦文萨等团结工会领导人是共产党线人,波兰共产党以为他们可以通过他们的线人控制团结工会,所以团结工会才得以产生和长时间存在。
   
   波兰事件以后,其他共产国家吸取教训,就不再有此类强大组织比较长期的存在。
   
   中国突发事件89民运中,曾经迅速形成规模巨大的组织。但是,一是中共马上渗透控制,二是中共一旦掌控局势,马上就取缔,这些组织就无法存在。
   
   3,中国规模不大的海外反对派组织,一般也由中共线人根据“筑巢引鸟,做窝养鱼”,“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控制民运,领导民运”等方针,由中共特线主动组织的组织,或事后努力渗透控制的组织。
   
   所以,国内外狭义民运圈早已是沦陷区。民运中中共特线比例,根据中共自己统计泄露的数字,是占民运总人数的80%以上。
   
   因为狭因为义民运圈早已经是沦陷区,它的整体,已经不能代表中国民主运动。狭义民运圈做的坏事,不是中国民主运动即广义民运做的,而是中共特线做的。所以,中共通过中共特线做坏事,然后把它说成民运做坏事,强加到真正的民运头上,从而败坏中国民主运动的名声。这是中共及其特线的一贯手法。
   
   4,我从73年发起民运开始,就是上面在共产党极权专制统治下,无法形成真正的反对派组织这种理论意见。但实践中,仍然尝试搞组织,搞了无数次,正像本人的理论分析一样,都没有搞成功。
   
   所以,在共产党极权专制条件下的革命,一般是以没有组织领导的突发事件形式出现。实际上,历史上的许多革命,都以没有组织领导的突发事件形式出现。苏联东欧的革命,更加是这样。
   
   革命民主派推动革命的方式,主要是做理论和舆论工作,去推动突发事件发生。
   
   5,根据中共上山打游击等所谓的“革命”形式来要求民运,因为革命民主派不是用政党去搞打游击进行革命,相反,革命民主派坚决反对脱离民众的冒险主义和恐怖主义形式的“打游击”之类的所谓“革命”,就污蔑革命民主派是口头革命派、空想革命派。这是中共及其特线污蔑革命民主派的主要手段之一。
   
   6,这种突发事件的革命,如苏东革命,往往是和平的或者比较和平的革命。中共及其特线把革命民主派推动革命,一律说成主张暴力革命,否定和平革命的形式(与此同时,又把改良一律说成和平改良,否定历史上暴力改良的形式),这是中共及其特线污蔑革命和革命民主派,捧抬伪改良派空想改良派的另一个手段。
   
   7,当然,未来突发革命发生以后,是否会有暴力冲突,暴力对抗或暴力战争,完全取决于中共是否采取暴力镇压和暴力对抗形式,而不是取决于革命民主派或人们的良好愿望或幻想。
   
   共产党极权专制条件下的革命,一般情况,不是由革命政党来组织和发起。所以,人们也无法准确确定发生的具体时间。革命民主派和其他反对派人士,必须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民众的觉悟和革命时机的成熟。
   在04/09/201611:24AM,邹义写道:
   
   我现在看到的民运是吹牛逼的多,讲实话办实事的少。现在需要的不是柔和,而是需要更多的人大声地讲实话。三十年来都成现在这个吊样子了,还吹牛逼,还能有未来?
   
   2016年4月9日星期六,weizhenchen写道:
   皱义小弟
        说话还是要柔和。
   
        声明一下,引发我的这些感言的并不是发帖人老徐。像徐水良先生这些也算是真正为着中国民主和自由事业作出了巨大付出和努力的,尽管他也是有性格上的缺点,但也正像鲁迅说的,有缺点的战士终究是战士。最让我感到惊心肉跳的,是那些自身的问题又多又尖锐,却根本就不想也不愿反省并纠正自己的过犯,或者是根本就已经丧失了这个能力,却高喊着反共和暴力革命。民众真的会吓跑的,别说支持了。
   
      上次给我家里的弟弟打电话,想把一个在网上认识的民主人士也是一个基督徒弟兄介绍给他来美国后认识认识。这个弟兄,可以说口碑绝对良好,没想到我只开了个口,我弟弟一听说是民主人士,马上就严肃地对我说,你必须要远离这些人。据我所知,华人圈在海外的名声很坏,最臭的是就是海外民运群体。我挂了电话,给我的这个朋友发短信,我说这海外民运到底还能怎么走?真的到了自我反省自我纠正自我提升的时候了,否则海外民运就完全可能会自绝于民众、自绝于现实、自绝于祖国大陆,最终是全军覆没。还高喊暴力革命,到底有什么用?
   
         
   016-04-092:55GMT-04:00邹义:
   没枪没队伍,没吊本事,只能在网上挑唆别人革命了。
   
   2016年4月9日星期六,邹义写道:
   喊得越响越是远离独裁的,而且最是没有风险的,也越是没有作用的。正所谓:黄钟大鼎,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有种的跑到中南海去喊,海外的天天组织人去中国驻外使馆喊。在网上叫两声,而且在所谓的民运圈叫嚷着革命,那算什么本事。就像一些仇日分子,整天在国内喊打倒小日本,保钓分子天天在国内喊保卫钓鱼岛。精神分裂罢了。有种的用日语去东京喊,那才叫本事。整天叫嚷着安慰自己多么装逼。
   
   2016年4月9日星期六,weizhenchen写道:
   我知道一些人高喊暴力革命。我个人的思路中好像也觉得确实在某些时刻需要暴力革命。可是,就我目前所看到的一些高喊暴力革命的人所表现出来的心灵状态和生命素质,我这个普通民众真的是心有戚戚乎!中国未来社会要是由这些家伙来发动一场暴力革命,其毁灭和破坏,可能要远远大于或者是等同于中共暴政所给社会和人民所制造的。
   
   我不知道还有哪些人在坚持暴力革命,是我还没有看到的?我孤陋寡闻,不怕见笑了。
   
   在我的浅陋见识中,其实,越是喊暴力革命的人,其自身的综合生命素质就越是要高,如此才能把握暴力的分寸、时机和力度。因为毕竟,暴力革命,乃是直接而干脆地毁灭生命,虽然目标是要毁灭专制体制中恶人的生命,但通常也得随时会付出自己的生命。
   
   暴力革命,不应该是心怀着仇恨,乃是当心怀着热爱,是对国家和人民的挚爱,以致愿意舍弃己命而拯救他们于暴政之下,即便对中共体制中的恶人,也当是抱着憎恶罪、爱罪人的心态。暴力革命,应当是那些人格和灵魂散发着高洁的理想主义之光辉的人们来做,如此其牺牲才能真正践行“舍生取义”之涵义——为了一个“义”的事业而甘愿舍生。如果是那些自身就人格龌蹉、灵魂漆黑、劣迹斑斑的人们,即便在一场革命中死去,也谈不上是舍生取义,因为其自身所犯下的各种罪恶,或许足够其牺牲充其量不过是在践行一次应当的“刎颈谢罪”。对于其牺牲,民众也未必能真心感动因而从愚昧和浑噩中醒悟。上帝更是不可能悦纳。生命是被摧毁了,中共也可能推翻了,社会却完全可能依然黑暗而严酷。因为当一个社会中的那些良心清明、人格高尚、充满正义的人们,如果拒绝参与一场暴力革命,那么被暴力革命者所建立起来的新政权,通常也是无法能够践行公平、公义和仁爱之原则。有人把推翻与中共,与民主和自由划上了等号。错!推翻中共,未必就是民主和自由,只能说推翻中共,是实现民主和自由的一个必须路径,结果可能是民主和自由,可能不是。
   
   革命,不应当是为了革命而革命,革命也不应当仅仅是为了推翻中共而革命。革命,应当是一项圣工,乃是以自身之舍生来挽救人民的苦难,乃是以自身之义血来补赎整个民族之罪过。
   
   小女子胡言乱语,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2016-04-073:25GMT-04:00毕康:
   黎叔说事-黎学文评论员
   
   演进中的大陆公民抗争
   
   http://cn.on.cc/cn/bkn/cnt/commentary/20140805/bkncn-20140805000317201-0805_05411_001_cn.html
   
   今年大陆的民间抗争开始重新集结。
   
   8月1日,持续月馀、影响卓着的郑州公民声援活动遭到郑州警方的野蛮清场,现场40多名声援者被带到派出所询问、拘押。这次以释放郑州十君子为诉求的公民围观声援活动还没有最后落幕,数百名勇敢公民在郑州看守所集体打出横幅、举行接力绝食,通过网络传递到世界的每个角落,掀起2014年公民抗争的又一个高潮,他们表现出的勇敢、智慧和坚韧已经让全世界的良心民众看到了中国公民抗争的力量,值得大书特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