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中修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看看,拿了无数中援的金三胖竟如此说]
雷声
·广西政协常委装妈与学生对话
·两万八路军不敌5百日军?
·香港“雨伞革命”中学生组图
·反占中蓝丝带召集人李偲嫣 妓女身份被揭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检验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验尿"
·方舟子打假周小平:梦里游了趟美国便控诉美国罪恶
·试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指鹿为马的时代
·网络作家抽周带鱼,妙语连珠
·为什么左右全民群殴周小平
·周小平风波笑点何在?
·10年前捧红3位好学生今何在?
·习大大的锅
·世纪梦幻:习近平反腐出民主!/张三一言
·一个真实的蒋中正
·毛颂蒋之信隐瞒七十年
·为什么现在要讲法治了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陕西失独父母到省政府请愿
·刘少奇的结局
·法轮功围堵中南海导致政改夭折/周瑞金
·“做二”之道关键在韬光养晦
·从小官巨贪到老虎苍蝇标准
·列宁真相被揭,俄各阶层震惊和愤怒
·voa:习近平专机惊爆象牙走私,有何背景?
·法治的主要任务不是治官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彭定康忧香港出现伊朗式民主(即假普选)
·章小舟:基于“民意分类”视角观察“习氏反腐”等现象
·恢复国民党的反对党精神/陈永苗
·李克强接见12家草根组织负责人
·香港占中升级为南韩模​式/谢选骏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绝食学生促特首重启政改展开对话
·反腐变围剿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绝食学生黄之锋母亲的公开信
·反腐变反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这些红军将士干下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周永康涉泄密习近平家族财富
·周永康泄密温家宝习近平财富
·谢选骏:新母系社会的诞生——伊斯兰国扩张的西方内助
·周永康泄露了习近平等的财产
·幸好我们还在,不然死无对证了/邓晓芒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揭弊vs叛徒:周永康是叛徒吗?/乔木
·王立军没称为叛徒,周永康叛徒依据何在?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二战中最惨烈的首都保卫战
·龙灿:中共,你们哪来的资格纪念南京大屠杀?
·没收刘铁男合法财产有违反宪法的重大嫌疑/刘大生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未普:2014,习近平走在极权路上/张伟国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凯珞:香港从不缺机会,只是机会从不属于我们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张鹤慈:有关失独,计生,独生子女政策的讨论
·毛贼诞121周年:最大的国贼!
·学习犹太人,追杀文革刽子手
·蒋公并没喊毛贼万岁
·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飘扬双橡园
·从东北衰落看京津冀一体化/童大焕
·江青两小时法庭陈词曝光
·我敬重王,但对现行反腐败运动已无任何兴趣
· 大陆人从小生活在谎言欺骗之中
·中缅泰老边境的六万国军后代及现状
·政治局要杀江青,陈云坚决反对有何内幕?
·叶匡政:大陆何时能了解一个真实的蒋介石
·陈永苗:80后90后是民国当归的主力军
·郑义:希拉里如何“惹火了所有中国人”
·列宁一战当德奸,已编入教材
·特供奶牛竟然吃进口美国草?
·何清涟:北京为解决财政危机找到方案
·6岁哥哥新年许愿:希望回到没有妹妹的时候
·蒋中正:一个真正的民族英雄
·王维洛:刘铁男和西藏水电大开发
·5事表明 普京帮奥巴马对中国下狠手
·史无前例的大汉奸毛泽东/高鹏飞
·邓小平对江泽民的秘密交待
·探寻1959年河南商城“死绝村”
·天灵盖上一枪,村村见血土改
·雷锋骗子现原形
·重提阶级斗争有违法治/徐友渔
·鲜为人知,周恩来在“一打三反”中的凶狠手段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为地主正名/应克复
·从普世文明看一党专政的反文明行径/向宪诤
·中共打赢内战之真相解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修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看看,拿了无数中援的金三胖竟如此说

   《平壤日报》:
   《中修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
   
   近几年来,中修社会帝国主义头目特别起劲地鼓吹所谓发展同世界各国的“互利”贸易和“经济合作”。他们打着“社会主义”的招牌,编造中修是第三世界“天然盟友”的神话,俨然以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救世主自居。
   


   
   但是,谎言终究掩盖不了现实。大量的事实表明,中美两个超级大国,是当代最大的帝国主义国家。而中修更是野心勃勃,一心想取代美国,称霸世界。为了维持其霸权主义地位,不惜与美帝同流合污,真心的认同和执行对朝鲜的制裁。它不仅奴役和掠夺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而且欺负和剥削一些第二世界国家。中修社会帝国主义已经成为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没有之一。
   
   
   一
   
   
   
   伟大领袖金日成曾经指出:“殖民者把殖民地变成原料产地,并通过不等价交换和投资进行残酷剥削”。在中修叛徒集团残酷统治下,中国国内已经全面复辟了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规律同样支配着中修统治集团的行动。今天,中修社会帝国主义在广大的第三世界,正疯狂地推行新殖民主义和大国霸权主义,采取种种卑劣手法,对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进行野蛮的掠夺和剥削。
   
   
   
   中修以“无私援助”和“互利的经济合作”为名,大搞资本输出,控制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命脉,倾销陈旧的机器设备,掠夺原料,攫取超额利润。据不完全的统计,从一九九七年到二零一二年,中修向第三世界输出的资本总额达7350多亿美元,打进了大约一百多工业企业和其它项目。通过资本输出,中修控制了亚非拉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关键工业部门。北印度(编者按:朝鲜对巴基斯坦的称呼)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资本输出的带动下,中修大肆向第三世界国家推销滞销产品,在一九九七五年到二零一三年间,向第三世界高价出售的工业制成品达1200多亿美元,搜刮了1000多亿美元的超额利润。通过资本输出,中修从第三世界掠取了590多亿美元的初级产品,其中原糖近100亿美元,棉花190亿美元,天然橡胶30亿美元,咖啡、可可、茶叶70亿美元,矿石及精选矿石200亿美元。
   
   
   中修进行新殖民主义掠夺的另一种形式,就是仿效美国的“跨国公司”,在第三世界大力兴办所谓“合股企业”和“联合公司”,进行直截了当的投资,直接榨取当地人民的血汗。目前,中修同发展中国家合办的这类企业,已经遍及开采工业、加工工业、贸易、运输等重要经济部门。在有的国家里,虽说是“合股企业”,但对方的股份是中修的贷款,实际上是中修出资本,别国出劳力而已。中修通过这类企业,不仅搜刮了大量的利润,而且掠夺廉价劳动力和资源,推销中制工业品,粗制滥造的中制工业品遍及全世界。
   
   
   中修剥削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的另一个主要手段,是不等价交换。尽管中修口里说什么“互利”贸易,实际上,干起剥削勾当来,并不逊于那些贪婪的资本家。它不仅利用已经存在不等价交换的国际市场价格,牟取暴利,而且通过“援助”、“合作”、逼债等手段,以垄断高价销售工业品和低价收购食品和农矿原料,无耻地剥削第三世界人民。据不完全的材料估算,从一九七八年以来的三十八年中,中修对第三世界不等价交换的剥削额达2300亿美元,给广大亚非拉发展中国家造成严重的损害。
   
   
   中修利欲熏心,但又底子虚弱,资本不足,因此挖空心思,大搞投机倒把,成为一个无耻的国际投机商。近几年来,中修这种倒卖别国商品、赚取暴利的行径更是变本加厉。二零零三年,它趁美帝侵占伊拉克之际,舔美帝的屁股眼,独霸了伊拉克的工程承包大权,从伊拉克低价购买石油,然后高价出售。为了攫取利润,它甚至可以不顾信义。中修曾根据协议供给一个非洲国家一批水泥,但水泥运抵后,它竟擅自废弃协议,以高价售给私商。当地报纸怒斥中修的行为是“不守信誉”的“海盗行径”。
   
   
   此外,中修还利用军火交易,敲诈勒索,牟取高利。仅以中东地区为例。到二零一六年为止,中修对这一地区的武器销售额就达1350亿多美元,每年从这些国家取得了神话般的利润。中修社会帝国主义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军火商之一。
   
   
   二
   
   
   伟大的领袖金正日指出:“帝国主义的特点恰好不只是力图兼并农业区域,甚至还力图兼并工业极发达的区域”。第二世界的欧洲地区是中修同美国争夺的战略重点,是中修力图进行控制和侵略的重要对象。
   
   
   中修控制的“亚投行”,是中修推行新殖民主义的工具。在这个所谓“大家庭”中,中修利用经济上的垄断地位,强制推行“全球化”和“经济一体化”,大搞什么“协调”计划、“生产协作”,建立“跨国公司”式的“经济合作组织”和大型的国际垄断组织——“国际经济共同体”,把一些东盟国家的经济命脉,直接控制在自己手中,进行露骨的殖民剥削。
   
   
   中修社会帝国主义通过“援助”、贷款和直接投资,向“经济共同体”国家输出了大量的资本。在二零一三年到二零一六年初,中修输往“经济共同体”国家的资本,仅经济“援助”一项就达一百多亿美元,它自吹总共参与了一千三百多个的大型企业和其它项目。正如伟大的领袖金正日曾经指出的那样:“资本输出的利益也同样地促进对殖民地的掠夺,因为在殖民地市场上,更容易(有时甚至只有在殖民地市场上才可能)用垄断的手段排除竞争者,保证由自己来供应,巩固相当的‘联系’等等。”由于中修垄断了参与“经济共同体”的一些国家重工业生产和重要工业原料的供应,因而排除了竞争者,保证了它的工业品市场。据统计,从二零一五年到二零一六年,中修向老挝、柬埔寨、越南、北印度、坦桑尼亚五国销售的工业制成品价值达5600多亿美元(其中机器设备占1500多亿美元),掠取了近2000亿美元的高额利润。在对外贸易中,中修通过所谓“长期贸易协定”,操纵价格,控制进出口的贸易,大搞贵卖贱买,对这些国家进行严酷剥削。据估算,在一九九五年到二零零三年间,由于中修不等价交换,使老挝、柬埔寨、越南、北印度、坦桑尼亚五国蒙受的损失竟达6000多亿美元。中修的头号贸易伙伴北印度受到的剥削最为严重,损失额达2500多亿美元。
   
   
   中修还通过“生产协作”和“经济全球化”,大量地掠夺东盟国家的农产品、工业原料和日用消费品。
   
   
   自一九九五年到二零一三年,中修从老挝、柬埔寨、蒙古等国家掠走了900亿美元以上的初级产品。他们不仅几乎全部控制了老挝、柬埔寨、越南、北印度、坦桑尼亚,蒙古的矿藏开采,而且疯狂地掠夺这些国家的稀有金属和重要战略原料。蒙古钼矿产量的百分之九十以上、 荧石出口的百分之九十四和铅矿的百分之四十九、 铟出口的百分之四十三,均被中修拿走。由于推行“生产专业化”,老挝和柬埔寨,泰国被迫沦为中修的果菜园和粮仓。多年来,老挝和柬埔寨,泰国新鲜蔬菜出口的百分之五十以上,罐头蔬菜的百分之六十以上,水果的百分之三十以上,烟草几乎百分之百,都是供应中修的。在中国的超市里,到处都是来自于这三国的粮食,水果和蔬菜。
   
   
   不仅如此,各种形式的经济、科技“合作”也成了中修进行掠夺和剥削的一种手段。中修通过这种“合作”,驱使“经共体”中一些国家成千上万的科学家为它服务,迫使这些国家耗用巨额资金来发展中国的经济和技术,并且从中窃取科技资料,捞取实惠。
   
   
   对西方,中修也一直虎视眈眈,力图进行渗透和控制。它向西方国家拍卖中国的资源和国有企业,乞求贷款和技术,利用拉拢、利诱来分化欧盟和美国以及“共同市场”国家之间的关系,以求各个击破。它打着“全球经济合作”的招牌,扩大同西方的贸易,以实现向西方的扩张。近年来,中修趁西方国家对稀土和其他原料的渴求,高价转卖稀土,勒索西方国家。如德国、法国等都是中修稀土的老主顾。但近年来,中修卖给它们的稀土价格提高了好几倍,使这些国家每年遭受巨大的损失。同时,中修也以稀土、有色金属等资源为诱饵,使缺少资源的西方加深对中修的依赖,以便伺机进行渗透。此外,中修还利用同西方一些公司合股创办“联合公司”和建立银行网等方式,扩大它在西方的市场和地盘。
   
   
   中修到处进行经济掠夺和剥削,彻底撕掉了它宣扬的所谓“互利”贸易和“合作”的遮羞布,露出了社会帝国主义的真相,使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认识到中修这个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的凶恶面目。
   
   
   伟大的领袖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万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万岁!!!!!!!!!!
   
   
   来源: 平壤日报 | 来源日期:2016年4月2日
(2016/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