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国民心态]
非智专栏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民心态

   
    现在国内舆论收紧,一些先前可以议论的话题,也不能说了,原先人们还认为江胡压制言论,现在反观以前所说的话,忽然觉得,那时的言论是宽松多了。当然,在记忆中,言论最宽松的是80年代,胡耀邦和赵紫阳为总书记的时候,虽然也动不动来一阵子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但基本还有观点的争论,主义的探讨和思想的论辩。80年代是中国一个思想转变时代,人们刚从文革极左思潮冲出来,有了一种解放思想的舒畅,于是在文学上,艺术上也大胆尝试,什么朦胧派,写意派,抽象派都出来,甚至犬儒主义都出现。记得当时法国作家哲学家思想家沙特的作品很受推崇,说的是现代派的存在主义。沙特的人在世上不幸福以及及时行乐之观点,是影响了一代人。不过,当时经济在邓小平“不管白猫黑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以及“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精神鼓励下,正蒸蒸日上,也可以说一派生机。中国的国力和经济,就是在那个时代开始壮大兴旺的,那是个令人怀念的时代,如果没有出现“6.4”天安门事件,应该说80年代是一个美好时代。
    在经历了90年代以及2000年后高速经济大发展后,到现在,经济逐渐回归平缓,甚至进入低潮,必成自然,这是一种自然规律,也是一种经济规律,世界上那些发达国家,包括英国美国都有过这种潮退的经历,只是在发达国家,潮退得比较平缓,故此沒有造成社会的动乱。中国正经历这种潮退,但似乎退得过于激烈,便因此逐渐引发社会的不安和动荡,就开始有些群体起来闹事。
    实际上,中国人是世界上最不闹事的国民,如果不到实在无法生存下去,中国人是轻易不会闹事起哄的;不过,从另一方面讲,中國人也是最会随他人起哄闹事的,只要有人带头起事,必然就会有一群不明事理的人也跟着来事儿,即便不知道为何闹事起哄,却也乐在其中,喜吱吱地高声嚷叫。这一方面是这些人借机发泄一下久被压抑的情绪,另一方面也有着阿Q的勇力,成了即是看客也是戏子的角色。所以说中国人既温文恭谦让,又对暴力有一种心底的崇拜。恭谦时,几乎可以下跪;暴力时,则不分男女老幼都打。义和团和红卫兵的兴起爆发,就是中国人这种人性的一种在特定时期的体现:温文恭谦時,可以对主子下跪,对领袖跳忠字舞表忠心;残暴时,竟能对手无寸铁的孤弱男女,鞭抽脚踢。
    中国人,除了当官发财者,多数是很恭顺的,残暴的一面,实际上是被压迫者找不到解气出口,便对比自己弱小者施予拳脚,犹如阿Q对小D和尼姑的态度。所以,中国人不能当官,一当官就趾高气扬,欺压百姓;中国人也不能太过于被逼压,一旦,处于有一点可以得意时,也容易欺负弱小者。就像中国人看不起比自己低劣的菲律宾人、非洲黑人一样,总是能找到比这些国民和种族更优越的地方來看不起这些国民和种族。


    目前,中国经济在高涨后,渐渐退潮,各行各业均受到影响,总体讲,那些曾经阔过,現在还阔的,依然趾高气扬;那些曾经阔过的,现在不行了,正心怀不满;那些从没阔过的,对还在阔的充满仇恨,对正在没落的则幸灾乐祸,对自己的状况,则不思改变,这是众多中国人的心态,也可以说是一种普遍的国民心态,这种心态,鲁迅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猛烈地抨击过,但时间过了将近百年,这种国民性依然没改,不仅没改,而且愈发发扬光大,逐渐从国内,随着国人的大量移民海外,而在海外扎下根来。
   
   2016年4月2日
(2016/04/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