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5.2 毛泽东造反和丘德功变成了毛泽东的战友]
走向大自然
·致不相识的朋友
苦难岁月-诗歌
·苦难岁月
·1. 我将重来
·2.桥基
·3. 树瘤
·4.我是什么
·5. 严寒
·6. 我是民族的儿子
·7. 鲁迅
·8. 工厂
·9 小水滴
·10 死神和我
·11 小道
·12 司马迁
·13 祈求
·14 愤怒
·15 友谊
·16 梦
·17 小马
·18. 我不能说
·19 自勉
·20 童年的月光
·21 最大的罪人---记忆
·22 诗神
·23 小花 (完)
苦难岁月-散文
·1. 秋天的小杨树
·2. 在小镇换火车
·3. 东北的小县城
·4. 二胡
心的挣扎-诗歌散文部分
·1. 黑夜颂 -------献给受苦的灵魂
·2.如果 ───苦难中的启示
·3 夜思
·4 用生命歌唱
·5 悼念亡友
·7 眼泪
·一个人的歌
·太阳
·白云
· 我的文字是我思想的奶汁
· 在生命河上漂流
· 黑暗
· 流泪的圣火
·他们不需要再唱歌了
·如果有一天我死去
·如果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 门缝中露出的小鬼头 -----奥巴马访问中国
·欣赏风景 -----(夏威夷归来之二)
·当那个忧郁深沉的旋律远远响起的时候
·仲夏话炎凉
·学问
·SHARE 一首年轻时深深打动我的苏联歌曲
政论
· 政论 1 六四 中国人民的骄傲
· 政论 2 隔江犹唱后庭花-钓鱼岛咏叹调
· 政论 3 中国政治夜空的明星
· 政论 4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为了法律的尊严——读一个人的网络大追捕有感
·从道德的高峰到全面反叛──下来吧,道德(之一)
·道德与行为在中国的分裂 ──下来吧,道德(之二)
·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反党篇 - 反党还是宰羊
·对“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质疑的答复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中)民运篇 (一) 从救国变到救己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中)民运篇 (二) 民运的困境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下)法轮功篇 - 帆翅初张处 山高奈若何
·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上) 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下) 走出邓小平和毛泽东的思想崮制
·过了河的猫怎么办?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 - 反右50年祭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上) ━━ 权势和钱财的二奶, 中国文章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中) ━━ 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呼唤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下)━━ 大自然和上帝的公正
·对于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讨论的答复
·一个伟人嫖过妓, 一个政府就可以道德沦丧吗?
·中国共产党的罪行要不要清算?(上)
·中国共产党的罪行要不要清算?(下)
·格丘山: 对暴政不宽容就是崇尚暴力━━ 显然的逻辑错误
·奴隶制, 专制制, 民主制的比较
·王千源的启迪
·婊子抓通奸 奴仆大示威
· 人权的绝对性和公平性
· 共产党灭亡与中国民主分娩的阵痛
·大地的愤怒和警示
· 盛产魔鬼与天使的地方
·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 (上)
·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 (中)
·胡锦涛, 你胆敢向人们的良心挑战
· 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总书记, 熊掌和英特纳雄耐尔不能兼得!
·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奥运—一个刺刀铁丝网围绕起来的中国富人梦(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5.2 毛泽东造反和丘德功变成了毛泽东的战友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5.2 毛泽东造反和丘德功糊里糊涂的变成了毛泽东的战友
   
   
   文化革命的暴风雨席卷着丘德功在中国的政治上空继续旋转,丘德功的命运就像一片枯叶在暴风雨的夜空中狂飞乱舞。
   
   正在这个时候奇迹发生了,站在神秘的高深莫测的乌云中的毛泽东,东一榔头,西一锤子,将他的战友和全国的官僚们耍得糊里糊涂,摸不着头脑,捉弄够了的时候,以太阳的姿态从云中钻出来了。
   
   他贴出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在50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
   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
   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
   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联想到1962年的右
   倾和1964年形“左”实右的错误倾向,岂不是可以发人深醒的吗?”
   
   大字报让惯于听从他的命令去整老百姓的官僚们莫明其妙,胆战心惊:你不是一直叫我们去搞阶级斗争,去整老百姓的﹖怎么这次整老百姓就变成围剿革命派,白色恐怖了﹖当然是没有人敢去公开责问毛泽东的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和信口雌黄的。
   
   不管怎样,乌云散开,丘德功就莫名其妙地被救了,救他的不是他自己,也不是人民,更不是法律和政府,而是毛主席。主席像东方红唱的一样从乌云中升起,阳光从北京的金山一直照到农场,将丘德功从一个牛鬼蛇神,阶级敌人的地位一下子上升到与毛泽东站在一个战壕里的造反派。丘德功因毛泽东搞文化革命而成牛鬼蛇神,现在丘德功又因毛泽东搞文化革命而成为反对走资派的造反派,而所有这一切变化丘德功本人什么也没有做。
   
   人们开始以新的敬畏的目光投视丘德功和其他被旧党委揪出来的阶级敌人,毛主席说他们才是真正的革命派,但是大家,包括这些人自己心里都在打鼓﹕
   
   这个阳光是真的吗?为什么毛主席要帮助我们,为什么他要让我们去反对他倡立和领导的党委呢?而且毛泽东他本人不就是皇帝吗﹖跟着皇帝造反,这个造反还是造反吗﹖
   
   人们用一种审度、不理解、乃至不信任的目光看着毛泽东的这番话。人们嘴上在叫文化革命万岁,心里在想,这是不是已经玩过的钓鱼上钩?
   
   饱经政治运动风霜的人,都看出这场运动的荒诞不经,漏洞百出,没有人敢轻举妄动,大家都在翘首以待,静待下面的变化,农场一片寂静。
   
   反右的记忆太深刻了,人们对那次的背信弃义仍记忆犹新。从毛泽东贴出大字报到人们起来造党委的反, 夺权中间有一段非常长的沉寂。
   
   毛主席说:
   
   “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
   
   大家毫无反映。
   
   毛主席说:
   
   “豁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大家还像若无其事, 没有人舍得被剐, 去斗他的上司。
   
   对于毛泽东一个比一个强烈的煽动,好像无人听到。没有一个人傻到真要去把皇帝拉下马,因为那不就是要将毛泽东自己拉下马吗﹖当然谁也不敢将这话说出来。
   
   但是这种平静是表面上的,人心中的春蛰已经在那里蠢蠢欲动了。人的心中往往都存在一种逆反的引诱,这种引诱在困难的时候,叫做希望,在生病的时候,叫做康复,在被压迫的和受到欺侮时候,叫做反抗。 在一个暴烈的专制制度下,镇压的残忍使这种逆反引诱愈退愈远,销声匿迹,以至人们都快忘记它了,但是它不可能死亡,因为它的死亡就像征着生命的结束。心理大师毛泽东深知这个道理,他不断用试牙草像逗蟋蟀一样在诱发人们心中的这个魔鬼,使它复活,使它仇恨,使它愤怒,去咬,去撕,去流血。这些官老爷们在老百姓头上指手划脚,作威作福已经旷日月久了,怎么可能没有民愤呢?不是冤没有头,债没有主,而是需要一把火,一旦大火烧起来,它就会熊熊映天, 毛泽东知道。
   
   几十年后,到了国外,至天命之年后我才明白,问题不是出在不平上面,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不平,问题的关键在于怎样对待这些不平,怎样给这些不平一个出口,否则月积日累,到了一定时候就要爆炸。国外的现代人性,道德,宗教和哲理都主张用宽恕和理性来消除积怨,而毛泽东认为必须斗,他说八亿人, 不斗能行吗?所以他让老百姓以牙还牙,你砍我一刀,我就砍回一刀,毛泽东思想与现代文明就在这里分野。
   他继续说,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就不倒,可是大家害怕,将来再打回来怎么办?
   
   大家仍然无动于衷,农场还是一片静寂。
   
   农场的文化革命的兴起可能要比中国的其它地方更为艰难,因为农场的工人干部以复员军人为主体,对于共产党政治运动都有丰富经验,不太会响应毛泽东造反的鼓动。当农场的当权派被从官位赶下来,与我们这些反动分子一起劳动的时候,我听到了一段非常精彩的对话,是在中学校长李喜元与党委机关书记刘世雄之间进行的。李问刘下一步应该怎么办,这时,刘说:“我宁愿犯政治路线的错误,也不犯组织路线的错误”,刘说这段话时,神色凄凉,但无比坚定。刘的这段话不但反映了农场工人和干部在共产党政治中的成熟和豁智, 而且也反映了中国人对待政治斗争的根本原则,派系的远近要远远重于道理的对错。
   
   作为党魁,毛泽东当然知道他的文化革命的艰难,不尽然来自他在人心中已经有过出尔反尔的记录,还来自他的党的多年的铁血政策。毛泽东知道他已经在草堆上浇上了油,现在需要有人点上火,那怕是一点火苗,熊熊大火就会烧红半边天空。到那时候,所有看风使舵,瞻前思后的人一旦上了贼船,再无退路,就会奋不顾身的。可是谁来点这个火苗呢﹖
   
   毛泽东使出了一个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方法,但就这个方法就已足知毛的为人,为达目的而不顾一切。
   
   他打开了潘多拉盒子,放出亿万学生,让全中国的学生不上课了,免费全国串联,去造反。将周恩来在那里苦苦支撑的国家秩序打得稀巴烂。让他们冲向工厂,机关,农场, 用他们一知半解的毛泽东语录去套那里的革命,生产停顿了,办公室关门了,官僚们被戴着高帽子游街,这些学生不但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而且闹过就走了,没有怕报复之忧,国家陷入大混乱,火终于点着了。
   
   恐怕古今中外,历史将来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想出像毛泽东这样荒唐,恶毒和缺德的方法。
   
   我们确实不能断言中国的将来不会有文化革命这样的大动乱了,但是我们确实敢断言,这种让学生停课, 将未成龄的孩子用作政治工具的做法在世界上不会再有了。且不说这种做法的卑鄙,这些孩子智鉴尚完全发育,不能对他们的行动完全负责,而且这种做法让整整一代人断绝文化教育,对一个国家的未来会造成多大的影响。我们从这里看到了贯穿毛泽东人生的另外一个特点,那就是打架时的狠,毒,不计后果的市井无赖式的拼命。无论毛泽东小时候用死吓退他的父亲,或者以死三亿人对抗美国的原子弹威胁,都充满了这种不顾后果的拼命打法的凶狠,可能正是他的这种凶狠使所有他的战友,包括柔功达到化境的周恩来望而生畏,乖乖称臣。
   
   党委的瘫痪,使国家基层那个被普遍叫做“单位” 的怪物出现了权力真空,于是各种五花八门的造反组织出现了,部分的掌握了单位的权力。一个特殊的被叫做造反派的群体走上了中国政治舞台。
   
   首先造反派这个名词是一种误导,这里所谓的造反派实际是毛泽东的工具,而毛泽东是皇帝,那么这个群体不管叫什么,例如叫走狗,叫马屁精,都比叫造反派有道理。被叫成了造反派反而成了一种讥讽,因为这些人最跟着皇帝去铲除异己。如果当时中国刘少奇是党的主席,毛是付主席,那么叫造反派就名副其实了。不过那时候大部分人又会选择跟着刘正主席去造毛副主席的反了,被整死的就是毛副主席,而不是刘正主席了,唯一的区别就是如果刘正主席要造反毛副主席,点火就要容易多了,将毛副主席反右,大跃进,饿死人的事迹一公布,全国马上就会海沸山崩。
   
   其次将这些所谓造反派被描写成一批没有头脑,脚底流脓,头上生疮的打杂抢分子是另外一个误导。其实在文化革命斗争中他们从来没有真正处于过上风,从诞生的那天起,他们就是一群不由自主的炮灰。他们因旧党委抛出而哀,然后又因毛的造反而救,进而又因毛的文化革命而荣,最后又因毛的抛弃和旧党委报复而死。他们就像一群尾巴上被系上了浇上汽油的火柴的狗,前是死, 退也是死,他们是中国历史上真正的悲情人物。
   
   即当毛的文化革命到了如火如荼的时候,造反派从被旧党委抛出而糊里糊涂的变成与毛泽东一个战壕与旧党委开战的时候,他们也从没有到过辉煌的境界。他们最荣耀的时候,是旧党委被停工,各种造反派组织夺权的时候,那时候不管什么组织都叫自己为造反派,需要几个像他们这样开始被旧党委揪过的人物来领军,点缀自己是真正的造反派,掩饰自己的保皇本质。
   
   
   农场的造反相比全国其它地方要温和得多,到了东北石油学院的学生造反到农场,解散党委,召开斗争会的时候,农场的形势已经如箭在弦上,压不住了。紧急着青年工人黄义一贴出了与毛泽东题目非常相似的的大字报,《炮打农场党委--我的一张大字报》,实际这时造反已经是无惊无险,挟天子之威而号天下了,党委已经成了死尸一首,不敢还手了。然后一批支持的大字报蜂拥而出,北京传来的模式,戴高帽子,喷射式,梯鬼头,游街,夺党委权,成立革命委员会等等在农场原封不动地照演了一遍。
   
   对于这些全国通演的节目,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印象最深的只是在斗争农场党委书记茹作斌时候的一幕,他镇静自如,借大会斗他的时间,对他下面的干部说:同志们,接受党和人民考验的时候到来了,后面他放弃了一切抵抗,对所有的控诉,一律回答,我有罪,我对不起毛主席和大家,我向大家认罪。 他非常清楚,这些认罪都是空洞的,谁来治这些罪,怎么治?而当有日他们回复过来时,他们对老百姓的治罪才是毫不留情和实实在在的。
   
   等这些毛泽东设计的戏都演完的时候,农场的真正革命才开始了,农场的工人们开始企图将涉及自己命运的真正利益, 借毛泽东的力量,归纳到毛泽东的假革命中去,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了。这时候 真正决定农场命运和农工命运的较量打着保卫毛泽东思想的旗帜的造反开始了。
   
   这个农场工作的人除了本来就是拖拉机和康拜因工人以外,大部分都是有各种问题,或者不为领导信任和喜欢的工人干部,这些人没有经任何法律判决,甚至政治处罚就被集中到周围全是劳改农场的所谓大庆五七农场,实际就是心照不宣的二劳改。 这种侮辱对于在这里工作的人来说是压在头上的无形的石头,现在这个多年来不敢言传的愤怒终于在党委被打倒后爆发了,人们面对着一个真正重大的和具有实际意义的命运问题,一场名副其实的革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