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雷声
·富士康看好印度:拟投200亿美元
·周小平花千芳式的白字文联主席----湖南耒阳市文联主席熊艾春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网传中共对五毛的通知规定
·十三大万里为何没能入常?
·喜见部分地区人口压力减小
·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抗战中投日的共军团以上干部
·习近平最后的赌局
·习近平为何屡屡不按常理出牌?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面临的难题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佛教如何看轮子功?
·成都四中官办红卫兵抄家纪实
·20名观看恐怖宣传片被捕外国游客已全释放
·春秋戈:习近平所谓“反腐败”的正当性必须彻底否定!
·郑义批南水北调
·不要再丢时光/裴广度
·维权律师为何成为严打新对象
·抗日将领王纘绪殉难55周年祭
·从令计划五项罪看习近平厚黑/陈维健
·住铅毒房子30年 华人一家浑身是病
·住铅毒房子30年 华人一家浑身是病
·从令计划五项罪看习近平厚黑/陈维健
·习近平的疯狂与中共的垮塌
·何清涟:政府救市成骑虎 虎背易上却难下
·农行首席经济师:当局以为印钞票就可以解决问题
·谁是“善意”的做空者?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公安入市 然后各种段子满天飞 这个最火
·刘仲敬:美国的力量还没有达到顶峰,任何挑战者都会自取灭亡
·卢峰:别为中共暴力救市涂脂抹粉
·杨建利:习近平的颟顸“自信”加剧中共统治危机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程星:习特勒倒行逆施打压维权律师激起民愤
·梁思成预言成真:50年后历史将证明你错了
·李大钊佣金上亿支配军阀 陈独秀无足轻重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中国经济形势多严峻?从中国出发的船运费暴跌
·中国经济形势多严峻?从中国出发的船运费暴跌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陈维健
·四人帮倒后邓小平称华国锋能再执政20年
·李小琳的学历和习近平的学历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曝王健林妻子涉嫌内幕交易 获利约70万
·大饥荒:周恩来下令毁证
·华人教授率美国击败中国奥数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贪财导致南昌起义失败
·贪财导致南昌起义失败
·缅甸四年来的十多次大赦
·美国著名邪教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对邪教的看法
·美国著名邪教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对邪教的看法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谁信?“万达称林宁不涉内幕交易:不知有并购”
·傅才德点破习近平姐姐股份“转给”了她的下属,
·高文谦:习近平内无官心外无民心,志大才疏要做亡党之君
·习近平的盲点与误区
·习近平者,“截颈平”也,“斩首”作名,真是天意
·八一鬼节
·需求不振 7月中国制造业全线告急
·海外华人为争取中国退休金的公开信
·唐僧给孙悟空的信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张欣:刺刀不会带来股市繁荣——论“恶意做空”罪名之荒谬
·当代贫寒子弟不宜从政
·魏京生:父亲与毛泽东江泽民的来往
·谨防经济断崖式崩塌/张木生
·红海:李铁映认为,习近平是混乱之源
·老红卫兵习近平和十字军搏斗
·总有一种力量骗得我们泪流满面
·中国经济增长已经出现断崖式衰退
·杨连宁:何必左手制造贫困,右手再来扶贫呢?
·克鲁格曼:中国皇帝的新装,一触即破的大泡沫
·习近平惊天动地是他最大缺陷
·张木生:谨防经济断崖式崩塌
·财政收入萎缩猛烈,多省负增长
·中共是法西斯,习近平是希特勒/余杰
·团团伙伙是一切政党不能避免的根本的性质!/孙丰是也
·习近平红卫兵外交在吉受挫
·习近平在外交场合的无知与瞎说/山野村夫
·制造业大转移:富士康50亿美元印度建厂
·习大帝的心病挫败和疯狂/张洞生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顾伯冲“干政”说的片面性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顾伯冲"人走茶凉"文章的片面性/松林
·习近平家族经万达家库通国库
·习近平家族经万达家库通国库
·印裔再次完胜华裔 在美华人工程师怎么了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习近平泡沫已灭,市场青年吃亏
·程干远撰写回忆录揭开中共统战部黑幕一角
·亲历南京受降:"冈村宁次的手一直在抖"
·报告:中国空气污染每天导致4000人死亡
·习近平家族家库通国库
·余杰:习近平有陆克文想像的那么聪明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被最大利益集团绑架: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请看博讯热点:习近平观察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21日 转载)
    高西庆:中国政府已放弃市场起决定作用的原则
   


    被最大利益集团绑架: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2015年3月10日顾客在安徽省合肥市商城挑选鞋子
   
    纽约—被称为具有“济世情怀”的“海归愤青”、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高西庆,昨天在纽约表示,中国的“经济改革”正朝着与中共确立的改革蓝图相反的方向走。在中国改革五大关键之一的“去产能”问题上,最高层左右为难、相持不下,当局“实际上已经放弃了三中全会确定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的原则”。而无法推动真正改革的根本原因,是“政府已被最大的利益集团——低效的国有企业绑架。”
   
    被最大利益集团绑架: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高西庆在纽约外交关系协会举行的十三五规划影响讨论会上讲话(2016年4月19日,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去产能变成按指标关厂
   
    高西庆说,直到上周,他第一次听到了有关执行“去产能”的具体落实措施。但这些措施“几乎等于是放弃关闭无效工厂、留下好工厂的做法。现在他们说,不管你关闭哪家工厂,就关掉13.5%的工厂,即便你关的是最有效的厂,关掉就是。”
   
    高西庆说,这项指令已经下发各省。他表示,这些措施说明了政府“无法从总体上控制什么是有效的,什么是无效的,他们实际上是放弃了三中全会决定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的原则”。
   
    高西庆是在纽约外交关系协会星期二举行的有关中国“十三五规划”影响的讨论会上作上述表示的。
   
    在中国 “十三五”规划开局的2016年前一年,即2015年底,中共举行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深化改革的五大任务:“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其中“去产能”列第一,被认为最为关键。
   
    高西庆在描述当前中国政治经济现状时,突出了2013年底中共18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全面深化改革决定》是中共60年仅见的、“非常接近普世价值”的文件,但同时他也表达了对文件制定以来一直无法落实的沮丧。
   
    在谈到关闭去除低效产能的国有企业时,他插了一句话,“在紫禁城(中南海),北院是国务院,南院是中共中央。北院的国务院一直说要去产能,但一直做不到。”
   
    被最大利益集团绑架: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纽约外交关系协会举行十三五规划影响讨论会,左二为高西庆(2016年4月19日,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讨论会主持人、福布斯杂志亚洲编辑蒂姆·弗格森问高西庆:“你的北院、南院之间紧张的分析是否解释了先要改革国企,后来又要扩大国企的现象,你的分析是否解释了这种紧张关系,是否解释了国务院与中共中央之间的分歧?”
   
    这位曾任中国国际银行执行总裁和中国投资公司首席投资官的高西庆说,“这开放给媒体吧,我个人对此不作评论,因为在这些问题上我仍然受到重重监管。”
   
    不过他还是描述了北院南院之间不同于中共历史上残酷斗争的另类相持不下的紧张关系,“我对这些问题的感觉基本上是,过去有些斗争,1989年,或者1976年,你总能看见反对派,这次不同。我最害怕的不在这里,如果两大派在那里斗,你至少知道应该站在那一边。但现在,在我看来,绝对没有问题的是,双方虽然对一些问题意见都一致——如果确实有双方的话——但看上去他们却没有能力,或是······”
   
    政府被最大利益集团绑架
   
    高西庆接着说,“你看看所有党的文件,是啊,所有人都表示有意愿去做(改革),但不知什么原因,就是做不到。为什么?我的解释是,这个政府,从经济学角度讲,被不同的利益集团所绑架。最大的利益集团是国有企业,这是我的看法,我们的政府不喜欢这种说法,但确实是这样。”
   
    中国深化改革的根本矛盾在于,一方面经济增长在持续下行,另一方面最无效、产能最过剩的国企又动不得。北京高层很清楚,要改革必须去除产能、改革国企,但这意味着让成千上万工人下岗,不可避免地引发社会动荡。在中共的优先顺序中,稳定永远压倒一切。
   
    当中共指出,既要化解产能过剩,又要保持社会稳定——“尽可能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做好职工安置工作”的时侯,实际就已表明动不得既得利益集团的奶酪,无法“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
   
    多数国企改革草案反改革方向而行
   
    高西庆说,“过去三年一直说要出台一个国企改革的计划,还未见出台,只看到了一些没有公开的草案,但大部分计划都太差,甚至是跟我们认为应该走方向反着的。”
   
    高西庆认为,应该去除中国80%的国企,“我认为应该这样,那情况会好多了。”
   
    但他说,过去一年的发展令人遗憾,“有些行业国企垄断在朱镕基总理时代被打破了,去年有几个又重新垄断了。”
   
    高西庆称赞 “负面清单”的做法,称中国两千年历史上从来是上面没说的你就不能做,而负面清单的做法则是清单上没有的都可以去做。他说“过去两年来,李克强总理每次出来几乎都要提负面清单”。
   
    鼓励放开手脚的负面清单无法推广
   
    但这一提倡放开手脚大胆改革的做法一直无法推广。高西庆说,“政府反复说,只要没列在清单上的,你都可以做。但现在从国际视野里只有上海自由贸易区采用了这个做法。”
   
    高西庆表示,李克强总理还反复要求国务院各部列出负面清单,结果也无法落实。“直到上周,我要做某事,有人还说,‘你不能做’,我说,‘为什么’,他说,‘文件上没说你可以做’。”
   
    中国官场如同广为报道的,早已被习近平、王岐山的强力反腐打得万马齐喑。高西庆表示,现在从总体上看,官员普遍不愿多做事,“每个人都在抱怨别人,说反腐扩大了。”
   
    高西庆于1986年获美国杜克大学法学博士学位,80年代末“海归”,参与创建中国股票交易市场,曾于1992年至1995年任中国证监会首席律师、发行部主任。
   
    来源: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2016/04/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