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苏明张健评论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2016-04-22

   

   今年4月4日,这份巴拿马文件首先公布于世,引起了全球的震动。对于民主法治国家来讲,公民有转移资金的自由和自由投资的法律保障,但必须履行公民的义务,也就是收入必须纳税。如果转移资金是为了逃税,那就是违反了法律。不但要补交税款,还要被罚款。至于是否要受到法律的制裁,那就要根据各国的纪律而定了。但至少在经商的道德和个人的信誉上,是要背上一个一辈子也洗不掉的污点的。

   受这份文件打击最大的就是那些极权、专制、独裁国家的元首和官员。由于财产来路不明,更怕有朝一日受到国民的清算,乃至身家性命不保,于是把脏钱转移海外,本人伺机外逃。这种下作的卑劣动作是绝对不能让国民知道的。因为这些贪污犯在它们的国内都被宣传成“英明、伟大”的典范,“无私为公”的楷模。它们倒也不在乎国民信与不信,政治正确这个旗号无论如何是要举着的。于是马主义、毛思想、习语录泛滥成灾。

   马克思死于贫病。毛太阳却当上了中国最大的地主和工商业主,死后三十多年冤魂不散,外孙女又继续转移赃款,名字上了文件。习近平更不在话下,三个多亿美元的家产,显然是在当了元首之前就已经捞到手的。上台后,又做出了一副莎士比亚、雨果、屠格涅夫的崇拜者的样子。

   殊不知作家之所以成为大文豪,就是因为他们都是真正的自由主义者,他们的死敌就是共产极权和专制、独裁的制度。专制独裁者只能读懂《卓娅和舒拉的故事》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可它们又不打算去仿效书中的主人翁的所为。因为盗匪毕竟只懂得大称分金银。

   首次公布的巴拿马文件透露,中国大陆是世界上最大的资金外流的国家,习近平的画皮被揭穿了。4月4日和4月7日,两次常委紧急会议制定出一个五条、又一个十二条的紧急预案。无非是要严密封锁巴拿马文件,尤其几次提到“绝对不能”让中国民众知道巴拿马文件的内容。

   几近十年来,共党用纳税人的巨额资金,建起的剥夺纳税人的知情权的防火墙,本以为是固若金汤。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使得这道防火墙如同坍塌、推翻的长城,变成了历史的遗址。于是在四月份的中、下旬,又迫使得习近平政权不得不匆匆忙忙地宣布:

   一,对于贪污三百万元的人要判死刑并立即执行;

   二,要求政府官员认真阅读网络上的文章。至于用意何在,却没有明示。

   这显然是自己也明白了,封锁网络、阻断信息是绝对办不到的事情,于是只好自己制造点新闻去转移国民的视线。

   贪污三百万要判死刑,实在说不上是严刑军法。明朝皇帝朱元璋,对贪污的官吏的惩处是剥皮实草。把贪污官员的皮扒下来,再用干草把人皮充实起来,摆放在他生前办事的公堂的角落,为的是让接任的官员整天看到他而引以为戒。

   朱元璋出身平民,从小恨的就是官府的敲诈勒索和官吏的贪腐。进城当了皇帝后,也没有休妻再娶,而是把被称为马大脚的原配封做皇后。所幸的是,马皇后不但绝无出风头的想法,反而时时规劝朱元璋节省民力。所以朱元璋杀大臣毫不心慈手软,但在史书中却没有关于他的奢侈的记载。

   既然习近平宣布他的党是马主义的党,又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党,那么党徒、干部就绝不允许贪污哪怕一块钱。为什么又偏偏定出个三百万的界限呢?现在六十岁上下的人都知道,毛泽东当政的那二十七年中,凡是贪污五百块钱的人,就判死刑。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却把死刑的界限提到三百万,是根据通货膨胀的因素?还是要借此说明人民币已经贬值得不值钱了?或者还有其他的理由?

   如果以三百万作为一个生死的标准的话,恐怕就连一个村支书、村长的家产都几倍于三百万。那么上至习近平、下到村支书的几千万党政干部都要杀。边贫地区或许能活下一些干部,但也许他们也要在监狱中渡过余生了。

   至今仍能记得,大约三十年前,在北京通县的一个村支部书记,就已经花出五十万块钱为自己买了一辆进口汽车,并雇佣了一个司机日夜为他服务。共党的贪腐势头始终处于蓄势待发的状况,只是毛泽东还压得住。兽性的贪欲只能压住一时。毛死后的所谓改革开放,等于打开了闸门,共党的贪欲如同洪水势不可挡。

   如果把这三百万的生死标准放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初,或许还能多少起些作用。到了今天,共党的贪污都已是以亿记了。几十亿、几百亿的人民币,几亿、几十亿的美元。在这种疯狂贪腐的大潮中,突然抛出个三百万的法令,实在令人感到滑稽可笑。

   再者,共党口口声声说人大是权力最高机构,然而这条法令却是出自共党而不是人大,可见习近平要搞个人独裁的政治野心仍在。既然如此,又为什么不干脆解散人大,废掉那个橡皮图章,或者习自任人大委员长呢?

   所谓依法治国,究竟打算依哪家的法?恐怕连习近平自己也说不清。想做反腐的英雄,却不敢公布自己的家产。巴拿马文件中赫然有习的姐夫邓家贵的名字。国际调查记者联盟说,五月份将公布更多的文件细节内容。看来习家和邓家的财产是要由外国人来公布的了。

   对共党这种团伙来说,什么是国之四维的礼义廉耻,它们是丝毫不懂的。对于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它们恐怕是从来没听说过。对于天下为公,天下大同,它们一定认为这是荒唐的玩笑。因为它们只懂得动物所贪求的物欲,一生拼命追求的无非是个利。

   且不提儒释道三家学说对唯利是图的小人的鄙视,乃至不把这种人当做人类看待的批判文字。早在唐宋时期,中国曾经出现过一个叫做明教的信仰组织,其中出现了几位高德大智的禅师。一位叫做契嵩的禅师曾说过这样的一段话:“太史公读《孟子》,至梁惠王问,何以利吾国。不觉置卷长叹,嗟乎!利,诚乱之始也。故夫子罕言利,常防其原也。原者,始也。尊崇贫贱,好利之弊,何以别焉。夫在公者,取利不公则为法乱;在私者,以欺取利则事乱。事乱则人争不平,法乱则民怨不服。其悖戾斗争,不顾死亡者,自此发矣、、、、、、”

   共党恐惧巴拿马文件的全球曝光,原因正是在这里。国民的不平、不服,社会因此引起的大乱,以及正义之士拍案而起的推翻共党的大起义、大革命,正是共党长期一贯的只为一己之利而罔顾民生的必然之果。当几十万亿的全民血汗创造出的财富,被当政的共党窃取并送到外国去,全民的愤恨就是必将的。更多的人会担心长期以往,民将何以为生。然而不然,中国人中也会出现保皇的康有为式的康党。即便是不读书的人,也该听说康党可悲的下场。

   虽说前世之事乃后事之师,但胸无点墨可又自以为是的中国人大有人在。即便是等到自己碰到头破血流之时,也未必能悟出生命的哲理。习的第二条政令,是要求干部认真去读网络上的文章,同时下令禁止干部子女经商。听上去是要干部了解下情,并且约束家人不要与民争利。但是时至今时今日,已经是太晚了。更何况习近平自己也未必了解下情,更未对民生之艰难做过一件事。

   习上台之前,中国大陆上的冤民人数已达到上亿。习的这三年半,冤民人数保守的估计也应在1.2亿左右。人口的百分之八是告状无门的冤民,习不能说不知道。可是习却不做任何事。事情发生了,不去解决,并不等于事情就没有了。如果再用军警去镇压,抓捕,等于是在冤民的心里上制造出更深更大的仇恨。这种仇恨可以忍得一时,但却忍不得永远。时机一到,新仇旧恨一起爆发,习近平和他的党棍难道还想活命吗?!

   共党已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习不能说不知道。但怎样去弥合朝野这两块已分离了的板块?习的做法是穿上迷彩服,去军队的总指挥部讲话、拍照,意图是在告诉国人,他有军队,可以随时屠杀、镇压国民的起义和革命。

   且不提这一流氓行为的无耻。习贪污了三亿多美元,而且这笔钱已经通过他的姐夫转移去了国外。那么习腐败,难道三军的将校们不腐败?慰官、士官们不腐败?在层层腐败军官之下的士兵们难道愿意被上司喝兵血?在腐败的政体下,不但丧失了民心,也同样丧失了军心。每年全国各地发生的多少起的复转军人的维权事件,已成为了活生生的现时的教材。现役的官兵难道不考虑自己也有被卸磨杀驴的一天?

   从两千多年的历史中流传下来的不少的好官,因为他们爱民如子,替民做主,于是被称为百姓的父母官。本人始终反对这种说法。爱民如子的标准,规定和条文是什么?二十四史在并没有个交代。不如依法治理要明公正气得多。替民做主不如民主的人民自己做主。官的衣食是来自于纳税的百姓,百姓是官和政府的衣食父母。官和政府是在百姓的监督之下,又哪来的父母官?

   习近平想做君,打算君临天下,一言九鼎。却不懂得“民为贵,君为轻”的道理。习打算苟延共党政权,却又不懂得有生有灭,除非不生才不灭的道理。习更是愚蠢到不懂得什么叫做审时度势。非要抱残守缺,违背民意,坚持极权,却又发明不出一种主义,一个信仰,一种哲理,或一种理念,可以凝聚人心,使国民信服,以便习可以以思想、言论去治人们的罪。

   既然百无一能,却又要学秦皇汉武和毛泽东想当神仙。殊不知神仙是清心寡欲,是不要钱的。古代传说中有羽化成仙的,但没见一位仙是背着钱财上升天界的记载。所以说,习已被巴拿马文件吓得六神无主了,已经显现出君不知所止,行不知所为。虽然鼓腹而游,却不知终结何时何处。

   如此的一位元首,难道还让他继续祸国殃民,损及后代吗?国是中国人的国,民是我们的同胞。拨乱反正的种种机会和条件,已经摆在了我们的面前。

(2016/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