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中共拥儒我拥共
·《良知永不灭》
·所知障患者
·怜悯假洋鬼子,剔除伪民运!
·你是流氓谁怕你
·“中共拥儒我拥共”等(东海随笔八则)
·关于乌市惨案的两点意见
·祝贺我吧,或者咬我!
·国不可作信仰,民不可无诚信--与于丹教授商榷
·“以寂寂无名为耻”等(东海随笔十一则)
·《大良知学》征订启事
·原道文丛第二辑将出预贺
·东海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
·东海是一种待卖品
·东海老人:要习惯我才是爷
·巧言令色足恭,耻乎荣乎?
·新三纲
·《当你…》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兼论少数民族政策》
·赠人二联,欢迎批改
·小乔,何必给东海留面子?
·“我们的圣经”
·“我们的圣经”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东海随笔八则)
·为许君志永及公盟而作
·陶澍慧眼识宗棠
·有知识的愚民
·《羞辱东海的最好办法》等
·《勉断章师爷网友》
·东海老人儒联小集
·儒家本重权,孔孟曾跑官
·“四不”不宜原则化-------与王丹商榷
·博导从来惯胡解
·《关于日食----葛剑雄话说大了》
·东海老人:被迫“沉迷在网络上”!(外一篇)
·反对利他主义,弘扬利他精神
·关于阳光法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不论有无知识,无非破铜烂铁》
·《东海的文化程度》
·屠夫:一块锈铁!
·教诲高层:尊儒应该怎么尊?(外三篇)
·《不是笑话》
·四种人:欢迎对号入座!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想起“汉奸”张志忠》
·《想起“汉奸”张志忠》
·《政府便宜不妨沾》
·《东海老人:警告》
·关于真理,小启格丘山先生一蒙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老人:答网友(五则)
·《关于“东海一枭这个人”》
·《东海老人:为“美人”的感觉喝彩》
·《儒虽少数,兴华必儒》
·《无知的拥儒者》
·《无知的拥儒者》
·《复仇之神》
·《傻牛》
·《伪文明人士》
·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儒家要争新地位,政治亟须大变法
·《向胡适学舌》
·《冷看浑人混扯,谢绝恶意引申》
·《儒家的法律也是可以杀人的!》
·杀,还是不杀?
·曾囯藩如其仁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东海曰】恶人和邪恶势力也能猖獗一时,但一旦倒下,就永远永远地倒下了;君子和正义力量可能落魄一时,但倒下万次,也会一万零一次挺起。山穷水尽,对于前者是末路已至,万劫不复;对于后者是剥极必复,新途将启,柳暗花明。

   

   【态度】《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作于2012-2014年间,表达了对习先生及习王团队的一些希望、祝愿和提醒。有些事已经过去,所论理当不过时,值得天下后世参考和取法,特荟萃一下。直言傥论,发自衷心;知我罪我,付诸公论。

   

   【辟鲁】鲁迅者,乱世之文贼、人造之伪神、毛族之邪魂也,迷惑性越大,危害性也越大。其人青年是愤青,老年是愤老。其知见大不正,言行多不义,愤怒更非义愤,而是小人之迁怒,意气之私愤。反常比无知更可怕。此人不仅无政治社会之常识,而且反文化道德之常识。无数人中其毒受其惑而不自知。

   

   【辟鲁】鲁迅上升为民族魂,首先有赖于毛帮为了利用而力推。鲁迅反传统反儒家,为马学毛思深入和占领中国起到了文化清障作用;而鲁迅的赤化倾向和民族劣根性论,更与毛帮一拍即合。其次,这种不中不西、浅薄躁妄、贼眉鼠眼的文痞成为民族魂,是因为当时中国已经失魂落魄,社会各界神魂颠倒。

   

   【辟鲁】“民族劣根性”论,从根本上摧残了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和文化自信,为马列主义鸠占鹊巢提供了方便,为马帮革命、专政和暴力改造等等政治暴行提供了有力的理论支持。经过各种中华自伐、民族自侮、文化自毁和自相残杀等运动,中国人确实空前劣质化了。

   

   【辟鲁】我一向相信天道的公平、因果的公正和历史的公道。欺诈有效也有限,骗得了一国骗不了一世,骗得了一时骗不了历史。假冒伪劣恶的东西,无论怎么粉饰神化,终究要裸出本相来的。毛氏和它树起来的鲁迅雷锋之类欺世盗名的偶像,终究要还原为一地污泥和垃圾。我就是奉天承运来还原它们的。

   

   【辟鲁】鲁迅骨头轻也不硬,但比起后来的无数学习者崇拜者,倒不至于无骨。后来大多数鲁迅门徒,无非毛奴兼权力名利之奴,完全没了骨头,仿佛泥鳅鼻涕虫。可笑的是毛奴偏都喜欢赞鲁硬骨头和自诩硬骨头。东海早就指出,越号召学雷锋,民风民德越坏;越努力学鲁迅,文人学者骨头越软。

   

   【辟马】马主义者学坏容易学好难,堕落容易上升难,原因很简单:没有信仰---唯物主义信仰是伪信邪信。道德本于三观,三观又以世界观即信仰为根本。没有信仰,道德无根,生命无根,怎么讲道德,只是口头禅。因此,马官很难听懂仁话接受教化。它们只听得懂严刑峻法和“武器的批判”。

   

   【苦难】崇拜苦难和受难者是荒唐的,崇拜苦难的制造者,更是荒唐到了极点。苦难的制造者,是人民之敌,人类之敌,受害可以复仇,豪侠可以义杀,正义力量可以革命。对于苦难,英雄豪杰藐视之、战胜之,圣贤君子转化之、超越之。唯英雄值得敬佩,唯圣贤值得崇拜。

   

   【人吃人】或谓“中国社会已进入互害模式”。不是“已进入”,而是早已进入,民国时初步进入,四九后全面进入。互害模式即人吃人模式,官吃民,民吃官,民相吃,官相吃。始而民不聊生,继而官不聊生,继而官民皆不聊生。这一切皆拜马主义所赐、托共产党之福也。

   

   【常州】中央台曝光之后,常州政府还饰词狡辩,继续对公众和上级政府撒谎,怙恶不悛,恶上加恶,罪无可恕。若是儒家政府,必刑杀首恶并严惩相关责任人!另外,常州事件,科学家集体沉默,谢绝采访,可谓集体缺德。缺乏责任感正义感仁爱之心,热衷于追名逐利逢恶帮凶,是马邦知识分子的共性。

   

   【剿匪】古代贼在绿林,现在贼在官府,那些贪官恶吏都是民贼国贼。通过各种方式打掉和严惩它们,是敬天保民的必须和替天行道的表现。唯目前司法过度宽弛,不合乱世重典原则。有些血债必须用血来还,有些罪恶必须拿命去赎;重典惩恶是对善良最好的鼓励,严刑杀贼是对人民最好的保护。

   

   【剿匪】反腐打虎,论艰难,不亚于革命;论性质,可比于剿匪。不教而诛谓之虐,教而诛之谓之义。但对于大大小小老虎,本不存在不教而诛的问题,因为它们都受党的教育很多年。十八大之后还不收手,至今继续以权谋财、仗势欺民的官员,屡教不改,怙恶不悛,怎么严惩都不过分。

   

   【计生】独评有一篇《人间惨剧:90年代冠县计生屠婴事件》的短文,介绍了1991年山东冠县莘县等地的“百日无孩”运动。读罢悲愤交集。计生标语中有一条叫:宁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此一语应该成谶,那些残忍剥夺婴儿胎儿之命的计生首恶和积极分子应该主动断子绝孙,以略抒人天之怒!

   

   【文革】有老人家说,当年文革风云人物的死法,主要有三种:一监狱死,二自杀死,三癌死。

   

   【法家】韩非思想中局部相对正确处多源于儒学。例如韩非主张刑法要因时制宜、因时而变,“古今异俗,新故异备。”故立法“不期修古,不法常可,论世之事,因为之备。”儒家礼制强调与时偕宜的时代性,“礼以义起”、“礼,时为大”。只不过,礼之形式因时而异,礼之精神万古不易,此非法家所知也。

   

   【台湾】或谓洪秀柱大讲三民主义,是想以三民宪法制约民进党,并用民族主义阻挡国民党靠向台独。动机固可取,效果必有限。三民主义文化品质不高,民粹倾向严重,无力引导和优化民意,反而容易被“以民意的名义”利用:在大陆被毛帮利用,在台湾被民党利用。这是国党从失败走向失败的根本因。

   

   【台湾】或说三民主义就是儒家思想,可以代表儒家道统。非也,儒家爱我民族,重视民生,关心民权,但不许它们主义化本位化。儒家政治民本位,不是民族本位和民权本位,主权在民与民权本位并非一回事。民本位之上还有仁本位。如果三民主义与儒家无异,蒋先生的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岂非床上叠床?

   

   【台湾】或谓三民主义中,民族主义总还有支持中国的统一和复兴的剩余价值。答:孙中山民族主义革命正义性不高,虽然成功,后患深重。这面老旗完全无助于中国的统一和复兴,反而会对台湾本土民族主义(台独)产生巨大刺激。儒家仁本主义才是未来统一两岸的最佳文化共识,国民党应该努力先行归儒。

   余东海2016-4-21

(2016/04/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