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陈毅然]
小平头夜话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二回 江湖神棍之装神弄鬼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三回 意淫大师之梅毒出处
·小平头:第四回 柏林大会之丑态毕露(题图)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五回 投桃报李之组阁闹剧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
·陳殃潮丑行录 第六回 图穷匕现之“民运之父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七回 小骂大帮忙之为台独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天垂冕旒的异象照片
·且看费良勇等“精英”如何为江湖神棍陈泱潮站台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头戴光冕的出处 -
·神棍是怎样炼成的――费记民阵"精英"为陈泱潮造神记
·天下熙熙,皆为权来
· 陈泱潮道歉记 ——兼谈公众人物是否有舆论监督的豁免权(配图)
·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茶马古道:陈尔晋的经济诈骗潜逃案
·草根 三评陈泱潮之一 陈泱潮是政治难民吗?
· 兰剑: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 ZT:鲁 凡 特权论"是对暴政中共的劝进书、拯救书、献策书、效忠书
· 神马都是浮云!神汉又出来兜售旧货啦。(题图)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 兼谈神棍陈的“日久见人心”
钱文荟萃
·钱文军: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
·钱文军:再读托克维尔
·钱文军:把思维从“姓资、姓社”的俗套中解脱出来
·钱文军:谁都别妄言“拯救中国”
·钱文军:斯诺登爆料与张召忠发飙
·钱文军:从曼德拉葬礼说开去
·钱文军:新权威主义,离法西斯主义还有多远?
·钱文军:普京之得与失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建政三”的故事(图)
杂文政论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图)
·关于辛子陵文章的内部通信
·四川教师刘绍坤被非法抓捕始末
·林彪日记有限范围解密:揭秘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九一三中的小人物--黄勇胜的警卫参谋--铮铮铁骨费四金(ZT)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无知还是别有用心
·回应曉
·中共五毛炒作“新疆男子焚烧天安门毛泽东像”的“旧闻”
·给中共各级贪官造册——柳州卷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陈光诚自由后的视频讲话文字整理出来了
·丹麦民主中国阵线声明
·民运岁末盘点: 魏京生的“革命檄文”PK 花瓶民运的“引领变革”
·内幕惊人 中共国安特务海内外绝密行动大曝光
·谁是“独立评论”删帖、封名的内鬼?
·我的西域,你的
·吴弘达:王丹不知道的事,曹长青不愿说的事
·就曹长青《“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当面求证于张思之(图)
·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ZT: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秋火: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图)
·平头点评: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图)
·狗日的“领军人物”盛雪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二)
·刘淇昆“奉旨”力挺盛雪(图)
·真相的力量胜过组织空洞的声明
·杨宪宏再次释放假信息
万恶淫为首
·周晓燕:盛雪比汤灿坏百倍(图文完整版)
·盛雪的经典照—— 我在独评被封名逾期不解封的前因后果(有图有真相)
·一张合影照,引出盛雪6个情人的悬念 (图)
·盛雪“艳照门”——民运版的权力与性 (10图)
·且看盛雪婊子牌坊两不误地表演(图)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面首出马 乞求诺奖——盛雪与男宠合演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双簧闹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盛雪、张晓刚“双人转”——香港支联会澄清声明
·盛雪帮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庇”穿帮记(图)
·盛雪的铁杆面首阿海其人其事 (图)
·盛雪面首阿海被中共家法惩治绑架回国(多图)
·ZT:阿海写给盛雪的情书——我是你的马仔(多图)
·见证:董昕容忍盛雪与众多男人同床之秘因
·彭小明:盛雪母親的丑聞再分析(图)
· 朱学渊“冲冠一怒为红颜"(图)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
·从盛雪“干爹”朱学渊不服老说起(图)
·盛雪淫威下两个八旬老叟的迥异表现(图)
·朱学渊色迷心窍为盛雪站台背书(图)
·唐元雋:情人政治要不得
·一睹为快!揭露盛雪之《民运黑洞》电子书横空出世
·看图识人系列:盛雪团伙画传(一)
·盛张淫乱实证——张晓刚的加拿大狗血难民剧(多图)
盛张“淫照门”
·浅议盛雪、张小刚淫乱裸照之真假(多图)
·从盛雪、张小刚“淫照门”事件说开去(完整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陈毅然

   平头按:盛雪这些年来都在自我炒作自己是“六四”屠杀见证者。但毕竟是冒牌货,言谈都是空泛笼统的“假语村”言。倒是她身边一直默默无闻地从事人道义工的陈毅然,才是如假包换的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看看那些具体的细节,朴素的场景素描,“求死”而生的悲愤,文风写实,笔法自然,岂是沽名钓誉的戏子所能具备!有道是: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盛雪有种也整两篇见证文章给读者看看……的确,真理需要堅持,而謊言永遠變化。
   http://upload.bx.tl/blog/temp5/201604161501171.png
   3月31日盛戏子在多伦多市中心巨大的坦克人照片前搔首弄姿。新一轮炒作自己是“六四屠杀见证人”的戏码又开始上演。
   
   从火光中想到的


   
   
   六.四前夜,美丽的北京被燃烧的公交车火光染红了半个天空,这几乎是每个北京人不会否认的。可你知道这火是怎么烧起来的么?这也是我20年来,最想搞清的问题之一。
   六月三日傍晚,我亲身经历了这样一幕。
   
   我下班回家,路过西单时,一辆军用面包车在距离路口约100米处停了下来,当时街上人很多,出于好奇,我和一些人走了过去。我站在车门口,只见着便装的司机走出来,拉开车厢门,啊! 是满满一车崭新、黑亮的长枪。我大吃一惊,心也紧张的在跳。然而让我更吃惊的是,司机操着一口外地腔,手指着枪对我们说:“你们可以拿走这些枪”。天那!这是什么人?为什么这样做?我一堆疑问,也更加紧张,下意识的档在了车门口。
   
   周围没人讲话,我也不敢乱讲,心里快速的想着两个问题:第一,“千万别有人拿枪,这会给社会带来很大麻烦。”第二,“如果有人拿了枪,我是不是要阻止他们?”现场很静,围观的人真的没人拿枪。这时突然有一个人说话了,提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你是军人么?”其实他虽然着便装,但那作派一看不会有人否定。司机没回答,但他从车里取出一个老式军用水壶。这是我很熟悉的东西,只是多年不见了。因为我站的地方离他最近,他就将水壶递给了我,并说:“你拿去吧,还能用的。”我不解地,又是下意识的接过水壶,沉甸甸的。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 ,一位看似中年的男人挤上来,伸手拿过水壶并迅速打开盖子,一股浓烈的汽油味冒了出来,我们现场的人,都“啊!”的叫了出来。接着,在大家还没搞明白的时候,拿水壶的人跑向横卧在路口市民做障碍用的22路公交车。我当时没想那么多,也没跟着跑过去,之后我离开现场回家了。
   
   一路上我在想“为什么军人要让老百姓拿枪?”,“为什么要给市民汽油?”还有之前在六部口军车上学生搬下的一箱破铜烂铁,我亲眼见到里边有很破烂的菜刀,而且新华门前还挂着那么多菜刀,“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一连串的疑问,让我再次返回西单路口。
   
   还没等我走到路口,远远的就看到了那辆22路公交车在熊熊大火中燃烧着。一种不祥的念头掠过心头, “真的会打起来吗?”愚蠢的我,多希望这大火挡住军车的行进,烧掉多日来人们心头的不悦与担忧;多希望这熊熊的火光平息一步步复杂的事态。然而这就仅仅是个希望,全市人民的希望。可市民会是纵火者吗?那些铁皮车,没有汽油是点不着的。可北京的商店都早已不开门了,到哪去买汽油?当我站在6层平台上,环视北京,我视野中的北京城,象硝烟弥漫的战场,到处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望着火光,想着经过我手的那壶汽油….,我突然间明白了….
   
   陈毅然
   
   ------------------------------------------------------
   
   
   我的“求死”

   
   那是1989年6月3日的夜晚,由于看到傍晚的一幕,我不放心的再次返回到西单路口,只见长安街上一片狼藉,东倒西歪的自行车和护栏;燃烧的公交车冒着浓烟;路上已没了行人。躲在胡同里的人,一群群的不断传出叫骂声;特别是到处乱飞的碎纸片,使恐怖的夜空又增添了几分凄凉。我也站在小路口边上,看着满载全副武装军人的车队,源源不断的从六部口驶向天安门广场。忽然我看到在我前方不远处有很大一滩血,我意识到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我问了周围的人,其中一位小伙子哭了起来,他一边哭一边说:“流那么多血!这人还能活吗?”一会他又跑出去,在周围找回三颗子弹壳,大声告诉在场的人“这就是证据!”
   
   我看着这一大滩血,眼泪也不由的掉了下来,在我心里有没有子弹壳已经不重要了!
   
   当最后一辆军车驶过之后,在各处躲藏的北京市民,一下子涌上长安街,我真不知道这些人从哪来的?宽阔的大道被挤得满满的,登高远望,在你的视线里绝看不到队尾。有人说至少有十万人。这庞大的人群跟着末尾的军车向东走着,我自然也是其中的一员。不知怎么开始的,大家就唱起了国际歌,这数万人的大合唱,别提有多壮观,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场景,我想在现场的每一个人都不会忘记那震撼的场面,在全世界这也是绝无仅有的。我又看一下周围的人,真是男女老幼,而且老大妈还挺多,甚至还有老外。雄壮的歌声让我热血沸腾,我边唱边往前挤,想离军车更近。
   
   突然,枪响了,不是一声,而是一片。顿时大家都趴在地上。我震惊了!“这是我们的军队?”“对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对着几万名唱着国际歌的人群开枪?”“真的是疯了!”全世界也不可能有这样的事啊?我真的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但抬眼望去,从趴着的人群中,我清楚地看到了被打伤的人,正纷纷被人抬着,背着,往后走。几分钟以后,人们站起来,一同高喊:“还我市民!”“还我市民!”震耳欲聋的喊声,久久响彻在长安街漆黑的夜空。大家继续往前走,枪声又一次响起,人们又再一次趴下。这一次,我的前后左右都有被打伤的,前面的人不知哪被打中,被架往后边,一路流着血。由于我走在靠前面的人群中,清楚地看到军车上一个军官拿着高音喇叭,对着人群一直在喊:“你们不要跟着!”,“我们不会向你们开枪!”真是屁话!他们明明正在开枪!我快被气死了,“真是无耻透顶!难怪老百姓骂疯了。”我想着,走着,走不了几步,子弹又打过来了。趴下,起来,又趴下,起来。每次都有人被打伤,是否死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流血过多人活不了。我被这疯狂的行为气疯了,一股股按耐不住的怒火涌到胸口,伴随着那无助与无奈;迷惑与失望;悲伤与痛苦,我一阵阵感到绝望。我决定不再趴下,“让你们下一枪打死我!”“我不再忍心看这场面,”“我不想和你们一起活着!”但是子弹还是穿过我的左右,没打中我。这时队伍已快到府右街,军队向示威的人群投来催泪瓦斯,强劲的化学武器摧垮了人们的斗志,最终驱散了示威群众。
   
   我虽然没死,但这场对北京市民和学生的战争成了我心头永远的——痛。
   
   最后我还想强调一下,我本人无党无派,不喜欢政治。我是个人道主义者,反对一切战争和不人道的行为,渴望世界和平。我记录自己这段真实的历史,并告知同学,朋友,绝不是想给各位带来麻烦。我离开祖国多年,但我真心的希望我的国家不仅是世界经济,文化最强大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民主,最自由,最人道的国家。我愿为此做出努力并不惜代价。六,四真实的历史至今不能被承认,并一直是政府回避的话题, 对无辜死去的人,至今没个交待,你觉得这样公正吗?如果你是紧张又恐慌的读者,我说声抱歉。如果不是,我说声:谢谢!让我们共同期待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陈毅然
   
   
   

此文于2016年04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