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东海一枭(余樟法)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汤显祖】汤公与莎翁,是中英戏剧发展的两大高峰。但由于百年来西方中心主义的影响,至今为止对双峰的研究评判大多持西方标准,对莎翁人文主义思想赞美有余,对汤公仁道主义内蕴发掘不足,普遍存在扬莎贬汤倾向。当然,贬汤多非故意,而是不明仁道之真相,不明仁道之高妙,缺中华文化自信。

   【汤显祖】在西方中心主义时代,都以为称汤显祖为中国的莎士比亚是对汤显祖的褒奖。殊不知,比起莎翁戏剧中的人文主义理想来,汤公戏剧中的仁本主义的光辉更加灿烂。等到王道政治重建,中华文明重光,在全球文化道德教育政治各个领域,中华标准将取代西方标准,莎士比亚将会被称为西方的汤显祖。

   【反噬律】邪恶有反噬的特性,可称为恶的反噬律。作茧自缚、自作自受、自食其果、自掘坟墓、自作孽不可活等等成语,说的都是这一恶的特性;作法自毙、请君入瓮这两个故事,更是对反噬律的生动说明。发明和推行灭族罪的商韩派法家思想、政治及军事大腕,包括商鞅在内,多数惨遭灭族。

   【忍恶度】“对暴君恶政的忍耐度越低,社会变革所付出的各种成本也越低,反之亦然。”(罗辉语)然哉,社会忍恶度与社会变革成本成正比,这也可视为一个定律。忍恶度低,说明民德民智不至太低弱,极权暴政纵然侥幸成功,难以持久和稳定,而变革力量容易结聚,变革起来相对容易。

   【容恶度】毛政是古今极权暴政之最,为任何社会时代所不堪忍,或如厉王被放逐,或如桀纣被革命,或如隋炀被诛杀,不容善终。无道之至,亲戚畔之,对于这种极端暴力极端欺诈极端下流无耻的暴君,其部属亲信亲戚都会通过各种方式手段诛除之。不仅容忍而且拥护而且崇拜赞美之,唯马邦人才能做到。

   【九大恶】邪恶性与悲苦度成正比。古今中外所有恶帮邪派无不噩运深重,恶报深长。兹选出人类历史上九大邪恶集团如下:秦始皇集团,石虎集团,黄巢集团,李自成集团,张献忠集团,洪秀全集团,希特勒集团,斯大林集团,毛集团。其中毛集团害人夺命最多,殃民祸国最深,独占古今邪恶之鳌头。

   【启蒙】真能学步和效颦自由主义,倒也不错。问题是启蒙派大多不明自由主义之真义和正义,轻自由而重民主,甚至弃自由而唯民主,沦为民主主义,与自由主义背道而驰,与马列主义一拍即合。对特色启蒙派,有必要进行自由主义和中华文化的双重启蒙。

   【形而上】叔本华妄言孔子的学说:“主要是有关政治和伦理的哲学,而又没有形而上学作为支撑”云,一些中国学者也拾其唾沫学其舌,重复叔本华的无知。孔学即儒学,是政治学道德学更是形而上学。形而上者谓之道,儒家对道体、道心的认证最为中正,不仅西学望尘莫及,佛道两家亦各有偏倚,大不如也。

   【答洪老】关于儒家化和民主化,洪老的意见是:应该坚持民主化,有限接受儒家化;我的立场有所不同,儒家化为主为本为先,民主化为次为末为后,努力追求儒家化,有限接受民主化。何谓有限民主?我在《主权在民论》结尾“主权在民的制度保障”中已有简单介绍。

   【答洪老】洪问:“如果儒化盖过民主化,谁有权利最后鉴定并决定礼制?是人民或人民的代表,还是某大儒或某些大儒?”答:新王道政治可设两院:儒士院和众议院,儒院由儒家群体选举,代表儒家;众院由民众选举,代表民意。新礼制由儒院鉴定,众院通过,然后实行之。 【答洪老】洪问:“谁来决定国家的各级政府首长和议员?是人民或人民的代表,还是某大儒或某些大儒?”答:众院议员即民意代表,由人民决定;各级政府首长由竞选产生,县长可由民选,省长由各县推选,首先都要通过新科举考试取得入仕资格。国家元首由儒士院推荐,各级首长通过,众议院表决。

   【日本】日副外相表示,正在考虑未来对中国人实行免签。有网友惊呼日本出杀招,认为“中国人内心其实很爱日本人”云。准确的说这不是爱,而是对文明的羡慕和向往。人往高处走,眼往高处看,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中国人羡慕日本,就像日本人向往尧舜禹三代和汉唐宋诸朝一样。

   【虐待】士可杀不可辱,物可杀不可虐。无故虐待动物,是无恻隐之心的表现,非人也。虐杀的动物,其肉不吉,甚至有毒,食之有害。

   【虐待】儒家亲亲仁民爱物,马帮则热衷于虐待,虐待亲人虐待人民虐及动植物和大自然。家不家国不国官不官民不民已习以为常,连自然生态环境都空前恶化。如此毁人害命伤天害理,能不天怒人怨?难逃人天虐待。根据天理和因果律,马帮应是古今中外所有邪派中恶报最深长、命运最悲惨的。2016-4-5

   【文革】丁学良提出要感谢文革的五条理由,第一条谓:文革让绝大多数中国人终于明白了“对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其中蕴含的伦理道德,不能否定得太彻底。”需要通过文革才能明白这一点,令人无语。更加无语的是,“不能否定得太彻底”,意味着对中国文化的否定没错。呜呼!文革并没有让作者明白起来也。

   【标准】这是我的人生经验之一:没有基本的文化共识和思想认同,就不会有真正的尊重。是否尊孔,是判断人之优劣、正邪乃至敌友的一大标准。如果一个中国人对孔子都敢轻蔑和诋毁,怎么可能真正尊重东海,尊重中华文化和文明?怎么可能真正关爱中华民族,甘愿为中华重建民族复兴而奋斗和奉献?

   【民主】“反观历史,儒化程度越高,专制程度越低。专制程度越低当然民主程度越高。”(罗辉语)这是一个历史规律。儒家化就是去夷狄化去野蛮化,即文明化中华化,在现代也意味着民主化。如清末君主立宪制,保留君主之名而趋向宪政之实,就是一种民主化努力。

   【民主】民主必须有其制度架构和适用范围,不能什么问题都讲民主。民主如果捞过界,变成民主主义和大民主,那就走向了反面,反民主了,文革就是典型。民意可以决定领导人,不能侵犯行政权。就像病人家属,可以决定由哪个医生手术,不能亲自上手术台。

   【辟马】反腐败,更要反对制造腐败的制度,还要进一步反省制造这个制度的思想文化体系,即马学。是马学导出马制,马学马制双管齐下,把绝大多数官员推上了堕落腐恶的邪路,毁害了它们的一生。只有彻底清算、驱逐马主义,才能反掉恶制度,从根本上解决腐败问题。

   【辟马】恶官恶制邪说,相辅相成,三位一体,邪说又是最根本的。反腐败而不反制度,腐败就如野火烧不尽的野草;反制度而不反马学,制度就如坚忍而不拔的苍松。大知识分子要批判恶制,更要批判马学,揭发马学的各种错误,以驱散思想迷雾,启蒙广大官民,导正政治和社会……2016-4-5余东海

(2016/04/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