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鸟治时代]
石三生
·时评家石三生的遭遇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五)
·曾成杰死刑之谜(二)
·他们和他们及谁与谁
·曾成杰死刑之谜(三)
·红歌将军与气功大师
·陈副省长的戾气与奸诈
·愚蠢的问题 难产的答案
·你的祖先是猴子吗?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二)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四)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五)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六)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七)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八)
·孟建柱主管政法委 依法治国仍空谈
·作孽与漂白
·作孽与漂白(一)
·作孽与漂白(二)
·作孽与漂白(三)
·作孽与漂白(四)
·作孽与漂白(五)
·作孽与漂白(六)
·新快报丢骨头又丢人
·新快报丢了骨头救了市
·爆炸与维稳
·变态
·时与局
·时与局(二)
·漫谈“布道者”贺卫方
·别了,骆家辉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
·看任志强与央视互咬有感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二)
·国家安监局拿习总开涮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三)
·李嘉诚属“既得利益”怎成“笑谈”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四)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五)
·李嘉诚真的高尚吗?
·被李嘉诚炒红的张子强
·农业大丰收的神话将破灭
·偃旗息鼓的"十连增"
·李嘉诚与张子强
·李嘉诚与张子强(二)
·李嘉诚与张子强(三)
·李嘉诚与张子强(四)
·为愚蠢的湖南益阳当局支招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国税局为何纵容陈光标?
·“中国首善”渐露马脚
·陈光标的“中国首善”罩着多少阴霾?
·陈光标何不兑现承诺、破财消灾?
·缺德的“全国道德模范”
·问习总:“决不允许”已经发生该怎办?
·中美合演的人权闹剧
·一塌糊涂的青岛管道爆炸事故报告
·国务院难得糊涂 中石化瞒天过海
·就“11•22”事故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中国或已掌握“海水变石油”核心技术
·许志永被判刑只会成笑柄
·骆家辉指鹿为马 许志永此地无银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鸟治时代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
   
   两篇河南特产的新闻,令人唏嘘不已:一曰京华网的《少林寺和尚聚集 释永信要说大事》;二曰《河南新乡法院驳回“大学生掏鸟案被判十年”案申诉》。
   
   这头一条,无疑是在说去年岁末绯闻缠身的少林寺大和尚释永信大法师已经平安着陆,真的是可喜可贺、南无弥陀佛呵。而后一条,则无疑在昭示河南高院要为几只小畜牲大动干戈了。


   
   对大和尚释永信的看法,石三生大师我向来都是固执己见的。也特别欣赏京华网的结束语“中国宗教的健康发展,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离不开社会主义制度,作为宗教界人士,落实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精神,责无旁贷”。
   
   既然少林寺的“健康发展,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离不开社会主义制度”,傻子也猜得出、京华网其实是想说“少林寺的不健康发展,也要归功于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制度了”。而一旦好与坏都必须捆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也就自然不会再有那个部门会愚蠢到去彻查少林寺那些闹得乌烟瘴气的绯闻到底是真、还是假了!
   
   而对那个被判了十年徒刑的倒霉蛋,石三生大师我虽然心生同情、虽然无能为力。但却免不了的担忧。担忧谷歌的阿凡狗还没有能力控制人类之前,河南的燕隼们却早已经诡异地学会了控制社会主义制度下的法治。
   
   很显然,中国的古人早就知道了鸟类发达的智商、足以干涉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所以,才发明了“不容置喙”一说,禁止鸟儿插嘴人类社会的具体事务。而通过我们如此优渥的社会主义制度下,号称最高级动物的人类迄今都无法享受《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而社会主义制度下的低级动物们,却率先得到了《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有效保护。也足以证明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低级动物们玩弄法律与政治的本事已经大大超过了普通民众!
   
   当然了,作为最高级的动物,中国的人类应该是还没有“濒危”的危险吧?或者,这就是为什么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小畜牲可以得到有效保护;而人类却无法享受国际公约的根本原因?
   
   真的是很佩服河南的公检法!他们查释永信的私生子、查释永信的腐败百无一能。但查大学生掏鸟案却查的清清楚楚,甚至,都精确到了“2014年7月14日左右的一天”。既然有手机拍照为证,难道河南公安的水平,连拍照的时间都无法确定吗?
   
   真的是匪夷所思,为什么连《法制晚报》的新闻中,都会胡说“7月14号,他和朋友王亚军去河边洗澡时,在邻居家门口发现鸟窝,于是二人拿梯子攀爬上去掏了一窝小鸟共12只。饲养过程中逃跑一只,死亡一只”呢?
   
   如果真的是一窝12只小鸟,就显然不会是燕隼。当然了,不排除已懂得用国际公约来保护自己的河南辉县的燕隼们,早已经进化到学会了群居群孵化。
   
   罢了,罢了,自己与驴日的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的争讼还没有个结果,又何必去管什么秃驴啊、燕隼们的闲事呢?
   
   就最后为这鸟比人强的时代、喝一声彩吧!
   
   【石三生 2016年4月30日星期六 04:57】
(2016/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