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大陆思想家宣昶玮
[主页]->[新会员区]->[大陆思想家宣昶玮]->[中国政治转型不应转型宪政民主等应转型为新的文明专制制度]
大陆思想家宣昶玮
·[讨论]国际黄金价格下跌是因为要压制某中华民间思想家吗?
·事实证明当今中国左派境界低下,国家被他们掌握绝非人民福祉
·惊天大疑问:美国政府通过“棱镜”计划了解并打压中华民间思想家?
·民间思想家告诉省长陈鸣明:其实你们官僚最害国
·面对愚昧的中国知识分子和公众,宣昶玮和胡万林的共同遭遇
·民间思想家宣昶玮致《工人日报》的公开举报信
·致《南方周末》的公开资料与信件:告诉你们当代八个最大的中国政治内幕与奥
·思想家关于左派和权贵派是当前中国两大反动派的谈话
·金剑平:精心策划的大饥荒,五年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论当代中国是历史上第二个类似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思想运动时代
·中国当代民间思想家的贡献要比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时期思想家的贡献更伟大
·中华民间思想家宣昶玮对天易网总监郭国汀的公开质问
·面对思想家的求助,《南方周末》显示出愚昧、渺小与猥琐来
·专家学者和知识分子如果不是智慧大师,那么他们的思维往往就相当幼稚
·中华思想家断言:存在着唯一一条道路使中国能够战胜美国并领导世界
·几百年来人类主流知识界是怎样严重阻挡人类高尚进步的?
·中国崛起后世界将统一,中日岛争已毫无意义
·中华思想家权威分析大陆与台湾问题的最后结局
·论钱学森先知一般预测了中国自战国以来第二次思想运动
·看民间人士宋正海等是如何压制中华思想家和阻挡中华思想运动的
·第一次文艺复兴祸害天下,中国当代的第二次文艺复兴运动为之纠偏
·当代中国发生的人类第二次文艺复兴符合美国圣女珍妮的预言
·没有人类第二次文艺复兴,谁来救中国?
·论当代中国主流知识分子是阻挡人类进步的最大保守群体
·论中国主流知识分子对第二次文艺复兴的世纪大对抗
·中国主流知识分子面对宣昶玮的思想冲击依然保持沉默
·论第一次文艺复兴六杰和当代中国人类第二次文艺复兴六杰
·当代中国主流知识分子是集体愚昧的,进步力量必须面对这一事实
·论特色派、民主派、毛派都是中国进步与稳定的破坏性力量
·当代意识形态大冲突中,充分显示了中国主流知识分子的愚昧
·公告天下财富英雄:你投资圣人宣昶玮将一本万利
·关天茶社里有四位自称自己是当代世界第一大思想家者
·没有中国思想,世界将迷失方向
·造时势之英雄倾力造世界进步大时势,众愚民竭力以愚昧来阻挡
·论当代世界进步与倒退的主要矛盾是愚民垄断天下压制真理的矛盾
·独立中文笔会一些作家素质如此低劣让人为之唏嘘
·当代人类文明与落后斗争之三重奏
·现有西方民主制度具致命缺陷不是人类未来文明的方向
·如果中国让主流知识分子主导改革中国必将陷入天下大乱
·中华思想家公告奥巴马:人类的希望在中国,中华新思想将领导世界上千年
·佛教新门派弥勒净土宗介绍
·宣昶玮是弥勒佛老居士赞他功力大得不得了!
·一个知识分子对宣昶玮是不是那预言中圣人的真实看法
·佛教居士一笑千秋先生高度评价宣昶玮创立新宗教
·和朋友谈新宗教将引导人们性美满且化害为利促人类文明进步
·弥勒佛的法高于佛陀的法许多佛陀弟子执迷不悟
·什么样的思想才可以算是当代中国出现的大思想?
·弥勒佛在当今中华出世带给人类的第一大福荫
·是什么东西让中国主流知识分子如此鬼迷心窍?
·宣昶玮主张引导人类性爱有人问“怎样引导?咋个骚法?”
·宣昶玮创新宗教主张性爱修行早就被古代谶纬预言预见到了
·让宗教引导人类性爱是让理性主导人类社会的第一大步进展
·(转)宣昶玮是弥勒佛证据系列之二:他符合诸多预言且思想成就巨大
·宣昶玮是弥勒佛证据发表,某势力慌张逼迫凯迪封锁思想家
·(转)宣昶玮是弥勒佛证据系列之三:十二大特征者证明预言中的圣人
·宣昶玮是弥勒佛证据系列之四:他是弥勒佛的出世时间早被《五公经》和释清风
·宣昶玮成佛由刘伯温、李淳风、袁天罡、南师古、释迦牟尼等为之印证
·(转)宣昶玮是弥勒佛证据系列之五:勿以凡夫之心量去揣测弥勒佛之证量
·成佛都需要印证么?其实佛陀成佛以来并无任何人为之印证的
·当今佛教徒和知识分子思维幼稚浅陋几乎无以复加
·为什么会出现冒充印度塔塔集团贷款给宣昶玮的骗子?
·(转)宣昶玮是弥勒佛后续说明
·宣昶玮是弥勒佛已经获得部分人士突破性的承认
·弥勒佛到底是出世于2012年还是出世于56亿年之后?
·特大好消息:通灵人士宣布宣昶玮确实是弥勒佛
·特大好消息:通灵人士第二次宣布宣昶玮确实是弥勒佛
·号外:因通灵人称宣昶玮是弥勒佛凯迪论坛已经二次封锁宣昶玮帐户
·通灵人李冠佑发文称宣昶玮是佛陀、弥勒佛文章网络照片
·一自称开悟的佛教徒是怎样解释弥勒佛必须有神通的
·弥勒佛为未断烦恼之佛,其性情个性皆如俗人
·弥勒佛宣昶玮是反中医洋奴的克星把他们质问得哑口无言
·号外:宣昶玮发驳斥反中医文章天涯凯迪论坛同时受到某方面压力
·思想家要推动人类进步如此艰难:中国人和佛弟子都怎么了?
·佛毒不防恐将甚于历史上祸害我中华民族之儒毒
·佛教信徒如今的学佛是偏道、邪道即使开悟其实也无大用
·佛教对道德无丝毫促进:佛教信徒有许多道德上不如一般世俗民众
·刘亚洲将军也会暗中被国家秘密安全机构秘密监控么?
·主张佛教引导人类性爱是“为自己的放荡找一个理由么”?
·佛陀信徒以泼皮无赖方式对抗弥勒佛宣昶玮的天大佛教丑闻
·证明和论证宣昶玮确实是未来佛弥勒佛的证明汇总
·宣昶玮和一居士关于现在念佛学佛都不能往生了的谈话
·[转帖]宣昶玮是罕见的中华民族天才:希望社会予以关注
·现在中国的思想反动势力最害怕宣昶玮发表的什么东西?
·通灵人李元正传宇宙灵魂指示耶教已过时不再度其信徒了
·(转)权威宣布:多年的紫圣之争已有定论宣昶玮是真圣已被多方证实
·考察所有天界指示都显示佛教已衰败不能度其信众了
·释迦牟尼的信徒是刽子手和帮凶证明佛教早就变质了
·弥勒佛宣昶玮招聘人间净土公益宣传团队志愿人员启示
·才华非凡的刘亚洲将军竟然被暗中打压透露出的惊人信息
·研究和事实都证明《楞严经》1952年已经先行灭去
·中共突然封锁破网VPN是专为打击超级思想家宣昶玮?
·(转)宣昶玮有可能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位大觉者吗?
·当局删除文章证明他们封锁破网软件VPN确为打击某思想家
·中华出了一个大觉者也是极端敏感事件吗?
·当今中国政治版图简要说明书:官方民间六大政治派别之角逐
·中国政治深度观察:表面上习近平掌握中国实际其对手垄断天下
·思想家主张引导人类“正义的、合乎道德与科学合理的淫荡”
·思想家宣昶玮主张科学合理引导人类“淫荡”引起争论
·弥勒佛宣昶玮人间净土大思想之简礼、简交、简誉、绝小族群
·当今弥勒佛宣昶玮出世弘法的困难是智者遇到了腐儒
·诚心诚意相劝对方的两个人见识却不共戴天到底谁错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政治转型不应转型宪政民主等应转型为新的文明专制制度


   
   一. 中国转型宪政民主等民主制度将导致天下大乱爆发内战分裂等等
   中国社会渴望民主转型已经很久了,众多的海内外中国知识分子也为中国民主转型提出了在他们看来的“十分合理”的建议。但中华超级思想家看了之后却发现:众多的海内外知识分子所青睐的民主道路,其实是完全不适合中国民主转型的;如果真的按照众多海内外知识分子的民主转型建议实施了,那么整个中国将很快就陷入混乱和分裂,并随即爆发全国内战。
   先看看当今中国的国情:大致有以下几项因素是深度不可调和的,一旦民主将后患无穷。

   1.中国民间现在是高度政治派别化的和高度对立分裂的:主要的政治派别有毛派、左派、自由民主派。上述三大民间政治派别中毛派和左派是高度组织起来的,非常有凝聚力与高度团结的政治派别,战斗力或者说破坏力非常巨大。而自由民主派则比较松散,战斗力和组织、凝聚力都远不如毛派左派那样强大。而毛派左派和自由民主派是高度互相仇恨对方的,几乎是到了水火不能相容的程度。毛派和极左派的角色就相当于巴勒斯坦的哈马斯:他们非常极端而且冲动力破坏力极大。
   2.中国社会中有一个强大的内部紧密团结并富可敌国、力量空前强大的权贵势力集团。这个集团有自己的核心人物并且对于统治中国奴役人民还有自己的纲领、计划、策略、组织、部署、详细的安排等等。一旦中国实行民主制度没有了现在的绝对控制社会控制国家的一党独大霸权天下的格局,那么这个强大的中国权贵集团必然迅速崛起并掌握大部分军队,接着就会以无比邪恶的手段和方式对人民和众多的知识分子进行报复和清算,那么中国将从此陷入万劫不复的内战分裂的深渊,从此中华民族将永无宁静之日了。
   3.中国有一个民族分裂的问题:新疆和西藏等都有强大的民族分裂势力在活动。一旦中国没有强大的压制分裂的一党独大的绝对控制社会的控制能力了,即实行了民主制度了,那么这些分裂势力就获得了分裂的好机会:而必然会被内陆的毛派左派等政治派别所不容,因此爆发内战是一定的了。
   4.有一个台海分裂的问题。一旦大陆实行民主了,压制两岸分裂的一党独大的绝对控制社会的控制能力消失了,台湾分裂势力必然大肆的活动。这个也是不被中国毛派左派所容许的,必然爆发台海战争。
   5.中国大陆各省改革和经济发展情况不一,社会观念、风俗、价值观等差异太大,而且各自的要求与追求都不一致。另外本来各地区之间就存在着资源、贡献和义务分工的不同,本来就有土地界限划分等的纠纷和冲突。还有各自地区对自己地区市场的垄断、向国家争夺分配资源的问题。一旦实行民主制度了,这样大的地区差异,广东福建和甘肃、河南根本就毫无共同语言,在没有了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能够压制地区之间纠纷与争吵的时候,各个地区之间必然发生不可遏制的争吵与纠纷,于是地区之间就将爆发冲突和内战。
   6.还有外国国家力量势力介入中国内战分裂的问题。就象现在的叙利亚和乌克兰一样:叙利亚有土耳其、沙特、伊朗、俄国、美国等国家以直接的和暗中的操纵叙利亚的民间武装势力等方式介入叙利亚内战,乌克兰则有俄罗斯和西方国家分别介入乌克兰的内战。如果中国爆发内战或者国内不同政治派别的分裂对抗,那么各个国家都有可能公开的和暗中的介入中国政治分裂对抗,俄罗斯和台湾、美国、日本等都有可能强有力的介入中国内战或分裂,那么中国还能安静吗?
   
   现在拿中国国内的情况和乌克兰与叙利亚国内的情况相比,中国国内的对立与矛盾、冲突远远比乌克兰和叙利亚严重上万倍:叙利亚有象中国民间这样的毛派左派与自由民主派的严重对立与对抗吗?叙利亚内战之前根本就没有什么泾渭分明的民间政治派别划分;叙利亚有中国这样民间强大的政治派别与官方的对立与冲突、与民间强大的政治派别对官方的仇恨吗?完全没有。而即使叙利亚的情况远远比中国要好,可是当受到外国势力插手之后叙利亚都内战分裂了;如果今日中国冲突对立派别如此不共戴天,那么一旦民主了失去了一个强大有力的绝对控制一切压制一切的压制力量,那么中国还不闹反了天啊!
   现在非常清楚明白的是:一旦中国真的按照主流知识分子的意见实行民主制度了,那么原先的能够强力压制一切矛盾的政权势力就荡然无存了,于是各种政治势力和政治派别还有牛鬼蛇神社会渣滓就纷纷出笼大肆活动,一切矛盾与分裂对抗因素就统统被激活了;各种各样的野心家野心人物牛鬼蛇神社会渣滓如张宏良薄熙来那样的就统统被激活了、找到了他们施展“才华”的环境,那么中国社会可就大乱了!而原先以合法的名义长期奴役中国人民的中国政权的权贵集团,由于他们有富可敌国的财富,又有以前他们豢养的各种爪牙和打手(张宏良和司马南就是著名的),于是权贵集团再次收买掌握国家军队军官就是无悬念的事情,于是现在的权贵集团就摇身一变成为中国最大的军阀势力:这个集团本来就是毫无道德底线的人渣分子集团,他们毫无人性且无恶不作。而在天下大乱之时他们会更加的变本加厉无恶不作:中国老百姓和现在大力主张实行民主转型的众多的知识分子都将成为专制独裁军阀势力的奴隶分子,将生存在暗无天日的人间地狱之中,你们可就要大大受这个现在就是邪恶势力的大肆祸害了!到时候我知道你们会“哭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的!到那个时候中国的情况远远不如现在的叙利亚和乌克兰的!
   二. 现有的西方民主制度模式有大缺陷和致命缺陷根本不是未来人类文明的方向
   先看看现在西方人自己对西方民主制度问题的看法。
   西方人自己观察后认为自己制度问题多多,西方当前热议的社会治理难题,主要集中在六个方面:
   内政治理难题之一:如何解决社会不平等和贫富分化加剧。
   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的学术专著《21世纪资本论》很流行。他通过对大量历史数据的比较研究,揭示出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收入不平等日益严重。出乎意料的是,这一研究成果也在美欧各界引发了强烈关注与共鸣。
   “皮凯蒂摧毁了保守派最为珍视的一些错误信条。”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说:“保守派坚持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靠才能成功的时代,富人的巨额财富都是赚来的,也都是应得的。”
   数据显示,2012年,1%收入最高的美国家庭获得了全国收入的22.5%,是自1928年之后的最高值。现在10%最富有的美国人占有的全国财富中的70%还不止,比1913年被称为“镀金时代”结束时的比例还高,且其中一半是由最富有的1%的人所占有。
   经济学家还注意到,在过去30年里,美国的社会流动性已明显下降,出生在25%低收入家庭的人,最终进入25%高收入阶层的概率,减少了一半。
   “美国在继续发展的同时也在倒退。”美国南加州大学安嫩伯格?诺曼?利尔中心高级研究员尼尔?加布勒说,“历史学家们会想要知道,为什么21世纪与19世纪末如此相似——一个富人统治而其他所有人屈从的糟糕时期。”
   美国总统奥巴马似乎意识到了这个现实的严峻,在今年的国情咨文中,他不仅提及缩小贫富差距问题,还力推“中产阶级经济学”,并将推动提高最低工资列进施政目标。
   无独有偶,英国首相卡梅伦也表示,“要为只拿最低工资的就业者免税。”让许多人犯晕的是,数年前,奥巴马提出再分配的重要性时,还被西方舆论批评为社会主义者。而今,“点赞”的已超过了“拍砖”的。
   内政治理难题之二:如何重建对自由市场的信心。
   “尽管很多人担心的全球衰退得以避免,但对于自由市场提高全世界生活水平能力的强大信心却没有恢复。”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的这番话,听上去有点绕,其实,翻译过来大致就是说,对全球衰退不可避免有心理准备,但是对用自由市场恢复全球经济、生活水平能力的信心不足。
   他还说:“认为有一套所有明智的决策者都可以套用的以市场为基础的方案——即‘华盛顿共识’——的信念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全球缺乏共识感。”这话就直白了许多。
   知名的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新闻学院院长赵月枝评论道,“面对中、印等新兴经济体的快速崛起,西方社会对其自由市场的信心更是显得脆弱不堪,试图给这些国家贴上‘国家资本主义’的标签,予以口诛笔伐。”她说,这背后或多或少地反映出西方社会对其制度缺陷的焦虑不安。
   内政治理难题之三:如何解决西式民主体制的失灵。
   美国政治记者小约瑟夫•尤金•迪昂写了一本书,取名《为什么美国人恨政治》。他说,美国政治患上了严重的意识形态病,民主党、共和党都成了中产阶级上层利益的传声筒,在选举过程中制造大量意识形态化的虚假政治选择,将美国政治变得非常两极化。他直截了当地指出,“在极化政治下,议会和政府无法从国家长远利益和社会总体利益的角度制定和实施政策,只是为市场投机提供了机会。”
   内政治理难题之四:如何解决不同社会群体的多元共处。
   “美国国会的口水仗不少。”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刊文评论说,但其议案产出率却是自1947年以来最低的,美国人对国会的信任率仅为7%,“联邦政府过度分权制衡,导致运作机制瘫痪”。
   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访问学者白洁谈及此问题时引用了美国国务卿克里名言:美国外交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崛起的中国,也不是中东的动荡局势,而是美国国会。
   内政治理难题之四:如何解决不同社会群体的多元共处
   “金融危机发生以来,右翼民粹主义思潮在许多欧洲国家明显升扬,反移民、反穆斯林、否认平等、拒绝开放、政治不满情绪相互影响,且这一情况还可能进一步加剧。”这个判断来源于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发布的报告。
   美欧一批民众面临无收入增长的生活窘境,一些中产阶级收入和生活水平下降,福利社会的成本难以承受,尊重多元文化的社会价值观体系受到质疑,社会保守化倾向加剧。
   加拿大《环球邮报》分析指出,当今西方社会正在形成两个截然对立的群体:以穆斯林为代表的外来移民,以及坚持西方传统宗教、文化价值观的保守派民众,这两个群体在价值认同上存在明显的差异、矛盾。“如何调和西方社会长期坚持的“言论自由”同穆斯林移民不同的宗教信仰习俗,将是西方社会面临的重大课题。”
   内政治理难题之五:如何解决“法治”异化为“律师之治”。
   《大退化:制度如何衰败以及经济如何衰亡》,英国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的新著,书名很震撼。他提出的一个重要问题是,“西方社会中的‘法治’正在面临着衰退危险,至少在部分‘盎格鲁势力范围’的国家之中,由于法律条文大增,‘法治环境’过度膨胀,不但因此未能达到‘法治’,反而异化成了‘律师之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