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陈毅然]
小平头夜话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陈毅然

   平头按:盛雪这些年来都在自我炒作自己是“六四”屠杀见证者。但毕竟是冒牌货,言谈都是空泛笼统的“假语村”言。倒是她身边一直默默无闻地从事人道义工的陈毅然,才是如假包换的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看看那些具体的细节,朴素的场景素描,“求死”而生的悲愤,文风写实,笔法自然,岂是沽名钓誉的戏子所能具备!有道是: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盛雪有种也整两篇见证文章给读者看看……的确,真理需要堅持,而謊言永遠變化。
   http://upload.bx.tl/blog/temp5/201604161501171.png
   3月31日盛戏子在多伦多市中心巨大的坦克人照片前搔首弄姿。新一轮炒作自己是“六四屠杀见证人”的戏码又开始上演。
   
   从火光中想到的


   
   
   六.四前夜,美丽的北京被燃烧的公交车火光染红了半个天空,这几乎是每个北京人不会否认的。可你知道这火是怎么烧起来的么?这也是我20年来,最想搞清的问题之一。
   六月三日傍晚,我亲身经历了这样一幕。
   
   我下班回家,路过西单时,一辆军用面包车在距离路口约100米处停了下来,当时街上人很多,出于好奇,我和一些人走了过去。我站在车门口,只见着便装的司机走出来,拉开车厢门,啊! 是满满一车崭新、黑亮的长枪。我大吃一惊,心也紧张的在跳。然而让我更吃惊的是,司机操着一口外地腔,手指着枪对我们说:“你们可以拿走这些枪”。天那!这是什么人?为什么这样做?我一堆疑问,也更加紧张,下意识的档在了车门口。
   
   周围没人讲话,我也不敢乱讲,心里快速的想着两个问题:第一,“千万别有人拿枪,这会给社会带来很大麻烦。”第二,“如果有人拿了枪,我是不是要阻止他们?”现场很静,围观的人真的没人拿枪。这时突然有一个人说话了,提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你是军人么?”其实他虽然着便装,但那作派一看不会有人否定。司机没回答,但他从车里取出一个老式军用水壶。这是我很熟悉的东西,只是多年不见了。因为我站的地方离他最近,他就将水壶递给了我,并说:“你拿去吧,还能用的。”我不解地,又是下意识的接过水壶,沉甸甸的。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 ,一位看似中年的男人挤上来,伸手拿过水壶并迅速打开盖子,一股浓烈的汽油味冒了出来,我们现场的人,都“啊!”的叫了出来。接着,在大家还没搞明白的时候,拿水壶的人跑向横卧在路口市民做障碍用的22路公交车。我当时没想那么多,也没跟着跑过去,之后我离开现场回家了。
   
   一路上我在想“为什么军人要让老百姓拿枪?”,“为什么要给市民汽油?”还有之前在六部口军车上学生搬下的一箱破铜烂铁,我亲眼见到里边有很破烂的菜刀,而且新华门前还挂着那么多菜刀,“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一连串的疑问,让我再次返回西单路口。
   
   还没等我走到路口,远远的就看到了那辆22路公交车在熊熊大火中燃烧着。一种不祥的念头掠过心头, “真的会打起来吗?”愚蠢的我,多希望这大火挡住军车的行进,烧掉多日来人们心头的不悦与担忧;多希望这熊熊的火光平息一步步复杂的事态。然而这就仅仅是个希望,全市人民的希望。可市民会是纵火者吗?那些铁皮车,没有汽油是点不着的。可北京的商店都早已不开门了,到哪去买汽油?当我站在6层平台上,环视北京,我视野中的北京城,象硝烟弥漫的战场,到处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望着火光,想着经过我手的那壶汽油….,我突然间明白了….
   
   陈毅然
   
   ------------------------------------------------------
   
   
   我的“求死”

   
   那是1989年6月3日的夜晚,由于看到傍晚的一幕,我不放心的再次返回到西单路口,只见长安街上一片狼藉,东倒西歪的自行车和护栏;燃烧的公交车冒着浓烟;路上已没了行人。躲在胡同里的人,一群群的不断传出叫骂声;特别是到处乱飞的碎纸片,使恐怖的夜空又增添了几分凄凉。我也站在小路口边上,看着满载全副武装军人的车队,源源不断的从六部口驶向天安门广场。忽然我看到在我前方不远处有很大一滩血,我意识到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我问了周围的人,其中一位小伙子哭了起来,他一边哭一边说:“流那么多血!这人还能活吗?”一会他又跑出去,在周围找回三颗子弹壳,大声告诉在场的人“这就是证据!”
   
   我看着这一大滩血,眼泪也不由的掉了下来,在我心里有没有子弹壳已经不重要了!
   
   当最后一辆军车驶过之后,在各处躲藏的北京市民,一下子涌上长安街,我真不知道这些人从哪来的?宽阔的大道被挤得满满的,登高远望,在你的视线里绝看不到队尾。有人说至少有十万人。这庞大的人群跟着末尾的军车向东走着,我自然也是其中的一员。不知怎么开始的,大家就唱起了国际歌,这数万人的大合唱,别提有多壮观,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场景,我想在现场的每一个人都不会忘记那震撼的场面,在全世界这也是绝无仅有的。我又看一下周围的人,真是男女老幼,而且老大妈还挺多,甚至还有老外。雄壮的歌声让我热血沸腾,我边唱边往前挤,想离军车更近。
   
   突然,枪响了,不是一声,而是一片。顿时大家都趴在地上。我震惊了!“这是我们的军队?”“对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对着几万名唱着国际歌的人群开枪?”“真的是疯了!”全世界也不可能有这样的事啊?我真的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但抬眼望去,从趴着的人群中,我清楚地看到了被打伤的人,正纷纷被人抬着,背着,往后走。几分钟以后,人们站起来,一同高喊:“还我市民!”“还我市民!”震耳欲聋的喊声,久久响彻在长安街漆黑的夜空。大家继续往前走,枪声又一次响起,人们又再一次趴下。这一次,我的前后左右都有被打伤的,前面的人不知哪被打中,被架往后边,一路流着血。由于我走在靠前面的人群中,清楚地看到军车上一个军官拿着高音喇叭,对着人群一直在喊:“你们不要跟着!”,“我们不会向你们开枪!”真是屁话!他们明明正在开枪!我快被气死了,“真是无耻透顶!难怪老百姓骂疯了。”我想着,走着,走不了几步,子弹又打过来了。趴下,起来,又趴下,起来。每次都有人被打伤,是否死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流血过多人活不了。我被这疯狂的行为气疯了,一股股按耐不住的怒火涌到胸口,伴随着那无助与无奈;迷惑与失望;悲伤与痛苦,我一阵阵感到绝望。我决定不再趴下,“让你们下一枪打死我!”“我不再忍心看这场面,”“我不想和你们一起活着!”但是子弹还是穿过我的左右,没打中我。这时队伍已快到府右街,军队向示威的人群投来催泪瓦斯,强劲的化学武器摧垮了人们的斗志,最终驱散了示威群众。
   
   我虽然没死,但这场对北京市民和学生的战争成了我心头永远的——痛。
   
   最后我还想强调一下,我本人无党无派,不喜欢政治。我是个人道主义者,反对一切战争和不人道的行为,渴望世界和平。我记录自己这段真实的历史,并告知同学,朋友,绝不是想给各位带来麻烦。我离开祖国多年,但我真心的希望我的国家不仅是世界经济,文化最强大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民主,最自由,最人道的国家。我愿为此做出努力并不惜代价。六,四真实的历史至今不能被承认,并一直是政府回避的话题, 对无辜死去的人,至今没个交待,你觉得这样公正吗?如果你是紧张又恐慌的读者,我说声抱歉。如果不是,我说声:谢谢!让我们共同期待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陈毅然
   
   
   

此文于2016年04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