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毛贼东感叹断子绝孙,称遭报应]
雷声
·高耀洁:惨遭苦难
·瑞信:中国正陷入“三重泡沫”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谁说毛时代没有特权没有腐败?
·杨瀚谈杨虎城
· 王明揭毛贼东卖国联日打国军
·中国经济是怎么硬着陆的?
·外交出大问题,访美访菲取消?
·蒋公眼中的抗战第一功臣
·张学良后悔西安事变:我应死罪
·富士康看好印度:拟投200亿美元
·周小平花千芳式的白字文联主席----湖南耒阳市文联主席熊艾春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网传中共对五毛的通知规定
·十三大万里为何没能入常?
·喜见部分地区人口压力减小
·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抗战中投日的共军团以上干部
·习近平最后的赌局
·习近平为何屡屡不按常理出牌?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面临的难题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佛教如何看轮子功?
·成都四中官办红卫兵抄家纪实
·20名观看恐怖宣传片被捕外国游客已全释放
·春秋戈:习近平所谓“反腐败”的正当性必须彻底否定!
·郑义批南水北调
·不要再丢时光/裴广度
·维权律师为何成为严打新对象
·抗日将领王纘绪殉难55周年祭
·从令计划五项罪看习近平厚黑/陈维健
·住铅毒房子30年 华人一家浑身是病
·住铅毒房子30年 华人一家浑身是病
·从令计划五项罪看习近平厚黑/陈维健
·习近平的疯狂与中共的垮塌
·何清涟:政府救市成骑虎 虎背易上却难下
·农行首席经济师:当局以为印钞票就可以解决问题
·谁是“善意”的做空者?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公安入市 然后各种段子满天飞 这个最火
·刘仲敬:美国的力量还没有达到顶峰,任何挑战者都会自取灭亡
·卢峰:别为中共暴力救市涂脂抹粉
·杨建利:习近平的颟顸“自信”加剧中共统治危机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程星:习特勒倒行逆施打压维权律师激起民愤
·梁思成预言成真:50年后历史将证明你错了
·李大钊佣金上亿支配军阀 陈独秀无足轻重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中国经济形势多严峻?从中国出发的船运费暴跌
·中国经济形势多严峻?从中国出发的船运费暴跌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陈维健
·四人帮倒后邓小平称华国锋能再执政20年
·李小琳的学历和习近平的学历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曝王健林妻子涉嫌内幕交易 获利约70万
·大饥荒:周恩来下令毁证
·华人教授率美国击败中国奥数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贪财导致南昌起义失败
·贪财导致南昌起义失败
·缅甸四年来的十多次大赦
·美国著名邪教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对邪教的看法
·美国著名邪教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对邪教的看法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谁信?“万达称林宁不涉内幕交易:不知有并购”
·傅才德点破习近平姐姐股份“转给”了她的下属,
·高文谦:习近平内无官心外无民心,志大才疏要做亡党之君
·习近平的盲点与误区
·习近平者,“截颈平”也,“斩首”作名,真是天意
·八一鬼节
·需求不振 7月中国制造业全线告急
·海外华人为争取中国退休金的公开信
·唐僧给孙悟空的信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张欣:刺刀不会带来股市繁荣——论“恶意做空”罪名之荒谬
·当代贫寒子弟不宜从政
·魏京生:父亲与毛泽东江泽民的来往
·谨防经济断崖式崩塌/张木生
·红海:李铁映认为,习近平是混乱之源
·老红卫兵习近平和十字军搏斗
·总有一种力量骗得我们泪流满面
·中国经济增长已经出现断崖式衰退
·杨连宁:何必左手制造贫困,右手再来扶贫呢?
·克鲁格曼:中国皇帝的新装,一触即破的大泡沫
·习近平惊天动地是他最大缺陷
·张木生:谨防经济断崖式崩塌
·财政收入萎缩猛烈,多省负增长
·中共是法西斯,习近平是希特勒/余杰
·团团伙伙是一切政党不能避免的根本的性质!/孙丰是也
·习近平红卫兵外交在吉受挫
·习近平在外交场合的无知与瞎说/山野村夫
·制造业大转移:富士康50亿美元印度建厂
·习大帝的心病挫败和疯狂/张洞生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顾伯冲“干政”说的片面性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顾伯冲"人走茶凉"文章的片面性/松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贼东感叹断子绝孙,称遭报应

   多维新闻 > 历史 > 毛泽东感叹断子绝孙 自称因两大罪行遭报应
   
   
   
   《毛泽东感叹断子绝孙 自称因两大罪行遭报应》


   
   毛泽东在1959年7月23日的讲话中,曾多次念及自己“无后”:“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我有两条罪状:一个,1,070万吨钢,是我下的决心,建议是我提的。结果9,000万人上阵,补贴40亿,‘得不偿失’。第二个,人民公社,我无发明之权,有推广之权。北戴河决议也是我建议写的。……主要责任应当说在我身上。过去说别人,现在别人说我,应该说我。过去说周恩来。陈云同志,现在说我,实在是有一大堆事情没有办。你们看,‘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我无后乎?中国的习惯,男孩叫有后,女孩不算。我一个儿子打死了,一个儿子疯了。我看是没有后的。”本文摘自腾讯网,作者谌旭彬,原题为《毛岸英之死,对毛泽东造成了多大伤害?》。
   
   
   1949年毛泽东与长子毛岸英在北平香山(图源:浙江图书馆)
   
   毛岸英在朝鲜战场上牺牲后,相关资料披露了很多,但这些信息也往往鱼龙混杂。譬如,许多党史刊物声称毛岸英“第一个报名参加志愿军”,还说为了让毛岸英参加志愿军,毛泽东曾请彭德怀吃饭,恳求道:“老彭啊,我看你就收下他吧,我替岸英求个情。”①
   
   事实真相究竟如何呢?其实早在2001年,《党史研究资料》就刊登过文章,把这个问题厘清了。据该文介绍,让毛岸英参加志愿军,聂荣臻元帅和总参作战部部长李涛是直接当事人,他们二人的说法,与一些党史刊物宣传的毛岸英“第一个报名参加志愿军”,有着明显的冲突。李涛在毛岸英牺牲后,曾给周恩来写过一封检讨信。该信全文如下:
   
   “副主席:
   
   昨天证实毛岸英同志牺牲的消息后,不胜痛念与悼惜。这次派他随彭总赴朝的经过,特就我所知道以及经我办的情况向你报告并请求组织上给我以应得的处分。
   
   彭总临行的前夜(10月7日夜)聂总长交待我给天津黄敬市长。要他立即通知岸英回京,以便第二天清早随彭总飞赴东北(我只知道是去东北)。正在我摇了几次电话未通之时,适李克农同志也来作战室了解情况,他见我在摇黄市长的电话找不着毛岸英,当他知道了要派毛岸英随彭总去东北的事情后,他便马上告诉我岸英不在天津,已经他派到北京机器工厂做工。克农同志并告诉我岸英的电话号码,适岸英同志外出,旋又经过叶子龙的机要室才把岸英接到居仁堂。克农同志还当面叮嘱岸英同志,告己改变了他的任务,要随彭总赴东北,岸英欣然接受了。以后便回主席家里去过夜,第二天便随彭总赴东北了。
   
   这件事,我因系奉聂总长肯定的指示照办的,故此从未想过是否已得主席同意,或是否须要再正式通知主席等问题,至于是否可以改派旁人去则更未设想过。这件事情今天反省起来,内心极其自疚难安。岸英同志为抗美援朝事业而牺牲自属光荣,但在主席方面失一爱子,对他的精神上是极其重大的刺激,特别是肩负全世界和平人类以及劳动人民伟大事业的领袖,由于我们工作中的不慎重,造成他这种不应有的精神上的刺激,毫无问题是种罪过。因此,我诚恳的要求党给我以应得的处分并请转致主席以深切的悼念之意。
   
   此致
   
   敬礼!
   
   李涛
   
   一月三日”②
   
   另据中央军委办公厅彭德怀传记组成员张希1987年对聂荣臻的访问记录,聂荣臻的说法是:
   
   “彭总入朝时,为了和驻朝鲜的苏联顾问取得联系,确定带一名俄文翻译。原先确定从延安时期就担任中央领导俄文翻译的张伯衡同志,但当时张已担任军委外交处处长。由于大批苏联顾问来到北京,张伯衡工作很忙,难以离开,后又挑选了一名年轻的新翻译,可是军委作战部部长李涛同志提出,入朝作战非常机密,应选一名经过政治考验和可靠的翻译。当时时间很紧,我立即向毛主席请示怎么办。主席立刻就说:那就让岸英去吧,我通知他。就这样,毛岸英就随彭总一起入朝了。”③
   
   再一个问题是:毛岸英去世对毛泽东究竟造成了怎样的精神创伤?这方面的资料很匮乏,只有曾任毛泽东秘书的李锐,在其《庐山会议实录》一书中稍有披露。据该书,毛泽东在1959年7月23日的讲话中,曾三次念及自己“无后”: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我有两条罪状:一个,1,070万吨钢,是我下的决心,建议是我提的。结果9,000万人上阵,补贴40亿,‘得不偿失’。第二个,人民公社,我无发明之权,有推广之权。北戴河决议也是我建议写的。……主要责任应当说在我身上。过去说别人,现在别人说我,应该说我。过去说周恩来。陈云同志,现在说我,实在是有一大堆事情没有办。你们看,‘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我无后乎?中国的习惯,男孩叫有后,女孩不算。我一个儿子打死了,一个儿子疯了。我看是没有后的。一个大炼钢铁,一个人民公社。大跃进的发明权是我,还是柯老?我同柯庆施谈过一次话,我说还是我。……始作俑者是我,应该绝子灭孙。……我劝同志们,自己有责任的,统统分析一下,不要往多讲,也不要往少讲,都吐出来。无非拉屎嘛,有屎拉出来,有屁放出来,肚子就舒服了。今天不再讲别的,因为还要睡觉。你们要继续开会就开,我就不开了。讲了好久?不到两个钟头嘛。散会!”④
   
   毛泽东对“无后”的这种痛感,或许是后来周恩来找到黄永胜,提出“能否让301医院想想办法,让邵华怀孕,让主席后继有人”的主要原因。⑤
   
   注释
   
   ①孟昭庚:《毛岸英:第一个报名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福建党史月刊》2010年15期。该文及其摘要版传播甚广,互联网上俯拾皆是。
   
   ②张希:《毛岸英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前后的真实情况》,《党史研究资料》2001年第11期。
   
   ③张希:《彭德怀受命率师抗美援朝的前前后后》,《中共党史资料》第31辑。
   
   ④李锐:《庐山会议实录》(增订本),河南人民出版社1995,P137-139页。
   
   ⑤黄春光/口述,米鹤都/整理:《黄永胜任总参谋长期间的一些事》,《炎黄春秋》2013年第9期。
   (多维)
(2016/04/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