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姜维平文集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近期《前哨》杂志发表一系列文章,披露辽宁一些官员与国企领导相互勾结,侵吞国有资产并嫁祸于人的内幕,已给王歧山旗下的专案组提供了反腐的线索,今年2月底,中纪委对辽宁猛杀“回马枪”,进一步整肃薄熙来盘踞多年的大本营,不仅全国人大教科文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原辽宁省委书记王珉被抓,而且另外两个地方官,即沈阳市副市长杨亚洲和辽宁省人大副主任王阳也落马,特别是近日辽宁省政法委书记苏宏章也被双规,而此前,东北特殊钢集团的董事长,党委书记杨华,于3月24日上吊自杀,可靠的消息来源说,海外的报道对辽宁的一些官员形成强大與论压力,而杨华之死撕开一个很大的口子。由于辽宁国企居多,而一些代行领导权的企业法人的级别也较高,多年来,他们与地方高官狼狈为“钱”,留下累累罪行,而韩玉臣与钟安平案正是他们掩盖实情嫁祸于人的结果,因此,辽宁官场以贪污受贿与徇私枉法相结合为显著特征。
   任职6年,韩玉臣成绩显著
   现在,不断举报辽宁“国企蛀虫”赵明远贪腐的人,叫韩玉臣,目前关押在监狱里,而他以前曾任辽宁抚顺市属的抚顺特殊钢(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而他的上级赵明远,由于与薄熙来等官员关系密切,他一身兼有多职,即是抚钢集团的董事长,也是东北特钢,辽宁特钢和抚钢股份等多家国企公司的领导人,韩玉臣说,这些企业都是省国资委下属的,而原省长薄熙来和陈正高,都非常信任赵明远,由于赵的家在大连,由大连钢厂领导者而起家,与薄熙来频繁走动,进入他“保护伞”下的人事圈子,故贪腐猖獗,肆无忌惮,一方面利用职权贪污受贿再行贿上级,侵吞国有资产,巧取豪夺;一方面收买薄熙来旗下的盘踞在公检法司的哥们,大搞徇私枉法的冤假错案,把与其行为相左的人关进监狱,而韩玉臣是其中较为典型的一个。

   2004年4月16日,韩玉臣被辽宁省抚顺市任命为市属企业抚顺特殊钢集团的老总,之所以选择他,是因为上级领导临危急需人材救火,1998年,韩下派到大连钢铁集团去挂职锻炼,曾面临8个月开不出工资,工人闹事的困境,他千方百计想办法,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就帮助该厂销售5000多吨钢材,收回现金1300万,资深的大钢工人至今依稀记得,韩玉臣履新后起早贪黑,公而忘私,在当时电业局已拉闸停电的情况下,及时补交了600万的电费,使全厂的灯都亮起来,给1999年过春节的职工解决了1100万的取暖费,营造了节日的喜庆气氛,当时,生产的钢材由于无认证,被国家铁道部下属企业拒之门外,而韩玉臣狠抓质量,争得了供货商的资格,每年销售金额过亿元,盘活了大钢资产,既使是在调离后,还关心这家企业,聘请律师帮助它打赢一场官司,收回呆死账900万元。
   虽然,韩玉臣眼下在辽宁省的一所监狱服刑,但了解他的抚钢人回忆说,保证国企增值而未流失的总经理韩玉臣是好人,2013年11月4日,在大连的法庭上,辽宁泽云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崔永星和天一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王会玲说,韩玉臣担任特大国企老总多年,一是家无存款,二是在外无情妇,三是没有超标外的任何房产,与当今社会的“三多”干部比,真是天壤之别。
   2003年的抚钢,正值国有企业职工下岗分流的困难期,由于产品卖不出去,资金回流差,很多下岗和内退的员工利益无保证而上访,曾出现过上访者跳楼自杀惊动中央领导的故事,韩玉臣对此经过一年的整顿,保住了已有的27亿资产,清收了外欠的2亿多资产,后与港商钟安平合作开发房地产,增加资产1个亿,不仅安排职工就业,清欠职工住房60套,实现从2005至2010年进京上访为零的目标,还回迁办公楼1万平米,回迁大学生宿舍1万平米,同时,还改善了小区环境,增加抚钢人三个活动场所,打造4万平米的抚顺西部商业中心,把英国的“乐购”引进抚顺,总之,抚钢总资产多达30亿,还促成当地4000人就业,为地方政府增加了税收5000万元。
   与赵明远何以翻脸?
   其实,如今自杀的杨华,接任的是赵明远退休后留下的“滥摊子”,如果说他主持的企业债务缠身而不能自拔,首当其罪的应是赵明远,据韩玉臣称,他与上级领导的分歧意见表面始于抚钢集团政策性破产的问题,实际上另有原因:抚顺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是上市企业,代码为600399,原本由抚钢集团控股,它是比例占百分之七十六的子公司,但组建辽宁特钢之后,在经历投资入股,股权改革,诉讼损失等,其持股比例下降为百分之十三点一,不过,还是大股东,2002年,随着薄省长权力上升,赵也受到重用,1月8日取得抚顺特钢的大权后,以单纯的持股公司存在的抚钢集团对13000人的开支和债务负担,税费等都必须从抚钢股份借用,而且只借不还,从2003年起8年过去,每月平均支出800至1600万之间,最后总计占用9亿多元,这就形成了全国最大的“大股东占款案”。
   韩玉臣对此很有意见,他认为,其原因在于赵明远的权力过去集中,他可以一言九鼎地决定,其管辖下的各个法人实体之间转移资产,资金,债权和债务,而赵恰好是一个只听命于省长的贪腐分子,“大股东占款”严重损害上市公司和股东的利益,一旦被证监会查实将停牌,而且,占款者抚钢集团已被批准为政策性破产,占款不可能偿还,破产后不仅债务一笔勾销,而且腐败黑幕就烟消云散了,总之,这家上市公司就是这样被赵毁掉了。
   因此,赵是抚钢所谓的“政策性破产”的积极推手,他令韩在2006年搞完申报材料,并进行清产核资,清收资产,处理对外投资,与债权人协商等各项工作,陆续准备了19个要件,在次年11月29日经国家批准把抚钢集团列入计划名单同意破产,但后来,抚顺市国资委,对其资产包括土地,职工安置等问题与赵有分歧而历时两年多无进展,赵想把10亿的总资产和其它股权划给东北特钢,而人员名义上归特钢,实际上归抚钢股份承担,于是,从2008年至2010年,曾有两次较大的反对赵的声音传到北京,一次是1800人联名写信控告赵以权谋私;二是有人准备在职代会上提出议案,要罢免他,并追究破产责任。赵不但不羞惭,反倒怀疑此事与韩有关,故对韩必欲铲除而后快。
   65亿变成27亿
   
   韩玉臣通过家人转出的举报材料,比较多,一部份已在网络上发表,另一些还没有公之于众,归纳起来,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质疑抚钢国有资产由65亿变为27亿,他说,赵在任职的两年里,就使国资流失了这么多,非常惊人,赵采取的卑劣手段,一是胆大妄为地直接核销12亿元,在没有依据,没有申报审批,程序不合法的情况下,大笔一挥,就直接进行核销,造成国有资产损失;二是向抚钢股份无偿转让7亿优良资产:抚钢集团在2002年时还有大量的不错资产,如,挣钱的精轧钢,特种冶炼,物资供应,铁路专运线等,但赵都以超低价评估转卖给参股公司,进而使国资变相流失;三是剥夺关联交易权,坐吃山空:抚钢集团的优资转到抚钢股份后,已没了主营业务,接着,又把与抚钢股份经营相关的采购,销售,进出口代理,商标使用,等等,交易转到东北特钢,从而彻底丧失了自我生存的能力,可是,抚钢参股的两个公司连续9年不分红,而且还给抚钢集团留下巨额债务,和13000人的负担。每月支出大约要付800至1600万,从2003年到2010年累积多达10亿。
   
   掏空国有资产
   
   韩的举报涉及另一方面,是列举一些具体事例来披露赵明远掏空国企的罪行:一是用大钢集团私吃抚钢,2003年1月16日,赵把抚钢优资入股辽宁特钢,但他原先掌控的大钢则以全部资产,负债,人员等一揽子进入,从根本上不平等,原本当时的股价是5,5元,但赵对抚钢却以净资产价格2,8元每股做价入股,这样抚钢集团投入的30亿就缩水损失了8个亿,这些隐藏下来的资产被他用于替补辽特企业的亏损,以掩盖他的经营不善和贪腐,据统计,他们每年亏损5个亿;二是欠款5000万,还了16000万:抚钢集团原欠抚顺长顺能源5000万的蒸汽款,本来,韩带领团队与该企业控股方,即某港商谈妥前3个月每月还500万,而后再每月还300万,只付部分利息,但赵不答应,在韩与港签署议向书之后,拒不同意签正式合同,结果造成长顺起诉到法院,被查封的抚钢股份的2000万股票,2006年股权改革时,该股以低价连本带利抵债给长顺能源,韩力阻港商过户,但赵急忙为港商办理过户手续,还积极配合港商在上交所卖出股票,获利16000万,韩说,证据都在抚钢档案里,一查便知。
   
   三是,4000万的债权,却送人2400万:抚钢集团和东北特钢的前身大钢集团持有哈尔滨第二工具厂的债权,合计超过4,000万元,当时,该企通过诉讼已经查封他们的厂区土地,而且,正逢该地块被开发建设之际,可得拆迁费补偿款远远超过预计的债权本息,故足额收回债权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就在这时,赵明远并没有与领导班子任何成员商量,就私自直接下令把债权打4折(约合1,600万元)出卖给沈阳的一位个体开发商,使其占了大便宜,却使国有资产流失,不包括利息在内,仅仅是本金损失就多达2,400万元。韩问赵,他说:这是省领导的指令,但韩从未见过任何省领导对此事的批示,我想,这也许是遵照省里某一领导的电话要求,并无文字留下,也许完全是赵明远个人所为,或因赵明远拿了个体开发商的好处,与其分赃,但不论如何,此案不可能不留下蛛丝马迹,或许查阅相关公司的财务帐和协议,就能发现进一步的线索;
   
   此外,韩还列举了11件类似的贪腐事例,有一些在海外网站刊出,至今被指责的赵明远装聋作哑,没见公开的应对。我认为,最清晰明了的线索是,韩说抚钢的财产保险全部在大连投保,而赵的老婆在保险公司工作,按规定可以拿到“回扣”,同时,抚钢是废钢和合金料的消耗大户,每年有40亿左右的采购额,而他的儿子和舅哥都插手此生意,垄断了抚钢的这方面业务,赵的儿子在2005年至2006年间,以上海一家公司的名义,从美国进口3船废钢,然后借助赵的权力,强行高价卖给抚钢和金牛股份,从中获得巨利。韩还指控赵在转卖抚钢股份给晋煤集团和大连金牛转卖中南地产的过程中,也获得非法利益,韩说他的钱多达10亿,他收藏的古董字画更难以计数。
   
   靠着薄的“保护伞”
   
   那么,为何这样一个“国企蛀虫”,大肆侵吞国有资产,可以安全退休,而且,还与大连的公检法司的一些哥们联手,徇私枉法,把韩玉臣和钟安平包装和诬陷成“贪污犯”?这是因为:由政治体制所限,国企资产流失的“无底洞”,始终是上级有关部门紧盯的关键领域,总得有人代罪和补漏,赵明远担任大连国企领导多年,早已攀上薄熙来的权势,他深知只要主子不倒台,就没人敢查他,但上级官员总有变动,一旦辽宁换了新的领导人,可能情况有险,那时,可能会追溯以往的国企资产流失问题,因此,赵明远需要未雨绸缪。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