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论战——按语]
徐水良文集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大家都来骂中共特线是畜生是禽兽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论战——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战


   

2000年12月按:


   

   两年半以前,海外民运展开了一场关于革命和改良的大辩论。辩论由郭罗基先生在《世界周刊》的长文《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分野》引起,郭先生在文章中批评、反对和攻击革命,把反对革命还是赞成革命,当作海外民主运动的分野。极力赞扬反对革命的理论,批判赞成革命的思想。当时,本人刚从国内来到海外,由于在国内一直鼓吹革命,批评“告别革命”的思想,主张改良和革命都是民主事业的必须,这时就率先开始对郭先生的文章进行批评。随后参加的有高寒、王希哲等先生。这种批评,对郭先生的理论几乎是毁灭性的,郭先生抱怨人数悬殊,抱怨对方是一群人,自己是一个人,说自己当时无法反驳,要好好读书研究,答应高寒先生,一年以后再提出反驳。但二年多过去了,郭先生的反驳一直没有出现,并且也没有再发表反对革命的言论。不知郭先生目前的观点是什么。这里祝愿郭先生的读书研究,大有进展,大出成果。对郭先生抱怨人数悬殊及批评郭先生的人中,有的人的粗鲁语言,我真诚地表示遗憾。我非常反对这种粗鲁语言。不过,好在这是理论争论,不是武力打仗,人数悬殊不起决定作用。记得江苏省委批判我时,派驻南京制药厂的省委工作队就有七十多人,调动全省理论力量,各大专院校,党校和研究机构,都参加了,只有南京大学除外,没有参加。而我只有一个人,还被剥夺了行动自由,人数和力量可谓悬殊!但最后,工厂职工,南京及附近地区的老百姓,包括工作队员,全都说官方输了。南大有些负责人后来告诉我,南大顶住省委压力,说批判徐水良,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和水平,拒绝参加。在四人帮时期的高压下,敢于顶住省委压力,真不愧为中国顶尖名校之一!我向南大表示敬意!郭先生在南大是很受尊敬的一个教授,海外这场论战不得不与郭先生进行,也是颇为遗憾的事。
   
   这次辩论及其它有关论战,击溃了海外甚嚣尘上的攻击革命的理论。自那以后,没有见到稍有名气的理论家反对和攻击革命的言论,只有一些没有什么名气的人及中共特情,不时散布一些陈词滥调,攻击革命。海外反对革命的人不得不从国内不了解情况的民运人士中搬救兵,发表他们攻击和反对革命的文章。
   
   现将本人当时的文章再次公布,其中如有得罪郭先生之处,盼郭先生原谅,并再次欢迎郭先生可能的反驳和批评指正。与郭先生的辩论,实际上也许已经过去,除观点外,我对郭先生没有任何成见。因此,这里再次公布这些东西,并非是对郭先生,决没有任何与郭先生过不去的意思。而是为了针对目前仍然存在的,主要是国内的反对革命的言论,这里特别敬请郭先生理解。
   
   (后面收录本人在与郭先生辩论的四篇文章:
   1、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2、利权和权力
   3、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4、两个公式
   见后面各文)
   

此文于2016年04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