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雷声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屠城家族窃国掠影
·謊言起家,謊言建政,謊言治港
·纪念抗战,蒋中正功盖青史
·準的可怕 43個簡化漢字的現實預兆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全是蒙人
·绝不允许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陈维健
·中共没有抗击日本帝国
·奇葩文转帖:我在英國蹲監獄
·国内网友斥红二代扮萌装纯恬不知耻
·准备好了吗?中国将面临全线大衰退
·贪官与血统:红二代不贪?
·“普通话”的惊人内幕
·中共「推普废粤」的政治动机
·ISIS首领与马恩列斯并列
·毛泽东的私生活
·香港学生罢课,要求人大道歉
·六四精神之炬被香港学子高高擎起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电视剧《邓小平》隐瞒哪些史实?/程凯
·今夜,我们为香港人民自豪!
·一个地主孙的血泪成长史
·香港民主示威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港台學潮與世代正義(洪鑫誠)
·香港民主示威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习近平的字典里没有"妥协" 中国梦里也没有反对派
·BBC记者引警方消息:反占中有黑社会参与
·BBC记者引警方消息:反占中有黑社会参与
·法律窗口:美国如何看待和处理公民抗命
·抱紧自由,风雨中迎接光辉岁月
·寄希望派无中生有的“习民主”
·鲍彤盛赞占中:出色完成2个历史任务
·为什么香港人对民主的愿望越来越强
·习近平在香港的盲点/ 猷子
·《纽约太阳报》建议向香港“雨伞革命”领袖颁发诺贝尔和平奖
·权力中心总想垄断真理和道义/王德邦
·强势独裁是民主转型的拦路虎/严家伟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曹子文给邓榕邓楠的公开信
·林彪最大污点:长春围城饿毙数十万难民
·喂人民服雾【天津快板】
·广西政协常委装妈与学生对话
·两万八路军不敌5百日军?
·香港“雨伞革命”中学生组图
·反占中蓝丝带召集人李偲嫣 妓女身份被揭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检验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验尿"
·方舟子打假周小平:梦里游了趟美国便控诉美国罪恶
·试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指鹿为马的时代
·网络作家抽周带鱼,妙语连珠
·为什么左右全民群殴周小平
·周小平风波笑点何在?
·10年前捧红3位好学生今何在?
·习大大的锅
·世纪梦幻:习近平反腐出民主!/张三一言
·一个真实的蒋中正
·毛颂蒋之信隐瞒七十年
·为什么现在要讲法治了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陕西失独父母到省政府请愿
·刘少奇的结局
·法轮功围堵中南海导致政改夭折/周瑞金
·“做二”之道关键在韬光养晦
·从小官巨贪到老虎苍蝇标准
·列宁真相被揭,俄各阶层震惊和愤怒
·voa:习近平专机惊爆象牙走私,有何背景?
·法治的主要任务不是治官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彭定康忧香港出现伊朗式民主(即假普选)
·章小舟:基于“民意分类”视角观察“习氏反腐”等现象
·恢复国民党的反对党精神/陈永苗
·李克强接见12家草根组织负责人
·香港占中升级为南韩模​式/谢选骏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绝食学生促特首重启政改展开对话
·反腐变围剿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绝食学生黄之锋母亲的公开信
·反腐变反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这些红军将士干下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周永康涉泄密习近平家族财富
·周永康泄密温家宝习近平财富
·谢选骏:新母系社会的诞生——伊斯兰国扩张的西方内助
·周永康泄露了习近平等的财产
·幸好我们还在,不然死无对证了/邓晓芒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揭弊vs叛徒:周永康是叛徒吗?/乔木
·王立军没称为叛徒,周永康叛徒依据何在?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二战中最惨烈的首都保卫战
·龙灿:中共,你们哪来的资格纪念南京大屠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被最大利益集团绑架: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请看博讯热点:习近平观察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21日 转载)
    高西庆:中国政府已放弃市场起决定作用的原则
   


    被最大利益集团绑架: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2015年3月10日顾客在安徽省合肥市商城挑选鞋子
   
    纽约—被称为具有“济世情怀”的“海归愤青”、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高西庆,昨天在纽约表示,中国的“经济改革”正朝着与中共确立的改革蓝图相反的方向走。在中国改革五大关键之一的“去产能”问题上,最高层左右为难、相持不下,当局“实际上已经放弃了三中全会确定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的原则”。而无法推动真正改革的根本原因,是“政府已被最大的利益集团——低效的国有企业绑架。”
   
    被最大利益集团绑架: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高西庆在纽约外交关系协会举行的十三五规划影响讨论会上讲话(2016年4月19日,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去产能变成按指标关厂
   
    高西庆说,直到上周,他第一次听到了有关执行“去产能”的具体落实措施。但这些措施“几乎等于是放弃关闭无效工厂、留下好工厂的做法。现在他们说,不管你关闭哪家工厂,就关掉13.5%的工厂,即便你关的是最有效的厂,关掉就是。”
   
    高西庆说,这项指令已经下发各省。他表示,这些措施说明了政府“无法从总体上控制什么是有效的,什么是无效的,他们实际上是放弃了三中全会决定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的原则”。
   
    高西庆是在纽约外交关系协会星期二举行的有关中国“十三五规划”影响的讨论会上作上述表示的。
   
    在中国 “十三五”规划开局的2016年前一年,即2015年底,中共举行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深化改革的五大任务:“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其中“去产能”列第一,被认为最为关键。
   
    高西庆在描述当前中国政治经济现状时,突出了2013年底中共18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全面深化改革决定》是中共60年仅见的、“非常接近普世价值”的文件,但同时他也表达了对文件制定以来一直无法落实的沮丧。
   
    在谈到关闭去除低效产能的国有企业时,他插了一句话,“在紫禁城(中南海),北院是国务院,南院是中共中央。北院的国务院一直说要去产能,但一直做不到。”
   
    被最大利益集团绑架: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纽约外交关系协会举行十三五规划影响讨论会,左二为高西庆(2016年4月19日,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讨论会主持人、福布斯杂志亚洲编辑蒂姆·弗格森问高西庆:“你的北院、南院之间紧张的分析是否解释了先要改革国企,后来又要扩大国企的现象,你的分析是否解释了这种紧张关系,是否解释了国务院与中共中央之间的分歧?”
   
    这位曾任中国国际银行执行总裁和中国投资公司首席投资官的高西庆说,“这开放给媒体吧,我个人对此不作评论,因为在这些问题上我仍然受到重重监管。”
   
    不过他还是描述了北院南院之间不同于中共历史上残酷斗争的另类相持不下的紧张关系,“我对这些问题的感觉基本上是,过去有些斗争,1989年,或者1976年,你总能看见反对派,这次不同。我最害怕的不在这里,如果两大派在那里斗,你至少知道应该站在那一边。但现在,在我看来,绝对没有问题的是,双方虽然对一些问题意见都一致——如果确实有双方的话——但看上去他们却没有能力,或是······”
   
    政府被最大利益集团绑架
   
    高西庆接着说,“你看看所有党的文件,是啊,所有人都表示有意愿去做(改革),但不知什么原因,就是做不到。为什么?我的解释是,这个政府,从经济学角度讲,被不同的利益集团所绑架。最大的利益集团是国有企业,这是我的看法,我们的政府不喜欢这种说法,但确实是这样。”
   
    中国深化改革的根本矛盾在于,一方面经济增长在持续下行,另一方面最无效、产能最过剩的国企又动不得。北京高层很清楚,要改革必须去除产能、改革国企,但这意味着让成千上万工人下岗,不可避免地引发社会动荡。在中共的优先顺序中,稳定永远压倒一切。
   
    当中共指出,既要化解产能过剩,又要保持社会稳定——“尽可能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做好职工安置工作”的时侯,实际就已表明动不得既得利益集团的奶酪,无法“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
   
    多数国企改革草案反改革方向而行
   
    高西庆说,“过去三年一直说要出台一个国企改革的计划,还未见出台,只看到了一些没有公开的草案,但大部分计划都太差,甚至是跟我们认为应该走方向反着的。”
   
    高西庆认为,应该去除中国80%的国企,“我认为应该这样,那情况会好多了。”
   
    但他说,过去一年的发展令人遗憾,“有些行业国企垄断在朱镕基总理时代被打破了,去年有几个又重新垄断了。”
   
    高西庆称赞 “负面清单”的做法,称中国两千年历史上从来是上面没说的你就不能做,而负面清单的做法则是清单上没有的都可以去做。他说“过去两年来,李克强总理每次出来几乎都要提负面清单”。
   
    鼓励放开手脚的负面清单无法推广
   
    但这一提倡放开手脚大胆改革的做法一直无法推广。高西庆说,“政府反复说,只要没列在清单上的,你都可以做。但现在从国际视野里只有上海自由贸易区采用了这个做法。”
   
    高西庆表示,李克强总理还反复要求国务院各部列出负面清单,结果也无法落实。“直到上周,我要做某事,有人还说,‘你不能做’,我说,‘为什么’,他说,‘文件上没说你可以做’。”
   
    中国官场如同广为报道的,早已被习近平、王岐山的强力反腐打得万马齐喑。高西庆表示,现在从总体上看,官员普遍不愿多做事,“每个人都在抱怨别人,说反腐扩大了。”
   
    高西庆于1986年获美国杜克大学法学博士学位,80年代末“海归”,参与创建中国股票交易市场,曾于1992年至1995年任中国证监会首席律师、发行部主任。
   
    来源: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2016/04/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