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说说五四吧
·善恶报应论
·道德和命运的关系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介绍周太王故事,谨供戴将军参考
·今日微博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杀人手段救人心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劣人论
·独尊儒术和言论自由
·从男尊女卑说起
·中国化就是儒家化
·两种成功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与余英时先生商榷:真理的力量和儒家的自信
·新礼制对民主制的三重超越—答刘路
·吴钩一段话三大错
·也谈儒家的认信准则
·今日微博2015。4.15
·为朱熹洗冤
·欢迎问难
·中华君子树,松柏和甘棠
·儒学让人强大
·反动就要挨打
·中国知识群体:最丑陋的时代最丑陋的人
·尊重言论权是儒家的优良传统
·知识群体要忏悔
·颂圣与颂贼
·极权政治的文化背景和社会底盘
·马唯然:一个通灵者的诗生活(附东海荐语)
·庶民有堕落的权利(微集)
·为什么好人没好报?
·三民主义批判
·今日微博:如果天祐中国,必然天祐习王
·人和制度
·今日微言(2015-5-24)
·略答寒网
·三民主义批判之二(微集)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呼吁美国(微集)
·历史是由儒家写的
·今日微博(2015-5-27)
·伟大的帝王师
·仁本主义宣言
·今日微博(2015-5-29)
·《哲学三慧》批判
·儒城---一个儒者的中国梦
·仁者无敌论
·儒家革命论
·旧作展: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专访之三】余东海:我为什么支持习近平(儒家网)
·权力的本质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儒家对西方的历史影响
·儒家十大教条
·新中体西用论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命运共同体论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旧声重发: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仁本主义人性观
·仁本主义世界观
·东海今日微博
·言论罪和妄语业
·今日微博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乐观】很多邪恶之物,貌似庞然大物,其实没有内力,弱不禁风。很多年前诗酒狂士客京华,一位前辈说我的路在中国是走不通的。我借酒意发了一句豪言:顺儒者昌,挡路者亡。当时信口开河,不料一语成谶,反华而动、挡儒之路的大小恶物不断坍倒,到习时代更是前仆后继加速度。

   

   【朱镕基】朱不仅远逊于习,也不如江。习向儒,江佞佛,朱则亲法家,曾公开赞美商鞅,为商鞅之死流泪。仅此足以暴露其政治品质之不堪。历史自有公道在,儒家自有公道在,历史终究是由儒家写的,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别说党意官意和伪舆论,就是一时性的民意真实,也仅供参考而已。

   

   【选择题】半月荒漠行,可从以下人中选择一人同行,你会选择谁?供选者:儒者,自由主义者,马克思主义者,毛左,佛徒,道士,墨家,兵家,法家,阴阳家,杨朱派,基督徒,穆斯林。

   

   【张五常】社保就是政府对弱势群体的救助保障体系。社保是政府的责任,孝顺是儿女的责任,各有其责,不能混为一谈。儒家王朝以孝治天下,特别强调孝道,但并不因此放弃政府在尊老养老和社会保障方面应尽的责任。张五常以孝道反社保,若非糊涂透顶,无知之极,便是别有用心,无耻之至。

   

   【击蒙】或为“21世纪的文明社会居然还有人在高呼以牙还牙杀人偿命”叹为观止。此言才真的令人叹为观止。以直报怨,普适万世;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何况现在社会文明度很有限,各种政治宗教恐怖主义还相当猖獗,非法杀人、杀害无辜现象层出不穷。不仅中国要乱世重典,西方废死各国也有必要恢复死刑。

   

   【伊教】不宜将伊教与恐怖主义划等号,但不可否认,伊教中恐怖分子最多,极端势力最猖獗。其教有极端派和温和派之别。极端派姑不论,温和派也不明仁恕之道,对异议言论和教外民众缺乏基本宽容和尊重,或己所不欲,偏施于人;或己之所欲,强加于人。换言之,温和派也狭隘或暗藏极端倾向。

   

   【法眼】一个人的品位,可以通过他崇敬什么人、喜读什么书判断。对《韩非子》赞叹不已者,必然低劣,必非善类。秦始皇读《韩非子》后说:“嗟乎,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秦政的邪恶、暴秦的下场和嬴氏家族的命运,在这时候就已基本注定。

   

   【法眼】马邦商贾群体,有崇毛的,有拜佛的,有向儒的。论命运和下场,向儒的较好,拜佛的次之,崇毛的最差。从牟其中开始,崇毛的商贾中入监狱、上刑场、死于意外、重返贫困的特别多,维持至今者几希。崇拜信仰大灾星者,最难逃避灾害,除非另有大功德。

   

   【学舌】我翻开马恩列斯毛的著作查看,每页上都有人民、革命、无产阶级、共产主义等等字眼闪闪发光。我横竖还不想死,仔细看了大半辈子,才从字缝里看出来,满本上都写着两个字“吃人"!——东海《狂儒日记》

   

   【辟马】延安整风吃人,镇压反革命吃人,三反五反反右吃人,大跃进吃人,文革吃人,无产阶级革命和专政吃人,阶级斗争为纲吃人,社会主义吃人,列宁斯大林波尔布特吃人,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吃人……这些吃人的东西无不从马主义中开出来,归根结底一句话:马主义吃人。

   

   【自题】夜长百载觉来迟,一杖纵横破万疑。神挡诛神佛诛佛,谁知东海大慈悲。

   

   【粗鄙化】很赞同冯骥才“中华文化正在粗鄙化”的批判,但不同意把清朝拉进来抹黑,说什么“如果追根溯源,至少有三百年的日益恶化的历史”云。中华文化粗鄙化肇端自五四,泛滥于四九,祸首是马帮。诗书礼乐佛经道藏被扫地出门什么山歌野曲粗言鄙语,纷纷登上了大雅之堂。

   

   【大趋势】尊孔者吉,唱红者凶,这是现时代的大趋势。薄氏落败,具体原因很多,根本原因在于唱红崇毛。毛氏不可无一,不容有二,不容有后。相比毛时代,国内国际环境大变,国民德智有所提升,试图借助毛旗复辟左道,特别背天逆理不得人心。习先生略有尊孔倾向,顺乎历史潮流,轻易大占上风。

   

   【大趋势】毛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毛派基础已经崩溃。而儒家尚无政治和社会基础,不具备行道条件。相比薄氏和儒家,习先生无疑更符合这个时代的要求。换言之,这个时代共业不坏不好,国人虽不至于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却还不配享受王道的美好幸福。积不善之国尚有余殃也。

   

   【擅改】习近平先生若这样说就圆满些:对网上那些批评,对互联网监督,不论是对党和政府工作提的还是对领导干部个人提的,不论是和风细雨的还是忠言逆耳的,也无论是善意还是恶意,我们都要欢迎。不仅要欢迎,而且要认真研究,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们要厚德载民,不要妄测和追究批评异议者的动机。

   

   【擅改】习先生只说欢迎善意的批评,容易被别有用心者利用来作为反对、封杀甚至惩罚批评异议的借口。对于贪官恶吏和既得利益集团而言,任何批评异议都可能是恶意,甚至越是忧民忧国、利民利国的批评异议越是充满恶意,因为立场不一样,利民利国则往往不利于利益集团,有害于贪官恶吏。

   

   【台湾】台湾社会和国民党的中华文化基础已经非常薄弱。据说马英九连完全合乎宪法的“课纲微调”都办不到,国民党在年初大选惨败后,党内检讨出现将党名中中国两字去掉的建议,以示好民意和靠拢民进党。《给马先生和国民党提点建议》希望国民党全面儒化并转型为儒家党。确有陈义过高之嫌。

   

   【台湾】蒋介石先生晚年曾经发起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可惜运动深广度很有限,始终没有突破三民主义的障碍,儒家始终未能上升到意识形态地位地位和宪位,人亡政息,势所必然。东海曾希望国民党开展一次更加深入广泛的儒家复兴运动从而浴火重生。看来国民党已经无能为力,只能苟延残喘矣。

   

   【补充】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说:“60年来,我们翻译出版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全部著作,成为世界上翻译出版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最多、最全的国家。”我们也成了坚持马克思主义最长久、人道主义灾难最深重、生态环境污染最严重的国家。历史自有记忆,会牢牢记住你们。

   

   【法家】秦法家的思想错误很多,概乎言之有三:君本位、法主义和性恶论。君本位必然极权独裁,强国弱民;法主义必然恶制恶法,草菅人命。而性恶论从根本上摧残了人类的珍贵和尊严,为极权独裁和恶制恶法提供了人性论支持。法家的思想错误和政治邪恶是原则性的,具有不可修正性。

   

   【法家】《韩非子》思想有两大特征:一似是而非,貌似正确,其实错误;二小是大非,大处错误,但小处、细节、枝叶、局部不乏正确合理性。不仅《韩非子》和秦法家,古今具有一定迷惑性和影响力的异端邪说,都有这两个特征。所以,在树立中正的三观、具备文化的法眼之前,研读它们有害无益。

   

   【法家】韩非强调法律的作用说:“一兔走,百人追之;积兔于市,过而不顾;非不欲兔,分定不可争也!”此言何尝无理?然复须知,“定分止争”本是儒家礼制的功能。礼制包括礼乐刑政,韩非的问题是取刑弃礼,主张法制而反对礼制,立法原则错误,其法遂流于不教而诛、草菅人命的恶法。

   

   【法家】秦法家著作中也时有先王、圣人、道德、天理等概念并持推崇肯定态度。它们或是泛泛而言,并非真实推崇;或是借用概念,另有含义和解释。如《二柄》中强调刑与德的作用,所谓德,是“庆赏之谓德”;《大体》说“不逆天理”,所谓天理,实为人欲甚至恶习邪欲。2016-4-20余东海

(2016/04/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