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就民阵纷争-谈真伪民运 ]
徐沛文集
·我看民运
·我看政治 
·闲话左右派 — 浅析党文化 
·朱蒙与陈独秀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民阵纷争-谈真伪民运 

   
   身在自由世界,每天应接不暇,但我乐于利用我在德国享有的自由,无偿支持大陆民众反共抗暴,声援海内外的反共志士比如被红魔囚禁的杨天水。2004年我还因他首次与加拿大的盛雪联系,十多年一晃就过。
   
   我本来只想力挺知行合一的高智晟们,无奈他们遭到刘晓波及其拥趸的诋毁,所以,我当然要义不容辞地还击并曝光伪类的劣迹!我只重视有理有据的真人秀,即符合天理人伦的观点之争,无视匿名鲁迅徒的恶意中伤……我把各种指控当智力测验,努力辨别是非。只有良知和常识不行,还得了解涉及的人与事。六四屠杀以来我积累的经验不少,足以识别以刘晓波为首的伪民运。
   


   从2015年8月起,一再有人问及与现任民阵主席盛雪相关的指控,于是,我开始查阅相关内容,因为这涉及全球华人反共抗暴的蓝潮,我乐于为读者提供我的观察与评判。
   
   
   民阵在德国
   
   
   1989年六月四日,中共血洗八九一代发起的和平请愿。被迫流亡西方的刘宾雁等老中青三代大陆人发起成立政治组织民主中国阵线。“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发展民营经济,结束一党专制,建立民主中国”是其政治纲领。1989年秋天民阵在巴黎成立后,还是留学生的我加入德国分部。在首任严家其与第二任民阵主席万润南任期,我参与不少民阵及全德学联举办的活动,在亲历既红又黄的分部主席后,我就躲开了民阵,因为我反共就是反对象共产党那样撒谎,那样使用暴力以及象毛泽东等一样乱伦。但我依然关心民运,乐于接触海内外的民运志士。
   
   真正的民运志士比如魏京生为争取自由民主奋不顾身,尽心尽力或出钱出力。他的妹妹魏珊珊也流亡德国,在哥哥的感召下,她曾四处奔波,向西方公众与政界揭露共产暴政尤其是中共如何迫害像魏京生一样的民运志士。魏珊珊得到不少民阵成员支持,1997年,多个民阵成员与她及原上海孤儿院医生张淑云一起赶往日内瓦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抗议中共侵权,连孤儿也不放过,并要求释放被囚禁的魏京生等。正是海外民运志士或人权义工促使中共被迫重视魏京生们,甚至把他们当人质!
   
   我一有空就给在民运中结识的志士仁人写信或打电话,其中包括彭小明。算来我与他有过二十年的君子之交。彭先生最早在留徳学人报上质疑共产简化字,在此基础上我才认识到汉字被中共赤化后,既失去了原来的字形,又被偷换了内涵。“六四”十三周年时,彭先生当选全德学联主席,这是六四后由当时的留学生学者组建的独立组织或曰民运组织。
   
   随着阅历的增长,我也开始向他提意见,主要是因为他深受鲁迅等共产喉舌的毒害,圄于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与话语体系,失去了对神灵的感应……我1988年出国,他应该比我早。二十年后,我们共同参与由人权组织国际大赦举办的来去自由的公开集会,抗议中共被允许主办北京奥运。他的报道居然出现脱离实际与语境的“群众大会”等红色词汇……诸如此类促使我写作《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我也终于意识到他与我之间有难以逾越的“红”沟。我发表德文诗集《天目》与德文小说《红楼琵琶行》后乐见媒体报道,但我未通知他,虽然他过去报道过我的其它作品与活动。
   
   面对他对盛雪的攻击,我本来想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如何“实地调查”出盛雪先母的家世及劣迹……可惜他的电话号码已更改。我很奇怪他一边诋毁盛雪,一边吹捧廖天琪,可我只看见了后者贪腐的证据并因此在2012年告诫大家《以廖天琪与吴弘达为戒》。我至今能确认的借共产苦难欺世盗名的贪腐分子非他俩莫属。当身在大陆的力虹(1958-2010)为了江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拍案而起时,吴弘达却阻止美国国会就此举办听证会!抹黑反共志士是中共及其喉舌的拿手好戏,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不会挞伐公开反共的志士仁人!
   
   
   彭小明与鲁迅歪风
   
   
   刚读到彭先生针对盛雪的大批判时,我还想是不是冒名者制造的假货,可惜不然。想来想去,这与文革一代从小就被中共强行赤化鲁化密切相关。
   
   彭先生熟读鲁迅,而引用鲁迅是共产党文化人的显著特点,可惜他的同党还以“德国鲁迅”来赞扬他,不知他是否以此为荣,可我只能啼笑皆非。鲁迅是国际共运哄抬出来的共产党文化开创者,没有鲁总司令(毛泽东语),共产国际就不可能颠覆中华民国,而彭先生一家饱受共产暴政的蹂躏。他从中共制造六四惨案后就算留德华人中反共抗暴的主力。为此他还遭到中共使馆及其势力的打压,但他宁可失去中文学校的教职,也要发表自己的独立见解。
   
   所以,我不相信他会用攻击盛雪“来向专制政权献媚”。2012年我就曾因涉及盛雪的混战撰写 《在三妹与盛雪之间》作答。四年后我对盛雪的态度依然如故,她确实姑息养奸,授人以柄,需要自省与改正。而我关注她,声援她,批评她,恰巧因为她投身民运,以反共“炒作自己”!像鲁迅一样用毒眼看世界的人比没有上过大学的盛雪可悲可叹。
   
   在读盛雪的《远华案黑幕》前,我读过刘晓波的《末世幸存者的独白》,前者让我起敬,后者让我恶心。在中共的极权专制下,学位越高,中毒越深,刘晓波与为了捍卫他不惜谩骂批评者的彭小明都算实例。当年盛雪在收读我的批评后回过信,其中一封因被某鲁迅徒用来吹捧她而遭人诟病,当时我无暇作答,借此机会一并答复:
   
   我赞成盛雪信中所言,“中国社会的民主转型,包括要摒弃共产暴虐语言文字。”这正是我身在德国却坚持上中文网发言并写作此文的动力之一。
   
   想来盛雪写信时不曾读过我在刘晓波的批评者遭其拥趸谩骂后写下的一系列评介。刘晓波从不隐瞒写作是他赚钱的手段并为此不惜粗制滥造,误人子弟。刘宾雁生前在针对刘晓波的批评中告诫过我们要警惕小毛泽东。我乐于传播他与王若望等先辈的经验之谈。刘晓波遭到草根抵制是因为他本来就蔑视杨佳们,而我乐于支持正直善良的草民。刘晓波被激烈攻击不是因为他是“温和反共派”,而是因为他一再为中共作伪证,即使自己因言获罪,还要美化中共暴政,混淆视听。简言之,刘晓波是小骂大帮忙的伪民运代表。
   
   而我只想支持遭刘晓波们排挤与诋毁的高智晟等真民运志士。中共祸国殃民至今,令人神共愤,我希望大陆人都唾弃共产党,做中华儿女,不做共产奴才,但我从不要求别人像我一样公开反共,相反一再为遭到鲁迅徒攻击的文人墨客包括韩寒抵挡大棒。
   
   给对方戴顶高帽再把高帽当靶子抨击是鲁迅及其传人的拿手好戏,希望饱受其苦的真民运志士引以为戒,努力清除共产党的流毒。
   
   
   莱茵河畔, 2016年早春
(2016/04/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