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石三生
·以防不測
·陈光诚是假瞎 全世界却装瞎
·陈光诚或成菲佣
·李克强与陈光诚接踵访欧有感
·顾晓军与陈光诚PK诺贝尔和平奖
·老子是个伪君子
·俞可平终于找到了替罪羊
·东北六月三把火
·顾晓军或成诺贝尔和平奖大赢家
·南非的良心与中国的骗子
·谁伪造了陈水总的微博?
·当局或借厦门纵火案诱导新型犯罪
·厦门日报越俎代庖向死人宣战
·从延安城管到革命圣地
·奥巴马或特赦棱镜泄密者
·愚蠢的美国泄密者斯诺登
·前谷歌副总裁李开复为何乱弹琴?
·中美英接踵上演间谍闹剧
·斯诺登与陈光诚
·再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四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五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六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
·时评家石三生的遭遇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五)
·曾成杰死刑之谜(二)
·他们和他们及谁与谁
·曾成杰死刑之谜(三)
·红歌将军与气功大师
·陈副省长的戾气与奸诈
·愚蠢的问题 难产的答案
·你的祖先是猴子吗?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二)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四)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五)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六)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七)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八)
·孟建柱主管政法委 依法治国仍空谈
·作孽与漂白
·作孽与漂白(一)
·作孽与漂白(二)
·作孽与漂白(三)
·作孽与漂白(四)
·作孽与漂白(五)
·作孽与漂白(六)
·新快报丢骨头又丢人
·新快报丢了骨头救了市
·爆炸与维稳
·变态
·时与局
·时与局(二)
·漫谈“布道者”贺卫方
·别了,骆家辉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
·看任志强与央视互咬有感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二)
·国家安监局拿习总开涮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三)
·李嘉诚属“既得利益”怎成“笑谈”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四)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五)
·李嘉诚真的高尚吗?
·被李嘉诚炒红的张子强
·农业大丰收的神话将破灭
·偃旗息鼓的"十连增"
·李嘉诚与张子强
·李嘉诚与张子强(二)
·李嘉诚与张子强(三)
·李嘉诚与张子强(四)
·为愚蠢的湖南益阳当局支招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国税局为何纵容陈光标?
·“中国首善”渐露马脚
·陈光标的“中国首善”罩着多少阴霾?
·陈光标何不兑现承诺、破财消灾?
·缺德的“全国道德模范”
·问习总:“决不允许”已经发生该怎办?
·中美合演的人权闹剧
·一塌糊涂的青岛管道爆炸事故报告
·国务院难得糊涂 中石化瞒天过海
·就“11•22”事故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中国或已掌握“海水变石油”核心技术
·许志永被判刑只会成笑柄
·骆家辉指鹿为马 许志永此地无银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七百九十八
   
   对数亿大陆网民来说,可能没有什么比《习近平: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更重要的讲话了。至于是否能在这么重要的讲话中受益?至少,石三生我是不敢抱有任何幻想的。
   
   因为,在“新华社北京4月25日电”之日,石三生我在博客中国的专栏的相关文章中,齐刷刷地换成了“屏山县按摩小妹找过夜服务”、“筠连县按摩小妹找过夜服务”等等。按说,有关方如此体贴自己,应该表示感谢才对。可我与驴日的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等的官司进入第九个年头还没有着落,生活都成了问题,那里来的心思敢领受有关方这上好的驴肝肺呢?


   
   对习总的讲话不敢抱有幻想,还因为作为中文网络上第一个坚持评官六年的老百姓来说,只是最近,就被新浪微博封杀、被人民网强国博客禁言、被奥一网论坛禁发帖,而凯迪网虽然能发帖,却是被有关方禁止原来浏览器的发帖功能后,需绕道才能发。至于凤凰网至今仍然是“对不起,您访问的博客被管理员屏蔽”、博客日报继续禁入等等,就更是不再话下了。
   
   当然了,如果有关方真的是“依法治网”,老百姓自然无话可说。可石三生我除了当年被受命于宣部的特工构陷,说我犯了“若要富贵花不开 须叫钱云会死明白”的罪外,自始至终,再没见过无论是删贴的、还是封博客的跟我讲过一次法律。除非,硬要说“众所周知的原因”之类、也算是法律的话。
   
   石三生我敢打赌,就连那些执掌封杀大权的人们,恐怕也搞不明白到底是依据什么法律规定进行决策。因为,时常、都会遭遇到同一网站先隐后通过,或同一篇文章在大陆有的禁、有的放行的奇观。由此可见,所谓的“依法治网”仍然不过是因人而异而已。说中国的网络是标准的人治时代,恐怕没有人会表示反对吧?
   
   自己的亲身经历若此,怎么还敢对习总的讲话抱有太多的幻想呢?
   
   说什么“‘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很多网民称自己为“草根”,那网络就是现在的一个“草野”。网民来自老百姓,老百姓上了网,民意也就上了网。群众在哪儿,我们的领导干部就要到哪儿去”。
   
   连如此一个“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都无法容纳的中国网络,又怎么可能做到“群众在哪儿,我们的领导干部就要到哪儿去”。领导们当真能做到如此善待民意、重视民意、在乎民意,还会有积案如山的民怨吗?还会有那么庞大的信访大军吗?
   
   说什么“各级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特别要注意,首先要做好。对网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评,对互联网监督,不论是对党和政府工作提的还是对领导干部个人提的,不论是和风细雨的还是忠言逆耳的,我们不仅要欢迎,而且要认真研究和吸取。”
   
   习总啊,中央当真要依法治网、将权利关进笼子里,就请党和政府先从依法限制言论自由开始吧,好不好?
   
   只要党和政府讲理、讲法,或者,就干脆对像石三生这般被党和政府认为是“违法者”的网民明正典刑。相信就算不用习总来号召,领导干部们也会真正重视民意、倾听民声了。
   
   如若不然,党和政府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又怎么可能接受“互联网监督”呢?
   
   【石三生 2016年4月29日星期五 03:05】
(2016/04/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