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小平头夜话
·沈四海:“小癟三”陳景聖澳门挨打始末
·香港龙少:冒牌货陈景圣在澳门被香港国民党人打伤
·香港龍少: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香港龙少:香港特线,实话实说(图)
·香港龙少:陈景圣会见台湾“党政军”领导人(图)
·萍姐有话说:穷极无聊的陈景圣陈劲松兄弟
·萍姐有话说:再揭陈景圣的真实面目
·赵岩造谣张口就来却对妹子盛雪忌讳莫深
·鮑貢疊:民運小混混趙岩
费记民阵
·驳斥盛雪声明的谎言
·造谣抹黑可以休矣——回应"所谓的朋友"邹海霞们的栽赃诬陷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致盛雪的公开信
·张小刚,谢谢你大张旗鼓地转贴我的旧作!
·张丹红、秦刚、盛雪、费良勇、潘永忠、统战部、费记民阵和统会(多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上)(3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下)(5图)
·遇罗锦:谁在破坏德国议会听证(费良勇等表演之台前幕后)
·立此存照:放冷箭的"黑函门" 事件——费良勇给澳洲议员的一封信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剥下张小刚的伪装!
·房勇:八九老民阵房勇致张小刚的公开信
·房勇:驳张小刚的无耻谰言
·费记民阵再次安排统战部特务李震为洛杉矶大会站台
·ZT新编评书:仲维光掌掴费良勇
·费良勇、邹海霞性丑闻的深度分析(多图)
·ZT共特海運領袖費良勇喜添貴子
·“全球纪念六四 25 周年网络大会”会议纪要(盛雪批斗会纪实)
·盛雪在海外的支持者都是些什么人?
·ZT:民主中国阵线过渡工作委员会第7号公告
·解码弹劾盛雪的第七号公告(上)
张贱无敌
·张健别来此咋咋呼呼装逼了。
·张健的“布袋门”
·ZT: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王龙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张健骗术还原
·王龙蒙:起底巴黎狂人神骗张健
·张健泼皮牛二的嘴脸
·张健的谎言兼论盛雪之婊子牌坊(多图)
·盛雪的棋局乱象横生——恶狗张健的《血统论》
·陈毅然:张健真有豁免权吗?(图)
·陈卫珍:最无耻的假基督教牧师-----张健(邮组通信三则)
·刘刚:一篇关于自称的“纠察队总指挥”张健的旧文
江湖神棍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 "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二回 江湖神棍之装神弄鬼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三回 意淫大师之梅毒出处
·小平头:第四回 柏林大会之丑态毕露(题图)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五回 投桃报李之组阁闹剧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
·陳殃潮丑行录 第六回 图穷匕现之“民运之父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七回 小骂大帮忙之为台独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天垂冕旒的异象照片
·且看费良勇等“精英”如何为江湖神棍陈泱潮站台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头戴光冕的出处 -
·神棍是怎样炼成的――费记民阵"精英"为陈泱潮造神记
·天下熙熙,皆为权来
· 陈泱潮道歉记 ——兼谈公众人物是否有舆论监督的豁免权(配图)
·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茶马古道:陈尔晋的经济诈骗潜逃案
·草根 三评陈泱潮之一 陈泱潮是政治难民吗?
· 兰剑: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 ZT:鲁 凡 特权论"是对暴政中共的劝进书、拯救书、献策书、效忠书
· 神马都是浮云!神汉又出来兜售旧货啦。(题图)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 兼谈神棍陈的“日久见人心”
钱文荟萃
·钱文军: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
·钱文军:再读托克维尔
·钱文军:把思维从“姓资、姓社”的俗套中解脱出来
·钱文军:谁都别妄言“拯救中国”
·钱文军:斯诺登爆料与张召忠发飙
·钱文军:从曼德拉葬礼说开去
·钱文军:新权威主义,离法西斯主义还有多远?
·钱文军:普京之得与失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建政三”的故事(图)
杂文政论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图)
·关于辛子陵文章的内部通信
·四川教师刘绍坤被非法抓捕始末
·林彪日记有限范围解密:揭秘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九一三中的小人物--黄勇胜的警卫参谋--铮铮铁骨费四金(ZT)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无知还是别有用心
·回应曉
·中共五毛炒作“新疆男子焚烧天安门毛泽东像”的“旧闻”
·给中共各级贪官造册——柳州卷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陈光诚自由后的视频讲话文字整理出来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平头按言:最近,曹长青先生在《“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中,开宗明义点中“追风作秀”之要害。纵观海外民运各山头大佬,有几个不在热衷“追风作秀”的?曹先生嫉恶如仇,评刘哓波,批王丹,刀刀见血,鞭鞭七寸。尤其第一段:大概很多人认为“内讧”导致了海外民运的惨淡。其实 “作秀不做事”是毁掉海外民运的重要一环。越是要作秀的人,就越不做事,因为把精力都用在追逐风头上了。问题是,没有成绩的话,秀也是很难做下去的,于是就开始玩假的了。“假”的东西当然不可能“真”的推动民主运动,反而只能败坏民运的名声和形象。
   
   ——用此言套盛雪之言行倒是严丝合缝。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盛雪说:一个人要放下多少尊严和人格才能无耻到这种程度
   是什么样巨大的利益和势力能够让刘先生和小平头、朱瑞结成同盟?
   刘先生无数次慷慨激昂,飞沫四溅的痛骂过小平头、朱瑞。许多人听到过。
   现在斗争形势需要,一抹吐沫,道歉了。
   可惜在我们面前骂陈毅然的那些恶毒的语言没有留下多少文字,
   省了现在抹抹吐沫公开正式向陈毅然道歉的程序。
   
   这是盛记语录式的文体,她把这段话广泛发送,并且也发到脸书上。她的话涉及到了尊严和人格的问题,所以我在这里愿意跟她讨论尊严和人格。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是我对她的尊重。
   _—— 题记
   
   
   1,我对一个无辜受到我伤害的人,表达了应有的道歉,在盛雪那里,竟成了一个放下尊严和人格的无耻行为。看来,盛雪女士对于尊严和人格的理解跟我存在很大的分歧。这里,我愿意告诉盛雪女士,我今生做过最没有尊严和人格的、最无耻的事情是我写了《表里俱澄澈,肝胆皆冰雪》,《我多想向着太阳》这样的两篇文章。为此我清夜扪心,羞愧难寐。
   
   我是第一个获知盛雪和高光宇情变的圈内朋友。2008年初,盛雪哭着告诉我,高光宇跟她分手了,要离开多伦多回美国。我问为什么?她说,“高光宇说了,凡是在我身边的男人都没有人格和尊严。”盛雪为了挽回面子,计划给高光宇举办一个送别聚会,对外说是高先生在加拿大的生意不顺,回美国发展。但是高光宇断然拒绝,不给盛雪一点面子,不辞而别,以至于令多伦多的朋友圈皆感突然。
   
   我跟高先生很熟络,一起吃饭,一起打球,一起娱乐。盛雪曾告诉我,她把房子做了抵押,借了8万加元,给高光宇做地板的生意。而且,还每个月给高光宇2000加元零花。她说,一个男人兜里没钱是不行的。我心里有点瞧不起高先生,认为他是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但是这个男人还是守住了自己最后一点男人的尊严和人格。如此看来,在对尊严和人格的理解上,高光宇先生跟盛雪女士很有一些不同。
   
   2,接下来要说一说盛雪母亲丧礼的问题。
   这次盛雪的母亲不幸去世,家人悲痛。盛雪的朋友,同道,向老人表示哀悼,向盛雪表示慰问,也属人之常情。在下虽与盛雪女士分道扬镳,可是对于一位相熟的老人的逝去,也不免物伤其类,黯然唏嘘 。
   
   但凡丧事,都是人最情绪化,最缺乏理性的时候。当下的中国,中共的贪腐官员,小至村官,往往利用治丧大行敛财,或行不轨之事,可谓屡见不鲜。
   
   盛雪的母亲离世,这一件纯粹的家庭私事,她却把它炒作成了一个公共事件。她利用民阵的网站发布讣告,然后由张晓刚先生用公民议报向全球群发,这是明目张胆的公器私用。盛雪女士如此假公济私,在海外民运圈里面是没有人敢这么做的。盛雪能掌握控制就那么一点小小的资源,民阵网站和公民议报只是很小的社会公器,她都不放过。假如有那么一天,盛雪有机会掌握多一些公共资源的话,她将会怎样呢?
   
   更有甚者,盛雪女士公然欺骗天下,大肆在组群里说达赖喇嘛尊者为她的母亲超度祈福了。在下愚昧,对藏传佛教一无所知,自然深信不疑,心想,这盛雪倒也是有点办法的,居然劳动了尊者为她的母亲做法事。但是谎言终究是谎言,天底下自然会有懂门道的人,朱瑞女士指出这绝对不可能!她做了一点调查之后,澄清了事实,揭穿了盛雪女士的谎言,于是就招来围攻和谩骂。盛雪女士骂朱瑞是“人渣”,她的部下骂朱瑞是“母猪八戒”,“猪狗不如”“共产党特务”,“丧尽天良”,等等不一而足。这等污言秽语如果出自市井无赖泼妇之口倒也属正常。可是,说出这种话的人竟然是一伙自诩追求中国民主政治制度的民主政治家。象盛雪女士,一向自诩“中国民主运动最重要的领导人”,她是要回到中国建立政权的。不过要是把国家政权交到盛雪这样的人的手里,我是很忧虑的。
   
   我就奇怪了,盛雪及其部下不去说朱瑞文章是否符合事实,不去讨论文章的是非,而是一个劲儿的对她进行谩骂,进行政治审判。这样的做派哪点是像是他们所宣称的从事民主运动呢?跟”民主”有一点儿关系吗?盛雪也真是气急败坏了,露出了本相,完全不顾形象,这种修养能称得上是一个民主运动的政治家吗?我觉得,朱瑞面对的不像是一个以追求民主为宗旨的政治社团,而更像是一个帮会团伙。我不担心盛雪及其团伙会败坏自己的形象。盛雪还有什么形象可言呢?我倒是希望他们不要再给民主运动丢人了。退一步说,即使朱瑞说的不对,你们也不要如此暴跳如雷啊。难道你们家死了人,别人就失去了说话的权利了吗?
   
   亲人离世,在悼念的时候,有一些溢美之词可以理解。但是过犹不及,无限拔高到了离谱的地步,如“四海同悲”等,就适得其反,徒留笑柄。有一位跟这个圈子毫不相关的传媒界人士给我电话说,我感觉连我都被“强奸”了。我不禁一声长叹:老太太不得安生了!
   
   司徒华先生去世,在多伦多公祭的悼词是我写的,我没敢用“四海同悲”。谁能当得起“四海同悲”这样高规格的赞美呢?可能世界上有人能当得起如此的荣耀,但一定不是盛雪的母亲。心理学的常识告诉我们,人越是得不到或者没能拥有的东西,就越是要炫耀这个东西。前些年盛雪女士跟我谈及了她家庭的一些往事,也包括了她的母亲。为逝者讳,也为了积点口德,我是不会公开去说这些事情的。但是我看了讣告之后,内心的感觉真是不好形容。我想,这个讣告平实质朴一些,真挚真诚一些,不是更好吗?
   
   盛雪女士这样一位在民运群体中的公众人物,家遭丧事,不应该成为以售其私的口实,也不应该因此拥有了批评的豁免权。你所做的一切,人们自会评说,你能掩天下悠悠之口吗?逝者已矣,所有的事都是活着的人做的。现在对盛雪女士的质疑,显而易见都不是针对逝者的。借亲人的去世而进行公关炒作,这才是对先人最大的亵渎。
   
   假如盛雪女士的内心不那么虚弱,有一点自信的话,她大可以低调的处理母亲的丧事。(这里,我愿意向盛雪女士推荐阅读关于戴高乐的葬礼的文章。)丧礼之后,盛雪可以对于帮助过她的朋友一并的公开致谢。我相信,这样的丧礼,丝毫不会降低人们对逝者的尊重,也不会被人诟病对先人的不孝。相反,人们会对这个家庭有更多的尊敬。可惜的是,像盛雪这样一个庸俗的人,爱虚荣的人,是永远也不会明白这个道理的。
   
   盛雪大张旗鼓的把母亲的丧事搞成一个令人侧目的公共事件,当然不会仅仅是出于小市民炫耀的庸俗心态。许多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了她如此做派的真正用心。盛雪女士无非是借此进行一次公关的行动,表明她安然无恙。
   
   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
   
   
   3,最后,想说一说盛雪女士在今年4、5月间的港台之行。
   对于盛雪的港台之行,我一直在默默关注,内心有一些疑惑未解。我想把这些疑惑和分析与公众分享,请诸位看官一起来为我解惑。
   
   盛雪女士的港台行程大约是,4月23日离开多伦多,4月24日进入香港,4月30日离港赴台,5月4日离台,再次入境香港,5月7日离港返回加拿大,旅程14天。
   
   疑惑之一。我们从盛雪女士在网上连篇累牍的散发她母亲住院的照片和感人至深的文字,我们知道了盛雪女士是一位至纯至孝的女儿,这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可是,根据盛雪女士所发送的文字里面,我们知道了在4月14日,医院的医生就告诉家属(盛雪),你的母亲情况很不好,很可能在几个小时里离世。可是叫人难以理解的是,盛雪女士居然忍心抛下垂死的母亲,从23日离开加拿大,开始一段为期两周的旅行! 难道盛雪不清楚,她这么一走,很可能再也见不上她这么深爱的慈母了?什么原因令盛雪女士能做出这样悖逆人情的行为呢?以我小人之心揣度,这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盛雪女士所表现出来的孝行,都是假的,其实她心里根本不在乎这个母亲;第二,她此次的旅行,其重要性足以超越了亲情。
   
   疑惑之二。2008年,盛雪从台湾计划进入香港,可是入境被拒,原机遣返回台湾。当时盛雪女士是民阵副主席。由此我们可以知道,盛雪女士是一个上了黑名单的人,是不能进入香港的。可是,此次作为民阵主席的盛雪女士居然顺利的在24日入境香港了。盛雪女士给出的理由是,她的护照有效期不满六个月,因此台湾方面拒绝她登机,于是她就以护照延期为由申请入境香港。当然这是一个理由。可是我还是有疑惑,照这么说,其他的黑名单上的人只要护照延期就可以进入香港了?你既然是不允许进入香港的,那么你应该返回加拿大申请护照延期啊,怎么就允许你进入香港呢?难道香港特区政府仁慈起来了?一国两制真正落实了?具有参照意义的是,杨建利先生在4月19日试图入境香港被拒绝了。其实,加拿大有关部门只要调阅这段时间在香港申请护照延期的加拿大公民的名单就真相大白了。(希望我这句话不要叫盛雪女士心惊肉跳,花容失色 。)
   
   疑惑之三。我做过求证,香港方面有谁邀请了盛雪女士前往香港?或者有谁邀请盛雪女士同行进入香港,与香港民主派的政治家商谈纪念六四大事? 结果是,没有人邀她同行,更没有香港的民主政治家向她发出了邀请。她企图绑架香港支联会,结果李卓人他们发了一个澄清的声明,撇清了跟她的关系。那么是不是民阵召开会议,决定授权由盛雪在港台发动纪念六四的行动呢?也没有。也就是说,盛雪的在港活动,完全是个人行为,她似乎连在港的民阵干部都没会面。在港逗留期间,盛雪女士召开了记者会,宣传了六四纪念活动的全球网络会议,并以天下围城,全民倒共为行动口号。
   
   疑惑之四。据盛雪女士说,她此次的亚洲之行,目的地是台湾。那么,她去台湾做了什么呢?根据张晓刚先生的报道(张先生很敬业,所有盛雪的报道都很及时详尽,不过他不再是公民议报的编辑了吧?),盛雪也在台湾也召开了记者会,为网络会议造势。一同出席记者会的是当地的一个电台主持人杨宪宏先生。我知道,在盛雪女士留台期间,王丹和杨建利这样领袖级的人物也在台湾,他们并没有一起的共同行动。那么也可以断定,盛雪的台湾之行,跟王、杨两位无关。盛雪女士到台湾干什么去了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