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小平头夜话
·民运谍影之盛雪露峥嵘(终结篇)
·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
·ZT冬虫夏草:评费良勇的助手邹海霞的赤膊上阵
·一个人的网络追寻――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再探
·盛雪现象的深度分析——兼谈中共特务的新策略
· 遇罗锦:海外中共特工的生活
· 费良勇、盛雪与王万星都是一伙的!(有图为证)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黄钟,感谢你重提共特李震的陈年糗事!
“共谍”盛雪
·致友人的一封信 (图)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上)
·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中)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共特”做东费记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图)
·盛雪保护的中共特务李震出现在CCTV(7图一视频)
·共特李震在匈牙利总统府欢迎李克强的视频截图
·李震“特务门”事件和布达佩斯会议的真相——驳斥张晓刚R
·李震“机票门”始末
·ZT:盛雪面首阿海接受公安部傅政華指示在香港出書陷害薛蠻子(两图)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完整版、图)
·刘劭夫 :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
·刘劭夫: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赵岩的“流泪”痛斥极其李伟东、盛雪等同党挺韦众生相
·总参与国安携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作者:刘晓东(笔名三妹)
   
   
   2016年3月30日,魏京生先生在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中的专访《中国人权和政治局势》一经发出,在当天就传到国内的微信群。我听后感到,魏先生谈话的主要部分无可非议,但魏先生所谈的“海外民运内斗”的话题不得要领,不符合事实,需要在此非议一下。


   
   在访谈期间,天津艾先生电话提问到:“美国之音十几年前就说,海外民主人士内斗严重,各立山头。我想问一下魏先生,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内斗的?第二呢,魏京生先生在美国之音和法广的人都说过,海外民主人士里面有好多中共派去的内奸和叛徒,您是不是能提名道姓地说一说,这些那些的叛徒,他们都是谁?我也能跟着您声讨一下。”
   
   魏京生先生答:“海外民运的内斗,这是一个老问题了。其实,海外民运的很多朋友认为,媒体宣传的海外民运内斗呢,绝大多数不是内斗,是外斗。就是他提的第二个问题,有很多是被派来的,带着任务过来的。其实你说,大家意见不同,吵架争论的话,这都是很正常的,民主嘛,本身就是大家有意见就提出来,然后大家讨论,实在达不成一致,咱们可以投票表决,投票表决是最后手段,而争论是一个常规的现象,现在流行说法叫常态,这是一个常态。那么这个常态为什么会发展起来,我想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刚才他说的第二个问题,有很多人是派出来的,他就是要跟你吵,你不跟他吵,你看我们,从来不说民运内斗问题,从来没在任何媒体上说过,我们从来不说,你说内斗那我们就关起门来内斗就完了。搞到媒体上去这个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人家的计划,人家给老百姓制造一个印象,海外民运在内斗。其实这么多年来,以前的我不管我不知道,九七年底把我放出来以后到现在,海外民运这些朋友团结得很好,而且不是大家想像的,我们没有钱,都是艰苦奋斗,自己掏自己的腰包,花自己的时间,来为中国的民主化在奋斗。这个有什么好内斗的呢?没什么好内斗。我们每次开会都很简单,吵架很简单,大家把意见都亮出来,最后达成一致就完了,达不成一致咱们可以保留意见,各干各的,没有什么真正的内斗,很少。但是人家要给你宣传出内斗,不断地炒作啊,他们又内斗啦,你要是不斗,人家出来一帮人说,我也是海外民运,我来跟你斗,然后媒体说,你看,他们在那斗呢!所以说这个东西现在可以说,人家既然要宣传,咱们没有办法避免。我就是提醒大家注意,甭管内斗不内斗,有这么一批人在为中国老百姓的前途努力奋斗,大家应该多支持。至于那些专门炒作内斗的现象,大家把它放在一边不理它就完了,简单地说,就是一家人还要吵架呢,有什么奇怪的,没什么奇怪的。”
   
   魏京生先生这段讲话有四个误区,误区一:魏京生说“你看我们,从来不说民运内斗问题,从来没在任何媒体上说过,我们从来不说,你说内斗那我们就关起门来内斗就完了。” 这段话魏京生先生排除其它方式地认为,民运的事情应该关起门来吵,不应该搞到媒体上去公开。误区二:魏京生先生说:“投票表决是最后手段。”魏先生这话说得偏颇且绝对。“投票表决”只对一个正常运作的组织而言,而对一个极为反常运作的组织,如何“投票表决”?所以,诉诸媒体就成为最佳选项。从魏先生这段谈话可以听出,魏先生把使用媒体曝光民运“内斗”这一手段排斥在外。误区三:魏京生先生说“搞到媒体上去这个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人家的计划,人家给老百姓制造一个印象,海外民运在内斗。”魏先生这话太片面,因为内斗和搞到媒体上的不都是派出来的人搞的。误区四:魏京生先生说:“以前我不管我不知道,九七年底把我放出来以后到现在,海外民运这些朋友团结得很好。”这是一个非常模糊不清的不符合事实的结论。
   
   我本人一直在海外民运圈之外,但由于我的先夫王胜林八八年就加入海外最早民运组织“中国民联”,使我也渐渐对民运关心起来。头几年我们与民联主席王炳章有过几面之交,交谈甚欢,这些都影响着我,使我对海外民运的关心痴心不变近三十年之久,以后也不会改变。自1999年法轮功遭迫害后,我开始在媒体上写文章发声,我的所有发声均出于对海外民运痛心疾首的感情,这次我写出与魏京生的不同意见,发在媒体,也是同样感情,因为事关重大。
   
   我们常年生活在西方的人都知道,媒体是无冕之王,因为她是无权无势的普通百姓监督权力和公众人物的最好工具。尤其互联网出现以来,就更是如此。国内微信群的出现把海外民运的信息带进国内,是件好事。所以,我们可以说,利用媒体发声是言论自由的常态,无可指摘。但是也有反常的时候,比如,盛雪这个“民运人士”利用中共海外喉舌媒体《明报》在二十几天内以《明报专讯》发出五篇专讯歪曲诬蔑对她的滥权贪腐的揭露,而我们揭露盛雪的一方却没有可能在海外中文媒体登出我们的据实文章,我们只能利用被挤压的有限的媒体空间发出声音,我们可利用的发声工具只有个人电邮、个人博克、个人脸书和微信群,这是极为反常的现象。盛雪与《明报》的运作和互动,这一最近出现于海外民运的前所未有的反常现象,老民运魏京生先生应该首先注意到。
   
   海外民运所谓内斗主要有两种情况: 一.中共派出来的人的渗透破坏捣乱,造成各个民运组织大分裂。二.民主人士中对中共共产极权认识的原则性分歧和站队。最典型的大分歧,就是2010年在海外发生的“有敌”和“无敌”的大辩论,这是对中共共产极权认识的海外大辩论和大分歧,涉及到许多观点。魏京生先生当时对“无敌派”头领刘晓波的负面评价,我至今记忆犹新。这个题目不是本篇讨论的主题,限于篇幅,在此无庸赘述。
   
   海外内斗从王炳章时代起,就没有停止过。自一九九二年始至今,中共在海外二十几年的潜心渗透和收买,致使海外中文媒体和民运组织无一不被中共渗透收买而全军覆没。由于中共特务对海外民运组织的渗透和收买从未停止、无所不在,民运组织的内斗和最终被破坏,也就不足为怪。五年前的海外民运重要组织中国社会民主党(社民党)的大分裂和现今的民运重要组织“民主中国阵线”(民阵)的大分裂,都是海外民运“内斗”实例。魏京生先生所说的“海外民运这些朋友团结得很好”不是实情,而魏京生先生所说的“各干各的”才是实情和海外民运的现况。
   
   社民党在十年内分裂过五次,第一次分裂始于2001年,内斗不断一直到2011年,仅在2011年的头8个月中就发生了四次分裂事件,导致最终的大分裂,所有这五次分裂事件都是中共特务曾大军制造。社民党的内斗和大分裂,是魏京生先生到美国后发生的,就发生在五年前,魏先生不会不知道。
   
   大概一年前,社民党现主席曾大军被美国情治部门以特嫌问题戴上电子铐跟踪调查,他又在中领馆帮助下跑回中国。
   
   社民党被特务占据主席职位这件事,也让我们清楚地看到:中共特务对海外民运组织的主攻目标一定是主席位置。所以,占据主席位置的人如果有滥权贪腐等一系列反常行为,我们当然要发声质疑和揭露,而不是关起门来不让外界知道,媒体和网络则是曝光民运公众人物的最佳选择。我们也忠告国内的朋友,不要迷信海外民运组织的主席,由于中共对海外民运组织高层的极力渗透和收买,滥权贪腐的民运组织的主席比我们这些揭发人成为特务的可能性要高得多。盛雪今天滥权贪腐、结党营私到这般地步,就是因为民阵组织以前一直对她的不良行为捂着盖着。当初他们也像魏京生先生想的一样,民运“内斗”要关起门,致使现在盛雪占据着主席一职招摇撞骗,这个职务现在的唯一意义就是使她更具欺骗性。
   
   另外,当曾大军这样的特务占据着主席位置,整个组织就处于一种反常状态,他们不按组织常规行事,打击异己,拉进身份不明人士入党以操控选票,结党营私,在这种状态下,魏京生先生特别崇尚的“投票表决”则决无可能。这也是最近海外闹得沸沸扬扬的民阵诸元老质疑盛雪主席一职的情况。
   
   盛雪的任期本应到2014年10月结束,但她以私事为由拒绝按时召开换届改选大会,后来,未经民阵理监事会通过决议,擅自让其亲信张小刚操控召开会议。民阵副主席彭小明、唐元隽、秘书长潘永忠、监事会主席陈联昆、前主席费良勇(现任理事)、前监事会主席张健(现任监事)以及许多理监事都没有参加此次会议。副主席梁友灿虽然参加了会议,但主张推迟召开换届改选大会。在这种情况下,盛雪炮制了一个不经选举表决便使现任主席顺延一届的决议。此决议一出,即遭到民阵许多重要成员的反对。一些民阵成员要求盛雪辞职,她不仅坚持不辞,而且发起对质疑者的攻击,甚至蛊惑她的亲信对这些人进行人身威胁。这些恐怖手段引发对她更大的质疑和揭发声浪,致使民阵组织的正常运作瘫痪。在这种反常情况下,魏京生先生说的“投票表决是最后手段”则是一句空话。
   
   说实在话,在不同文化的西方世界,谋生是海外中国人的巨大挑战,海外民运人士面对同样的谋生问题,谋生艰难、生活无着落与堕落有着直接关系。很少有海外民运名人能像常人那样去餐馆端盘子打工谋生,他们谋生手段繁多,帮人办假难民是其一,以各种名目募捐是其二。海外民运圈子的堕落比常人社会更甚。最近揭露出盛雪的诸多事实就可以看到,她五毒俱全。常识告诉我们,中共专门拉拢收买有缝的鸡蛋。海外民运已被数个臭鸡蛋搞得乌烟瘴气,成为人性贪婪自私腐败的泥潭。
   
   我们这些关心和参与海外民运近三十年的人士只能哀哉呜呼:“团结得很好”的海外民运早已不存,剩下的只是一些个体的魏京生们在散兵游勇。
   
   最后,我也想问魏京生先生一个问题,我的这篇不同观点的文章与魏京生先生是内斗还是外斗?
   
   刘晓东于芝加哥家中
   二0一六年四月一日
(2016/04/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