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早期文稿(一)]
徐水良文集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评伯夷《海外民运和郭文贵》
· 郭文贵对民运最可笑攻击:你们几十年做了什么?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我的一个短评
·昙花一现的大阴谋和历史大笑料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我的不同意见和感想
·邮件组辩论几则: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等
·刘晓东反驳郭文贵视频讲话的误导
·再驳攻击革命尤其是攻击暴力革命的谬论
·郭卫兵和郭阵营的超宇宙逻辑
·再谈幼儿水平的超宇宙逻辑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几条评论
·郭卫兵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搅局
·国安会炒作郭王牌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黄河边总结郭文贵十个豪言壮语
·再谈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运作伎俩问题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对夏钧先生视频《魏京生帝王梦》的批评
· 也谈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谈郭文贵和习近平助理联系一事
·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再谈魏京生问题
·送给2018年和全人类的最好礼物:伊朗革命开始了
·新年献辞:作好准备,迎接巨变
·对郭文贵的两个小评论
·再批马列毛
·重申几个意见
·中共远不如满清
·中共两大王牌特工邓文迪郭文贵联手搞定布莱尔?
· 评伪精英伪右派“反民粹”
·党文化及其核心和本质
·近日几条评论
·重温郭文贵讲话
· 私有制公有制都可能产生奴隶制度
·民主和专制都曾经与奴隶制并存
·谈大陆网络巨头等问题
·如何认识扑朔迷离的郭事件?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就陈军问题再驳杨巍
· 郭文贵的意义只在于以毒攻毒
·闲聊全盘西化和战略决策问题
·近日谈陈军等问题
·在郭文贵昨日视频跟帖
·评洪秀全基督教共产主义
·评《小人才谈道德,智者只谈规则》一文
·郭曝料实为习系第二渠道曝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早期文稿(一)

   
             早期文稿(一)
   
            1973-1975年大字报
   


   
              说  明
   
   1973年至1975年间,我写了大字报、小字报,以及与当时专门派来批判本人的省委工作组和省、市理论组论战的有关论战文章数十篇。1975年江苏省委铅印的批判文集,收录了比较有代表性的《反对特权》,《战斗宣言》,《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四篇大字报。南京市公安局则根据他们搜查到的数十篇文章的原稿打印了一个文集。这些大字报和文章,往往有多个稿本,但1975年9月和1981年两次入狱,全被抄走。这里发表的三篇大字报,是我出国后,国内一个朋友根据他拿到的一个油印稿本,辛苦打印,用电子邮件发给我。本人编辑时作了纠正刻印或打印错误,纠正错别字等一些技术性修改。
   
   1974年3月初贴出,1975年9月再次重贴的《战斗宣言》等,第二次入狱被抄走后,迄今没有找到。这些文稿,包括原稿、铅印、刻印和打印文稿,看来只能向江苏省委、南京市委有关方面和南京公检法寻找了。希望江苏和南京公检法能够考虑交还本人文稿或复印本。
   
   这些刻写油印的三篇大字报文稿,与江苏省委铅印的文集,有相当差别。就江苏省委铅印的四篇大字报而言,铅印稿内容比较全。例如铅印文集中修改加入的批判当时谬论、批判新官僚、批判教育领域张铁生现象等许多内容。但铅印文集与大字报仍有个别差别。例如大字报抄写时临时加入点名批判张春桥的某些词句。
   
   这些大字报和文章,虽然发表当时被人看作是长夜惊雷、石破天惊的事,或者是大逆不道的事,但现在看来,却显得相当幼稚,非常不成熟。尤其是《反对特权》等,除了幼稚,还处处显出为了自保,在批毛泽东和官方的许多谬论的同时,却不得不常常显出迎合当时官方陈词滥调的倾向,吹捧迎合毛泽东和中共假社会主义的倾向,把自己装扮成体制内的倾向,企图与过去被批判的理论或“阶级敌人”划清界限的倾向。所以,现在重读这些文章,连自己也常常为自己的幼稚和自保,感到脸红羞愧。
   
   这些文章批判的主要矛头,实际上是批毛泽东思想和他的继续革命理论,如批判“一个唯心主义的理论体系”,接班人理论,走资派理论,反修理论,法权理论等等,又如表面肯定毛泽东“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实际上批判和否定它的一切错误内容,从内容上实际否定这句话本身,等等。但是,在批判的同时,笔者却又不得不同时赞颂共产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以遮盖自己的“三反罪行”。这种策略,只能瞒过不太懂得理论的领导和公检法,是一种保脑袋策略,不容易瞒过有一定理论水平的专业人士,例如省委党校的理论权威陈绍辉,他一作报告,就把我的大字报定为“三反”,即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说这些大字报把毛泽东思想把继续革命理论批判光了。
   
   未来的人们,处在自由民主社会的人们,可能很难体会这种极权专制的恐怖黑暗的社会中,我们不得不采取的这种表面和内心的极度矛盾的做法,以及采取这种做法时,心灵深处的极度痛苦的屈辱感。那个时候,你必须以高度的努力来承受这种心灵的痛苦和屈辱。如果你忍不住,你的脑袋就会搬家,你就不可能再在未来的历史中,作出你的进一步贡献。
   
   这就是当时的特殊情况。既要批判毛泽东思想,又不得不非常屈辱地尽可能保护自己,尽可能避免杀头的命运。
   
   笔者1974年1月曾经对杭州一个名叫周岩的朋友预见和描述未来,说:
   
   “二十年内,世界将会大变,社会主义阵营将会崩溃。而中国将首先崩溃,将首先建立民主制度。这个崩溃过程,大概将经过两次或更多次的巨大动荡。第一次大动荡以后,社会将会松动,人们将开始反对共产党。以后的大动荡,共产党统治将崩溃,将建立起民主制度。”
   
   我当时设想的民主制度,仍然在马克思主义范围内,一种巴黎公社式的民主制度。我认为当时现存的全世界的社会主义,并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
   
   这是我当时的真实思想。
   
   因此,笔者当时信奉马克思主义,但大字报和文章中对共产党、对中共的社会制度、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赞颂,其中不少,只是不得不做的屈辱而痛苦的伪装。
   
   这些,是笔者特别要向现在和未来的读者们检讨致歉的。
   
                     ——徐水良2008-12-25
(2016/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