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东海一枭(余樟法)
·玩啥也别玩文字,玩谁也别玩老枭!
·《金刚密令》
·《不管怎样》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自示》
·摩诃自由(组诗)
·东海客约
·消闲五首
·荆楚们,别混扯,请深思!
·本体三论
·《只要动起来》(外一首)
·流浪工程:和枭兄《独酌》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六四》(外一首)
·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与网友们共勉
·调某民运“大侠”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蚂蚁开会:踏平东海,推倒昆仑!
·《话我总是要说的》
·历史是大人养的!
·寻找自我: 实在看不过去,挑些简单的问题替老枭回答!
·《丛林》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儒家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本质不同何在?
·枭文《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争鸣小集(1)
·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
·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先务道德,再论文章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违法未必不君子,获刑或许更儒家----为郑家栋一辩并答刘晓波
·王丹和朱元璋这两个角色!
·人的尊严从哪里来?
·“颠倒英雄”-----复荆楚
·《你的精彩》
·与振标兄游龙虎山
·与芦笛先生的告别词
·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偶得八绝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儒家不是家!
·草木有形皆劲敌,鹤风无处不王师---无题二首
·zt中国传统文化人为何远比法国文化人有骨气?
·唯我儒家最大家(二首)
·海外独知芦笛体,轻薄为文哂未休(旧文备忘)
·与芦笛先生有关的一些文字(备忘)
·答“胖”网友
·《一盏灯》(四首)
·好大一个王!
·以天下至诚,创世间奇迹
·枭心(杂诗一束)
·贼党,住手!
·怀人四首
·为刘晓波开一窍
·“我干啥都行,你干啥都不行!”
·无弦琴:以当代儒教政治学使疑儒思想烟消云散——兼答复东海一枭
·儒家是我光明宅,我是儒家保护神(四首)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
·送振标
·请一齐来创造奇迹!
·五绝五首
·近期枭诗国内坛子部分跟帖“备案”
·谁也别想偷偷绕过去(四首)
·网友赠诗集萃(之14)
·雪峰:大家狂起来——与东海一枭共饮一杯
·我是仁者我怕谁!
·最大的力量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少一点苛责,多一份自省!
·网事有感二首
·圣人最爱说家常-----刘晓波批判
·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出书如出精,一出天下艳!
·萧瑶唱和遍寰中(修正稿)
·《人是可以被唤醒的》(外一首)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5)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辟马】马克思高度推崇无产阶级,认为无产阶级思想道德整体优秀,虽也批判流氓无产者,蜻蜓点水而已。事实恰相反,无产阶级中虽然不乏优秀者,但整体低劣,无产而不流氓者几希。尤其是经过唯物论、斗争论洗脑的无产者,放辟邪侈,无所不为,一旦得势,更加恶化。

   【辟马】民无恒产必无恒心,容易流氓化。尤其是马家化之后,无产阶级必然成为无德无耻无底线阶级。所谓的无产阶级革命,实为造反作乱;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必成空前暴政,比古来所有暴政都要暴虐凶残。无产阶级专政是所有阶级所有人的灾难,专政之阶级在恶性大发之后也将堕入苦难的深渊。

   【辟毛】欺诈和暴力是毛派与生俱来的恶习,毛政权就是建立在诈力基础上的,诈力并用,相辅相成,病入膏肓,无药可救。西方领袖敬仰毛泽东,美国教授赞美毛泽东,类似谎言谣语铺天盖地。新华社记者李竹润老来知悔,为“西点军校学雷锋”的假新闻道歉,虽已嫌迟,值得学习。

   【辟马】中纪委研究员撰文列举了嫉妒心理、暴力心理、报复心理、偏执心理、自恋心理、依赖心理、奉承心理、物质依赖心理、说谎癖等心理疾患,强调不应把这些患者提拔到重要领导岗位。殊不知,这些心理疾患的根源,在于唯物世界观和极权党主制。文化制度不改,这个问题无解。

   【原教旨】原教旨主义好不好,不可一概而论,要根据经典教义和原始教旨而定。耶教原教旨就不好,“原”到《旧约》就更可怕;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更是不得了。佛教大乘小乘各有好处,原教旨无妨。儒家经典最优秀,原则最中正,越原教旨越好,越是原教旨,越有时代性。

   【预测】我说查先生的预测略嫌静止和片面,是因为“七不会”说得死了。有些事未必会、也未必不会发生,不可必。在剥极否极人性恶极的时代,不可测因素太多,存在各种可能性。我断定七年必有大变,包括文化、社会、政治各方面,即使无突变,也是量变巨大,质变在即。

   【预测】所有恶势力都具有“三没有”的特性:没有未来,没有团结和谐,没有真正的强大,越强大越脆弱。恶势力必然灭亡,但灭亡的具体原因有不可预测性,或灭于外力,或灭于内讧,或灭于多种因素的综合。有时候看上去得意洋洋不可一世,忽然间哗啦啦地自我崩溃了,如前苏联。

   【反常】“女子与小人难养”才正常。民众的道德指数高于官员,女人的道德指数高于男人,都是反常现象,那意味着男人不如女人,官员不如民众,男人与官员更无教养。这种现象只能出现于马家社会。说女人和民众道德指数高,是比较而言。男人乾纲不振,政治道德败坏,女人和民众又能好到哪里去。

   【民心】失民心者失天下,万古不易之理。失民心者未失天下,要因有二:一因政权惯性,从得民心到得天下有一个过程,从失民心到失天下也有一个过程,即滞后期;二是判断失误,民心尚存,并未丧失。恶社会与恶政权配套,民德民智的低劣最适合极权暴政的维持。

   【圣战】某些宗教所谓的圣战,实非圣战,而是大不义之战,是对圣字的严重侮辱。真正圣战,必是仁义之师和正义之战,或卫道攘夷,或卫国御寇,或保良剿匪,或吊民伐罪,所针对的必是穷凶极恶的恶政府、恶势力和犯罪集团。某些宗教战争如太平天国和同治回乱,恰是正义之师必须予以平定的。

   【然哉】“批评是最好的尊重,奉承是最大的轻蔑”。孟子说:“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吾君不能谓之贼。”集注引范氏:“人臣以难事责于君,使其君为尧舜之君者,尊君之大也;开陈善道以禁闭君之邪心,惟恐其君或陷于有过之地者,敬君之至也;谓其君不能行善道而不以告者,贼害其君之甚也。”

   【三大恶】反儒派、毛派、恐怖主义三大邪派,既有联系又有区别。恐怖主义有政治的,有宗教的,毛派是政治恐怖主义。毛派多反儒,反儒未必皆毛派,五四启蒙派、特色自由派中,反儒者众。毛派和恐怖主义中也有不反儒的,比起反儒的来,相对正常些。

   【刘军宁】刘先生谈民主谈西学都不错,谈及儒道就全不着调。模仿孔老对话,非儒非道。如仿老说:“若民众的智慧屈从于统治者的智慧,结果是国运民生每况愈下;若统治者的智慧服从于民众的智慧,结果是国运民生每况愈上!”统治者德智都应高于并能不断提升民德民智。若一味服从民智,易流于民粹主义。

   【步韵】步韵徐战前先生:不问苍生不问神,问权问物最诚真。可怜马路非公路,塞满徇私物化人。徐战前偶得两绝:一、上国江山都姓趙,满朝文武只臣秦。青云但舔升天药,从此大人成小人。二 、不问苍生问鬼神,庐山面目例非真。公门就是茫茫海,多少官人是病人。

   【鬼神】李商隐《贾生》讥笑汉文帝:“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诗人之言,不足为训。鬼神问题是中华哲学即道学的重要问题,比一般民生问题更加根本,汉文帝身为天子,自当关心。他求贤问道,在祭典之后,对贾谊问及鬼神之本,礼所当然,可敬可赞。

   【鬼神】汉文帝问鬼神之本,可谓搔到了儒理、天理即易理的痒处。易经说:“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说。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幽明之故、死生之说、鬼神之情状三大问题关系紧密,明王贤君之所必问必知。

   【基础】极权恶制有两大基础,思想基础是邪说,社会基础是三民,即愚民刁民暴民。社会道德崩溃,三民熙熙攘攘,极权就难以撼动,恶制就难以改动。而马学最适合搞愚民教育,最容易制造三民。当然,愚人先自愚,教育者包括教师队伍和知识群体也都愚昧不堪。师生官民同归于愚。

   【非人化】或问:“羞恶之心,人所皆备,而所羞恶者各异,有以裸形为羞者,有不以裸形为羞者,有忠谏而人恶之者,有忠谏而人乐之者,羞恶之准则何在?”答:良知知是知非知羞知恶。不知裸形可羞,不以裸形为羞;不知忠谏可乐,不以忠谏为是,是非羞恶之心不存矣。问出此问题,便是良知泯灭的自证。

   【四端】四心(四端)人所并存,都是良知的作用;四心相辅相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人人皆有良知,人人皆有四心,不同在于,君子发扬光大,小人郁而不彰,恶人逐渐泯灭。恶到极致,善根断绝,便成佛教所说的一阐提和地狱种子。

   【答客】洪老说:“一般而言,孔夫子的教训导向和谐社会,追求变革社会秩序者恶之,完成社会秩序变革者爱之”云。答:孔学外王学追求和谐社会不错,但这种和谐必须建立在良好的政治社会秩序之上。若秩序不良,轻则改良重则革命,所以古来追求变革者,无不爱之---除了居心险恶者。

   【答客】洪老说:“他(东海)把口头上褒孔的政客,几乎一律当作好人并寄以希望;我认为不管是褒孔还是贬孔,有心导向而且真的导向大众出头天的才算好人。”答:褒孔尊儒未能落实于政治实践和制度建设,固然不好,但绝对好于公开贬孔。言论指导实践,贬孔者实践中必然反儒而动,背道而驰。

   【答客】洪老说:“评论一个人(包括孔夫子)的某句话,一定要清楚交代他说这句话的背景和脉络,而且最好把它的适用范围交代清楚。”此言甚是。然复须知,圣经圣言孔子之言,大多普适性极高,普遍适用于一切社会和时代。有特定背景和适用范围的,儒经也都有交代。2016-4-3余东海

(2016/04/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