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提醒习总】过而改之善莫大焉,儒家视改过为莫大之善。然而,过犹难改何况恶。恶会产生越来越严重的路径依赖,尤其是政治之恶,一旦积重,特别难返,腐败就是这样,早已集团性制度性,故三十年来是越反官场越腐烂。若没有相应的文化改良和制度变革配套,反腐只能沦为又一轮政治秀。2012-11-19

   【提醒】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应该有前提,那就是道路中正、理论圆满和制度优秀。马主义毛思想,理论上错漏百出;社会主义道路和党主制公有制,实践中恶果累累。如此自信,与顽固不化怙恶不悛无异。唯仁本主义道路、理论和儒家宪政制度才是中国的希望所在呀。

   【不敢望】习总履新,东海无言,不敢强习总之所难耳。终止劳教计生诸恶政,废除煽动颠覆等恶制,保障言论自由,公开官员财产,提升儒文化地位,仅这几点就不易办到,何况中共要自新,中国要振兴,需要从意识形态到政治制度一系列大动作,祛除马列邪说,回归中华道统,修订宪法落实宪政…

   【习总】主动拨乱反正,驱马皈儒,需要有刮骨疗毒的勇气和脱胎换骨的决心,或难望,但也并非完全无望。民之所欲天必从之,人心(包括民心党心军心)已经大变,政治和制度的原则性改革势在必行,中华民族回道德之仁宅、走自由之义路的趋势已经形成,不以任何人物势力之意志为转移!

   【习总】姑不论现有的儒有没有足够大的,纵然有,纵然大到孔孟程度,也休想监督中共及其领导人。别说监督,不受监督的权利都欠奉。习总上台以后,对儒家的控制若能逐步宽松开明一些,给儒家一点喘息的空间和亮相的机会,就谢天谢地谢习总啦。

   【习总】之所以“难望习总”,是因为习总德智纵高于历代领导人,毕竟非圣贤;更因为目前中国正义力量严重不足,政治环境空前恶劣。任何正面努力,都容易牵一发而动全身。别说落实宪政,便是终止劳教计生或实行阳光法案等举措,都可能引起既得利益集团的过激反应乃至猖狂反扑。习总保重!2012-11-23

   【习总】东海2009年开始看好习总,曾有短文《勉习近平先生》,望他剑及履及言出法随---法律制度建设与言偕行,使“把群众重重地放在心里”这样一种很高的政治道德,通过道德政治体现出来,通过具体的民情关怀、民意尊重和制度优化体现出来,同时不断加强道德践履提高返己功夫…

   【习总】这是个“有师无帝王”的时代。“德象天地称帝,仁义所在称王。”(《礼记谥法》),“帝者谛也,像可承也;王者往也,天下所归往。”(《白虎通》)又“一贯三为王”,兼具天道传统民意三重合法性。以此标准,国民党历任领导人都差得远,况中共诸头乎?

   【习总】或将习总比汉武帝,认为“独尊儒术”有望。那不仅是中华文化之幸运,更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之福祉。只不过那是不可能的。习总或能尊儒,但必有限,别说“独尊”,“阳马阴儒”都未必能够。(阳马阴儒是方便说,儒马原则矛盾、最难兼容)。主要原因有四:

   【习总】在善占上风、相对正常的时代,恶的威慑性会越来越微弱,用武之地会越来越萎缩,甚至只能窝里横,对外反而要看人脸色,就像老鼠过街,一不小心就会遭到严词指斥和正义攻击。这就是马帮的国际处境。虽然西方政治品质和文明程度并不高,但有了马帮的衬托,就显得格外道义煌煌。2012-11-25

   【圣王】圣王是政治制度文明的象征,圣王若在这个时代出现,必然推动儒家宪政的实践。而中国社会对儒家的误会依然深重,反儒势力依然猖獗,不可能实践儒宪,因此不可能出现圣王。易言之,中国还不配拥有圣王,还不配享有儒家政治,社会恶业还很深重,还需要继续受苦和消业也。

   【圣王】圣王是德位双高者。对于高道德者,小人因为无知反对,盗贼必然恶意抗拒。在中国这个小人得势盗贼当道的恶人谷里,纵然有圣贤之德,也绝无其位,故不可能有圣王。易言之,佛陀是救世救民拔苦与乐的慈悲者,但很难救度地狱居民,因为地狱的居民过度愚痴,很难认识佛陀接受光明。2012-12-7

   【圣王】圣王出,必有圣贤群体与之俱出,必能成功推行王道政治。现代社会,儒宪才是王道,建立在法治基础上的德治才是王道,政治文明度、社会自由度和国民幸福度超越西方,才配称为王道。岂但四九和五四以后,秦汉以来就没有圣王了。历代帝王中光武帝德性最高,也不过勉强算贤王而已。

   【圣王】圣王出,其政权必为中华正统,但正统政权未必出圣王。如汉唐宋,虽正统,无圣王。秦汉以后,有三个帝王出身儒家:光武帝刘秀、梁武帝萧衍和昭烈帝刘备。但萧衍皈了佛,刘备染了法(法家),唯刘秀始终儒家,是秦汉以后帝王中道德境界最高者,但也未达圣贤境界,君子而已,勉算贤王。

   【圣王】领导人上台后出访第一站,有一定的政治象征意义。胡总始于西柏坡终于遵义,说明其对毛家王朝一以贯之的忠诚;习总把第一站放在深圳,意味着政治走向的相对开明和开放,具有某种不确定性,但同时也说明他并不亲儒。别说圣王,只要是中华领导人,第一站一定是山东孔庙。

   【圣王】就事论事,中华领导人第一站应往孔庙祭孔;若论时机则确有所不宜。目前政治社会文化各方面环境太恶劣,有些事不妨从权。循序渐进,稳扎实打,是有必要的。不过,我对习总“内功”和未来走向的大致判断,源于多层次的观察特别是言论考察,并非仅仅依赖登基第一站之类表象。2012-12-7

   【或说】近平,以笔划和先天数推,蛊卦也,属中中卦。卦辞蕴整治乱局、除弊开新之意,意谓道丧世乱剥极否极,然君子以振民育德,仍有近平(近乎升平)之望。或问:蛊乱之时何以卦辞颇吉?朱熹释:蛊坏之极,乱当复治,故其占为元亨而利涉大川。卦辞颇为乐观,然东海不敢尽信焉,录此备案耳。2012-12-8

   【习先生】习先生出场亮相不错,赢得一片称赞,东海却赞不出口。先生各种表现措施都属细节,在政治上都是微不足道的。想起孔明一句名言:“治世以大德不以小惠。”特补充一句:治世以大德不以小节。时不汝待,但愿先生速在文化制度层面有所动作,莫辜负民众厚望,莫浪费历史机遇而遗千古大憾。2012-12-12

   【习先生】与干部队伍相比,思想理论又是更加根本性的。没有高度正确思想理论指导,队伍也建设不好。马主义毛思想只能煽动利用无知小人无耻盗贼,自由主义道德资源不足,难以产生强大的凝聚力号召力。唯仁本主义才能培养和团结德智双优的正人君子,为恢复和建设新中华而共同奋斗。

   【习先生】蒋介石先生就吃了理论不足的亏,其失败很大程度是败在三民主义上。“三民”理论品质尽管不坏,却也不高,严重缺乏形上依据、哲学深度和道德资源,难以激发信徒的道德理想,更培养不出收拢不住高优人才。他带出来的干部队伍虽非毛共所能比,整体品质仍颇有限,论德论智问题多多。

   【习先生】主义意味着政治道路和方向。中西政治最大区别在于主义不同,西方是自由主义,其它各种主义在西方都属于“下位法”,唯中国马主义,理论错漏百出,实践罪恶累累,从理论到实践都已经充分证明,这是老路,更是邪路,也是绝路。仁本主义才是真正具有中国特色的文明正道和光明大道。2012-12-13

   【习先生】理论一错,全盘皆误。只要马主义原则、社会主义框架不改,返左固属邪路,向右也是绝地,空谈固难兴邦,实干更加误国。马主义的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三大理论,就是六十多年来各种浩劫人祸的思想根源。社会主义作为一种集体主义,其本质既反人本、也反社会。

   【习先生】个体和集体(社会)都很重要,又都不能主义化。比较而言,个人主义相对正常些,集体主义则危害严重。因为集体一旦主义化本位化,必然压制侵犯个体权益,而个体若弱小,所组成的集体也必不能健康强大---这就是社会主义反社会害社会的原因所在。

   【习先生】仁本主义对个人集体兼顾并重,充满集体精神而不犯集体主义错误,吸取自由主义优点而无其弊端。义理高明,才能开发道德和智慧的无上光明,导出政治及制度的高度文明。集中华文化之大成、汲西方制度之优点的仁本主义,开出的将是中华新一轮的文明辉煌。

   【习先生】主导思想和社会制度是政治的核心,道路选择已是中国当务之急,是当今最大的政治。马家绝路不能再走,维持会长不能再当。“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又一次被历史摆在面前,天意民心时代潮流都在等待着,历史机会转瞬即逝。习先生的回答将极大地影响中国、中共和他自己的命运。

   【习先生】“在其位不谋其政”是中共历代领导人的坚强习惯,希望习不要再重蹈旧辙。偶尔“和群众打成一片”或充当一把演员慈善家等角色,可以,但不能以此为本职工作。领导人的本职是建设良好制度,维护法律公正社会公平,政治上从善纳谏海纳百川,道德上以身作则好上加好。

   【习先生】邪说邪路恶制恶法,神憎鬼厌天怒人怨,制度合理性、政治合法性都已经丧失殆尽,人心包括民心党心军心无不思变,这种时候还奢谈什么“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完全不着调,若非谄媚,便相当于半夜过坟场的口哨,聊以壮胆耳。

   【习先生】“个人主义相对正常”,是因为在一定的制度法律规范下,它可以利己而不损人和“主观上利己客观上利他”。孟子说: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这个身兼肉身和仁心而言,故可补充说:身之本在仁。比起天下国家诸主义来,个人主义归本于肉体生命,相对接近仁本。

   【习先生】儒家是中华文化的主统和中华文明的主要缔造者。一些中共领导也曾讲中华文化的继承发扬,无非浮空虚谈、巧言令色而已,并不涉及儒家和孔孟,更不提及儒家的道统义理原则等实质性内容,甚至要求根据马主义的立场观点,对中国文化“取精去糟”歪解曲释。希望习先生不要重蹈覆辙。

   【习先生】把博物馆当做“中华文化的祠堂和祖庙”,是把中华文化当做老古董了。无论怎么“拔高”,博物馆终究只是一个文物的收藏研究机构而已。中华文化有、但不只有文献性历史性和学术性,其强烈的道德精神、政治追求、生命关怀和时代色彩,不是国家博物馆拢得住、装得下的。2012-12-13

   【习先生】反腐需要新思维。东海《儒家大智慧》“知几”一章介绍了几个古人治盗的故事,值得新班子参考。其中郄雍和士会治盗的不同结果,尤值得深长思。治贪反腐也是一样的道理,不从文化和制度上抓起,只会越治越贪越反越腐,反腐者还可能遭到腐败势力的反噬,像郄雍一样败于群盗! 【习先生】要完成政治制度的改良、社会道德的重建和中华民族的复兴,都离不开一支正人君子队伍。共官群体早已烂透了,责任感悲悯心羞耻心丧失殆尽,熙熙攘攘的尽是谄媚奸诈贪婪之徒和无知无畏无耻之辈。习先生要想不同流合污和真想干点正事好事,可不容易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