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韩尚笑:幼儿教育 — 赢在起跑线还是输在生命线?]
观察
·(一)人是怎么死的?(二)成功不是故事 /韩尚笑
·偶拾八则 /韩尚笑
·偶感两则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 /韩尚笑
·反向而动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 /韩尚笑
·吃的學問 / 韩尚笑
·人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二)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三)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五)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九)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二) / 韩尚笑
·歡迎䀚山素姬訪華,歡迎中共進步 /韓尚笑 (原載英國BBC)
·生活与生命(二十三) / 韩尚笑
·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四) / 韩尚笑
·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韩尚笑 (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二十五)/ 韩尚笑
·走近中美互动新大陆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七)/ 韩尚笑
·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八)/ 韩尚笑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九)/ 韩尚笑
·我的观察和判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 韩尚笑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尚笑:幼儿教育 — 赢在起跑线还是输在生命线?

   韩尚笑:幼儿教育 — 赢在起跑线还是输在生命线?

   中国历来重视幼儿教育,认定越早开发对幼儿就越好,冠之,赢在起跑线上。其实,这只是煽情,不仅没赢伤情,连生命线几乎都不要了。

   正如我在《精彩与平庸》一文中指出过的那样:“人人都喜欢精彩,没人愿意平庸。可愿望并不是事实,也不总能成为现实。这事关重大,简单的对比,不简单的排列,决定了一时一世。”

   人的教育,与生命有一定的联系。生命的过程,跌宕起伏,并不稳定,但总要有个度。燃烧太多,所剩不多。消耗太快,很可能快活快死。要活得好活得久,就要尽量避免头重脚轻或头轻脚重,争取两者之间相对的适度与平衡。

   同样,教育是一种循序渐进的过程,就像应悠着点儿活的生命。中国人的教育,古代强调八股文,现代灌输党八股,都是束缚和限制。不管你接不接受,强行灌注,像注水的猪,水份很大。

   教育的功能,被无限夸大,似乎猪也能够培训成𤠣,压根就没有因人施教,因材施教。在教育的过程中,个性疏忽了,人性牺牲了,像是割韭菜,一茬又一茬。又如野草,没有春风吹,却也一岁一枯荣,至少在表面。到头来,枉然一片君不见。

   中国的教育,方式有问题,内容就更有问题,很有问题。内容缺乏逻辑,相互彼此矛盾,为了欲盖弥彰,增添了考试的内容和频率,加大了灌输的强度,强度又进一步激化了内在的冲突,形成了分裂的隐形人格。

   举例说明,中国很为山里飞出凤凰而自豪。在传统的教育中,总在强调秀才的出身贫寒。殊不知,光鲜之下,隐藏着深层的本质危机。一种畸形的辉煌,不一定是垂死的挣扎,却肯定不是涅磐重生。

   在知识上,表现浮夸,有暴富的嫌疑。在行为上,表现乖戾,有掠夺的凶残和疯狂。它本土的痕迹,难以抹去,需要假以时日。穷山僻壤出刁民,是大写的中国,今天和过去,并非耸人听闻。

   幼儿教育,到底该不该强调?怎么强调,是怎么强调都不过分?还是强调的太过分?

   幼儿阶段,是灌输还是启迪?是知识性还是趣味性?是静止的听故事,还是先动起来,在运动中使大脑逐渐发育起来?而不是不停地灌输,让尚在朦胧中的大脑有过多人为的振荡?

   毫无疑问,教育十分重要。然而,幼儿的教育,该缓还是该急?急,是幼儿的成熟的自然属性吗?如果回答是No,那么我们为什么违反天性?为什么去催生催熟?难道非让幼儿的大脑发青发涩?是真心的爱护还是商业性的自私?

   急,是家长在为幼儿急,对不?那么,是幼儿教育呢还是幼儿的家长教育?如果是后者,是因人施教因材施教吗?给家长进行幼儿教育,我倒觉得不是早期而是晚期。

   中国的家长,都说是爱子心切,我看是爱己心切!中国的幼儿教育,不是幼儿教育,而是,尚属朦胧状态的中国教育。不是萌得可爱,而是懵的可笑,更可恶!

   中国的幼儿教育,到底是赢在了起跑线上,还是输在了生命线上?我想知道。

(2016/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