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徐水良文集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后半部分)
·驳草庵居士
·坚持本职还是不务正业
·再谈“一中两府两国号”和洪秀柱的“一中同表”
·胡安宁和他同学,究竟谁是中共特线?
·王林之类江湖骗子何以在中国红火
·关于革命问题再辩论(驳冯胜平等)
·司马逸:革命的形势与忽悠——驳冯胜平
·不赞成刘仲敬意见
·继续辩论革命问题
·揭露曾节明造假大陆国民党
·大陆国民党在十年前“成立”过一次
·不要相信特线假组织
·曾节明竟然顽强表现自己缺德、无耻和卑鄙
·关于宗教信仰和亲共势力入侵美国的一个评论
·简单评论北大教授强世功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理论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一)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二)
·孙丰张三一言论革命文章三篇
·也说偶像
·天津爆炸评论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
·只有极端反动才反对和平演变和革命
·戏揭刘刚撒谎笑料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一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二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三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五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六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七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八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九
·中国已处于静悄悄的经济危机当中
·对日本一些大学取消人文科系的评论
·今日再与告别革命派论战
·有神无神、信仰迷信、理性科学等问题再讨论
·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一些史料
·再评江湖骗术“特异功能”和伪科学“人体科学”
·再驳伪精英“反民粹”
·对《再驳伪精英反民粹》的一些补充
·为傅志彬呼吁并推荐阅读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89民运前,知识界和科技界联名上书中共。
   
   本《建议书》是迄今看到的89民运前的最早上书:
   
    【按】这里是我在监狱中于1988年12月写的一个《建议书》,以及1988年9月写的《短论数则》,转自1995年香港出版的本人论文集《批判四个坚持》一书。建议书和文章写成后,马上设法带出监狱,寄送中共领导,并寄给许良英,方励之,严家其等先生。中共把1989年初知识界上书定为89民运起点,这个《建议书》时间更早一点,因为没有看到“64”期间有关电视,我不知道它们是不是包括在当时电视上播出的、在全国几个地方公开抄家抄出的、以我的名字署名的“反革命材料”中,也不知道它对后来的上书起了什么作用,但我想它们应该是89民运的先期材料之一,并可作为本人回忆《我在狱中过六四》一文补充。从材料中可以看出,当时本人还受着马克思主义的束缚。


   
             ――徐水良2004-4-16日
   
   

   
   建 议 书

   
   

   
   徐水良

   
   

   
   1988年12月24日

   为抓住目前尚存的最后机会,以防止大规模冲突在我们祖国发生,本人建议采取以下措施:
   
   一,赵紫阳同志辞职,由胡耀邦同志主持全面工作。邓小平同志年事已高,可离休颐养天年,其职务可由胡耀邦同志兼任。
   
   二,释放七九年后被关的持不同政见者、政治犯。恢复因“自由化”等问题而被批判处罚者的名誉。
   
   三,组织民族团结、和解及复兴、振兴委员会,取得全国人民信任。
   
   1、委员会由中央领导人及原来持不同政见人员和其它有关人员组成;
   
   2、聘请国内外有关学者专家组成顾问团;
   
   3、委员会任务:
   
   (1)、研究制订改革总方案,交由公民投票决定;
   
   (2)、根据总方案,确定改革总计划;
   
   (3)、处理重大问题,调解重大冲突。
   
   (如需要,本人可以谈总方案,总计划的内容建议)。
   
   四,开放、解除报禁,保障言论出版自由,鼓励全国人民为振兴中华民族献策。
   
   五,依据法律实行结社自由,包括解除党禁。
   
   六,在改革总体方案、总体计划制定并实施前,希望全国人民克制使用罢工权利,并把游行示威限制在一定范围内,以保证必需的安定和秩序。
   
   七,安定人心。民族团结和解及复兴振兴委员会应向全国保证:一方面,改革方案将是彻底的,全国人民的要求将得到满足;另一方面,改革前的既得利益集团(如官僚),只要他们不采取反对并阻挡改革的行动,他们的利益,改革后也将予以照顾,其生活水平,将得到保证。这样的结局,比起大冲突发生,最后被人民抛弃或惩罚的结局,对他们应该有利得多。
   
   只有采取以上措施及一系列更详细的其它措施,才能避免大规模冲突的发生。
   
   希望有关人员以民族大局,社会主义事业的大局为重,以他们自己的行动为祖国减少波折,迅速创造振兴条件,同时也为他们自己在历史上留个好名声。
   
   以上建议,请转中央,供参考。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于江苏镇江江苏省第二监狱
   
   载于香港民主大学95年5月出版《批判“四个坚持”》(徐水良论文集)
   

此文于2016年04月2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