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棄假歸真]
刘佳音
·假面具
·中共邪恶凶残 天理难容
·谁才是真正的邪教?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邪党逆天而行 罪恶滔天
·造假、抹黑是中共的“本能”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比黑社会还黑的中共政府
·“特情”内线的人生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对中共鼓吹的部队精英的实况揭露
·中共专制王朝穷途末路
·中共设罪杀人 天怒人怨
·魔爪下的惊险逃生
·飞来“横祸”背后
·透过媒介舆论看中共屠夫本相
·从高层执法官员的糜烂生活观中国执政党的腐败与堕落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誓把牢底坐穿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惨绝人寰的逼迫残害背后
·心灵的苏醒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爱坚固我的心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神的话是我真正的生命
·神带领我胜过恶魔残害
·因信全能神我被中共通缉在外逃亡二十多年
·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基督徒十年逃亡路的心声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漫漫逃亡路 滴滴血泪史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一段刻骨铭心的逃亡经历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中共抓捕使我们夫妻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导致我的家庭四分五裂
·中共对我一家的苦害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往事不堪回首——一名宗派首领的懊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震惊世界:中国特大新闻——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
·中共开展全国“百日会战”与神敌对罪恶滔天
·中共已成为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集团
·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三
·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著這一切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四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五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六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七
·红权下的“人民警察”到底在为谁执法?
·致心灵未觉醒的朋友们一封信
·一个平民百姓对大红龙的揭露
·经历逼迫患难十年有家难归使我领略了神的智慧全能
·我亲眼目睹了大红龙国家的黑暗
·经历大红龙的抓捕,我认识了大红龙的邪恶实质
·经历大红龙的逼迫使我走上人生正道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我再也不受大红龙蒙蔽了
·高铁——中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一名从业多年的编辑对出版业黑暗内幕的揭露
·在大红龙国家里警匪是一家
·在大红龙的抓捕迫害中我得的太多了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呼求的力量
·没有神的世界是多么可怕
·我找到了最有意义的人生
·一份宝贵的生命财富
·一个村支书的“隐私”
·大红龙夺去我的幸福,全能神给了我安慰
·“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进化论”
·一个机关职员的心灵蜕变
·识破谎言 寻求真光
·当我山穷水尽时 柳岸花明神赐给
·背叛弃绝恶魔 堂堂正正做人
·几经逼迫患难,我终于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只有全能神才能带给我真正的人生
·目睹教育界的黑暗邪恶 回归神前寻得真正人生
·谎言蒙蔽将我心挫伤 神爱拯救将我心抚平
·大红龙就是个欺骗人的旷世高手
·一个公务员的控诉
·全能神让我看清学校背后的故事
·从教18年让我看清了“高等学府”的真实面目
·经历苦难我才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亲历铁道部——黑色运营
·揭露政府“黑暗”一角
·逼迫患难中使我体会到只有神最爱人
·大红龙就是残害人的魔鬼
·神借灾难唤醒了我麻木的心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棄假歸真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發表就看見神已顯現。

   


   我家裡原來供拜了很多位「神」,有財神爺、土地公、門神爺等。開始的時候我只是走走過程並沒有把它們當回事,後來丈夫說我不夠虔誠,這樣會不靈的。我想:拜這些「神」真的會保佑我們賺錢、保平安、保健康嗎?既然丈夫說很靈,那我就好好地拜它們吧。所以我們有什麼事都去求那些「神」保佑,希望我們越虔誠地拜越能得到它們更多的祝福。後來我就天天買水果拜,一到了年、節、日更把我忙得團團轉,又要買水果、又要買五牲和燒很多的紙錢去拜它們,哪怕那天去了很遠的地方都要趕回來拜,害怕不拜的話會得罪那些「神」,就得不到它們的保佑了。在年頭的時候我們要祈福,向那些「神」許很多種願,到了年尾又要買很多的貢品一個願一個願地去還。聽老一輩的人說如果許了願不還願的話可能會遭來橫禍,所以一年裡真的好像每天都在為這些事而忙碌。每次拜完的東西都有怪味道很難吃,我丈夫很少在家吃飯,只有我自己吃,想丟掉又覺得太浪費了,勉為其難好不容易才吃完,下一個節日又來了,就這樣周而復始地吃著這些不新鮮的東西。還有每到初一、十五,我們女人還有禁忌,就是不能洗頭,再髒再臭也不可以洗,說洗了就會不吉利。而且一年裡有好幾個月只能吃齋,不可以吃葷等等。但是為了家裡能夠得到平安,這些苦我都無可奈何地忍了。儘管自己年復一年地供奉著那些「神」,可家裡卻一直不順:兩個兒子結了婚兒媳婦都不能生養孩子,我自己則是婦科病纏身,怎麼看都看不好,而我丈夫從小就信那些「神」,現在卻得了冠心病,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這一連串不幸的事使我不禁陷入了沉思:丈夫家祖祖輩輩不管家庭環境再怎麼不好,也絲毫不敢對那些「神」有半點的怠慢,始終一如既往地供奉它們一直到現在。可家裡怎麼還是這麼不順呢?這使我不得不懷疑自己所拜的「神」到底是不是真神?我很想不去拜它們了,但想到別人說的「請『神』容易送『神』難」,我只好硬著頭皮繼續供拜它們,但自己卻不自覺地陷在了迷茫痛苦之中……

   直到有一天,全能神的末世救恩臨到了我。傳福音的姊妹對我說:「人信的『神』有很多位,但是真神只有一位。那麼我們應該怎麼分辨呢?全能神的話說:『……帶領人類的不是某個教主或統領,而是造了天地、造了萬物又造了人類的造物的主在帶領著全人類,這是事實。……人類的發展、社會的更替、自然科學的發達都離不開造物主的安排,這些工作並不是某一個教主能做到的。……不能創造世界就不能結束世界,創造世界的定規能將世界結束,所以說不能結束時代只能讓人修身養性的定規不是神,定規不是人類的主,他作不了這麼大的工作,作這工作的只有一位,凡作不到的那就一定是神以外的仇敵,是邪教就不是與神相合的,不是與神相合的那就是神的仇敵。所有的工作都是這一位真神作的,整個宇宙都是這一位神掌管。』『工作的最終萬教都歸於一教,受造之物都歸在造物主的權下,所有的受造之物都敬拜這一位真神,將所有的邪教都歸於烏有,從此不得再出現。』(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從神的話中可以看到,創造萬物、主宰萬物的真神只有一位,他就是掌管宇宙萬有的造物主——全能神。只有真神才能帶領全人類、供應全人類,人類的發展、社會的更替、自然科學的發達都離不開造物主的主宰與安排。那些在獨一真神以外的撒但、邪靈自稱是『神』,能顯一些神蹟奇事來迷惑人,但它們絲毫不具備神的實質,更作不了造物主所作的工作,它只能捆綁人、苦害人。它們都是神以外的仇敵,最終必將在神拯救人類的工作結束之時被神徹底毀滅。」我聽了姊妹交通之後才知道我供拜的不是真神,而是撒但、邪靈。姊妹繼續交通說:「我們以往把凡是能顯一點神蹟奇事的都當成了神,而且人還按著自己的想像觀念、自己的喜好把它們劃分類別,就這樣人云亦云地朝拜它們、供奉它們。但不管我們怎麼供拜它們,它們也不可能給我們的命運帶來任何的轉機,也不能指給我們光明的道路,因為只有真神才能掌管我們的命運,只有真神才能發表真理給我們指明前行的方向,帶來生命性情變化的路途,賜給我們美好的歸宿。而撒但、邪靈作不了這個工作,所以它們就不能稱為神。人類拜了它們之後,有時候感覺還挺靈的,它們也能按我們所求的顯一點人做不到的神蹟奇事,讓我們得到暫時的肉體享受。所以人就把多半的希望都寄託在它們的身上,以致人都離不開它,誤認為它們才是真正的神,從而把真神拋之腦後去供拜它們。但我們這麼虔誠地供拜它們,最終帶給我們的又是什麼呢?」姊妹給我看了一段全能神的話:「而那些拜偶像的、拜假神的天天活在撒但的捆綁之中,被各種清規戒律束縛,今天禁忌這個,明天禁忌那個,活著沒有一點自由,像是披枷戴鎖的囚犯,沒有任何快樂可言。『禁忌』代表什麼?代表束縛,代表捆綁,代表邪惡!人一旦拜了偶像就是拜了假神、拜了邪靈,禁忌就跟著來了,這個也不能吃,那個也不能吃,今天不能出門,明天不能上灶,後天不能搬遷,婚喪嫁娶都得選日子,甚至生孩子也得選日子,這些叫什麼?這些就是禁忌,就是對人的捆綁,就是撒但邪靈控制人、束縛人心靈與肉體的枷鎖。在神這有沒有這些禁忌?當說到神的聖潔的時候你就應該首先想到這一點:在神沒有任何禁忌。神作工作、說話有原則,但是沒有任何禁忌,因為神自己就是真理,就是道路、生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讀完神的話,回想當我拜了那些假神之後,處處都受到束縛、轄制,身心痛苦、靈裡不得釋放,沒有一點自由可言。這個不能做,那個不能吃,今天不能洗頭,明天出門要看日子,還要看哪個方向對自己不利;參加什麼婚宴、喪事都要看與自己的生肖會不會相衝不合……這些條條框框就像無形的枷鎖控制了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甚至連正常人該有的生活都達不到。雖然我小心翼翼地按照這些規矩嚴格要求自己,但家裡還是有不順的事發生,即使我加倍地去供奉它們,或者是再供奉更多的「神」也無濟於事。直到我看了全能神的話語才恍然大悟:原來撒但、邪灵就是用這些卑鄙的手段捆綁著人的心,讓人認為它能帶給人平安,人就不停地去拜它們,求它們,希望能從它們那裡免去我們的痛苦。就這樣使得我們背叛了真神、遠離了真神,最後讓人心中失去真神的地位,失去真神的看顧與保守,從而達到它永遠掌控人、佔有人、愚弄人,吞吃人的目的。我知道了這些事實真相之後,很懊悔自己以往的愚昧無知,把假神當作真神來供拜,而對真正的神卻不屑一顧,無視他的存在。姊妹又跟我交通道:「在神那裡沒有任何的束縛與禁忌,他所創造的萬物神看著都是好的,都是為給人類享受而預備的。在神那裡全都是釋放自由,因為他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從始到終他不管人願意信他還是不願意信他,他都給人自由選擇的權利。他只是告訴人類做什麼樣的人是蒙神拯救的,什麼樣的人是被神淘汰而受懲罰的,他就這樣默默地用真理供應人、提醒勸勉著人,但從來不勉強人,他雖然有權柄、有能力要求人按照他的意願做任何事,但他不這樣作,他說話、作事都很有原則,只有撒但才會強迫你幹這個幹那個,轄制你,讓你不得釋放。神所作的一切都是愛惜與眷顧、憐憫著人類,讓人類都活在光明之中享受神賜給的一切。可人類寧願活在黑暗中也不願意接受光明的到來,不敬拜神,而害怕人類的仇敵——撒但,這不是人類的悲哀嗎?」我明白了這一切之後,決定棄絕假神跟隨真神,因為只有敬拜真神才能脫離撒但黑暗權勢的捆綁與束縛,得到真正的釋放與自由。但我還是有點擔心,害怕自己不拜撒但的話,撒但會不會放過我,會不會遭到更大更多的災禍呢?

   姊妹看出了我的心思,就跟我讀了兩段全能神的話:「雖然撒但的道行與能耐比人的大,雖然它能作的事都是人達不到的,但它所作的事,無論是你羨慕的、你嚮往的,無論是你恨惡的、你厭憎的,無論是你能看得見的、看不見的,也無論它能作多少事,能迷惑多少人朝拜它、供奉它,無論你對它怎麼定義,你絕對不能說它具備神的權柄、具備神的能力。你當知道神就是神,神只有一位,你更當知道只有神具有權柄,具有掌管萬物、主宰萬物的能力。你不能因為撒但有迷惑人的本領,因為撒但能冒充神,能模仿神行神蹟、顯異能,作了與神相似的事情,你便誤認為神不是獨一無二的,神有好多位,只不過他們的道行有大有小,他們掌權的範圍都有區別,你便按著他們先來後到的順序、他們年歲的老幼來排列他們的大小,你更誤認為在神以外還有其他的神,誤認為神的能力與神的權柄不是獨一無二的。」「撒但無論多麼『神通廣大』,無論多麼張狂,無論它的野心有多大,無論它的破壞力有多強,無論它敗壞、引誘人的本領有多廣泛,也無論它恫嚇人的花招與詭計有多高明,無論它存在的形式多麼千變萬化,它從來不能創造出任何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它從來都不能制定萬物生存的法則與規律,它從來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與無生命的東西。宇宙穹蒼之中,無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無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無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權下存在,更要順服神的所有吩咐與命令。沒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沒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況是神所造的人類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從神話中我更加明白了,只有全能神具有獨一無二的權柄,也只有全能神具有掌管萬物、主宰萬物生存法則與規律的能力。不管撒但、假神的「道行」有多「大」,迷惑人、恐嚇人的花招與詭計有多高明、多隱蔽,但它們從來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與無生命的東西,沒有神的許可,神所造的萬物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更何況是神要拯救的人類。神的話語給了我信心與力量:以往我活在撒但的蒙蔽、愚弄之下,想不拜假神也得拜;現在是神的大愛與高抬,讓我在有生之年來認識造物的主,我應該要與撒但、邪靈一刀兩斷,用心靈與誠實來敬拜全能神。但我馬上又想到,如果自己不再拜撒但、假神的話,丈夫會同意嗎?他可是最迷信的呀!那他會不會罵我?打我?甚至……我把心中的顧慮說了出來,姊妹讓我讀了一段全能神的話:「從起始有了人類,神就一直這樣作著他的工作,經營著這個宇宙,指揮著萬物的變化規律與運行軌跡。人與萬物一樣都在悄悄地、不知不覺地接受著神的甘甜與雨露的滋養,與萬物一樣,人都不自覺地在神手的擺佈之中存活。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姊妹對我說:「神是造物的主,是宇宙的主宰者,不管是有生命的還是無生命的東西都在神的擺佈掌管之中,人的心、人的靈也在神的掌握之中,任何人都得順服在神的權柄之下,我們只管順服神,把這一切都向神交托仰望,相信神會帶領我們的。」聽了姊妹的交通,我點了點頭,是啊,現在我信真神了,我得依靠神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