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陈毅然]
小平头夜话
·广西柳州的贪官、、、、、、、、、、、、(柳州)莫老情
·宝马与大发-丹麦买车记 (丹麦轶事系列之一)
·丹麦炒票记 (丹麦轶事系列之二)
·足球运-我的世界杯之缘 (丹麦轶事系列之三)
·我在丹麦当跑堂 (丹麦轶事系列之四)
·狗权的差异 (丹麦轶事系列之五)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一)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二)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三)(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四)(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五)(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下)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地打发日子(多图)(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打发日子(多图)(下)
·寄自“世界尽头” 的明信片——挪威北角游记
民运谍影
·敬请关注 精彩连载《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
·民运谍影之楔子:洛杉矶交锋(一)
·民运谍影之柏林大会李震偕姘头登场(二)
·民运谍影之“5.19” 柏林“特务门”事件(三)
·民运谍影之盛雪、费良勇为“共特”“保驾护航”(四)
·民运谍影之“共特”情报小组当众曝光(五)
·民运谍影之柏林花絮:二女对决(六)
·民运谍影之李震“共特”背景(七)
·民运谍影之江湖神棍与盛雪唱双簧(八)
·民运谍影之布达佩斯探李震老巢(九)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与“和统会”(十)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十一)
·民运谍影之布鲁塞尔大会(十二)
·民运谍影之民阵" 绿皮红心" (十三)
·民运谍影之德国警方抄家(十四)
·民运谍影之盛雪露峥嵘(终结篇)
·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
·ZT冬虫夏草:评费良勇的助手邹海霞的赤膊上阵
·一个人的网络追寻――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再探
·盛雪现象的深度分析——兼谈中共特务的新策略
· 遇罗锦:海外中共特工的生活
· 费良勇、盛雪与王万星都是一伙的!(有图为证)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黄钟,感谢你重提共特李震的陈年糗事!
“共谍”盛雪
·致友人的一封信 (图)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上)
·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中)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共特”做东费记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图)
·盛雪保护的中共特务李震出现在CCTV(7图一视频)
·共特李震在匈牙利总统府欢迎李克强的视频截图
·李震“特务门”事件和布达佩斯会议的真相——驳斥张晓刚R
·李震“机票门”始末
·ZT:盛雪面首阿海接受公安部傅政華指示在香港出書陷害薛蠻子(两图)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完整版、图)
·刘劭夫 :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
·刘劭夫: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张向阳把中共间谍盛雪告上安大略省最高法院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陈毅然

   平头按:盛雪这些年来都在自我炒作自己是“六四”屠杀见证者。但毕竟是冒牌货,言谈都是空泛笼统的“假语村”言。倒是她身边一直默默无闻地从事人道义工的陈毅然,才是如假包换的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看看那些具体的细节,朴素的场景素描,“求死”而生的悲愤,文风写实,笔法自然,岂是沽名钓誉的戏子所能具备!有道是: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盛雪有种也整两篇见证文章给读者看看……的确,真理需要堅持,而謊言永遠變化。
   http://upload.bx.tl/blog/temp5/201604161501171.png
   3月31日盛戏子在多伦多市中心巨大的坦克人照片前搔首弄姿。新一轮炒作自己是“六四屠杀见证人”的戏码又开始上演。
   
   从火光中想到的


   
   
   六.四前夜,美丽的北京被燃烧的公交车火光染红了半个天空,这几乎是每个北京人不会否认的。可你知道这火是怎么烧起来的么?这也是我20年来,最想搞清的问题之一。
   六月三日傍晚,我亲身经历了这样一幕。
   
   我下班回家,路过西单时,一辆军用面包车在距离路口约100米处停了下来,当时街上人很多,出于好奇,我和一些人走了过去。我站在车门口,只见着便装的司机走出来,拉开车厢门,啊! 是满满一车崭新、黑亮的长枪。我大吃一惊,心也紧张的在跳。然而让我更吃惊的是,司机操着一口外地腔,手指着枪对我们说:“你们可以拿走这些枪”。天那!这是什么人?为什么这样做?我一堆疑问,也更加紧张,下意识的档在了车门口。
   
   周围没人讲话,我也不敢乱讲,心里快速的想着两个问题:第一,“千万别有人拿枪,这会给社会带来很大麻烦。”第二,“如果有人拿了枪,我是不是要阻止他们?”现场很静,围观的人真的没人拿枪。这时突然有一个人说话了,提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你是军人么?”其实他虽然着便装,但那作派一看不会有人否定。司机没回答,但他从车里取出一个老式军用水壶。这是我很熟悉的东西,只是多年不见了。因为我站的地方离他最近,他就将水壶递给了我,并说:“你拿去吧,还能用的。”我不解地,又是下意识的接过水壶,沉甸甸的。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 ,一位看似中年的男人挤上来,伸手拿过水壶并迅速打开盖子,一股浓烈的汽油味冒了出来,我们现场的人,都“啊!”的叫了出来。接着,在大家还没搞明白的时候,拿水壶的人跑向横卧在路口市民做障碍用的22路公交车。我当时没想那么多,也没跟着跑过去,之后我离开现场回家了。
   
   一路上我在想“为什么军人要让老百姓拿枪?”,“为什么要给市民汽油?”还有之前在六部口军车上学生搬下的一箱破铜烂铁,我亲眼见到里边有很破烂的菜刀,而且新华门前还挂着那么多菜刀,“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一连串的疑问,让我再次返回西单路口。
   
   还没等我走到路口,远远的就看到了那辆22路公交车在熊熊大火中燃烧着。一种不祥的念头掠过心头, “真的会打起来吗?”愚蠢的我,多希望这大火挡住军车的行进,烧掉多日来人们心头的不悦与担忧;多希望这熊熊的火光平息一步步复杂的事态。然而这就仅仅是个希望,全市人民的希望。可市民会是纵火者吗?那些铁皮车,没有汽油是点不着的。可北京的商店都早已不开门了,到哪去买汽油?当我站在6层平台上,环视北京,我视野中的北京城,象硝烟弥漫的战场,到处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望着火光,想着经过我手的那壶汽油….,我突然间明白了….
   
   陈毅然
   
   ------------------------------------------------------
   
   
   我的“求死”

   
   那是1989年6月3日的夜晚,由于看到傍晚的一幕,我不放心的再次返回到西单路口,只见长安街上一片狼藉,东倒西歪的自行车和护栏;燃烧的公交车冒着浓烟;路上已没了行人。躲在胡同里的人,一群群的不断传出叫骂声;特别是到处乱飞的碎纸片,使恐怖的夜空又增添了几分凄凉。我也站在小路口边上,看着满载全副武装军人的车队,源源不断的从六部口驶向天安门广场。忽然我看到在我前方不远处有很大一滩血,我意识到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我问了周围的人,其中一位小伙子哭了起来,他一边哭一边说:“流那么多血!这人还能活吗?”一会他又跑出去,在周围找回三颗子弹壳,大声告诉在场的人“这就是证据!”
   
   我看着这一大滩血,眼泪也不由的掉了下来,在我心里有没有子弹壳已经不重要了!
   
   当最后一辆军车驶过之后,在各处躲藏的北京市民,一下子涌上长安街,我真不知道这些人从哪来的?宽阔的大道被挤得满满的,登高远望,在你的视线里绝看不到队尾。有人说至少有十万人。这庞大的人群跟着末尾的军车向东走着,我自然也是其中的一员。不知怎么开始的,大家就唱起了国际歌,这数万人的大合唱,别提有多壮观,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场景,我想在现场的每一个人都不会忘记那震撼的场面,在全世界这也是绝无仅有的。我又看一下周围的人,真是男女老幼,而且老大妈还挺多,甚至还有老外。雄壮的歌声让我热血沸腾,我边唱边往前挤,想离军车更近。
   
   突然,枪响了,不是一声,而是一片。顿时大家都趴在地上。我震惊了!“这是我们的军队?”“对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对着几万名唱着国际歌的人群开枪?”“真的是疯了!”全世界也不可能有这样的事啊?我真的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但抬眼望去,从趴着的人群中,我清楚地看到了被打伤的人,正纷纷被人抬着,背着,往后走。几分钟以后,人们站起来,一同高喊:“还我市民!”“还我市民!”震耳欲聋的喊声,久久响彻在长安街漆黑的夜空。大家继续往前走,枪声又一次响起,人们又再一次趴下。这一次,我的前后左右都有被打伤的,前面的人不知哪被打中,被架往后边,一路流着血。由于我走在靠前面的人群中,清楚地看到军车上一个军官拿着高音喇叭,对着人群一直在喊:“你们不要跟着!”,“我们不会向你们开枪!”真是屁话!他们明明正在开枪!我快被气死了,“真是无耻透顶!难怪老百姓骂疯了。”我想着,走着,走不了几步,子弹又打过来了。趴下,起来,又趴下,起来。每次都有人被打伤,是否死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流血过多人活不了。我被这疯狂的行为气疯了,一股股按耐不住的怒火涌到胸口,伴随着那无助与无奈;迷惑与失望;悲伤与痛苦,我一阵阵感到绝望。我决定不再趴下,“让你们下一枪打死我!”“我不再忍心看这场面,”“我不想和你们一起活着!”但是子弹还是穿过我的左右,没打中我。这时队伍已快到府右街,军队向示威的人群投来催泪瓦斯,强劲的化学武器摧垮了人们的斗志,最终驱散了示威群众。
   
   我虽然没死,但这场对北京市民和学生的战争成了我心头永远的——痛。
   
   最后我还想强调一下,我本人无党无派,不喜欢政治。我是个人道主义者,反对一切战争和不人道的行为,渴望世界和平。我记录自己这段真实的历史,并告知同学,朋友,绝不是想给各位带来麻烦。我离开祖国多年,但我真心的希望我的国家不仅是世界经济,文化最强大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民主,最自由,最人道的国家。我愿为此做出努力并不惜代价。六,四真实的历史至今不能被承认,并一直是政府回避的话题, 对无辜死去的人,至今没个交待,你觉得这样公正吗?如果你是紧张又恐慌的读者,我说声抱歉。如果不是,我说声:谢谢!让我们共同期待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陈毅然
   
   
   

此文于2016年04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