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石三生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中共到底迷信不迷信?
·建言中共修改宪法序言
·建言人大修改宪法宣誓词
·刘晓庆逃税还是“逃睡”?
·新政为何笑冤不笑贫?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贺卫方代理李庄诉中青报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七百八十七
   
   最近的新闻,最让我不理解的、是众多的台湾籍的诈骗犯何以能在大陆动辄骗得上百亿的巨款?
   
   深层次的原因,想必党媒已经心知肚明,却一时还不方便公诸于众。所以,石三生我只想从自己的人生经历,探讨一下大陆成为各种诈骗犯的乐园的成因。


   
   作为一个大陆人,最切身的感触、便是防范诈骗能力的薄弱。亦可谓是古人所说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吧?
   
   截至现在,石三生我成年以后丢失、被盗钱物大概有那么几次。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在北京站被盗手机,还是在潍坊被砸车偷窃钱款、笔记本电脑,所有这些、自己虽然都报了警。但没有一次失而复得!
   
   警察们破案无能,但威胁良民的本事却是令人至今想来都未免畏惧三分:
   
   有一次,警察半夜喝得醉醺醺地闯入我租住的房屋,非得要检查我的身份证。而我的身份证恰好不在身边。可身边有粮食关系、调令、结婚证、户口本等都可证明我与妻子及我的父母的关系,警察们却偏发邪、要将我带走,直到惊动了单位的领导出面,这才算罢。
   
   还有一次,是在苏北。我开着车走在一条乡村公路上,后面来了一辆警车。我只是因为要找个稍微宽阔一点的地方好避让警车,就被他们认为是有意冒犯。超过我后,将车停在一座小桥上将我拦下,非要检查我的证件。也他爷爷的巧,行驶证因为出发前刚做的年检,被那个驴日的检测中心忘记还给我。于是,我的驾驶证以及所有的购车手续以及身份证等都成了废纸。
   
   期间,也不知那苏北的警察是被驴踢了、还是怎么的?突然想起问我的车牌号是多少?而我能记住一大堆做生意用的电话号码,却唯独没记住自己的车牌号。
   
   就这么的,被警察们以涉嫌偷盗车辆为由,弄进了派出所。若不是当地的一个校长出面,还不知要被他们折腾到几时呢。
   
   最不可思议的,是钱云会案时,受命于宣部的警察为了抓我、以构陷案底,竟然学骗子冒充市政府女工作人员回访。
   
   警察们是如此 不务正业,法院又如何呢?
   
   石三生我从民事诉讼到行政诉讼的过程中,遭遇了潍坊中院与山东永鼎司法鉴定中心合谋伪造鉴定不说,还遭遇了奎文区法院立假案。
   
   而伟大的潍坊市人民政府及一干衙役,更是不但与第三人伪造《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伪造在2007年才受让的土地上确权2001年的自建房在先,更是在诉讼过程中,又篡改地籍档案、伪造了《土地评估报告》。
   
   最不可思议的,是当石三生我到公安局举报政府伪造证据罪时,警察们居然以法院审理过程中并没有认定政府违法犯罪,而对我的举报不予受理。
   
   可想而知啊,在大陆,当政府都常常与骗子沆瀣一气时,又怎么能指望老百姓有什么能力防范来自海外的诈骗呢?
   
   更别说,海外的电信诈骗犯,还常常都是打着大陆政府的旗号了!
   
   【石三生 2016年4月18日星期一 08:05】
(2016/04/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