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祭奠]
罗列
· 帘卷西风[176——185]
·想起龙应台
·袁伟时: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辑录一封几年前的信
·晓波兄,有良知的中国人会为你骄傲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 游庐山记
·我也想谈一下艾未未
·帘卷西风[186——190]
· 马英九:2011年元旦贺词
·买《1984》记
·2011年十月散记
·《少数与多数》
·蔡英文总统大选第四阶段结论性讲话
·从孔教授的骂人谈一点我眼中的中国知识界
·哈维尔:我们每个人都是极权机器的共同建造者
·马英九元旦祝词:为下个世代点亮蜡烛
·春节前街头观察有感
·[散文] 五妹
·七律• 答友人《夜闻》①
·游滕王阁记
·遥祭方励之先生
·方励之:中国的失望和希望
·(奇文存档)新史记-薄公子熙来列传
·《非梦非烟》序
·如果我是总统
· 非梦非烟[1——20]
·一首诗在我记忆中的变迁
·买《历史决定论的贫困》记
·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S
·也谈保钓反日浪潮
·非梦非烟[21——30]
· 非梦非烟[31——40]
·2012年10月德国之声关于中印战争50年征文
· 一个人给妻子的信
·非梦非烟[41——60]
· 非梦飞烟[61——90]
·记事散文:买菜
·非梦非烟[91——120]
·非梦非烟[121——140]
· 我眼中的十件2012年中国大事
· 非梦非烟[141——160]
· 非梦非烟[161——180]
· 夜读书之一——由章诒和女士父亲的建议想到的
·2012年11月中下旬的两封信
· 非梦非烟[181——200]
· 夜读书之二——历史与良心
· 非梦非烟[201——220]
·给T先生的一封信(2013年春)
·【小说 】那女人
· 罗列:对我雅虎邮箱几份邮件的备份
·【 小说】 那女人
· [随笔]谈一点张之洞
·[散文] 故乡浮影
·我与《红楼梦》
·(随笔) 家事
·[散文] 艾老师
· 松花江岸观水记
·转载徐文立、余杰、何清涟、包遵信的文章
· 由胡平对王蒙《中国天机》评析想到的
·非梦非烟[221——240]
· F城浮世绘之一——街上算卦的女子
· 写在林希翎女士去世后
·F城浮世绘之二——巷路上趟着的老人
· 亲情剪影
·F城浮世绘之三——嫂子
·[如是我闻]时间的碎片(两则)
·《史记•高玉伦列传》
·幼稚的英国BBC
· 福摩萨
·观余英时时先生在香港新亚书院成立65年的讲话
· 脱离恐惧的人是幸福的
· 风花雪月之一 ——荷
·《老生》常谈了吗?
·散文: H 庄
·【仿五四白话诗】孔子与毛泽东
·大选举中的小人物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一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二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三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四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五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六
·祭奠
·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七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八
· 散文: 光阴的一段横截面
·F城浮世绘之四——宋大夫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九
· F城浮世绘之五——仲秋早市剪影
·孤独的天才,幸运的出走,想走就能走吗?
·肖建华与王丹
·马克龙的蝴蝶效应微弱地吹到我身边
·你说刚刚开始,其实戏早就演了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夏虫与井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祭奠

罗列

    12月11日,周五,雪后初晴,去S地——这个S省境内腹地一条江南岸的小山村,任务是为伯父的妻子——我们农村人称大娘而不是伯母的——烧三周年。

    高速封道,我们只好打出租走老道!一路只见山峦起伏,白色逶迤后移!

    是我的亲哥提议去的,因为堂兄和生前的大娘皈依了基督,我还怕他们有忌讳,因为我知道,基督忌讳偶像,是不允许崇拜偶像上坟烧纸之类的,打电话征求堂兄的意见,他说,“亲属齐一下,日子定在阴历十一月一日——”

    问了问堂姐夫,他说他也去——

    早晨出发联系他时,姐夫突然说去不了了——后来我寻思姐夫不去有他们自己的道理,这个大娘是堂姐的继母,他们先前处的很有些过节——我哥我俩决定去,妻耽心路上车少路滑,我想想还是决定打出租去,因为我求学时代在大娘家呆过一段。怎么说呢?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家家生活都不容易,尤其是大陆的农村!

    芝姐也来了,而且还买了两只花圈——他两个儿子开着送货车来的——她是信教中很活学活用的那种,就像中国毛以后中国成功的领导人,都能把马列主义的普遍原理与中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先前五妹因精神失常寻短,她说还是信主做得不够!可我又觉得她并不是那种历经悲欢离合的大悲悯者说的,我们之所以屡经苦难,是因为我们亏欠了上帝那样的!

    马力很大的宁波拖拉机碾过齐膝深的积雪,吼叫着冲到半山腰,来到大爷大娘的坟所在的树林——山里无风,积雪从树上噗塔噗塔地下落着,大爷大娘的坟上覆盖着一层积雪,穹窿着像一只大馒头,坟上的雪粒在妖娆阳光的映射下闪闪刺眼。

    摆供,烧纸——那纸钱也与时俱进,有的竟与现代版红色毛泽东的百元钞极其相似——,烈烈烟火中,大家嘴里念念有词,你俩老人家收钱,谁谁来了你们要保佑平安,谁谁没来你们也别他们的理等。

    芝姐埋怨堂兄摆供忘拿盘子后说,“为了给娘烧三周年,我特地给神请了假……”等纸火将息,芝姐告诉大家,两个花圈交叉平放在坟头,然后用树枝积雪土块压在上边,“那阴阳先生告诉我,是熟人他才这样告诉我,要不他根本不会告诉的……”

   

    祭祀完毕,回堂兄家喝酒吃饭,然后侄子开车,将我们接回!

    我知道,大爷大娘的身影在我们这一代的视线里渐行渐远了,他们两个在沧桑岁月的坎坷经历和情感,也终究会风化在无人知道的历史天空里,一百年之后,即使他们的后代,连一粒尘埃也看不到,就像现在的我们,对我们的曾祖高祖一样一无所知!

   

    ——写于2015年12月13日

    ——修改于2016年4月15日

(2016/04/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