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雷声
·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敏一鴻
·六个流氓国家不参加和平奖颁奖礼
·最窩囊的納粹中國
·国人49年后被中共夺走的权利
·反右派—大跃进—大饥荒,毛独夫制造的三连祸
·毛贼洞大跃进导致人吃人现象之一瞥
·梁振英江湖饭局还有一黑道人士 加深黑金政治疑雲
·梁慕娴:地下党已经杀到身边
·余杰:飞越疯人院
·候选人梁振英被指是地下党员
·2008金融海啸祸首是中国
·“特供”将使中国堕入万劫不复的灾难
·“四大家族”成员宋美龄死后留下多少遗产?
·1942河南旱灾和中共谣言
·俄教科书弃十月革命、卫国战争用法
·戳破冯小刚《1942》伪历史
·四川宜宾白毛女真相
·鲜为人知的蒋公抢救大陆学人计划
·部分投共人士的结局
·南周事件:措手不及的豪赌 整不好血流成河
·裆滋补 (和谐新诗-党支部)
·周恩来下令销毁饥荒死人数据
·毛泽东吸引日本侵略中国
·马恩列斯的腐朽生活
·周恩来塞给毛泽东黄色电影
·潘汉年冤案终于揭露了毛泽东
·有人总想掩盖回避文革的本质
·毛贼洞残杀地主真相
·袁世凯遗书的忏悔
·甲午战争,日本赢在军官“懂政治”
·毛泽东点头主张冲绳归日本
·“七不讲”可能危及中共生存
·文革17岁少年被红卫兵桶死,尸身如筛子
·六四刽子手之一陈希同躐艳史
·屠夫陈希同虽死,罪不能免
·共和国旗帜上有多少冤鬼鲜血!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不对的事就应道歉
·毛贼自己加上了“毛主席万岁”口号
·曹长青:中共成立以来杀人记录——不能忘记,不能饶恕!
·大陆修车行业故事
·文革期间西纠头目孔丹的文章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大陆段子几则
·现在的信号非常明确 中国遇到了大麻烦
·与日军肉搏而牺牲的王甲本妻子被处决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为何下令“不抵抗”?
·胡适为什么看不起张学良
·侄女忆张学良往事: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
·毛泽东和冈村宁次的卖国密约
·陈小鲁等:反思文革真诚道歉
·蒋中正能容鲁迅,共产党容不了?
·为何国营农场没有“亩产万斤”?
·读胡锦涛回祖籍新闻的感想
·彭小明:陈小鲁还有重罪没有忏悔
·从陈小鲁的文革道歉信谈起
·川东土改真相
·川东土改真相
·抢救历史:土改真相
·政改很难 不改不行
·对中共暴力土改血淋淋的控诉书:高越农
·校友揭秘陈小鲁发文革道歉信原因
·未被论功行赏,南方塑转反马?
·毛泽东被捕降敌出卖同党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毛贼洞语录蠢蠢欲动准备出洞
·文革中邓小平的一封信
·王老太诉财政部援朝案将开庭
·半年饿死百万的信阳事件
·毛贼洞时代三大人祸
·六名法官引发的宪政僵局
·胡锦涛被藏人告上西班牙法庭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文革期间“联动”的一份通告
·吴法宪死前大爆政局内幕
·朝鲜战争最大的输家
·高文谦邀李捷辩毛贼洞罪恶是非
·红军长征时万人大屠杀真相
·散发恶臭的奴隶社会象征还魂
·从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1959-1962三年间总人口减少量
·央视批星巴克被骂比窦娥还冤?
·普京是如何清算列宁斯大林的?
·大跃进亲历者忆饿死人人吃人惨状
·让男子汗颜:宋美龄对希特勒的答覆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毛贼洞自己称自己“万岁”
·带路党人小史
·带路党人小史
·谁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转帖马悲鸣一家之言)
·邓银超日记揭毛贼洞部分嘴脸
·“尊重少数人民”隐含着“协商民主”
·租界真相,欺骗了多少天真的爱国青年
·毛贼东是中国最大汉奸!
·徐向前揭露毛贼东诬陷张国焘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
·抄家 红卫兵共抄走428亿人民币118万两黄金
·张闻天秘书:韩战结束才三年,毛泽东就承认中国出兵是错误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1.清明祭奠:1966北京城死了多少教师?
   
    题记;“文革”到底是一种什么样运动?在“两条路线斗争”幌子下,普通人遭遇怎样悲剧?新世纪一代并不是很了解。笔者根据《草根教书匠的BLOG》“文革”日记整理成本文,清明之际以飨读者。
   
    清明祭奠:1966北京城死了多少教师?

   
    48年前1966年8月,“红色恐怖”北京城。天安门广场百万红卫兵盛大集会,大会向全国实况转播。红卫兵挥动小红书高呼万岁走过天安门。红卫兵代表北京大学附中红卫兵彭小蒙(毛泽东8月1日的信中提到她的名字)发表讲话。北京师范大学附中红卫兵领导人宋彬彬给毛泽东戴上红卫兵袖章。毛泽东问了她名字后说,“要武嘛”。彭小蒙宋彬彬在天安门位置让全世界瞩目。《光明日报》《人民日报》发表《我给毛主席戴上了红袖章》,注明宋彬彬改名“宋要武”。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改“红色要武中学”。
   
    “8.18"后,公安部长谢富治下达指示:各公安分局派出所向红卫兵提供所管辖区地富反坏右分子的名单供红卫兵揪斗,号称“红色恐怖”,红卫兵称称之“保卫无产阶级红色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红卫兵用皮带棍棒拳脚灌墨汁泼凉水砖头打砸。“阶级敌人”被铁丝挂铁牌子挂破鞋,戴垃圾桶改装高帽子游街,许多教职工学校领导死亡,有的被推下教学楼。死亡之后被冠之“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畏罪自杀”。
   
    1966年8月,全国所有中小学都发生了暴力迫害。据官方资料文统计文革十年北京冤狱死有九千八百多人。上海折磨致死自杀超过一万人。全国两千余县平均每个县死亡五百至一千人。陕西安康县文革非正常死亡一千三百人。因大量冤假错案受到诬陷迫害株连达到一亿人。去台人员家属冤假错冤多达十多万人。文革非正常死亡二百万人。
   
    1966年8月5日,北京第一个被打死的是北师大附属女子中学(今实验中学)副校长卞仲耘。该校副校长胡志涛刘致平教导主任梅树民汪玉冰五人同时被毒打。三、四个小时用带钉子木棒和用开水烫等残酷手段,卞仲耘身上有几十处血窟窿最后致死。另外四人骨折重伤。
   
    8月13日,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何万福身带遗书投龙潭湖身亡。8月28日,中文系教授刘盼遂和妻子梁秋色(家庭妇女)西单家中被打死。中文系教授叶苍岑和妻子在西单教工宿舍内遭毒打,妻子被打死。
   
    8月17日,北京第二个被打死的是北京101中学美术教员陈葆昆。被打的还有该校十多名教员及领导干部。他们在煤渣铺校园小路上用四肢爬行,双手膝盖鲜血淋漓。红卫兵穿着军用皮鞋踩碾女教师手指。陈葆昆被迫害致死。
   
    8月19日,北京第四第六第八中学红卫兵开批斗会,北京教育局和三所中学领导二十多人跪在中山公园音乐堂舞台上。八中副校长温寒江被打得浑身是血,脖子上套着绳子,绳子另一端牵在骑自行车红卫兵手里,从两公里外一路跑到中山公园。教育局长孙国梁打断三根肋骨,其他人打得头大如斗面目全非。
   
    8月19日晚,北京外国语学院附中红卫兵打死教员张辅仁张福臻。为了试验死亡红卫兵用冷水浇用开水烫,尸体无反应才罢手。该校有二百名教职员,红卫兵声称是“杀二儆二百”。
   
    8月19日,北京三中(后改名159中学)红卫兵用皮鞭和带钉子的木棍殴打校长沙坪。20日上午,沙坪被拖到学校中院,十多名教师“陪斗”。红卫兵(女生)薅下沙坪的头发,令她抬起头来,地上一堆头发一摊血迹。在全校师生一千六百多人面前被殴打致死。校长熊易华跪在沙坪旁边,头上压了三四块砖头,额头被打破。数学教师张梅岩被抄家后服毒身亡。体育教员何世瑾自杀。此后,打死沙坪的红卫兵在西城区委大院里挥舞铜头军用皮带打人。
   
    8月19日,北京宣武区梁家园小学校长王庆萍遭到毒打。20日早晨王庆萍坠楼身亡。王庆萍有三个孩子,大儿子说妈妈是被推下楼去或者被打死扔下楼去的。如果自杀妈妈会给我们写信留话。
   
    8月22日,北京八中学校负责人华锦(女)被打死。副校长化学老师韩九芳(女)背上被打出两个大洞败血症终身致残。历史老师申先哲被打自杀。22岁初一班主任赵尊荣被剃“阴阳头”。
   
    8月24日,北京十一中化学教师唐婉森(女)被抄家,红卫兵用木棍把唐打死。8月26日,红卫兵给老教师剪“阴阳头”,在操场焚烧图书馆藏书。强迫教职员围绕火堆跪下,举起胳膊伸向火堆,广播喇叭里大叫“不许后退”。女校长林瑾被红卫兵推到火堆手臂被烧伤,40年后伤痕犹在。图书馆员沈世敏(女)剪头发在火堆边被烧伤,医院拒绝治疗。沈当晚在家中上吊自杀。数学教师杜兆南被指为“逃亡地主”遣返回乡卧轨自杀。语文老师王景清跳楼。数学老师李泮请和妻子在家中上吊。校医霍岐服安眠药身亡。工友林士慧和陈玉和服毒。学校有八人被害。
   
    8月24日,清华大学附属中学红卫兵派卡车运送12所中学红卫兵到清华大学,殴打清华大学领导人和教授。无线电系教师干部被打血流满地,红卫兵围绕血迹画了圈写“狗血”两个大字。傍晚,红卫兵拉倒“清华园”牌坊(现在的牌坊是文革后重建)。红卫兵挥舞棍棒皮带命令教授干部搬石块。水利系教授黄万里被剪“阴阳头”,跪在地上被打被勒令搬石块。夜里,清华大学清华附中校级干部关“科学馆”,逐个拉进小房间拷打。
   
    8月24日,北京崇文区西花市大街小学教员鄂少琪(女)被揭发对党和社会主义不满言论,跳河身亡。永定门小学教员冯杰民被批斗用剪刀自杀。北京中古友谊小学教导主任赵谦光被侮辱殴打从烟囱上跳下身亡。该校校长白智(女)被学生按一脑袋图钉。
   
    8月25日,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二中红卫兵打死语文教员靳正宇,党支部书记姜培良,学生曹滨海的母亲樊希曼(女)。校长高云站在毒日头下额头上被扎了一排图钉,用沸水浇。
   
    8月25日,北京二十六中红卫兵斗争46名教师。校长高万春被五花大绑,跪在铺有碎石的凳上,被拉上凳子再打。高万春自杀,年42岁。该校工作组长李淑铮(女)遭毒打喝杀虫剂自杀,送进医院救活。北京社会路中学副校长李培英(女)被打,8月27日在关押房间暖气管上吊死。北京工业学院附属中学校长彭鸿宣被打自杀。
   
    8月27日,66岁退休教师贺定华(女)被红卫兵剪掉头发自杀。丈夫姚剑鸣被毒打驱逐到安徽宿松县梅墩乡,1968年7月上吊身亡。北京史家胡同小学校长赵香蘅(女)遭殴打和丈夫沙英跳楼身亡。北京芳草地小学校长石子勤遭殴打侮辱用剪刀戳脑自戕未死。北京第一实验小学王启贤老师被强迫吃煤渣。玉泉路小学四名女教师被剃“阴阳头”。
   
    8月27日,北京宽街小学校长郭文玉(女)教导主任吕贞先(女),在同一天内被打死。郭文玉丈夫孟昭江遭毒打,两天后死亡。北京吉祥胡同小学副校长邱庆玉(女),10月1日打死。
   
    8月27日晚,北京铁道学院(现北方交通大学)俄语教授张剑飞被从家中抓走,和另外10名教授被毒打至夜里12点,送海淀公安局关押。张剑飞肋骨断尿血呼吸困难,9月5日死亡。该校一名教授和妻子孙启坤(退休会计)逃出学校,在人民大会堂西侧南文昌胡同六号弟弟孙菊生家中,被红卫兵打死。
   
    8月30日,北京戏剧学校教员,京剧演员叶盛章遭红卫兵毒打,东便门护城河投河自杀。学校校长江枫(女)被殴打侮辱回到家中遭14岁养女殴打,自杀。
   
    9月8日,北京二十五中,语文教师陈沅芷(女)被推到叠起来的两张桌子上,红卫兵把桌子推翻陈沅芷摔下来。陈被关押致死。北京五十二中语文教师郑兆南(女)饱受殴打折磨,1966年9月8日致死,36岁。
   
    北京师范学院附属中学,红卫兵毒打生物教师喻瑞芬(女),倒提两腿拖出楼门,头在水泥台阶上磕击碰撞。把沸水浇在身上两个小时死亡。所有“牛鬼蛇神”绕喻瑞芬尸体站成一圈,轮流打喻尸体。
   
    北京宣武区白纸坊中学(文革改名138中学)红卫兵用沾水麻绳捆绑和用铜头皮带把负责人张冰洁打死。她恳求红卫兵学生“我有错误,请你们批判,请不要打我”。中国人大附属中学教员杨俊被打死,教员郑之万(女)跳楼自杀。
   
    北京外国语学校,工友刘桂兰(女)遭殴打在学校办公楼厕所水道上吊自杀。红卫兵给教导主任姚淑嬉(女)剃头发,强迫她和别的老师把头塞进翻转过来的小方凳四条腿之间,强迫姚淑嬉和学校其他干部老师抬刘桂兰尸体。
   
    北京朝阳女子四中(现名陈经纶中学)生物教师齐惠芹(女)被毒打致死。校长潘基(女)被打。北京第十女子中学(文革改名157中学)教员孙迪被打死。校长陶浩(女)手被打骨折残疾。
   
    北京第四十九中学语文老师郑育秋(女)“家庭出身不好”被红卫兵打伤全身肿烂,抬到第四医院(现恢复旧名叫普仁医院)医院拒诊,死在医院走廊石板地上。北京南苑红星中学地理教师马耀琮被打死。
   
    北京月坛中学校长萧静(女)被打跳烟囱自杀。北京第二女子中学体育教员曹天翔语文教员董尧成(女)被殴打侮辱跳楼自杀。北京65中化学教员靳桓跳楼自杀。北京四中地理教师汪含英(女)被剃阴阳头,和丈夫苏庭伍在香山服“敌敌畏”身亡。北京第一女子中学校工马铁山上吊身亡,英语老师傅敏投水未死。
   
    北京四十七中美术老师白京遭毒打投河身亡。北京三中语文教师石之琮(女)龙潭湖投水身亡。北京矿业学院附属中学语文教员朱鸿志毒打上吊身亡。房山县房山中学校长王哲自杀。王哲死后,红卫兵强迫该校其他老师跪在王尸体前面继续斗争。北京通县一中负责人程珉遭斗争自杀。北京航空学院附属中学生物高老师割破动脉自杀。
   
    北京二中一级数学教师路彦被驱逐农村后死亡。地理教师袁之俊和自杀。红卫兵把工人许师傅从学校教室楼头朝地扎下水泥地上死亡。北京十一女子中学(文革改名165中学)体育教员哈庆慈(女)毒打跳楼身亡,一名男工友跳楼自杀。清华园中学校长项凯被关押校中。该校军体老师李凯跳楼身亡。
   
    北京十九中语文老师宋继瑞(女)看到别的老师被剃阴阳头,在宿舍用绳子自杀,三十多岁。初中化学老师阎凤卿(女)父辈开照相馆(颐和园照相馆),红卫兵认为老照片是“封资修,被抄家。阎凤卿被关在放扫帚簸箕的黑屋里自死,二十多岁。
   
    北京第三十中学校长王生琯,被红卫兵被从楼梯上推下摔死。支部书记孙树荣眼睛被打瞎。北京翠微路中学校长黄国英眼睛被打瞎。北京三十一中党支部书记宋克毒打关押,8月30日服安眠药自杀未死。北京回民中学校长李玲善被批斗精神失常,红卫兵说装疯卖傻。李玲善七十年代走失。北京航空学院附属中学校长安丰均被打断三根肋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