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诗四首)]
吕千荣的博客
·传郭文贵视频惊现中共现任政治局常委
·安徽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大门每天紧锁封闭,群众无法报警求助
·江泽民祸军乱政 传就推责与胡锦涛交火(图)
·魔鬼囚禁不住信念,魔鬼囚禁不住春天
·美媒:曾庆红的政治问题比家族腐败严重得多
·姜维平: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汉奸恶魔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可能要被清除中国宪法
·传郭伯雄被查内部通报 陆媒重提温家宝摔电话
·再传江泽民情妇遭中纪委调查
·路透:西门子被大陆工商总局调查
·姜维平:若政变成功 徐才厚了不得
·揭露毛左挺薄企图政变的阴谋
·揭露毛左挺薄企图政变的阴谋
·吕千荣声明:强烈抗议黑龙江庆安铁路警察截访枪杀反映生存问题的访民徐纯合
·军报自曝反腐受阻 军官称大不了年底走人
·习王内部会议提反腐“决斗”等言论曝光
·习王内部会议提反腐“决斗”等言论曝光
·为何我的博讯博客经常会被人控制住,造成我无法发表文章和从来就不能发表回
·老虎们抱团反扑攻击习总,呼吁一网打尽
·“老虎”们抱团反扑攻击习总,呼吁一网打尽
·自食其果的「鐵帽子王」
·“瑷珲”地名恢复 暗击江泽民卖国(图)
·分析:七大异状中南海一场恶斗在所难免
·分析:七大异状中南海一场恶斗在所难免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不断更新中)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不断更新中)
·国安部成腐败重灾区 多人栽情妇身上 图
·胡锦涛与江泽民分裂对阵三大内幕曝光
·转:谁能为我为父伸冤,我愿意嫁给谁
·转载几文,看虎王和大小老虎们还能挣扎多久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2015年5月24日更新)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2015年5月24日更新)
·转载几文,看抓捕江泽民是民心所向
·郭伯雄落马倒计时
·曾庆红家族腐败内幕
·传习家人怒斥〝曾庆红助推习近平〞是瞎编 黑手是他
·传上海红顶赌王案开始收网 涉市长杨雄
·白宫获中南海内部档曝六四死伤数 军队内斗险内战
·揭秘脑控武器
·中俄关系惊现“异常” 江泽民再近秦城一步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姜维平)
·传曾庆红儿媳洗钱超千亿 家族丑闻密集爆发
·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
·分析:中南海激斗升级 习王或闪电反击 曾庆红不妙
·“红二代”倒江复仇记
·马千卒:八九学潮及民主运动期间的新闻界——六四记事之一
·中共党内老干部曾联名上书要求清算邓家腐败案(高新)
·戴相龙女婿车峰涉间谍行为被查 雇人攻击习近平王岐山
·接近习家消息人士:曾庆红胃口很大
·昂山素季访华 中南海蛰伏战火(组图)
·昂山素季访华 中南海蛰伏战火(组图)
·昂山素季访华 中南海蛰伏战火(组图)
·江系反扑 刘云山公然对王岐山叫嚣绝不许 图
·江系反扑 刘云山公然对王岐山叫嚣绝不许 图
·周永康认罪 习亲定“铁帽子王”打江曾
·周永康的罪行才这么点?侮辱老百姓智慧(图)
·《庆亲王 你懂的!》出版 分析:围剿曾庆红行动展开
·中国左派扬言:习近平将死无葬身之地
·中共内部正式通报周永康政变 文件下到县处级
·央视焦点访谈疑泄打下只大老虎信号
·评:俄异议人士:民主世界应迅速应对共产党威胁
·博讯ID:ylw1941 , 你敢和我一样在这里公开自己的真实身分吗?让世界做证看谁
·要打大老虎?中纪委: “哪怕是难办也要先办”
·习动真格 9大央企“家族式利益” 江进入射程(图)
·这些名人都被丑化了!这些内容将颠覆你的历史观(图)
·一个惊人科学实验 瞬间改变科学家的无神论思想
·曾庆红郭伯雄家族涉军产案 习近平怒查 (图)
·毕节四儿童服毒自杀新细节引爆的N个疑问
·何清涟:习曾斗:破除“王权虚置”模式的终极战
·新华日报:党无非是个社团组织 怎能代表国家?
·黃毓民發言稿:否決假政改,無慚尺布裹頭歸!
·周案秘审传因刘云山涉案 一份政变名单或获证实
·中共绝对不敢公布的大数据 简直惊呆了!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图)
·俄异议人士:民主世界应迅速应对共产党威胁
·习近平两释一个明确信号
·习近平认可“胡锦涛是庸人不是罪人”! 江泽民呢?(高新)
·罗瑞卿之女曝中共陈姓将领乱伦奸污侄女
·"江泽民美国嫖妓,妓女闯入陕西省委机关讨嫖债"两新闻揭露了中国烂透的根源
·吕千荣2015年6月19日受迫害的微博
·清洗国安部,习近平提前布局
·刘云山妻儿涉车峰案 父子两代卷入政变?
·103岁“开国少将”裴周玉去世 疑曾暗杀刘志丹, 曾拿过比女人还低的工作分数
·美人权团体敦促美国对中国人权问题施压
·频传江曾受掣肘 “终极老虎”呼之欲出?
·看看中国最穷困人口的生活,我不禁流泪
·外媒报道张德江张高丽两人腐败丑闻和与江泽民涉嫌"非组织活动"
·转载两文看习王反腐是民心所向: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反腐妥协? 习
·被托梦 重庆老农挖坑致富梦成真 凿出鱼泉年赚30万 图
·揭秘新中国到底被出卖了多少中国领土
·致中共中央、全国同胞的第三封公开信: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
·传习近平将清洗中宣部 部长刘奇葆或换下
·温家宝做了一件震惊世界大事 这绝不是耸人听闻 图
·温家宝做了一件震惊世界大事 这绝不是耸人听闻 图
·传江派在上海密谋开枪滋事要挟习近平
·庄丰:习出新规为王铺路 打虎直逼常委
·郭伯雄缺席〝七一〞 传涉〝十宗罪〞性质严重
·习王江曾中南海公开火拼 瓦解政变集团现蹊径
·新版宪法誓词中去〝党〞去〝特色〞是两大进步
·转载几文:看中共将何去何从
·姜维平: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诗四首)

我是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的吕千荣,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贰级,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爱国之心感天动地的中国残疾农民;一个不仅可以造福我的祖国、造福世界的国家栋梁;一个本应该成为作家、诗人;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产品、广告、人才策划);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世界残疾人的骄傲;本应该创造多个世界名企名牌出来的世界经济奇才,仅仅因为在95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摊派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先是受到了地方的打击报复,后又被迫害劳教关押了三年多,2000年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五年多来又长期受到中共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长期脑控迫害我和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脑控群众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由于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造成我多年来先是被非法劳教关押迫害了三年两个多月,释放后十五年多来又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流氓地痞砸我车、辅警砸我车、交警砸我车、交警扣我车、城管扣我车、多次被人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对我和家人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警察多次准备枪杀我谋杀我和准备打死我后作假、有关部门安排脑控银行运钞车押运员准备谋杀枪杀我后作假、有关部门想安排脑控特务与流氓地痞和群众以及公务员准备在深夜向我的暂住屋内倒汽油然后纵火烧死谋杀我们一家后作假说是自燃、被人盗窃、被行政拘留迫害、被投毒迫害、被有关部门长期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诽谤我和安排、唆使、煽动、脑控群众诬告陷害我(但是没有人公开诬告陷害过我),以及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有关部门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溢血死、脑中风死,以及有关部门长期在脑控迫害我再脑控群众公开监控迫害我时,同步控制我的电话、手机、互联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让我买不到例如三轮车配件灯头灯泡、让我卖不掉三元多一斤的废品塑料和卖不掉水果蔬菜等,并脑控群众公开说出来等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脑控群众对我进行的公开监控迫害、谋杀”、、、、
   
   在我长期在中共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脑控群众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我被迫害的在长期的恐惧中,我从2009年10月底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我双腿伸全自如、骑行自行车自如、能推行四百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几里,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越是有关部门迫害谋杀我,我心里越不想走路,因为在我的心中有一个思绪想法:“我不能走路了,中共有关部门就不会迫害我了吧?”正是因为心里有这个阴影,造成了我的心理障碍,没有拐杖就不能走路的心理依赖疾病),这样我被迫害的只能买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代步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是有关部门仍然是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常州交警并公开迫害我,在2015年6月4日和7月1日又两次非法扣下了我被迫害的用于代步谋生的两辆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近十个月了,在我多次上访控诉下仍不还给我,逼的我和家人在中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却活不下去、、、、、、

   
   我信仰基督教十多年了.但是由于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十多年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并脑控群众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我最近两年从2014年开始想受洗(受洗是基督教徒最重要的一种仪式),都被中共迫害的没有基督教会和牧师敢为我受洗,所以造成我现在还没有受洗呢、、、、.
   
   
   下面是我的控诉:
   
   我叫吕千荣,是中国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农村青年(残疾证上填写为肢残贰级),男,汉族,1970年3月,我出生于一个祖辈农民的贫农家庭。1995年已凭自己的能力拥有了幸福家庭生活的我,看到当时的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摊派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我就报着一片爱国之心抬起了笔,开始走上了茫茫的上访之路.由于上访材料都是我完成的,上访接谈都是我(因为开始有几位农民我们一起群访的,后来地方政府用全国地方政府惯用的“群体访,分散瓦解”政策瓦解了),所以我也就难免会象所有的上访人一样,只要上访反应的案件凡是牵涉到腐败的都会受到打击报复一样,在我到县地省再到北京上访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不间断地两次被当时的村民兵营长吕清国(已病死)和其两个弟弟每次两人殴打我一个残疾人把我两次打伤;一次被镇政法委员李卫东和当时的临水派出所长乔永新没有理由抓进临水派出所留置了一天一夜后,又把我转到了临水镇计生办黑牢里关押了近20多个小时。在其他村民的上访反映下才放了我;多次受到当时的县委书记朱读稳和流氓地痞的威胁恐吓和寻衅滋事,以及公安机关一次又一次的非法搜家,包括在有关部门所说的妥善处理期间。由于当时我知道安徽利辛县的丁作明事件和安徽省宿县农民因群访反映“预留地”农民负担案件,造成农民被打死等一些上访人的生命悲剧,所以在我上访一年多的期间里,在我不间断的受到地方的打击报复的情况下,我只有上访要求有关部门依法处理,按照《信访条例》给予文字答复(因为牵涉到我多次受到打击报复)这样我才能安心生活。1997年6月3号,我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国家信访局让我到农业部。我到农业部信访室上访后,农业部信访室接访人员就通知北京市公安局过来两个警察把我送到了北京市收容遣送站。
   
   在北京市收容遣送站我被关押了四十多天后,于1997年7月14号被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警察王家军和霍邱县公安局自称法制科的一个便衣警察和临水镇当时的人大主任薛光西3人,把我从北京市收容遣送站接出,用警车于第二天早上把我拉到了合肥,把车开到了几家司法单位(可能是安徽省公安厅和安徽省劳教局)和合肥市公安局。然后,下午就把我先送到合肥市第一看守所,送我的警察告诉合肥市第一看守所的警察说:“这个人是准备劳教的,在合肥市第一看守所羁押一下”。我就哭喊自己的冤情说:“我是反映农民负担的,自己手残疾这样,妻子怀孕几个月在家无人照顾,我冤枉呀!”合肥市看守所的警察不收我。王家军等人又开着警车把我拉到了一处司法机关(因为我被关在车上,可能还是上午去的机关),他们进去一段时间后,又把我拉到了安徽省戒毒劳教所(安徽省劳教中转站)。当时安徽省戒毒劳教所(省劳教中转站)的中队指导员听了我的哭喊冤情后,看到了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程度后就拒绝接收。那个自称霍邱县公安局法制科的便衣警察就出去打电话了。过了有一段时间后,安徽省戒毒劳教所(省劳教中转站)的那个中队指导员可能接到了上级电话后就又出来同意接收我了。
   
   就这样,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的农村残疾爱国青年,仅仅因为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农民负担过重和贪污腐败,在不间断地受到打击报复的情况下,要求有关部门依法处理给予文字答复,使自己能够安心生活,就被地方公安机关在自己妻子怀孕几个月无人照顾的情况下,在没有任何劳教手续的情况下,把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人非法投入劳教关押了三年多,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我受尽了劳教所的迫害。
   
   在安徽省戒毒劳教所省劳教中转站,我被关押了大概一个月左右,我被送到了设在安徽省宣州市周王乡的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运输中队(后和机电中队合并称为机运中队)。
     
   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运输中队,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人,被宝丰劳教所管教警察强迫从事煤矿井下劳动作业,每天工作十二小时,遇上白班中午饭就在井下吃两个馒头(没有菜)继续干活,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的宝丰大队,小号大队和后来的东风大队,无论是煤矿井下,地面,还是后勤都是两班制,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当时第一次让我下煤矿井下劳动作业是中队长李金水当班,我说我是一个残疾人被非法劳教我不下煤矿井下劳动作业。这样也违背《残疾人保障法》和《劳动法》。结果中队长李金水命令四个劳教每人提着我的一条腿或胳膊,将我从几百米的斜井往下拖。我看我的头被拖在斜井的石头上马上会被拖死,我才同意下井。
   
   在我被非法劳教了近一年,在我的不断要求下,大概在1998年我在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关禁闭期间,中队指导员费勤华和别的司法干警将我带到警察办公室,才向我转发下达了所谓的《安徽省六安地区行政公署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六劳决字【1997】11号)》让我签收.劳教书上定为“煽动闹事、无理取闹”。我当时用血泪写下了“本人对此劳教决定不服”)。这次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关禁闭二十多天期间,有一天我被当时的严管中队一个年轻的值班干警带到严管队办公室用电警棍电击我,其中用电警棍朝我嘴唇电击一下,并朝我脖子上电击多次。
     
   大概在97年底,我因劳教所实行的煤矿作业两班制,劳教人员每天工作十二小时和自己右手严重肢残不能从事煤矿井下劳动作业,而拒绝下煤矿。被当时的中队指导员费勤华铐站在铁柱上长达二十多个小时,在我无力支撑快要被铐死的情况下,管教警察才将我铐在小屋的窗户上可站可蹲的地方,直到我“承认了错误”同意下煤矿井下劳动才放了我。
   
   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我多次被关严管禁闭,一个人被关在黑牢里,每天两顿饭送进来(每顿一小碗米饭,两三口菜),每次最少关二十多天,最长关四十多天,其中在1999年我在宝丰劳教所感到关节痛,可能再加上我受到迫害的恐惧,我担心自己不能活着走出宝丰劳教所了,所以我的双腿不能走路,我就住进了宝丰劳教所的宝丰劳教所医院。由于我在宝丰劳教所医院同样受到监控迫害,我就在宝丰劳教所绝食了七天滴水未进。后来我被又关进了宝丰劳教所严管队禁闭室黑牢中,在我被又关进了宝丰劳教所严管队禁闭室黑牢中四十多天期间的一天,我被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此时小号大队的运输中队和机电中队已合并称为机运中队)的指导员费勤华和宝丰劳教所医院的叶教导和宝丰劳教所教育科的柳科长(也可能是管理科的贡科长,因时间长了。我不能确定)他们三人把我带到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干警值班室提审我,强迫我承认在因有病住进宝丰劳教所医院期间给陈(音)护士写情书。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承认?叶教导就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并多次电击我的面部鼻子,嘴唇部位的神经部位。当时宝丰劳教所医院的叶教导员每一次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面部神经几次,就要回头看看小号大队机运中队指导员费勤华的眼神和动作示意(后来我才知道用高压电警棍电击人面部神经就会把人电击成精神病)。当时我因承受不了他们三人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的折磨,我被强迫在他们做的材料上按他们的要求签了字,他们就不再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了(党和政府如果调查此事,看看我给陈(音)护士写的情书在哪里?就证明了这又是宝丰劳教所安排的迫害我的又一次闹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