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3 毛泽东的再次背叛和丘德功之死]
走向大自然
·大自然母亲
·电子书 心的挣扎 (一) 晨露集
人的世界
· 大雁
·八一大桥上的黑猫白猫
·沙漠中的清泉
·偷苹果记
·再见了,被官欲官势官斗笼罩的故乡
·旧年陈事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无奈最是落红时
·我爱美国━━高速公路惊魂记
·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美国是个讲理的国家
·送别共产分子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CRUISE 拾零
·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网上寻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
·风烛残年话悲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2009年元旦献文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抓五毛记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母亲走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读者部分反馈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 格丘山 :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格丘山: 戏说审薄案
·格丘山: 中国农民的苦难史诗──玫瑰坝
·格丘山 "看世界闹剧:中国公审薄熙来"
·格丘山 :声音大战
·格丘山 "爬山与远眺"
·格丘山: 具往矣 数卑鄙人物还看今朝(:)
· 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在暴风雨的夜里”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3 毛泽东的再次背叛和丘德功之死

文化革命中毛泽东完成了四次背叛,这四次被背叛的对象都是于他有大恩惠的,或者是被他作为工具派了大用场的人。当他做完最后一次背叛的时候,他已经骑虎难下,精疲力尽,不知怎么办了,随着健康每况愈下,不久就离开人世了。
   
   毛泽东的第一次背叛是对他忠心恳恳,为他的阶级斗争国策常年来卖命的官员。这次背叛是打着打倒走资派的旗帜,所以理直气壮。在这场搏斗中,毛泽东以个人之力独对共产党组织和它的官僚,这使他的声誉如日中天,成为中国的神。完成第一次背叛的时候,毛泽东满面红光,意气风发。
   
   毛泽东的第二次背叛是将点起文化革命熊熊烈火的,为他打倒走资派立了卓越功勋,视他为天神的革命小将,统统送到农村去,毁了他们受教育的权利,毁了整整一代中国人的青春,但是他的上帝地位丝毫未动摇,中国人仍将他视为神。做完第二次背叛时,毛泽东依然精神矍铄,踌躇满志,没有感到有任何对不起这些尚未成年的孩子的地方,这些孩子和孩子的父母也没有对他发出指责和反抗。 踌躇满志 踌躇满志 踌躇满志

   
   
   毛泽东的第三次背叛是将最初被他誉为革命派,后来为他扳倒党委系统冲锋陷阵的所谓造反派,送回重新掌权的官员去,任他们污辱,蹂躏,屠杀。从此造反派如丧家之犬,死的死关的关,恶名昭著,成为文革打砸抢的代名词和替罪羊。做第三次背叛的时候,毛泽东依然意气风发,蹈机握杼。没有人认为这些造反派可怜,大部分人觉得他们是罪有应得。 踌躇满志
   
   让我们看看毛泽东是怎样脸不红心不跳的将这些他从老虎口里救出来的他称之谓革命派的人,在使用完后又平静的顺理成章地将他们送回老虎口去的。
   
   一九六八年五月,姚文元将新华印刷厂军管会的文章送毛泽东批阅时,用了“清理阶级队伍”这个名词。毛泽东批示:“建议此件批发全国。在我看过的同类材料中,此件是写得最好的。”从此“清理阶级队伍”即在全国展开。  
   
   毛泽东指示:开展全国全面的阶级斗争,重点是北京、上海、天津、东北。一月三十日,他在一份关于阶级斗争情况的报告上写了个批示:"党、政军民学、工厂、农村、商业内部,都混入了少数反革命分子,右派分子,变节分子。此次运动中这些人大部自己跳出来,是大好事。应由革命群众认真查明,彻底批判,然後分别轻重,酌情处理。"
   
   什么是清理阶级队伍?毛泽东说得很清楚,就是清理出身不好和有历史问题的人,他们大部分都是文化革命一开始被党委揪出来作为文化革命炮灰的人,而也正是这些人为他后来的文化革命立下了汗马功劳。现在毛泽东将他们使用完了,又堂而皇之地原物送回,任还乡团蹂躏出气。
   
   可是此一时彼一时也,这些人被重新揪斗时,与第一次党委将他们抛出来当炮灰时已经是情况完全不同了,上一次党委是执行毛泽东阶级斗争的国策,例行公事,揪几个人斗一斗, 而这一次新党委对他们是恨入骨髓,动真格了,因为他们被游街,被戴高帽子,被抄家,这些虽然是毛泽东要做的事情,但是是通过这些人做出来的,现在这些罪行无法给毛泽东算,也就理所当然地统统加到造反派身上去了。让造反派为毛泽东代过,让他们在造反派身上倾泻和发泄仇恨,是毛泽东队他们的恩宠有加。所以这次清算新党委不但是带着阶级仇恨,而且带着这些当权派自己的个人仇恨,其程度空前惨烈,使清理阶级队伍运动成为文化革命最恐怖,最残忍,死人最多的时期。
   
   文革形象至今存在各种误导:
   
   它的第一个误导就是抹杀了文化革命中最惨烈,最残忍的时期是清理阶级队伍,而说成最恐怖是运动早期的走资派,官员和名人被斗。
   
   它的第二个误导是造成了一个印象,文革中的种种恐怖,包括运动开始时候的冲击名人和游斗官员,其后的武斗,都是造反派搞的,而不是毛泽东号召搞的。
   
   它的第三个误导就是将文革描成是解放以来最惨烈的政治运动,实际情况就它整个运动的情形来看,除清理阶级队伍,其它时期的恐怖是不能与土改,镇压反革命,反右,甚至四清并论的。其根本原因文革前期党组织瘫痪,群众组织只管面上的事情,老百姓不用再思想汇报,不再受积极分子监督,完全处于自管自状态,享受到从来没有过的自由。就是参加了群众组织的人,很多只是挂个名,并不参加派战和武斗,他们与在群众组织外面的人构成了大大多数,被称为逍遥派。文革后期林彪死后,更多的老百姓和官僚对政治失去兴趣,政治运动再也发动不起来,加上当官的经过文革老百姓的反弹,除了对造反派镇压不留情外,对老百姓温和多了,这时候不但大部分老百姓享受的自由变得更彻底了,就连我们在改造的反动分子,日子也好多了。
   
   丘德功就是死于清理阶级队伍运动。
   
   他从被毛泽东搞的文化革命的一开始被揪出来,其后为毛泽东造反所救,最后又在清理阶级队伍中被毛泽东重新送回新革委会去处理, 这其间, 整整三年, 我们对他的个人活动确实没有什么好说的,他实际什么也没有做,他的命运全部由文革的变化而决定。下面我们看看他最后的路是怎么走完的。
   
   
   
   
   农场是这么一个地方,除了少数农场干部以外,差不多农场里面所有的人都认为这个农场是石油部的黑农场,是变相的劳改农场,应该砸烂,待在这里是对他们政治生命的蹂躏和污辱,他们渴望回到大庆的石油工业上去。但是农场造反派不敢直接说明这个真正的原因,只敢拐弯抹角,借用毛泽东的五七指示,工人以工为主,而让他们长期种田是以农为主,是公开反对毛泽东思想。他们以反对毛泽东思想的这个大帽子向党委扣去,以为大庆领导会害怕,会让步,会同意撤消这个农场。
   
   农场在群众组织掌权后,一次次地派出代表去大庆,去石油部,向被打倒的旧党委成员要求撤消农场,那些当时正在被斗的旧党委成员,一个比一个态度好:
   
   “同志们受委屈了,我反对毛泽东思想,我有罪,让你们这么多年来受苦了,但是我现在没有权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将来我有权了,我一定记住你们的要求,让你们回到工业战线上来。”
   
   代表们带回来的消息一次比一次好,农场的人无比兴奋,有的都在准备搬家了。
   
   谁知道他们等来的不是搬家,不是农场撤销, 新革委会一成立个马上就根据毛泽东的最新指示,清理阶级队伍,开始揪砸黑农场的坏分子。
   
   大庆新的革委会显然认为像农场这样的地方,里面不是好人多数,坏人是一小撮, 而是反之,依靠群众在农场是不行的,他们决定从大庆派人过去用棍子将农场的人打服。
   
   来的人既是秋收支援队,又是打人的队伍。由农场革委会提供名单,哪些人该被打,打的程度应该是轻还是重。
   
   如果光从清理阶级队伍的标准来看,丘德功确实不应该在被打的名单上,丘德功自被毛泽东解放后,在整个文化革命中,既没有斗当官的,也没有成为群众组织的头头,只是砸烂黑农场组织的一个普通成员, 而且是一个不活跃的,跟在后面打小旗的成员。对于农场95%的人都是砸烂黑农场组织成员的这个事实而言,丘德功在文化革命中没有被斗被打的理由。如果要算砸烂黑农场的账,那么四队中叫得最凶的李云飞,黄福民应该是主要被打的对象。
   
   
   但是错了,丘德功被赫然列在被打的名单的首位,而在运动中跳得最凶的李云飞,黄福民只是陪打。
   
   李云飞被叫出来准备修理的时候,他突然跪了下来:“我的老爹,我的老妈,我这个人是最怕打的,只要不打,你们让我叫爹叫娘,叫我学乌龟爬都可以”,他的声音像京剧里面那种丑角的声音,又尖又细,极有表现力和感染力,搞得支援队的人忍俊不禁,又不敢笑出来。但对于这种棉花般的人,谁也下不去手,加上他在名单上不是主要分子,因此装模做样的训斥了一顿就过去了。
   
   然后李云飞,黄福民这些被定为陪打的人,心怀余悸,在打人的会上拼命表现,上串下跳,给打人火上加油,来争取自己被轻打,或者巩固自己不被打的地位。
   
   当然丘德功就没有这个机会了,不管他怎么样表现,都是没有用的,他注定要被狠狠地打,因为他是作为砸烂黑农场的幕后黑手,被揪出来的。
   
   可是谁会相信已经被他们吓得唯唯诺诺到处忍让的丘德功是黑手? 连他们自己也不相信,打丘德功只因为他出身不好,又有唱消灭解放军的记录,将他揪出来就更能表明砸烂黑农场是由坏人操纵的,广大群众是被利用了,让害怕被打的广大群众体面的退下去。在共产党的政治运动辞典中,从来没有冤枉不冤枉一说,而只有策略,怎么做对党的事业有利就是对的。
   
   
   来四队打人的是大庆设计院和研究院,都是知识分子,大庆文革中两院与工读学校并列为大庆打人最凶的单位。两院中都是臭老九,出身不好的人多,为了得到党的信任,打人厉害是可以理解的。至于工读学生, 他们的年龄相当于初中学生,为什么打人厉害? 我一直不得而解。相形之下,高中和大学的学生就比工校文明多了,是不是人类在少年这个岁数段,或者中国人在这个岁数段特别残暴,也许将来有人能解释出其中的生理原因。
   
   
   我没有参加当时打人的现场,不能描写出丘德功被打死的具体场景。至今回忆起来,这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参加那样的会议对我不但危险,搞不好就会被卷进去,而且也极其痛苦。试想一下,面对着一帮人群毁一个没有抵抗能力的人,一个在求饶的人,而自己必须参加另一帮人大声叫打得好,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啊!我想都害怕去想。
   
   
   丘德功没有等到毛泽东的最后一次背叛就死了,我相信如果他能等到这最后一次背叛,他就不会死了,我们这些饱受社会压迫和欺凌的人的曙光已在前面不远了。毛泽东搞完清理阶级队伍以后,又对准了新的目标,使他不可一世的生涯走上转折点,毛泽东终于遇到了滑铁卢。
   
   这次毛泽东背叛的是他最亲密的战友,他的元帅林彪。且不说这个人在他建国中为他立过多少功勋,只就文化革命说,没有这个人在军事上保驾,在政治上为他鼓吹,他的文化革命是无法起来的。说他是文革的最大功臣,毛泽东最强力的助手并不为过。直至今天为止,毛泽东为什么要搞林彪,官方无法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没有人相信林彪要抢毛泽东的权,要政变。同样关于林彪怎么死的,官方也无法给出一个令人能相信的说法,开着飞机逃走,飞机自己从天上掉下来的说法确实连孩子都不能相信。
   
   共产党是不会公布这个真相的,而且随着了解情况的人大部分都已死去,它有没有真相都已经是问题了, 林彪问题只能是一个谜,一个谎话被永远记载在中国历史上。
   
   但是落花流水,这些都不重要了,对我们重要的是历史终于翻过了一页:
   
   林彪用他的死结束了毛泽东的神话;
   林彪用他的死结束了共产党的理论制高点:
   林彪用他的死降低了中国人民的愚昧水平,使凶残的中国人失去了做政治运动帮凶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