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石三生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七百八十三
   
   石三生我曾经说过大话“谁也不比谁傻,只是我从不愿意把人想的那么坏而已”。之所以说这是大话,自然因为一生至今的最大的败绩,两次都是傻到败给了伟大的政府,而且都是一败涂地那种。
   
   第一次败,是抱着升官、分房子的梦想,抛弃原来单位的按部就班、抛弃了人民银行虚位以待,就到了新的单位。而在新单位三年多、毫无起色不说,还沦为了一个自己都不屑的小出纳。最惨的,是被排挤到下属的皮包公司,竟然连个虚名(那时,刚开始兴各种“总”,自己想要的、当然就是“财务总监”了)都要不到。


   
   那时的愤怒与无助、就不用说了。也就是在那时、竟然拍了那个驴日的局长的桌子、摔了他的门。也就是在那以后,彻底断了仕途的梦想与路径。
   
   第二次败,自然就是害得我度日维艰、还搭上了老母亲性命的房地产案了。我再也想不到,已经是一个普通老百姓的我,竟然又被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构陷,伟大的政府竟然干起了土匪都不屑的伪造证据。
   
   为什么突然又想起来说这些、忆苦不思甜呢?
   
   一,不过是企图证明自己的“品”,希望顾晓军先生能明白我的痛苦的根源。说白了,就是依“解铃还须系铃人”的逻辑,石三生我早已经是没有可能被任何“山头”收购。说的再直白点,就是“系玲人”不会再收购我,别人更不会有“系玲人”的胆识。以顾先生之睿智,当然应该明白这是为什么?
   
   所以,请顾先生以后不要再以“收购”为话题伤我。除了我自己,石三生也不想再被任何人谈论投奔谁的话题。人生一世,如果连“出卖”自己、都说了不算,那才是真的很悲哀吧?
   
   当然,也请顾先生与顾粉团放心。石三生我就算有朝一日真的能“出卖”自己时,也绝不会再搭上任何一个无辜者的前程,除了政府那些害我的王八蛋。而这,也算是不想让我的孩子被人戳脊梁骨计吧!
   
   二,是想告诉东野长峥先生: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与刘刚呼应,陷我于不义。当然了,联系前段时间石三生我莽撞地揶揄高级动物鲁山老泉与李悔之,不幸正打歪着、导致东野先生的赞赏断崖式滑落。东野先生故此略施薄技、惩戒我一番,也是人之常情。
   
   我想,这个世界上,就算所有人都欠我。唯独那莫言、是不欠我的。所以,东野长峥先生没有必要替莫言解释什么?就连东野先生如此“激赏”石三生我,不也是一样不欠我、也不会为我声讨一下那驴日的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吗?
   
   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嘛,是不是?当今中国的主流文人、都缺乏基本的良知,也不是莫言一个人的罪过。包括铁凝铁娘子,不也照样只会提拔诸如周小平、花千芳之流的入作协吗?
   
   所以,当“激赏”石三生的东野长峥先生都不想去做时,咱又何必去埋怨副部级的中国作协主席莫言呢?
   
   最后,说点实际吧?
   
   石三生我与潍坊市政府的争讼,就差最后的赔偿与恢复被注销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了。在此、不妨明说:“系玲人”现在能做的,就只能是拖垮石三生!
   
   所以,东野先生果然“激赏”我,不如呼吁读者们像“打赏”鲁山老泉、李悔之们一样,“打赏”石三生,让我也能靠文字赚几吊小钱、胡乱度日。
   
   而若连这都不能,石三生我就实在想不出东野先生将有何益于我?而我又将有什么可效劳东野先生的了。
   
   【石三生 2016年4月12日星期二 02:32】
(2016/04/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