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正大光明
[主页]->[新会员区]->[正大光明]->[邪徒国外屡犯事,师父哪去了]
正大光明
·旺角暴乱后致香港“回归一代”:请回望这片被你无视的土地
·旺角暴乱:能够成为香港自我救赎的一次机会吗
·“鱼蛋革命”的真相
·香港警察在旺角暴乱中的行为是正当的
·三问旺角暴乱的暴徒们
·清醒的香港人向旺角暴乱说“NO”
·法轮功支持者闫永明豪赌输掉500万
·日本法轮功骨干肖辛力病亡
·揭秘达赖勾结美国邪教内幕 曝桃色新闻
·达赖为钱色站台辩解
·华侨时报受到黑客攻击——余氓感言
·谁在「迫害」法
·原法轮功练习者、历史学家向《华侨时报》发出求援书
·韩国KBS电视台取消法轮功神韵演出
·清明节,李洪志的弟子们在哪儿
·邪徒国外屡犯事,师父哪去了
·截然不同的“超常人”
·对抗政府,邪教主也是蛮拼的
·法轮功信徒有病不吃药能扛得住吗
·愚人抑或愚己——揭露李洪志的愚人把戏
·邪教的迷惑性及防范措施
·法轮功会道歉吗
·伪佛前半生的三个标签
·邪教暴徒当街行凶震惊世人
·李教主的谎言再一次被戳穿
·法轮功又一次隐瞒弟子的死
·邪教人员沉沦的原因
·李教主最不喜欢的就是清明节
·天天过着愚人节的法轮弟子们
·揭秘邪教敛财手段之一——收取“奉献款”
·揭秘邪教敛财手段之二——出售“法器”、出版物等邪教产品
·揭秘邪教敛财揭秘邪教敛财手段之三——收拜师费、修行费
·揭秘邪教敛财手段之四——办企业,以商养教
·揭秘邪教敛财手段之五——非法行医高额收费
·揭秘邪教敛财手段之六——培训费
·李洪志身世大揭秘
·“全能神”精神操控新招之一——玩心理暗示
·“全能神”精神操控新招之二——玩“起誓保证书”
·“全能神”精神操控新招之三——玩祷告仪式
·李洪志又在美国洗脑
·修炼法轮功极易造成气功偏差所致的精神障碍
·修炼法李主佛低劣的造假
·无所不能的主佛被人说透
·弟子们静静看着李教主的变化
·我们被无所不能的主佛忽悠了
·说好的飞升为什么总也来不了
·大法弟子无法承受之重
·法轮功扰民乱序众人指
·修练法轮功要做好的三项准备工作
·迟到的忏悔
·沉痛追悼招远血案
·有这样的父亲比没父亲更可怕
·如何面对邪教的威胁和毒害
·邪教是破坏人类文明进步的毒瘤
·李主佛的生日是过还是不过
·法轮功“活摘”不了正义的眼睛(图)
·法轮功“古典舞”大赛的前世今生
·如此得“福报”“圆满”吗?
·法轮功最近有哪些不爽
·“活摘报告”的可笑之处(图)
·李大师的“洪荒之力”去哪儿了(图)
·晒晒“主佛”的阴晴圆缺
·请问主佛也过中秋节吗?
·邪教的变异(图)
·《无路可逃》的多重警示意义(图)
·“十问”可辨识邪教门徒会
·东伊运恐怖组织头目亚甫泉被土耳其警方逮捕
·网传李洪志母亲芦淑珍8月病逝纽约
·母亲病逝,李“主佛”是喜是悲?
·李洪志“雷语”笑煞人
·骨干之死与缥缈虚幻的“圆满
·没有实地调查,“强摘”报告从何而来?
·一场有关闫永明与李洪志的闹剧
·“全能神”骗人“四毒招”
·法轮功“神韵演出”遭纽约市民抵制
·世界知名点评网站差评“神韵演出”
·安全专家:肖建华全用女保镖不寻常,与卡扎菲「媲美」?
·港界“金融大鳄”肖建华:私生活极度糜烂,堪比古代昏帝!
·港媒曝光谷肖建华早在三年前就有多个私生子
·……金融巨鳄肖建华的不法生意令人瞠目结舌
·涉嫌发动股灾,传金融大鳄肖建华与徐翔有「交集」
·富豪肖建华四季酒店藏5个"行宫" 情妇大曝光
·多次卷入争议性交易!“隐形富豪”肖建华的种种黑色发家史
·内地巨富肖建华「神秘失踪」究竟有何黑幕
·「明天系」肖建华的融资投资能力疑云重重,多宗交易或涉不法
·金融风险、资本大鳄与“肖建华现象”
·肖建华实为北京涉黄集团保利俱乐部的“肖亮”?
· 习总棋高一招 特朗普终于认怂
·网传金融巨鳄肖建华被带回,郭文贵提心吊胆?
·美国之音关于肖建华虚假报道使其公信力丧失殆尽
·大玩资本魔方,超高财技操盘
·“资本大鳄”的丧钟已敲响!
·“金融巨鳄”肖建华或涉朱令案
·郭文贵在国外约见媒体遭呛:做人要善良 不要欺负穷人
·郭文贵:钱是买不来“佛祖”庇佑的
· 屡因败露泼脏水,活脱脱一个攻人下三路的怂包!
·郭文贵是操控舆情的高手?不过是死缠烂打而已!
·神韵艺术团是一个替邪教敛钱的组织
·“神韵”演出是一个文化毒瘤
·王瑞敏:法轮功践踏我们人权
·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的重大意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邪徒国外屡犯事,师父哪去了

   

     最近这些年来,轮界的徒子徒孙屡屡出现一些状况,令李大师很是不爽。照理说,这样的贤徒贤孙犯事了,师父本应是该出手时就出手,施展一下无所不能的法术来拉邪徒一把,这不由让那些徒子徒孙大声疾呼:“师父!你在哪里?”

     ——骨干分子死了,师父哪去了

     据凯风网2016年2月22日报道,原日本《大纪元时报》记者肖辛力于2011年12月30日病亡,享年43岁。此前,肖辛力的丈夫、日本法轮功骨干佐藤贡于2009年7月20日病逝,享年49岁。两人死后,法轮功均秘不发丧。该消息从肖辛力在国内的亲属处得到证实。

     肖辛力在轮界可谓是大名鼎鼎,她不仅是法轮功的早期人员,而且还是法轮功的铁杆支持者,与其丈夫佐藤贡一起,不仅每日潜心修炼,而且还积极为法轮功奔走卖命。

     肖辛力在日本法轮功组织中公开身份为日本《大纪元时报》记者,还担任“全球营球受迫害法轮功委员会日本发言人”“日本保卫言论自由人权同盟”发言人。她曾于2008年试图更名潜入国内密谋破坏奥运会,在日本参与并组织了以“人权圣火传递”代替2008奥运圣火传递活动。

     佐藤贡公开身份为《大纪元时报》编辑兼记者,他积极组织参加法轮功宣传煽动活动,在《大纪元时报》多次编造谣言抹黑中国政府。佐藤贡曾出现在日本的声援“三退”集会上,传播法轮功炮制的“苏家屯集中营”谎言。佐藤贡奔走于日本国内,追踪报道法轮功的反华集会游行活动,吹嘘神韵演出的神奇魅力。

     从肖辛力夫妇的“工作业绩”我们可以看出,他们干“工作”非常卖力。如此虔诚的邪徒,不应得到李大师的特殊眷顾吗?然而,不幸的是,两人都过早地离开了人世,佐藤贡死时49岁,肖辛力死时才43岁。

     也许肖辛力夫妇至死都不会相信自己会离开这个人世,因为他们在“精修”的过程中知道,修炼法轮功,就能够进入一种“净白体”状态,进入这种状态后,就能够实现生命永恒状态,既不会得病,也不会衰老;而且他们还知道,习练法轮功还能使身体“百脉全开”,“身体完全净化”,从而由“常人体”逐步演化成“奶白体”、“净白体”以至于“佛体”的圆满境界。然而,尽管他们如此“精进”修炼,如此迫切地希望早日修炼成“佛体”,可不幸的是,死亡并没有离他们而去,他们还是先后离开了人间。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他们临死前一定会大声呼喊:“师父,你在哪里?快来救救你的弟子!”可令他们失望的是,师父不仅没有出现,而且还命令秘不发丧,让他们从此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人间!

     ——摇钱树输了,师父哪去了

     《新西兰先驱报》2016年2月20日以《豪赌客82分钟输掉500万新元》为题,报道了原吉林通化金马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闫永明,近期在奥克兰的天空城赌场一掷数百万新元,在82分钟内就输掉将近500万新元的事。目前警方已以闫永明涉嫌洗钱将其控制。

     闫永明何许人了,为何《新西兰先驱报》会如此关注他的赌博行为呢?原来,闫永明也不是个一般人,他不仅是中国的通缉犯,被中国政府指控在担任原通化金马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期间,盗窃1.29亿新元,被列入中国追逃“红色通缉令”百人名单,排名第5;而且还是法轮功的铁杆儿支持者,与法轮功有着密切的联系。2006年5月,闫永明发起“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并以此为名,豪掷万金,与法轮功前呼后应组织若干活动;后来闫永明又设立“2007年特别精神信仰奖”,颁给法轮功,奖金额度为五万新币。闫永明在颁奖会发言时承诺:“我将一如既往,继续支持法轮功学员。”法轮功网站也曾于2007年4月8日和17日,推出了所谓的“人物特写”和专访,连篇累牍,极尽肉麻地赞扬闫永明。

     从以上的事实我们可以看出,作为轮界摇钱树的闫永明与法轮功的关系可非一般,用亲密无间这个词恐怕都无法形容它们之间狼狈为奸的关系。为什么闫永明会如此破财支持法轮功呢?这其中肯定是有缘由的,要知道李大师曾在他的“经书”及“讲法”中,不厌其烦地说他的“法身”无数、神通广大——“我可以做这件事情,因为我有无数的法身,具备我非常大的神通法力,可以展现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我的法身多得不能用数字来计算,数不过来。多少人我都能管,全人类我都能管”(《转法轮》)。也就是李洪志明白无误地告诉弟子及世人:一是他的“法身”能“展现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二是他的“法身”“多少人我都能管,全人类我都能管”。也许,作为通缉犯的闫永明正是在听了李大师这样的话后,才倾囊资助法轮功,想以此实际行动赢得李大师的保护,以便既能逃过中国法律的制裁,又能在国外逍遥地生活。可让闫永明想不到的是,他如此情倾法轮功,李洪志在关键时候就是“法身”不现,结果,不仅赌博不能把把赢钱,而且还一下子就输了500万。这还不算,更令他害怕的是,他还因此被警方指控为涉嫌洗钱,从而被警方控制。要知道,闫永明的钱来路不正,这才正是他要投靠李洪志寻找保护的原因。面对输钱的事实和法律的无情,闫永明能不心惊肉跳?能不大声呼唤“师父,你在哪里?快来救救你的支持者”吗?他肯定呼唤了,可回答他的不仅是李大师的没有踪影,更有甚者,整个轮界都是寂静一片。这真让闫永明心寒呀!

     ——吹鼓手挨打了,师父哪去了

     说完肖辛力和闫永明,又不由让人想起轮界的一个吹鼓手在新加坡挨打的事。事情发生在2015年年初,一个名叫高斌的法轮支持者,在短短11天内,就在新加坡的地铁柱子、混凝土支柱和金属电网格箱等处涂鸦,书写“法轮大法好”“中共快要倒”等中文标语若干条,从而构成破坏公物罪,被判坐牢两个月和打六鞭。

     新加坡的鞭刑世界有名,想当年,美国的一个小青年在新加坡胡乱涂画就被判处鞭刑,听到此消息的美国总统赶忙出来讲情,孰不知,新加坡不买这个帐,照打不误。我想,对于这段故事,就是这个叫高斌的小青年因为年纪小不知道,他的父母总该知道吧!去新加坡前,他的父母一定会特意交待一番,千万别被打个皮开肉绽。然而,这个小青年可能受李大师的毒害比较深,因为李大师曾说,“我的法力无边,比释迦牟尼佛的功力还要高出几万倍,几十万倍,几百万倍”,还说,“我有无数的法身,我的法身可以保护你”“你跑到月球上我都能保护你,我不能保护你谁能保护你”。也许他就是受了李大师这样的蛊惑,认为自己有李大师的保护,谁也咋不了自己,才想在新加坡大展一下身手,为轮界的宣传加把油。可没想到的是,到头来李大师的话不灵了,打照样得挨,牢照样得坐。在挨打、坐牢前,高斌一定会喊:“师父,你在哪里?快来救救你的吹鼓手吧!”可师父的法力此时已经消失得没了踪影,自己只能被打得个鬼哭狼嚎。

     无论是肖辛力,还是闫永明,抑或高斌,他们都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了“师父不是神人,是骗子”这一不争的事实。也希望世人能从“邪徒屡犯事,师父无影踪”的事例中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李大师满嘴都是荒唐言,别再上当去受骗。 

(2016/04/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