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正大光明
[主页]->[新会员区]->[正大光明]->[对抗政府,邪教主也是蛮拼的]
正大光明
·反科学反学习的法轮功
·津巴布韦一男子自称上帝 拥有创造一切的能力
·李洪志与热比娅是如何臭味相投的
·美国政治评论员:法轮功的秘密
·美国政治评论员:法轮功的秘密
·苏家屯“活摘”只是一场闹剧
·王林现象反思
·邪教痴迷者常见的家庭创伤模式
·这位美国老先生怎么看的法轮功
·本着祛病健身的愿望来练功,结果却成了清明节的冤魂
·清明时节叹被法轮功愚弄致死的冤魂们
·清明节到了,李洪志凭吊母亲了吗?
·躲过了为母亲操办丧事,再躲清明节里祭祖扫墓!
·清明时节“宇宙主佛”悲最多,亲友生死两茫茫亲
·冤有头债有主,在亡灵的追逐下李大师的清明节不好过!
·听说过吗?母亲是自己造的怎么给她过清明节!
·试问李大师,身边这么多亡灵该给谁过清明节?
·谁是“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谣言的幕后推手
·新唐人电视台太离谱,造谣不问青红皂白
·海外反华组织谣言再肆虐,最终也掩盖不了真相
·唯恐天下不乱,他在“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中粉墨登场了
·揭开造谣“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背后神秘人的面纱
·躲在“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角落里无事生非的身影
·绚丽浮夸的表演背后是一场虚夸的政治秀
·神韵晚会又遇到大麻烦了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你可知“圆满”的套路有多深?
·美媒:神韵演出浮华邪影幢幢
·设计师赛瓦纳·米勒的丈夫首次谈及身陷邪教经历
·“活摘”是法轮功上演的荒诞剧
·“活摘”谣言是什么?
·沙林毒气攻击的三重审视
·叙战场使用沙林毒气?跟邪教相比OUT了
·躲在幕后的“墨镜上仙”李洪志
·谁是法轮功的“掘墓人”
·你知道冤魂有多悲
·弟子缘何悄悄死去
· 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全球缉拿在逃华商郭文贵
·“战神”郭文贵被通缉真相(上)
·外交部证实:国际刑警组织正通缉郭文贵
·为多名高官“设局”的“战神”郭文贵秘史
·“战神”郭文贵的暗战秘史(下)
·揭露裕达系20亿元贷款之谜,话说郭文贵这段神秘发家史
·资本运作让民族证券成了郭文贵的“提款机”,资金被挪用犹如家常便饭
·他轻易骗取农行32亿元开发性贷款,然后经地下钱庄出境
·神秘商人郭文贵巧取豪夺,尔虞我诈,形如大片
·郭文贵亲手把两个大贵人马建和张越送进了监狱
·法轮功试图操纵维基百科抹黑中国
·李洪志的谎言与真话(图)
·三叹邪教徒的开卷无益
·撕开法轮功制假造假的遮羞布
·堵门才是法轮功的看家本领
·“4.25”事件的现场联络点
·自诩“创世主”的李洪志与常人并无二样
·从“度人”到“救度众生”说明了什么
·从“神”走到“鬼”之路(图)
·“道德感召力”背后的阴谋
·李洪志弥天大谎掩盖不了事实真相
·看看法轮功宣扬的“修炼人”
·法轮功谎言不断
·邪教宣扬不劳而获
·“李大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洪志歪诗里的歪心思
·李洪志在“哭孝堂”
·取缔法轮功是民心所向
·李洪志能“再造”谁?
·警惕“耶和华见证人” 信徒拒绝输血服兵役 已在俄罗斯被查禁
·又一个“牛皮”快吹破了
·也说“真相”与“传统”
·究竟是“选择”还是绑架
·法轮功造谣的三种招数
·法轮功究竟让谁“圆满”了?
·惊奇的婚事
·李美歌婚期临近,新郎喜当爹!!
·李美歌大婚 新郎究竟是谁?
·“神韵台柱”李美歌要成婚了
·李美歌婚期临近婚纱照流出
·谢阳:没有刑讯逼供的行为 更没有遭到酷刑
·芦淑珍生前的牌友向世人诉说真实的故事……
·芦淑珍为什么死在龙泉寺外
·Why is lu shu dying outside the longquan temple
·闹心的婚礼
·李主佛女儿大婚新郎虚化
·李美歌要成婚了!
·李大师女儿悲哀的婚姻
·芦淑珍生前好友回忆录
·自私毒心肠的李洪志
·李洪志坑害的人
·芦淑珍的悲哀人生
·李洪志的坑母经历
·自私自利冷酷无情的李
·李洪志对母亲芦淑珍的精神伤害
·“宇宙主佛”李洪志母亲芦淑珍竟会病逝
·我所知道的一些李美歌结婚的内幕
·我所知道的一些李美歌结婚的内幕
·信誓旦旦的"主佛",生日确是伪造的!
·“朋友圈”点了李洪志的死穴
·写给“大师”一封信
·“生日”不过是李洪志的工具
·李洪志改生日“改”了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抗政府,邪教主也是蛮拼的

   

     邪教组织发展到一定程度,其政治野心也随之膨胀。他们不满足于在自己的“秘密”实行“神权”统治,还要在全国甚至全人类实行“神权”统治。

     ——麻原彰晃欲统治日本

     1989年,麻原彰晃在东京取得奥姆真理教“宗教法人”资格后,其势力不断扩展,政治野心也随之膨胀,妄想担任日本的总理大臣。他在1990年2月组建了“真理党”,派出25人参加日本的众议院选举,结果惨败而归。失败后麻原彰晃气急败坏,开始与日本政府相对抗,进行反政府的疯狂行动。他说:“我是一个修行者,迄今为止一直忍耐着,没有发生与国家对抗的事。但是,如果现在再不对抗,我和我的弟子,就会灭亡。”于是他令弟子们制造了沙林毒气案,致使7名市民中毒死亡,约600人受害。奥姆真理教还有自己的“宪法”,“草案”第一章规定,“神圣法皇”麻原彰晃是真理国的最高统治者,还规定为维持圣法,信徒有义务服兵役。

     ——考雷什建立军事庄园

     美国大卫教派教主考雷什利用从教徒中搜刮来的钱,在韦科镇修建了一座城堡式的军事庄园,占地30公顷,要求信徒们在庄园里过集体生活。他宣称在世界末日到来时,大卫教将会遭到教外敌人的攻击,要求做好迎接挑战的准备。在庄园四周设碉堡和瞭望台,哨兵来回不停逻,严格禁止人员进出,对违禁者格杀匆论。庄园内还储存了大量的粮食和武器,修筑了防御工事,信徒们每天除了参加劳动外,还要进行军事训练。1993年 2月28日,美国联邦执法人员出动坦克和飞机,对大卫教设在韦科的总部进行围剿,当天在冲突中有6名大卫教徒和4名联邦执法人员丧生。此后,双方进行了长达51天的武装对峙。1993年4月19日,为了结束对峙,联邦执法人员对大卫教总部韦科山庄采取行动。特工人员在直升机、坦克和装甲车的掩护下,攻进山庄。教徒们最终放火烧毁了山庄,教主和80多名信徒烧死。

     ——文鲜明妄图建立“上帝之国”

     韩国统一教会教主文鲜明宣称,仅仅灵魂得救是不够的,上帝的旨意是建立一个神权统治的世界,在达到这一目的之前,第二基督(即他本人)将要摧毁邪恶的现存世界。他还宣称,如今人们已经生活在“最后的日子里”,上帝为此付出了沉重代价,遭受了无限的痛苦,而新的基督(也就是他本人)已经在韩国降生,20纪后半期将是建立“上帝之国”的惟一的历史时期。

     ——刘家国妄图建立“主神”的王国

     1993年,刘家国在湖南成立主神教邪教组织后,就自称“主神”,梦想建立自己的帝国,称“王”称“帝”。之后公然散布“现在政府腐败,是魔鬼当道的黑暗世界,世纪末日到了,现在朝代不行了,要改朝换代”,狂称要推翻人间“兽的国”,建立“神的国”。1996年4月,刘家国在湖南衡山县、衡东县两个会场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明确提出了要推翻当今社会的“人的国”,建立以“主神”为首的“神的国”,并提出和讨论了购买枪支、武装暴动等计划。“主神准备在南京登上宝座,南京是神命定的地方,是神登上宝座的地方,江苏是东方太阳升起的皇宫。”其政治野心昭然若揭。

     ——季三保妄图建立新“天子”

     门徒会教主季三保散布“变天”思想,攻击人民政府,妄图改朝换代。咒骂共产党是“黑党”,要“打倒君王,推翻黑党,砸烂黑政府,打倒黑社会”,“一定要推翻当今皇帝,改朝换代,建立新天子”。为达到此目的,提出要“先争人心,后夺政权”的方针,用“赈济”、“善工”等办法,骗取群众的信任和拥护,大肆发展信徒,还有目的地拉拢党团员和基层干部入会。门徒会还挑动信徒闹事,围攻基层党政机关,公然对抗政府。1989年到1990年两年的时间里,门徒会在陕西安康地区就先后制造了100多起聚众闹事事件。

     ——李常受妄想建立“神的国度”

     呼喊派教主李常受策动内地骨干分子层层建立地下组织,煽动信徒反对党和政府,举行非法集会,昼夜狂呼乱叫,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生产,甚至公开叫喊要在中国建立“神的国度”,妄图推翻共产党的领导,颠覆社会主义中国。他鼓动信徒“在地上建立一个主基督的国度,使撒旦的国崩溃”。叫嚷要“把教会组织起来,与共产党和政府对抗到底”。宣称呼喊派首要任务是,“要在一地一处建造神的家”,实现“神统治的国度”。1982年6月,浙江呼喊派在平阳召开一次会议,提出“要以农村包围城市”,“要与掌权者斗”,“一年打下浙江省,二年打下全中国”等狂妄口号。

     ——李洪志妄图建立“法轮世界”

     法轮功教主李洪志极力鼓吹“政府无用论”,他欺骗民众,声称人类正处于一场大灾难之中,这场大灾难“法制解决不了,政府也解决不了”。只有他及其“法轮大法”才能拯救世界,人要想继续活下去,就必须跟着他进行修练。他散布“政府无用论”,目的就是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推翻政府的合法政权,企图建立一个由李洪志为最高领导人的人间“天国”,即“法轮世界”。1996年,策划组织了围攻《光明日报》社;1999年4月25日,策划组了织法轮功信徒非法聚集中南海周围事件。李洪志逃到美国后,寻找美国政府的庇护,勾结国际反华势力,充当反华势力的“急先锋”,其反政府的企图更加明目张胆。

     不见棺材不落泪。政府是国家的权力机关,它代表的是国家、民族和公众的利益。与政府对抗的邪教组织,必将以失败而告终。

(2016/04/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