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九十:过年好呀过年好
·枭眼看世之九十二:千年鬼物又装神
·枭眼看世之九十七:夏老爷和米老大的故事
·枭眼看世之九十九:谁玷污了绝代佳人?
·枭眼看世之一百零三:向官场外寻真乐
·枭眼看世之一0九:拳击“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0四:反革命宣言
·枭眼看世之一一二:再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一四:家丑外扬太不该
·枭眼看世之一一三:堂堂正正惩敌顽--给我公安司法机关的一个建议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民主的拦路虎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还我言论自由!---四谈人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一:跟屁文章
·枭眼看世之一二二:说话的权力
·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三0:探索泡妞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
·枭眼看世之一三一:在泡妞俱乐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枭眼看世之一三六:搭起民主大框架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击蒙】或说:“政府是办事的。中国领导人讲话太多,思想太多。出思想是民间的事,不是领导人的事。”大错。中国领导人思想不是太多而是不良,总是散发着集体主义、民粹主义的臭味。领导人最需要正理正见正确的思想。歪理邪说、妄语巧言半句多,正常、正确、正义的话则多多益善。

   【习学】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这句话作正面理解,用于惩恶扬善,同样成立。权力都有一定保质期和衰退期,尤其是特殊时期的高度集权,基础不牢而责任重大,风险也极大,又容易衰退。故无论是反腐打黑的破坏还是修宪改制的建设,都应一鼓作气霹雳手段迅速推进。一迟缓成千古恨,再回头怕没机会也。

   【东汉】推崇宋朝没错,但因此而否定元明清和贬低汉唐,则大错。元明清为中华偏统,逊于宋朝,此姑不论,汉唐与宋一样属于儒家王朝和中华正统,具体层面各有优劣,但整体品格与宋朝旗鼓相当。比起宋朝来,东汉的政治品质和社会风俗之美犹有过之。如果宋朝打八十分,东汉可以加五分。

   【三观】或谓:“世界观可以物本,但价值观必须是仁本的。”非也,物本世界观导不出仁本价值观来。三观之中,世界观最具根本性和决定性,也决定着人生观价值观。物本主义世界观只能导出物质主义价值观,自然而然,必然如此,别无选择。仁本主义价值观只能根源于乾元主义世界观。

   【徐元梦】尊师重教是儒家传统,清朝也能遵循。康熙责打徐元梦一事不足以否定清帝之尊师和清朝之儒化。事载《国朝耆献类征》:“康熙十七年秋,上御瀛台教皇子射。公不能挽强,上怒……命朴责”云。清初重骑射,徐是旗人又为皇子傅,“不能挽强”有违祖宗家法,故惹恼康熙。康熙对宗室亲贵和旗人极严。

   【气本论】在世界观层面,气本论非究竟。世界万物皆一气显化没错,《鹖冠子》说:“天地成于元气,万物成于天地。”《白虎通义•天地》说:“天地者,元气之所生,万物之祖也。”然元气仍属形而下,元气成于乾元,乾元第一性,这才是宇宙生命之本。

   【道与气】或说:“乾元天之性,坤元地之性,有天方有乾元之性,无天则乾元不显,天地莫非阴阳,阴阳生于太极,太极方为宇宙第一义,乾元只为太极之阳仪”云。答:“有天方有乾元之性”应倒过来,有乾元方有天地万物。乾元是形而上之道体,从来隐而不显。宇宙一元即乾元,乾元涵盖坤元。乾元即太极。

   【道与气】形而上与形而下不二,即道器不二,气亦属于器,故乾元与元气不二,即道气不二,非是气外或气中别有一物曰乾元。然复须知,道是气之显,气是道之资,道无方无体,所谓神无方而易无体,故能神而不测,生生不息。气是道之初显,宇宙万物祖于元气,是道之大显。

   【道与气】物有本末,事有终始。乾元就是宇宙万物根本之根本,元始之元始。易经说:“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意谓天地万物都借由乾元开创并接受其一元化统率。易经说“乾知大始”,乾元总负责万物的创始创生,宇宙万物一统于乾元。气为万物之本,道又为气之本。故道本论才是究竟彻底,彻法源底。

   【补充】陈丹青说“国民素质低下是百年革命的深刻报应”,颇有见识。然复须知,百年革命又是倒孔反儒的深刻报应。所谓革命则须具体分析。民族主义革命,正义性就偏低;马列主义革命,由乱臣贼子领导,愚民暴民参与,纯属作乱造反,不仅反政府,更反社会、反文明、反人道乃至反人类,反常而反动。

   【文革】电邮看到一篇文章题为《文革与日寇侵华谁更恐怖?》作者任迺俊,结论是:文革灾难带来的恐怖更深重。很赞同这个结论。

   【文革】草菅人命、危害人身可恶可怕,草菅人心、毁坏人性更可怕更可恶,所以毛贼比日寇更可怕更可恶。与日寇比,毛贼不仅害死的人超多,制造的人道灾难超重,而且毁我文化、灭我中华、掘我孔墓、坏我人心,把人变成鬼,把绝大多数中国人变成了癫狂凶残的魔鬼。

   【言论权】对于民众,言论问题必须言论解决;对于教众,言论问题可以教规解决。对任何人,言论问题都不能法律解决,更不能暴力解决。民众有异议妄议的自由,教众须接受教规限制,自由度相对较低,但也不至于以言入罪。教众妄议,最严重的处罚是开除教籍。

   【言论权】“教众妄议,最严重的处罚应是开除教籍。”这是教导拜物教的,但也适用于宗教。以思想观点入罪,以异议异见为罪,言论问题暴力和武力解决,对不同观点的信众教徒施暴甚至杀害,这是邪教的一大特征。

   【赶超】赶英超美,对于马邦来说纯属做梦,乌龟追兔,望尘莫及,遑论赶超;但对于中华来说,则是理所当然的,快则百年,慢则三十年足矣。论文化品质和道德资源,主导中华文明的仁本主义,优于主导西方文明的人本主义,就像君子人优于一般善人一样。

   【世界性】无论政治还是宗教,世界性不是真理性的保证书。病毒和瘟疫有世界性的,思想瘟疫和精神病毒也有世界性的。殷鉴不远,马克思主义就曾是世界性的,然三观全错,知见俱误,堪称古往今来第一邪说,哪有丝毫真理性可言?

   【击蒙】或说:“从道光八年到道光二十三年的广州知府和广东学政都应该砍头。要是他们稍微放放水给洪秀全一个秀才的功名,很可能不会有后来绵延14年兵连18省的大祸。”非也。洪杨祸发,因素是综合性的,错综复杂,焉能归责于知府学政科举时的严格把关?如果洪氏也能中秀才,清朝未必能维持到洪祸起。

   【纠正】《史记》记载:“崇侯虎谮西伯於殷纣曰:西伯积善累德,诸侯皆向之,将不利于帝。帝纣乃囚西伯于羑里。”或将“谮”理解为告密,说崇侯虎就是告密者。谮是诬陷、中伤义,非告密也。西伯积善累德和诸侯皆向之,皆非机密事。崇侯虎无密可告,只能恶意诬陷之。

   【民德】人民确实不行,不是这一届不行,毛时代开始就不行,用陆贾的话说,桀纣之民,比屋可诛。世风日下,恶民众多,是因为教化不行,政治不行,真正可诛的是其君其臣,当国诸公。下梁正不正取决于上梁,民德取决于君德官德政治道德,古今中外没有例外。

   【看世界】西方现代化的成功和现代文明的成就,建立在人本主义思想基础之上,这也是美国强盛的根本因。通过文艺复兴运动和启蒙运动,人本主义革了神本主义的命,同时又以政教分离的方式,将神本主义传统有限保留于宗教领域,就像汤武革命成功之后保存二王之后一样。

   【看世界】“丧心病狂的布鲁塞尔爆炸之后,我们是时候感到羞耻了,别再假装恐怖分子是极少数。”沙特女主播这段演讲值得西方学习。在对待穆斯林问题上,西方政府有绥靖主义倾向,知识群体和民众则羞恶之心、是非之心不足,恻隐之心乱发,都是良知不明的表现。西方将继续为此付出代价。

   【慎言】祸从口出,至理真言。有时语言文字所造之业重于杀人。孔子说,杀人之罪止于其身,一般不会连累子孙;“诬文武者,罪及四世。”诬蔑文武诋毁圣贤,其罪孽会影响到第四代,会恶化重孙子的命运--如果还有机会传承到第四代的话。乱说话乱写文章者,往往不知道自己无意中造下了多大的孽。慎之哉!

   【慎言】慎言是不要妄言,妄言容易祸从口出。真言则功德很大,多多益善,即使逢凶,也易化吉。而且为真言而遇难逢凶,后福无穷。真言包括真理和真话。当然,说真话也要注意时机和方法,更不是大嘴巴地什么都往外倒。几事不密,为人做事之大忌,容易坏事招祸。故易经强调君子慎密。

   【慎言】道光帝长子奕纬之死,就是祸从口出。奕纬不耐老师教导,怒称:“要是我将来当了皇上,第一个把你杀了!”老师愤愤向道光告状,道光叫人传奕纬来,怒斥并踢了几脚,没想到踢到奕纬下部,医治无效而死。奕纬之死,《清史稿》语焉不详,上述说法载于一本《老太监的回忆》的书中,真假莫辨。

   【慎言】如果说的是真言,又注意时机,不涉及几事,就不用担心祸从口出。相反,那是德从口积,善从口积。妄言妄语罪业极大,真言真语则善业极大。君不见历代圣贤君子,无不精思明辨婆心苦口,勤于说法乐于著述。这是传道解惑、立人达人的必要,也是自立自达、成德成圣的法门。

   【慎言】大多数毛派知识分子并没有亲自杀人放火作恶犯罪,却大量死于非命,就是祸从口出的最好说明。它们的灾祸就是语言文字所感召。诋毁圣贤,诬蔑圣经,鼓吹民主主义马列主义,赞美暴君暴政民众暴力,都是造孽,罪孽比杀人放火更严重。说一声报应太沉重,但我不能不真言直说,这就是报应!2016-4-10余东海

(2016/04/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