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短论数则]
徐水良文集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短论数则

        

徐水良


   

1988年9月


   

   
   1988年9月写于镇江江苏二监
   
   载于香港民主大学95年5月出版《批判“四个坚持”》(徐水良论文集)
   
               一
   
   前一段把生产力标准捧上了天,甚至说它是“考虑一切问题的出发点和检查一切工作的根本标准”,“凡是对生产力有利的,都是允许的”,【按:摘自赵紫阳13大报告――徐水良2004-4-16日】等等,完全是胡说八道。过去用政治标准来取代经济、文化、道德、文艺及其它一切工作的标准,是非常错误的。现在,把生产力当作最根本的标准,也是错的,它只是经济标准之一,它从属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这一根本标准。按上述主张“凡是对生产力有利的,都是允许”的人的逻辑,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也会采取某些地方曾经有过的做法,例如开设妓院,或输出妓女,去赚外国人的钱;租借军事基地或割让,出售领土,以取得外汇或外国援助;寻求军事保护,以减少军费开支;出售国宝文物,使之变成生产力;破坏风景名胜,以求经济发展,等等做法。(另外,按这个逻辑,不知他们是否允许用希特勒式的杀人工厂来处理痴呆、残废、老弱、患有患烈性传染病及不治之症等等各类人,以减轻国家及社会负担,来取得生产发展呢?)按我们的标准,即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标准,以及从属于这一标准的道德标准(抱括人道标准),文化标准、祖国的自由独立标准(政治标准之一),我们自然将坚决反对这样做,因为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标准高于生产力标准。
   
   “反对社会主义、主张资本主义”的,究竟是谁呢?是我们这些持自由化、民主化、主张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人呢,还是反对自由化、民主化、蔑视人的特权官僚专制主义者呢?
   
   附:“社会主义社会最根本的任务是发展生产力”,这个说法是不对的。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是为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扫清道路。其中包括发展生产力,为人的自由发展提供物质条件,也包括政治、经济、文化及其它各方面,包括扫除阻力,促使人的自由解放,包括宏观体制改革,也包括微观各种具体做法,等等。
   
   
                二
   
   根据我们的论述,现在是提出“六个现代化”理论的时候了。魏京生在七九年三月入狱前提出的“五个现代化”(即四化加政治现代化)理论,是对我国的现代化理论的一个贡献,当时虽然遭到反对及压制,现在却已普遍为人所接受。不过,本人一直主张再进一步补充,提出“六个现代化”的理论。概括地说,这就是“四个方面,一个关键,一个根本”,即为了实现工、农、科技、国防四个方面现代化,必须实现制度现代化,其中首要的关键是政治现代化,而为了实现上述五个现代化,根本的问题又是人的现代化。
   
   这一“六个现代化”理论(简称“一一四理论”)与本人关于走真正社会主义道路的理论(简称“一、二、三理论”)是互为补充的一个整体,是同一个理论系统中互为补充的两个方面。在“一、二、三理论”中,人的发展作为目的出现,而在“一一四理论”中,人的发展又作为手段出现。因此,人的发展,既是目的,又是手段。在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中,人以及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应该始终处于中心地位。
   
   
                三
   
   现在的理论水平,尤其是治国水平,太低太低,以致像生产力标准问题等等许多不言而喻的问题,都不得不由我们来论述。理论、决策、做法等方面错误和荒唐的东西,比比皆是。(而本来,我们关心的是更深,更高的理论问题。)这确是颇为遗憾的事。
   
   事实上,我们不乏杰出的理论人材,也有为数不少的杰出的治国人材。但是专制主义压制及扼杀他们。专制主义者大反自由化,压制和束缚我们的理论工作者及全国人民的自由思想,扼杀他们的创造性。专制主义者不得不公开承认自己盲目无能,毫无预见能力,以致不得不采用瞎子摸石头走路(即“摸石头过河”)的办法来走路,来处理国家大事,把十亿人的大事作儿戏来摸,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超级大船以一个人过小河的“摸石头”办法来驾驶。轻率、盲目、朝令夕改、摇摆不定。(陈云同志说了一句错误的话,即改革是“摸石头过河”,结果被专制主义者到处用作掩盖自己无知、无能、盲目而毫无预见能力的遮羞布)。(既无高瞻远瞩的预见及领导能力,何不辞职?)
   
   不仅如此,他们还强迫十亿人民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巨轮按这种灾难性的方法行驶(而不管这种方法会使巨轮沉入海底),谁要是有一定预见能力,并指出未来应走的航线,他们往往就把他关入监狱。在这种情况下,治国水平的低下,及因摸石头开巨轮而造成船毁人亡的结果,也就将是难以避免。
   
   “摸石头”改革及解决重大问题的思想也是对现代系统论、系统科学的反动。
   
   
                四
   
   从满清末年到蒋介石时期,统治阶级常用“中国式的宪政”、“中国式的民主、自由”等等来欺骗人民,搞伪民主、伪自由。(按:在国外也有奈温的“缅甸式的社会主义”等等例子)因此,人们往往把“中国式的”几个字,当作讽刺性的“伪”字的同义词,加以讽刺性的应用。而八零年以后,许多人也用“中国式的”、“中国特色的”等等字样,来讽刺伪现代化、伪社会主义、伪民主、伪自由及各种腐败现象,等等。在这种情况下,作为马克思主义者,一方面要顺从人民意愿,强调社会主义及现代化、以及民主、自由等等的国际性和国际标准,因为社会主义及现代化,自由民主等等的本质方面,不是它们的地方性、地方特色,而是它们的国际性及符合国际标准。我们不能抓住非本质丢掉本质,抓住芝麻丢掉西瓜。只有强调其国际性及国际标准,才能击破封建的及其它各种旧势力,以及伪社会主义及伪现代化的做法,破除他们贩卖假货掩盖真相的防空洞,以及在“国情特殊”的借口掩护下,保护旧势力的企图。另一方面,我们又应该指出,任何理论,任何外国的好东西,都必须适合中国实际,应该在中国实际中再创造。我们一定要吸取全盘苏化的教训,也要吸取中国近年来盲目引进,盲目照搬的错误。例如,中国质量管理协会照搬日本的TQC(全面质量管理),结果只是照搬日本TQC中的缺点错误,并进一步把它发展成有中国特色的系统的缺点错误体系。照搬及发展错误的结果,是失败加虚假,TQC变成系统制造伪材料。
   
   因此,我们需要的社会主义及其现代化,应该是真正符合国际标准的,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并适合中国实际的社会主义及现代化。这才是正确的提法。
   
   
                五
   
   一九七四年,本人根据浙江人民反对翁森鹤之流的斗争情况,以及国际国内的历史经验,总结了在一党专制的现代专制主义条件下,广大人民群众在反对专制主义中将会采取的斗争形式。在七五年的文章中,本人指出,杭州人民反对翁森鹤之流的斗争,乃是全国人民反对特权官僚专制主义,尤其是反对新官僚(指王洪文、翁森鹤及“海派”之流)的一次预演。自七五年以后,本人一再向朋友们描绘了广大人民群众反对现代专制主义的斗争中将会采取的形式。我国的四五运动,南京事件及天安门事件,八六年的学运、波兰的情况,捷克的情况,以及最近发生的缅甸的情况,都证实了本人的预见及描述。
   
   由于专制主义的高压,社会没有及时消除对立及危险、释放紧张应力的安全机制,专制主义者压制别人反对他们的一切行为。结果,矛盾积累着,经过一些必然的过程及阶段(此处不详述),最后导致矛盾的总爆发,以至大规模的冲突。这种冲突,当然会给民族带来巨大的损失,与社会的顺利发展相比,冲突之前的压抑,以及这种压抑所造成的政治、经济、文化的迟缓落后,再加上这种冲突所造成的损失,是民族的灾难。(当然,这种灾难会有冲突后巨大的社会飞跃作为补偿。)
   
   七八年三中全会后到七九年三月,我们曾经有避免这种灾难的很好的机会,如果我们的特权官僚专制主义者足够明智,抓住时机努力实现社会主义的自由化及民主化,那么,我们将能完全避免这种灾难,并使我们的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得到高速发展。小的冲突,当然在所难免,但这是正常现象,是正常的“应力释放”,只要处理得当,这些矛盾和冲突,就会变成社会前进的动力。但我们的专制主义者却在自由化、民主化的小小萌芽及由历史矛盾积累造成的小小冲突面前吓破了胆。七九年三月,迅速刹车,动手根除和压制当时刚刚萌芽的社会主义自由化、民主化的幼芽。当时,在四人帮、林彪垮台前曾经举起反对林彪四人帮旗帜的人,从事民主运动的人、广大人民群众,几乎全体一致地反对这种做法。不少人还在此后的两年时间内,作了不少努力,希图挽回局势,但结果,有的被投入监狱,其余的被视为敌对力量或危险分子。避免民族灾难的道路最终被堵死了。
   
   现在,一如我们早就预言的,规模空前的冲突正在日益迫近,为避免这种冲突的一线希望所必须采取的措施,又是我们的领导人所不愿接受的。因此,冲突(对于人民,这实质上是革命)将不可避免,我们只希望冲突双方,主要是专制主义者一方,将足够明智。我国不是匈牙利,不是波兰,不是缅甸,如果专制主义者采取缅甸那样镇压人民的措施,那么,他们必须以他们自己的生命以及他们在历史上遗臭万年为代价。
   
   时间已经不多了,希望原来站在专制主义立场的人们,原来的专制主义者们,尽快转变立场,站到广大人民群众一边来,从伪社会主义者变为真正社会主义者,从专制主义者变为民主主义者。
   
   
                六
   
   一九七二年,本人最早起草《反对特权》一文时,标题为《为自由、民主而奋斗》,后改为《为实现巴黎公社式的民主制而奋斗》、《为社会主义自由民主而奋斗》。及至次年八九月间,才最后决定改为更具战斗性,更引人注目的标题,即《反对特权》,并于九月初完成初稿,复写后,寄往《红旗》杂志、《人民日报》等理论部门。主要讲民主问题,把自由问题暂时放在一边,以缩短战线,如本人《资产阶级民主化自由化和社会主义民主化自由化》一文中所述,这可能是一个策略错误,也许提“社会主义自由和民主”的口号,更好一些。现在,响亮地提出这个口号,把它放到引人注目的地位,已是非常迫切的问题了。
   
   
                七
   
   从理论上说,在理想的社会主义条件下,社会主义的敌我矛盾,只有全社会(全体人民)与极少数社会渣滓、社会公敌――刑事罪犯的矛盾。但由于我国的社会主义事实上还不够格,因此,除上一敌我矛盾外,还要加上广大人民群众(或全社会)与极少数特权官僚专制主义者的矛盾。解决这后一矛盾的方法及形式,将以实际的具体情况为转移。马克思主义者应该尽量争取开明的专制主义者。那些与人民为敌到底的专制主义者,需要以危害祖国、危害人民、危害国家罪治罪的专制主义者,只是极少数。(取消反革命罪,改为危害祖国、民族、人民、国家罪的问题,见本人过去文章。)马克思主义者务必避免苏联及我国在过去处理矛盾方面的极“左”及过火行为。尤其应该保护那些有专长的知识分子及治国人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