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石三生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七百六十四
   
   看到百度新闻的《聂树斌案律师确认被解除委托:我也轻松了很多》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关注自己与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的诉讼案了。
   
   之所以看到“聂树斌”三个字、就能勾起自己的私事,除了石三生我曾经写过多篇有关聂树斌案的文章,还因为这一次上诉的法院,恰恰与聂树斌案都同是一家----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而且,就连山东高院受理的时间、也阳差阴错地重合在了一起。


   
   所不同的,不过是、聂树斌案是刑事案;而石三生我诉政府、则是行政案罢了。
   
   说起聂树斌案与石三生我的渊源、似乎还有许多,比如、聂树斌案的代理律师或代理团队,多半都是被自己所诟病。比如、如今被聂家解除委托的陈光武,正是当年百度强行塞给我的三个相关名人之一,其余两个、一个是贺卫方,一个是洋人杨恒均的粉丝。而这陈光武,约是在我看到华夏黎民党的文章后、就一顿“骂”,从此、他也就不再在自己的“相关名人”中出现了。
   
   当然,说这些所谓的“渊源”,都没有什么意义。但在搜索这个陈光武时,竟发现“洪晃起诉陈光武侵权”字样,然后,又读到了陈光武的大作《洪道德教授 无道无德》,此文仅在凯迪、就点击9万多,跟贴470条。
   
   再然后,就又发现陈光武与洪晃的龌龊,起因竟是“著名民主人士章士钊的养女,曾担任毛泽东的英文教师,中国著名外交家”(百度百科)、后来官至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国际部主任的章含之的人体器官移植。
   
   于神秘叵测的、骇人听闻的人体器官移植,自己在文章中涉猎不多。但犹记得最近读刘刚先生的旧文,看到他描写自己在各地监狱中的种种奇异经历。其中,就有当局将愿意提供肾源的囚犯、像养猪一样供养着的故事。
   
   尽管刘刚先生的狱中见闻,与章含之的器官移植、很有些时间上的关联。但到底是不足为信、也不足为凭的不是?毕竟,他没有与聂树斌同囚一处啊,是不是?
   
   也别说刘刚先生的见闻不足为信了。就连章含之的女儿—洪晃教授虽然极力辟谣,却仍然无法撇清自己的母亲、与聂树斌的死亡到底有没有关系呢。
   
   针对众多媒体纷纷谣传、说章含之曾经于1995年,即聂树斌被执行死刑期间换过肾,洪晃与当年的护士都坚决否认、并一口咬定章含之是1996年才换的肾。
   
   而有意思的是,在凯迪网、挑灯看吴钩在博客中透露过“在山东省高级法院允许聂树斌案两名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陈光武阅卷后的第六天,李树亭透露,之前他在案卷中发现一份聂树斌亲笔书写的“刑事上诉状”,落款时间为“一九九五年五月十三日”——这一时间是在1995年4月27日聂树斌被执行死刑16天后”。
   
   已死亡的人,显然不可能再亲笔书写“刑事上诉状”。果然李树亭不是造谣,这就意味着聂树斌很可能也像刘刚先生所说----被当猪供养起来。
   
   于是,即便章含之真是1996年才换的肾,也仍然难以撇清与聂树斌冤案到底有没有关系了!
   
   而让石三生我百思不得其解、并因此认为刘刚先生的亲身见闻不足为信的,是果然刘刚先生所说当真,当局又有什么理由非得置聂树斌于死地呢?
   
   不就是移植个肾吗?
   
   【石三生 2016年4月2日星期六 16:58】
(2016/04/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