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共正面臨的大轉折 ]
藏人主张
·西藏从来就“不”是中国的
·台湾学界评西藏党委书记言论
·國家人權行動計劃欲蓋彌彰
·台灣無基改產區地位會毀於一旦?
·中國雜交水稻是轉基因水稻嗎?
·《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推薦序〈一〉
·【《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推薦序〈二〉
·蔡英文總統昭告天下
·蔡英文總統昭告天下
·中共對台「轉趨強硬」?
· 中共當局自己製造了黨內最大的敵人
·中共對台灣的全面政治逼迫
·
·洪秀柱一語驚世,國民黨春光乍洩
·《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推薦序〈三〉
·为何年轻议员说“香港不是中国”
·智能可能导致人类的毁灭
·中国军粮已全面基改化
·只要你們準備好,我隨時都可以來
·《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新書發表會新聞稿
·台灣是一個活在虛假中的真實國家
·評美國總統大選和中菲關係突變
·「五明佛學院」為何如此重要?
·中共外宣的新花招
·袁紅冰新書打臉習近平選擇性打貪
·袁紅冰、蔣繼先將在台北信義書局文化講座舉辦新書座談會
·袁红冰教授评“洪习会”
·《中華民國祭》是惡意詛咒嗎?
·《神州悲歌》新書發表會新聞稿
·「信義書局文化講座」新聞稿
·从“人彘”恢复为人 《神州悲歌》为讨伐中共抛砖引玉
·《神州悲歌》作者蔣繼先致台灣讀者的親筆信
·人民幣快速貶值的前因後果
·特朗普当选总统跌破全世界眼镜!
·又沒提到習近平中國在怕什麼?
·深圳轉機險釀「銅鑼灣書店」事件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第十世班禅喇嘛死因之谜探究
·以自由之名來談臺灣的政治發展
·川普面臨兩個美國和全球化挑戰
·國人歷史觀的幾個笑柄
·一代藏人的身份困境
·中共對台戰略的「進化版」?
·西藏从来就“不”是中国的
·【中國正在懲罰蒙古國「自古以來」就有的蒙藏文化、宗教交流活動】
·中國生育率的問題比預料的更嚴重
·从评价卡斯特罗看西方左右派
·川普打破政策惯例与蔡英文通电话
·川普推特發文狂嗆中共
·川普要重新定义“一中政策”
·為什麼「中美國人」即便受到實名舉報貪腐,也毫髮無傷?
·卡斯特羅之死和王岐山在全國政協講話
·中國根本沒有元朝和清朝兩個朝代
·中国污染物排放世界第一
·中共會動用一切能量對台出手
·《陳水扁陳情表》—致蔡英文總統
·【把握「川蔡效應」契機下的台灣應處之道】
·「中國夢」+「被肢解恐懼症」
·誠品世界最高書店夢碎
·极端主义笼罩下的东突厥斯坦
·陳水扁政治迫害案真相的司法調查委員會
·川普當選後中美關係和世界格局的變化
·公投無關統獨,在於國家正名
·中国雾霾的“十面霾伏”和经济困境
·百年政黨國民黨的末日大崩潰
·为什么寄《杀佛》给十世班禅大师的女儿
·网民视野的2016年中国
·納粹與中共的「種族主義」
·蒙古不堪中國「以商逼政」,台灣呢?】
·進化中的「自然災害」:「霧霾」「土地污染」與「基因改造」
·習近平終於「自承」反腐是為了權力鬥爭
·德國之音:香港出版自由已死
·「習核心」時代「批毛」「當然是」禁忌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新書出版消息!
·「愛國賊」與「第五縱隊」?
·川普时代美中博弈及台海局势走向
·2017是美国与中共较量之年
·美学者预言亚洲世纪的终结
·如何廓清時代的大困惑?
·台灣「維持現狀」的迷思
·川普平衡美中关系会倾听台湾观点
·川普总统就职演说全文
·川普民粹论点在中国民众中产生共鸣
·國民黨大崩潰
·為何周強突然坚决抵制司法獨立
·習近平「反腐」的出發點與戰略
·習近平不得不拿下劉亞洲
· 川普上台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川普早祷会讲话令人振奋
·《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中國官員與留學生對西藏的態度不能只是膝蓋反射式反應
·習近平正在為保衛自己的權位而拼命
·反分裂國家法》其實可以隨時醒來
·袁紅冰攜酒百年行
·BBC:全世界下個獨立的國家?
·〈智者、聖徒、英雄〉 ──袁紅冰在鄭南榕殉道21周年追思紀念會演講逐字稿
·川普要推翻社会主义
·中共十九大搏鬥簾幕拉開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正面臨的大轉折

伍凡評論第490期 中共正面臨的大轉折
   
   
   
   2016-04-02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90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中共正面臨的大轉折。
   
   
   
   中共黨內鬥爭公開和半公開化
   
   
   
   最近中共黨內鬥爭已經明顯的公開和半公開化了,激烈的矛盾衝突已經難以掩蓋。就在今年中共兩會前後,已相當充分的暴露了。為什麼中共高層已經無法掩蓋激烈的矛盾衝突呢?其實,原因是很簡單很明顯的,中共領導層的每個人都是現今五濁惡世的凡夫俗子,都有七情六慾,他們都把權力和利益視之為命根子,互不相讓。當矛盾發生到嚴重衝突的時候,權力慾會發作到令人不可思議的地步。
   
   
   
   有個明顯的例子,幾年前,習近平下令說:「這件事情不幹也得幹,甭管有什麼陰招、損招都給我使出來。網絡管不好,宣傳部提頭來見!」就是提著腦袋來見我,他這句話就意味著,只要網絡事情做不好,那麼這事情要做得不滿習大大的意願,那就得提頭來見,被處以頭身分屍,就得被判死刑。
   
   
   
   或者有人會說,這是習近平嚇人的手段、或者用人的策略,以及強化自己的權力的做法。但,這確實是中共高層官員官員們相互關係的真實寫照啊。我們就從這一點切入,來分析中共高層的你死我活的鬥爭。
   
   
   
   主席台上,坐著一個被打敗的習近平
   
   
   
   我們再回顧,在3月5號,李克強在人大全體會議上,汗流滿面的做了兩個小時的政府工作報告,獲得人大代表們的45次掌聲,尤其是在報告結束的那一瞬間,最後一次掌聲連續了26秒鐘,這是連續時間最長的一次鼓掌。但是,坐在李克強身旁,居然不為冷汗滿面的李克強鼓掌,習近平神色沮傷、舉止反常、表情極為陰森,流露失落之情。往日那種雄心勃勃、意氣風發、志在必得的神情和風采,在人大會議上,完全不見了,人們看到的是在主席台上,坐著一個被打敗的習近平。這幅畫面通過網絡,在全世界傳開。
   
   
   
   人們可以感到,在中共高層一定發生了什麼大事,才能夠使習近平有如此的反應。中共高層的激烈鬥爭已經暴露無遺,習近平以如此出格的態度和格調來對待李克強。但事與願違,得到的是極其負面的反效果。習近平的統治風格,只會在處理中共黨內鬥爭這個問題上,火上澆油。他運用恐嚇和打擊的辦法來對付政敵,那麼就會製造更多的敵人。
   
   
   
   習核心的政治活動迅速的遽然停止
   
   
   
   今年初,習近平向中共政治局委員們,和各省市自治區負責人發出指示,要求他們向黨中央看齊,也就是向習近平看齊、向習核心看齊,也就是要求全黨擁護習近平做核心和領袖。不料,中共政治局委員們和多數省市自治區負責人,拒絕擁護習近平做核心的要求,他們不賣習近平的帳。我猜想,在中共兩會之前,中央政治局開會明確拒絕了習近平想當核心的要求。之後,在3月4號,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在網上流傳。那麼在實質上,在我看來,這封公開信是配合了政治局的決定,因此習核心的政治活動迅速的遽然停止,明顯的表明習近平已經不可能抱著習核心的夢了。習近平用豎立個人崇拜的方式來擴權和樹立權威,結果是適得其反,引起中共黨內的反對和民眾的反感。
   
   
   
   海外中文媒體《世界日報》在3月29號發表了一篇社論,題目為「體制憤怒反水 習近平像坐在火山口上」。文章寫到:「今年中國人大、政協兩會噤若寒蟬,阿諛滿堂,但異常沉悶窒息的氛圍,卻隱藏著敢怒不敢言的戾氣與憤怒。之前發生一系列體制「反水」事件,「習核心」未能如預期在兩會得到確認,反映了中共內部對習近平執政的反彈和牴觸加大。」
   
   
   
   習近平正坐在岩漿噴射的火山口上
   
   
   
   習近平好像坐在沉悶的火山口上,隨時面臨岩漿噴射的危險;外界更有「倒習公開化」與「倒習聯盟」形成。中共高層為甚麼會鬥爭到如此地步呢?中共一貫堅持鬥爭哲學,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這是毛澤東的座右銘,這形成了中共組織的特性,幾十年的鬥爭已經薰陶了中共領導高層的性格和氣質,誰不奉行鬥爭哲學將無法生存。
   
   
   
   習近平上台三年來的歷史,是爭權、奪權和擴權的歷史,反腐鬥爭就是剷除政治異己,防止政變,時時刻刻在為他的權力而搏鬥。要求習近平辭職公開信的出現,表明了反習聯盟正在逐步形成,這必將嚴重影響中共政權現狀,和它未來的結局。那麼中共如何應對這個突然發生的事件呢?中共這個派系正在角力,迅速的調整各派系的關係,爭奪和填補習近平正在失落的權力。
   
   
   
   首先,已經退休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們,紛紛以不同的形式公開亮相和間接亮相,以顯示他們在中共政治舞台當中的影響力仍然存在,不容忽視。《光明日報》報導,江澤民為「世界著名歌曲45首」作序;胡錦濤回訪出生地江蘇泰州受到江蘇省長石泰峰場場迎接;《溫家寶地質筆記》一書在全國公開發行;李長春的新書《中原大地奮進曲—20世紀90年代振興河南的探索與實踐》由人民出版社和河南人民出版社聯合出版發行。江湖等人的亮相,就是表明自己身體健康良好,用這個形式來表達中共各派系力量正在運作,以維持中共政權。
   
   
   
   目前,退休的正國級領導人有江澤民、胡錦濤、李鵬、朱鎔基、李瑞環、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宋平、李嵐清、曾慶紅、吳官正、李長春、羅幹和賀國強等15個人。中共當局利用被稱之為「殲-10之父」宋文驄遺體告別的儀式在3月26號在北京舉行,以表示哀悼、親切慰問或送花圈等方式,迅速的亮出了目前中共當局的權力組成排名如下:
   
   
   
   習近平、胡錦濤、李克強、張德江、俞正聲、劉雲山、王岐山、張高麗、劉延東、范長龍、許其亮、趙勒濟、李鵬、朱鎔基、溫家寶、曾慶紅跟吳官正等十七個人,這是到目前為止中共所亮出來最新的權力排名的名單。
   
   
   
   胡錦濤團派和他的盟友們勢力急遽上升
   
   
   
   那麼我們分析這個權力的名單,立刻就發現胡錦濤團派和他的盟友們勢力急遽上升,胡錦濤排名第二位,他和他的團派及盟友們在這十七個人中佔了八位,有胡錦濤、李克強、劉延東、范長龍、許其亮、趙樂際、朱鎔基、溫家寶,是最大的一股勢力。
   
   
   
   第二大勢力是江澤民派有五名,有張德江、俞正聲、劉雲山、張高麗、曾慶紅,中間派有兩名,李鵬跟吳官正。力量最削弱的是習近平,他的盟友僅僅是王岐山一個人,而王岐山的立場也在處理任志強事件當中,在微妙的變化之中,王岐山也相當保護了任志強,事實上賞識王岐山的伯樂是朱鎔基。
   
   
   
   王岐山從政是從國務院開始發跡的,王岐山從政的經歷與習近平沒有淵源關係,我們再來看看胡錦濤和范長龍、許其亮兩位現任中央軍委副主席,以及其他軍委委員們的關係。胡錦濤在2008年授予范長龍「上將軍銜」,2007年授予許其亮「空軍上將」軍銜。在2007到2008年期間,胡錦濤授與現任軍委國防部長常萬全、海軍司令吳勝利、空軍司令馬嘯天、裝備部部長張又俠等人「上將軍銜」。可見胡錦濤跟現任的中央軍委們的淵源關係要深過於習近平和將領們的關係。
   
   
   
   2003年8月趙樂際升任青海省委書記,2007年3月調任山西省委書記,趙樂際現任是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掌握著省、市級和國營企業負責人的任命大全與胡錦濤有深厚的淵源關係。
   
   
   
   最近的一個時期,胡錦濤的政治盟友、親信們紛紛上位,李克強的首席智囊寧吉喆任中共國家統計局局長,朱鎔基的老部下劉士余任中共監證會主席,溫家寶的頭號智囊謝伏瞻出任河南省省長。由此可見呢在省部級、中央委員、上將級的軍事將領這一個層次來看,與習近平關係深厚淵源者幾乎是屈指可數,寥寥無幾。
   
   
   
   胡錦濤又回到了中共的權力中心
   
   
   
   那麼從上述的權力組成來分析,明顯的可以看到胡錦濤從三年前的全裸退出政治舞台,現在呢又因為因緣際會又回到了中共的權力中心。這是中共當局面臨的政治、經濟、社會和外交的巨大壓力所造成的。現在習近平身處體制的憤怒「反水」,坐在火山口上的平面,那麼如何處理這個政治難題呢?
   
   
   
   胡錦濤是臨危受命,不得不小心翼翼來處理,就在習近平訪問捷克的時候,3月29號,有171名來自黨政軍群等各個機關部門的忠誠的中國共產黨黨員發出「告全黨全軍全國人民書」要求黨中央政治局、中央軍委及全國人大常委會立即召開緊急會議,「罷免」習近平同志黨內外的一切職務。
   
   
   
   「罷免」習近平估計在北戴河的會議上由中共的元老們協商拍板定案
   
   
   
   我估計這個政治難題將在今年夏天的北戴河的會議上,由中共的元老們協商拍板定案。我估計不外乎有兩種可能方案:一習近平任總書記職位到十八大結束,離開中共中央,提早體面的退休。這基本上符合兩封公開信的要求,以回應中共體制內的怨氣呼聲。
   
   
   
   第二,在十九大中保留習近平中央常委職務,但總書記由李克強擔任。這個方案是顧及到中共高層的相對穩定,但是會受到中共體制內官員的反對,並且會留有後患。
   
   
   
   更大的難題是中國經濟持續下滑,金融危機隨時會爆發
   
   
   
   中共當局面臨更大的難題是中國經濟持續下滑,金融危機隨時會爆發,今年3月初,穆迪將其對中國政府債券評級展望由穩定調整為負面,這是指3年前惠譽下調中國主權信用評級以來,信用評級機構對中共的首個重大的舉措。除了不斷上升的債務水平以及下滑的外匯儲備外,穆迪還將這個舉措歸因於改革面臨艱鉅挑戰,中共政府為解決經濟失衡而實施改革的能力存在著不確定性。
   
   
   
   3月31號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將中國的「主權評級展望」從穩定下調到負面,標準普爾在聲明當中說,我們調整對中國的評級展望反映我們對中國政府信用度面臨著經濟和金融風險正在逐步上升。
   
   
   
   全球有三個著名的評級機構現在穆迪和標準普爾已經把中國政府的信用度下調到負面了,可見國際對於中國政府的金融的這些負面發展採取不信任態度,同時中共當局正面臨著工人失業的巨大壓力。
   
   
   
   中國工人罷工将引發社會動蕩
   
   
   
   總部設在香港的勞工權益團體「勞工通訊」去年所記錄到的罷工、抗議的次數達到2700多次,是2014以來的兩倍之多,最近幾個月來勞工糾紛越來越多,僅僅今年一月份就發生了五百多次抗議活動。中國工人把不滿的情緒集中在拖欠工資、不及時支付養老福利金,以及工作條件不安全等等,這些會持續的進一步的發展。
   
   
   
   中國在20世紀90年代末和21世紀初,曾有過一輪私有化和結構調整的過程,削減了3000多萬國有部門的職工。但那時的中國經濟增長速度是往上升,是往上升的階段,新行業創造出了數以百萬計的就業機會,但是這個條件現在沒有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