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提醒习总】过而改之善莫大焉,儒家视改过为莫大之善。然而,过犹难改何况恶。恶会产生越来越严重的路径依赖,尤其是政治之恶,一旦积重,特别难返,腐败就是这样,早已集团性制度性,故三十年来是越反官场越腐烂。若没有相应的文化改良和制度变革配套,反腐只能沦为又一轮政治秀。2012-11-19

   【提醒】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应该有前提,那就是道路中正、理论圆满和制度优秀。马主义毛思想,理论上错漏百出;社会主义道路和党主制公有制,实践中恶果累累。如此自信,与顽固不化怙恶不悛无异。唯仁本主义道路、理论和儒家宪政制度才是中国的希望所在呀。

   【不敢望】习总履新,东海无言,不敢强习总之所难耳。终止劳教计生诸恶政,废除煽动颠覆等恶制,保障言论自由,公开官员财产,提升儒文化地位,仅这几点就不易办到,何况中共要自新,中国要振兴,需要从意识形态到政治制度一系列大动作,祛除马列邪说,回归中华道统,修订宪法落实宪政…

   【习总】主动拨乱反正,驱马皈儒,需要有刮骨疗毒的勇气和脱胎换骨的决心,或难望,但也并非完全无望。民之所欲天必从之,人心(包括民心党心军心)已经大变,政治和制度的原则性改革势在必行,中华民族回道德之仁宅、走自由之义路的趋势已经形成,不以任何人物势力之意志为转移!

   【习总】姑不论现有的儒有没有足够大的,纵然有,纵然大到孔孟程度,也休想监督中共及其领导人。别说监督,不受监督的权利都欠奉。习总上台以后,对儒家的控制若能逐步宽松开明一些,给儒家一点喘息的空间和亮相的机会,就谢天谢地谢习总啦。

   【习总】之所以“难望习总”,是因为习总德智纵高于历代领导人,毕竟非圣贤;更因为目前中国正义力量严重不足,政治环境空前恶劣。任何正面努力,都容易牵一发而动全身。别说落实宪政,便是终止劳教计生或实行阳光法案等举措,都可能引起既得利益集团的过激反应乃至猖狂反扑。习总保重!2012-11-23

   【习总】东海2009年开始看好习总,曾有短文《勉习近平先生》,望他剑及履及言出法随---法律制度建设与言偕行,使“把群众重重地放在心里”这样一种很高的政治道德,通过道德政治体现出来,通过具体的民情关怀、民意尊重和制度优化体现出来,同时不断加强道德践履提高返己功夫…

   【习总】这是个“有师无帝王”的时代。“德象天地称帝,仁义所在称王。”(《礼记谥法》),“帝者谛也,像可承也;王者往也,天下所归往。”(《白虎通》)又“一贯三为王”,兼具天道传统民意三重合法性。以此标准,国民党历任领导人都差得远,况中共诸头乎?

   【习总】或将习总比汉武帝,认为“独尊儒术”有望。那不仅是中华文化之幸运,更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之福祉。只不过那是不可能的。习总或能尊儒,但必有限,别说“独尊”,“阳马阴儒”都未必能够。(阳马阴儒是方便说,儒马原则矛盾、最难兼容)。主要原因有四:

   【习总】在善占上风、相对正常的时代,恶的威慑性会越来越微弱,用武之地会越来越萎缩,甚至只能窝里横,对外反而要看人脸色,就像老鼠过街,一不小心就会遭到严词指斥和正义攻击。这就是马帮的国际处境。虽然西方政治品质和文明程度并不高,但有了马帮的衬托,就显得格外道义煌煌。2012-11-25

   【圣王】圣王是政治制度文明的象征,圣王若在这个时代出现,必然推动儒家宪政的实践。而中国社会对儒家的误会依然深重,反儒势力依然猖獗,不可能实践儒宪,因此不可能出现圣王。易言之,中国还不配拥有圣王,还不配享有儒家政治,社会恶业还很深重,还需要继续受苦和消业也。

   【圣王】圣王是德位双高者。对于高道德者,小人因为无知反对,盗贼必然恶意抗拒。在中国这个小人得势盗贼当道的恶人谷里,纵然有圣贤之德,也绝无其位,故不可能有圣王。易言之,佛陀是救世救民拔苦与乐的慈悲者,但很难救度地狱居民,因为地狱的居民过度愚痴,很难认识佛陀接受光明。2012-12-7

   【圣王】圣王出,必有圣贤群体与之俱出,必能成功推行王道政治。现代社会,儒宪才是王道,建立在法治基础上的德治才是王道,政治文明度、社会自由度和国民幸福度超越西方,才配称为王道。岂但四九和五四以后,秦汉以来就没有圣王了。历代帝王中光武帝德性最高,也不过勉强算贤王而已。

   【圣王】圣王出,其政权必为中华正统,但正统政权未必出圣王。如汉唐宋,虽正统,无圣王。秦汉以后,有三个帝王出身儒家:光武帝刘秀、梁武帝萧衍和昭烈帝刘备。但萧衍皈了佛,刘备染了法(法家),唯刘秀始终儒家,是秦汉以后帝王中道德境界最高者,但也未达圣贤境界,君子而已,勉算贤王。

   【圣王】领导人上台后出访第一站,有一定的政治象征意义。胡总始于西柏坡终于遵义,说明其对毛家王朝一以贯之的忠诚;习总把第一站放在深圳,意味着政治走向的相对开明和开放,具有某种不确定性,但同时也说明他并不亲儒。别说圣王,只要是中华领导人,第一站一定是山东孔庙。

   【圣王】就事论事,中华领导人第一站应往孔庙祭孔;若论时机则确有所不宜。目前政治社会文化各方面环境太恶劣,有些事不妨从权。循序渐进,稳扎实打,是有必要的。不过,我对习总“内功”和未来走向的大致判断,源于多层次的观察特别是言论考察,并非仅仅依赖登基第一站之类表象。2012-12-7

   【或说】近平,以笔划和先天数推,蛊卦也,属中中卦。卦辞蕴整治乱局、除弊开新之意,意谓道丧世乱剥极否极,然君子以振民育德,仍有近平(近乎升平)之望。或问:蛊乱之时何以卦辞颇吉?朱熹释:蛊坏之极,乱当复治,故其占为元亨而利涉大川。卦辞颇为乐观,然东海不敢尽信焉,录此备案耳。2012-12-8

   【习先生】习先生出场亮相不错,赢得一片称赞,东海却赞不出口。先生各种表现措施都属细节,在政治上都是微不足道的。想起孔明一句名言:“治世以大德不以小惠。”特补充一句:治世以大德不以小节。时不汝待,但愿先生速在文化制度层面有所动作,莫辜负民众厚望,莫浪费历史机遇而遗千古大憾。2012-12-12

   【习先生】与干部队伍相比,思想理论又是更加根本性的。没有高度正确思想理论指导,队伍也建设不好。马主义毛思想只能煽动利用无知小人无耻盗贼,自由主义道德资源不足,难以产生强大的凝聚力号召力。唯仁本主义才能培养和团结德智双优的正人君子,为恢复和建设新中华而共同奋斗。

   【习先生】蒋介石先生就吃了理论不足的亏,其失败很大程度是败在三民主义上。“三民”理论品质尽管不坏,却也不高,严重缺乏形上依据、哲学深度和道德资源,难以激发信徒的道德理想,更培养不出收拢不住高优人才。他带出来的干部队伍虽非毛共所能比,整体品质仍颇有限,论德论智问题多多。

   【习先生】主义意味着政治道路和方向。中西政治最大区别在于主义不同,西方是自由主义,其它各种主义在西方都属于“下位法”,唯中国马主义,理论错漏百出,实践罪恶累累,从理论到实践都已经充分证明,这是老路,更是邪路,也是绝路。仁本主义才是真正具有中国特色的文明正道和光明大道。2012-12-13

   【习先生】理论一错,全盘皆误。只要马主义原则、社会主义框架不改,返左固属邪路,向右也是绝地,空谈固难兴邦,实干更加误国。马主义的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三大理论,就是六十多年来各种浩劫人祸的思想根源。社会主义作为一种集体主义,其本质既反人本、也反社会。

   【习先生】个体和集体(社会)都很重要,又都不能主义化。比较而言,个人主义相对正常些,集体主义则危害严重。因为集体一旦主义化本位化,必然压制侵犯个体权益,而个体若弱小,所组成的集体也必不能健康强大---这就是社会主义反社会害社会的原因所在。

   【习先生】仁本主义对个人集体兼顾并重,充满集体精神而不犯集体主义错误,吸取自由主义优点而无其弊端。义理高明,才能开发道德和智慧的无上光明,导出政治及制度的高度文明。集中华文化之大成、汲西方制度之优点的仁本主义,开出的将是中华新一轮的文明辉煌。

   【习先生】主导思想和社会制度是政治的核心,道路选择已是中国当务之急,是当今最大的政治。马家绝路不能再走,维持会长不能再当。“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又一次被历史摆在面前,天意民心时代潮流都在等待着,历史机会转瞬即逝。习先生的回答将极大地影响中国、中共和他自己的命运。

   【习先生】“在其位不谋其政”是中共历代领导人的坚强习惯,希望习不要再重蹈旧辙。偶尔“和群众打成一片”或充当一把演员慈善家等角色,可以,但不能以此为本职工作。领导人的本职是建设良好制度,维护法律公正社会公平,政治上从善纳谏海纳百川,道德上以身作则好上加好。

   【习先生】邪说邪路恶制恶法,神憎鬼厌天怒人怨,制度合理性、政治合法性都已经丧失殆尽,人心包括民心党心军心无不思变,这种时候还奢谈什么“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完全不着调,若非谄媚,便相当于半夜过坟场的口哨,聊以壮胆耳。

   【习先生】“个人主义相对正常”,是因为在一定的制度法律规范下,它可以利己而不损人和“主观上利己客观上利他”。孟子说: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这个身兼肉身和仁心而言,故可补充说:身之本在仁。比起天下国家诸主义来,个人主义归本于肉体生命,相对接近仁本。

   【习先生】儒家是中华文化的主统和中华文明的主要缔造者。一些中共领导也曾讲中华文化的继承发扬,无非浮空虚谈、巧言令色而已,并不涉及儒家和孔孟,更不提及儒家的道统义理原则等实质性内容,甚至要求根据马主义的立场观点,对中国文化“取精去糟”歪解曲释。希望习先生不要重蹈覆辙。

   【习先生】把博物馆当做“中华文化的祠堂和祖庙”,是把中华文化当做老古董了。无论怎么“拔高”,博物馆终究只是一个文物的收藏研究机构而已。中华文化有、但不只有文献性历史性和学术性,其强烈的道德精神、政治追求、生命关怀和时代色彩,不是国家博物馆拢得住、装得下的。2012-12-13

   【习先生】反腐需要新思维。东海《儒家大智慧》“知几”一章介绍了几个古人治盗的故事,值得新班子参考。其中郄雍和士会治盗的不同结果,尤值得深长思。治贪反腐也是一样的道理,不从文化和制度上抓起,只会越治越贪越反越腐,反腐者还可能遭到腐败势力的反噬,像郄雍一样败于群盗! 【习先生】要完成政治制度的改良、社会道德的重建和中华民族的复兴,都离不开一支正人君子队伍。共官群体早已烂透了,责任感悲悯心羞耻心丧失殆尽,熙熙攘攘的尽是谄媚奸诈贪婪之徒和无知无畏无耻之辈。习先生要想不同流合污和真想干点正事好事,可不容易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