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韩尚笑:清明是哀伤还是欢庆?(转载)]
观察
·杨建利:两个坦克人
·生活与生命 (六十六)/ 韩尚笑
·韩尚笑:对何频点评中国的点评
·殷海光: 我为什么反共?
·韩尚笑:习马会是死马V瞎马?
·歪脖子树: 评《苏联逃亡记》
·韩尚笑:习马会,披着羊皮的狼和羊
·谢志浩:杨小凯与刘道玉
·喝啤酒好还是喝红酒好?
·韩尚笑:中共改革,癌症的转移
·人老了还有这些想不到的好处
·网路疯传∶巴黎枪击案 你该听听这个女人怎麽说
·韩尚笑:如果,国共不交叉感染
·严家祺: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韩尚笑:心痛的纪念 — 读于浩成“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自述”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一个危险的方法论——与张博树先生商榷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海外民主团体纪念胡耀邦赞其人性超党性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高瑜泄密:看一个老人如何打败一个国家/羽谈飞
·生活与生命 (六十七)/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读曹劲柏的“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民主化”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王德邦:中国反腐势必成强弩之末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汤桂仁:星光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美军侦察机部署南海 新加坡中国针锋相对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浦志强: 在日本东京大学的演讲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贺卫方:浦志强被定罪,法律界的良知和勇气在哪里?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曹长青:毛泽东为什么会变成魔鬼?
·生活与生命 (六十八)/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萧天权:希特勒和毛泽东比较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学英语的误区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张炜:2016年中国的三大难题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陈破空: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余英时:评价毛泽东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特辑带练习)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跳楼的小女孩V卖火柴的小女孩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金融大鳄唱衰中国,悲观预期弥漫达沃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尚笑:清明是哀伤还是欢庆?(转载)

   韩尚笑:清明是哀伤还是欢庆?(转载)

   作者:韩尚笑

   (一)

   清明纪念什么?

   清明节,是华人数千年的传统。这一天,有孝心的人,烧香拜祖,对逝者亲人寄上思念,无可厚非,天经地义。

   然而,中国人真讲孝道吗?我历来怀疑。当一个民族,不能把社会和公众的福址放在第一位,以坑人利己为己任,是孝是道吗?哪有前辈嘱吒一定要遗害世界的?如果只是后代坑爹,那大谈孝道过清明,是不是亵渎?

   上孝下教,不应只是形式,而应是全社会自觉的意识和行为。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与人为善,与己为善。可不知从何时起,在沿袭守旧中,创造出了无数山寨,假货泛滥,坑人坑己,这是什么德行?什么操行?

   这样,清明便不是拜祖,不是对逝者的思念。对前辈口是心非,是我们的传统吗?是清明节的全部吗?不是,当然不是,可我们在做,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清明节,还有何意义?用英语说就是,Give me a break!

   今天的中国,举国上下,只讲金钱!有钱就任性,不讲人性,对道德环境大开杀戒,特想毁灭一切!这难道是祖传的法宝?还是我们自己坑爹又坑儿?这让我们的后代,将来如何纪念我们?纪念我们没清没明?整个一团混浊?!

   一个民族,一个社会,不讲爱,不讲操守,不讲人性,怎么可能有关爱,有顾及他人,顾及环境的人性?怎么可能有道德的底线?一个缺少人性的国度,哪有清明?如果没有内容,形式何用?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二)

   怎样纪念清明?

   生老病死,是人的属性,是活的曲线,生活的道路。我们生来以啼哭开始,生命又在痛哭中结束。难道这是我们的全部?人难道是眼泪泡成的?到底我们是眼泪?还是我们是眼泪的用途?

   人活着不易。不能简单理解,不能乐观面对,已够愚昧。无论怎样,人都必须活下去,不能放弃只活一次,那亿万分之一的机会。既然如此,为什么不乐乐呵呵?况且,生活中的乐趣本来就不多,为什么还给自己添堵?堵的还不够?

   诚然,人有生死。但我们不能认为有死就一定是悲剧,就必须以泪相伴。悲剧,之所以是悲剧,就在于我们应尽可能地减少和避免,而不是强化放大。多一次叙述,就多一次伤痛。在人生的调色盘上,要多点儿暖色,少点儿冷色,对不?

   对明暗比例的调节,会减轻痛苦的程度,减少震撼的冲击。这大概就是进餐时听轻音乐,而不是放哀乐的缘故吧?

   今天的西方,早已抛弃了中世纪那阴森森灰暗的悲伤,转以庆祝的方式,纪念逝者伟大而不平凡的一生!难道我们非要沉溺于中世纪的苦难,死嗑到底?

   中国人,开明吗?哭哭啼啼地来,悲悲戚戚地去,有完没,到底是活还是不活?我们不能控制生下来时的啼哭,但我我们可以表达对逝者的敬意,控制嚎啕大哭的形式,行不?

   痛哭,不是逝者的意愿,不该成为我们的哀思,而应是我们共同分享的美好记忆。

   活是暂时的存在,死是永恒的安息。清明,是哀伤永恒,还是欢庆一生?

   转自《今日悉尼》

(2016/04/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