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5.2 毛泽东造反和丘德功变成了毛泽东的战友]
走向大自然
·p62 心的挣扎生存, 死亡, 性快感和解脱
·p65心的挣扎 扛起命运
·就扛起命运一文答路三歌君
·秋日驾车高山
·异国黄昏的歌声
·P68生命只属于 现在
·大自然母亲
·电子书 心的挣扎 (一) 晨露集
人的世界
· 大雁
·八一大桥上的黑猫白猫
·沙漠中的清泉
·偷苹果记
·再见了,被官欲官势官斗笼罩的故乡
·旧年陈事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无奈最是落红时
·我爱美国━━高速公路惊魂记
·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美国是个讲理的国家
·送别共产分子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CRUISE 拾零
·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网上寻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
·风烛残年话悲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2009年元旦献文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抓五毛记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母亲走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读者部分反馈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 格丘山 :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格丘山: 戏说审薄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5.2 毛泽东造反和丘德功变成了毛泽东的战友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5.2 毛泽东造反和丘德功糊里糊涂的变成了毛泽东的战友
   
   
   文化革命的暴风雨席卷着丘德功在中国的政治上空继续旋转,丘德功的命运就像一片枯叶在暴风雨的夜空中狂飞乱舞。
   
   正在这个时候奇迹发生了,站在神秘的高深莫测的乌云中的毛泽东,东一榔头,西一锤子,将他的战友和全国的官僚们耍得糊里糊涂,摸不着头脑,捉弄够了的时候,以太阳的姿态从云中钻出来了。
   
   他贴出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在50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
   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
   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
   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联想到1962年的右
   倾和1964年形“左”实右的错误倾向,岂不是可以发人深醒的吗?”
   
   大字报让惯于听从他的命令去整老百姓的官僚们莫明其妙,胆战心惊:你不是一直叫我们去搞阶级斗争,去整老百姓的﹖怎么这次整老百姓就变成围剿革命派,白色恐怖了﹖当然是没有人敢去公开责问毛泽东的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和信口雌黄的。
   
   不管怎样,乌云散开,丘德功就莫名其妙地被救了,救他的不是他自己,也不是人民,更不是法律和政府,而是毛主席。主席像东方红唱的一样从乌云中升起,阳光从北京的金山一直照到农场,将丘德功从一个牛鬼蛇神,阶级敌人的地位一下子上升到与毛泽东站在一个战壕里的造反派。丘德功因毛泽东搞文化革命而成牛鬼蛇神,现在丘德功又因毛泽东搞文化革命而成为反对走资派的造反派,而所有这一切变化丘德功本人什么也没有做。
   
   人们开始以新的敬畏的目光投视丘德功和其他被旧党委揪出来的阶级敌人,毛主席说他们才是真正的革命派,但是大家,包括这些人自己心里都在打鼓﹕
   
   这个阳光是真的吗?为什么毛主席要帮助我们,为什么他要让我们去反对他倡立和领导的党委呢?而且毛泽东他本人不就是皇帝吗﹖跟着皇帝造反,这个造反还是造反吗﹖
   
   人们用一种审度、不理解、乃至不信任的目光看着毛泽东的这番话。人们嘴上在叫文化革命万岁,心里在想,这是不是已经玩过的钓鱼上钩?
   
   饱经政治运动风霜的人,都看出这场运动的荒诞不经,漏洞百出,没有人敢轻举妄动,大家都在翘首以待,静待下面的变化,农场一片寂静。
   
   反右的记忆太深刻了,人们对那次的背信弃义仍记忆犹新。从毛泽东贴出大字报到人们起来造党委的反, 夺权中间有一段非常长的沉寂。
   
   毛主席说:
   
   “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
   
   大家毫无反映。
   
   毛主席说:
   
   “豁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大家还像若无其事, 没有人舍得被剐, 去斗他的上司。
   
   对于毛泽东一个比一个强烈的煽动,好像无人听到。没有一个人傻到真要去把皇帝拉下马,因为那不就是要将毛泽东自己拉下马吗﹖当然谁也不敢将这话说出来。
   
   但是这种平静是表面上的,人心中的春蛰已经在那里蠢蠢欲动了。人的心中往往都存在一种逆反的引诱,这种引诱在困难的时候,叫做希望,在生病的时候,叫做康复,在被压迫的和受到欺侮时候,叫做反抗。 在一个暴烈的专制制度下,镇压的残忍使这种逆反引诱愈退愈远,销声匿迹,以至人们都快忘记它了,但是它不可能死亡,因为它的死亡就像征着生命的结束。心理大师毛泽东深知这个道理,他不断用试牙草像逗蟋蟀一样在诱发人们心中的这个魔鬼,使它复活,使它仇恨,使它愤怒,去咬,去撕,去流血。这些官老爷们在老百姓头上指手划脚,作威作福已经旷日月久了,怎么可能没有民愤呢?不是冤没有头,债没有主,而是需要一把火,一旦大火烧起来,它就会熊熊映天, 毛泽东知道。
   
   几十年后,到了国外,至天命之年后我才明白,问题不是出在不平上面,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不平,问题的关键在于怎样对待这些不平,怎样给这些不平一个出口,否则月积日累,到了一定时候就要爆炸。国外的现代人性,道德,宗教和哲理都主张用宽恕和理性来消除积怨,而毛泽东认为必须斗,他说八亿人, 不斗能行吗?所以他让老百姓以牙还牙,你砍我一刀,我就砍回一刀,毛泽东思想与现代文明就在这里分野。
   他继续说,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就不倒,可是大家害怕,将来再打回来怎么办?
   
   大家仍然无动于衷,农场还是一片静寂。
   
   农场的文化革命的兴起可能要比中国的其它地方更为艰难,因为农场的工人干部以复员军人为主体,对于共产党政治运动都有丰富经验,不太会响应毛泽东造反的鼓动。当农场的当权派被从官位赶下来,与我们这些反动分子一起劳动的时候,我听到了一段非常精彩的对话,是在中学校长李喜元与党委机关书记刘世雄之间进行的。李问刘下一步应该怎么办,这时,刘说:“我宁愿犯政治路线的错误,也不犯组织路线的错误”,刘说这段话时,神色凄凉,但无比坚定。刘的这段话不但反映了农场工人和干部在共产党政治中的成熟和豁智, 而且也反映了中国人对待政治斗争的根本原则,派系的远近要远远重于道理的对错。
   
   作为党魁,毛泽东当然知道他的文化革命的艰难,不尽然来自他在人心中已经有过出尔反尔的记录,还来自他的党的多年的铁血政策。毛泽东知道他已经在草堆上浇上了油,现在需要有人点上火,那怕是一点火苗,熊熊大火就会烧红半边天空。到那时候,所有看风使舵,瞻前思后的人一旦上了贼船,再无退路,就会奋不顾身的。可是谁来点这个火苗呢﹖
   
   毛泽东使出了一个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方法,但就这个方法就已足知毛的为人,为达目的而不顾一切。
   
   他打开了潘多拉盒子,放出亿万学生,让全中国的学生不上课了,免费全国串联,去造反。将周恩来在那里苦苦支撑的国家秩序打得稀巴烂。让他们冲向工厂,机关,农场, 用他们一知半解的毛泽东语录去套那里的革命,生产停顿了,办公室关门了,官僚们被戴着高帽子游街,这些学生不但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而且闹过就走了,没有怕报复之忧,国家陷入大混乱,火终于点着了。
   
   恐怕古今中外,历史将来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想出像毛泽东这样荒唐,恶毒和缺德的方法。
   
   我们确实不能断言中国的将来不会有文化革命这样的大动乱了,但是我们确实敢断言,这种让学生停课, 将未成龄的孩子用作政治工具的做法在世界上不会再有了。且不说这种做法的卑鄙,这些孩子智鉴尚完全发育,不能对他们的行动完全负责,而且这种做法让整整一代人断绝文化教育,对一个国家的未来会造成多大的影响。我们从这里看到了贯穿毛泽东人生的另外一个特点,那就是打架时的狠,毒,不计后果的市井无赖式的拼命。无论毛泽东小时候用死吓退他的父亲,或者以死三亿人对抗美国的原子弹威胁,都充满了这种不顾后果的拼命打法的凶狠,可能正是他的这种凶狠使所有他的战友,包括柔功达到化境的周恩来望而生畏,乖乖称臣。
   
   党委的瘫痪,使国家基层那个被普遍叫做“单位” 的怪物出现了权力真空,于是各种五花八门的造反组织出现了,部分的掌握了单位的权力。一个特殊的被叫做造反派的群体走上了中国政治舞台。
   
   首先造反派这个名词是一种误导,这里所谓的造反派实际是毛泽东的工具,而毛泽东是皇帝,那么这个群体不管叫什么,例如叫走狗,叫马屁精,都比叫造反派有道理。被叫成了造反派反而成了一种讥讽,因为这些人最跟着皇帝去铲除异己。如果当时中国刘少奇是党的主席,毛是付主席,那么叫造反派就名副其实了。不过那时候大部分人又会选择跟着刘正主席去造毛副主席的反了,被整死的就是毛副主席,而不是刘正主席了,唯一的区别就是如果刘正主席要造反毛副主席,点火就要容易多了,将毛副主席反右,大跃进,饿死人的事迹一公布,全国马上就会海沸山崩。
   
   其次将这些所谓造反派被描写成一批没有头脑,脚底流脓,头上生疮的打杂抢分子是另外一个误导。其实在文化革命斗争中他们从来没有真正处于过上风,从诞生的那天起,他们就是一群不由自主的炮灰。他们因旧党委抛出而哀,然后又因毛的造反而救,进而又因毛的文化革命而荣,最后又因毛的抛弃和旧党委报复而死。他们就像一群尾巴上被系上了浇上汽油的火柴的狗,前是死, 退也是死,他们是中国历史上真正的悲情人物。
   
   即当毛的文化革命到了如火如荼的时候,造反派从被旧党委抛出而糊里糊涂的变成与毛泽东一个战壕与旧党委开战的时候,他们也从没有到过辉煌的境界。他们最荣耀的时候,是旧党委被停工,各种造反派组织夺权的时候,那时候不管什么组织都叫自己为造反派,需要几个像他们这样开始被旧党委揪过的人物来领军,点缀自己是真正的造反派,掩饰自己的保皇本质。
   
   
   农场的造反相比全国其它地方要温和得多,到了东北石油学院的学生造反到农场,解散党委,召开斗争会的时候,农场的形势已经如箭在弦上,压不住了。紧急着青年工人黄义一贴出了与毛泽东题目非常相似的的大字报,《炮打农场党委--我的一张大字报》,实际这时造反已经是无惊无险,挟天子之威而号天下了,党委已经成了死尸一首,不敢还手了。然后一批支持的大字报蜂拥而出,北京传来的模式,戴高帽子,喷射式,梯鬼头,游街,夺党委权,成立革命委员会等等在农场原封不动地照演了一遍。
   
   对于这些全国通演的节目,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印象最深的只是在斗争农场党委书记茹作斌时候的一幕,他镇静自如,借大会斗他的时间,对他下面的干部说:同志们,接受党和人民考验的时候到来了,后面他放弃了一切抵抗,对所有的控诉,一律回答,我有罪,我对不起毛主席和大家,我向大家认罪。 他非常清楚,这些认罪都是空洞的,谁来治这些罪,怎么治?而当有日他们回复过来时,他们对老百姓的治罪才是毫不留情和实实在在的。
   
   等这些毛泽东设计的戏都演完的时候,农场的真正革命才开始了,农场的工人们开始企图将涉及自己命运的真正利益, 借毛泽东的力量,归纳到毛泽东的假革命中去,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了。这时候 真正决定农场命运和农工命运的较量打着保卫毛泽东思想的旗帜的造反开始了。
   
   这个农场工作的人除了本来就是拖拉机和康拜因工人以外,大部分都是有各种问题,或者不为领导信任和喜欢的工人干部,这些人没有经任何法律判决,甚至政治处罚就被集中到周围全是劳改农场的所谓大庆五七农场,实际就是心照不宣的二劳改。 这种侮辱对于在这里工作的人来说是压在头上的无形的石头,现在这个多年来不敢言传的愤怒终于在党委被打倒后爆发了,人们面对着一个真正重大的和具有实际意义的命运问题,一场名副其实的革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