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逃不生记]
东方安澜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逃不生记

         逃不生记

   十一点钟的时候,我听见一堆女人的声音。我在更衣室里,声音离我不远,但说什么,我听不清。女人轧堆,再正常不过,我讨厌女人轧堆,不以为意,没去细听她们在叽叽喳喳什么,更没把这事和外面长春路上的消防车汽笛声联系起来。

   我上午干活,背心里有点汗涔涔的,这时冲了一下,正在穿衣服。待到十一点十五分,就可以去食堂吃饭了。每天这样的惯性运行,自己都麻痹了。外面的汽笛声很紧,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猜想,大概又是长春化工出事了。我继续穿衣服,更衣室里一个人也没有。外面女人的声音也没有了。

   长春化工老是出事,这种厂早可以关门了。我记得马国平跟我们说过这样的话。这样说,无形中增加了我对诺华制药的信心。其实诺华制药长春化工本质上都是化工企业,都有潜在的各种危险。就算往轻里说,也有各种潜在的危害。相对来说,诺华作为瑞士外资,更加规范一些。正因为这样,让我产生了更多麻痹。从没想过潜在的危险有一天会变现,降临到自己身上。其实,我在诺华制药做小工,面临的危险是最高的,可惜我警觉性差,也不知内心哪来的自大,总以为劫难会绕着我走。哀哉!这自大的感觉让我吃了不少亏。

   也许,在人的内心深处,本质上是不愿面对灾难的。就算闪过灾难的意识,也会被好的灵光掩盖掉。我就是这样,劫难多了,当劫难成为了常态,也不成其为劫难了。或者,已经在劫路上了,大不了一死,大不了全家都死光。人是不是对无关紧要的事情很敏感,对涉及自身安危的事情却天生麻木,我不知道,反正我是这样的。我是贱命,趋利避害这种物种的天性,在我身上,似乎从来没有过。在动物世界中,不懂得趋利避害,就只能被宰割。

   我坐在长条凳上,到十一点十三分,走出更衣室,朝食堂望望,食堂里静悄悄的,好像没有开饭的意思。我感觉很诧异。往日这时候,已经有人赶早端饭了。因为我们属于第三方,本来招工的时候说好,我们是自带中饭。现在能在食堂用餐,已是天大的运气。在自我感受上,还是低调一点好,所以自觉吃饭跟在他们正式员工后面。这样看起来会比较好。难道今天食堂改了规矩,我寻思,十一点半开饭了?但好像没任何通知!打破了往日的惯例,我有点不爽,但也无可奈何。我是打工当中的虾米,只有被支配的命运,无权抱怨什么。

   返身过来,才看见几辆消防车停在西门卫的空场上。难怪女人成群的叽叽喳喳,原来罐区起火了。往罐区看,有两股浓烟滚滚而上。两辆车停在罐区灭火。罐区那里,只看见黑烟,已不见火迹。烟一股股往天上卷,往天上奔腾。我从未看到过如此壮观的场面。

   我往更衣室外面的大厅门口走去。负责安全的曹队正在一间一间查看。我往外走,他以为我是撤离。我到外面,看见一个保安在离我很近的地方,远远的观望,我也凑过去。罐区的火势似乎控制住了。但消防员很忙碌。浓烟的位置在北罐区,被厂房遮挡住了,具体也看不出什么。张望了一会,我返回了更衣室。

   这时候,曹队不知什么情况,返回过来,打开更衣室的门,看见我仍旧坐在长条凳上,用很浓重的神色责怪我怎么不撤离,催促我赶紧撤离。他的神色吓倒了我,也提醒了我,到这时,我才恍然大悟,这是要撤离的节奏啊。我遇到的是重大事故!经曹队一说,我三脚并二脚,赶紧往南门卫撤退。一路走一路暗自笑话自己,我似乎短了哪根神经,这么大事摊上了,也不知道逃命。天津的气爆才过去不久,也没能引起我的警觉。总觉得危险很遥远,其实就在眼前。

   像天津那样猝不及防的危险是灾难性的。根本没有撤或者不撤的选择。曹队要我撤离,是他职责所在,不是火灾情形的紧张。当我走出敞开大门的南门,来到通联路上,似乎毫无紧张的感觉。成片工厂里的人从长春路往南门这边压过来,也不知他们何时撤离的。看来我是最晚出来的,跟他们大部队撤离,隔了一个紧张的时间差。想到我差不多是最后一个逃离的,我再一次为自己的愚钝感到悲哀。大家看到这时险情解除,都停留在南门卫等下一步。

   着了火,空气中有说不清的味道,大家逃得快,都没戴防护用品。有女人捏着鼻子假装在鼻子跟头扇。大家议论纷纷。这时还有零散的人慢慢的从长春路338省道那方向回到南门卫。他们是人精,我猜他们也是第一个撤的,撤得最远,现在看人群聚在门卫,警报解除,才回到大部队里来。

   看到他们,我心里满满的都是羞愧。为没有他们那样的灵敏而羞愧。在火灾之前,更衣室里装了扩音喇叭,但我没听见。按道理,这么多人同一时间逃出去,脚步声应该很大,我再愚钝,也会发觉有事发生了。但事实上,我一无所知。在众人急着都逃跑的时候,我还天真的在相信广播。不管什么原因,我比一尊雕像好不到哪里。和他们比,我傻的无地自容,真是傻到爪哇国了。

   大家站立在路边,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是罐区库房里起火。一般概念中是电线或电器短路引起的。几个小工也这样在议论。我隶属于罐区,几周前工作场所才从罐区迁移至堆场,对罐区的人和物都熟悉,我四周扫视了一眼,没看见罐区熟悉的面孔,也不敢乱下判断。在我的概念里,诺华的电线电器都是定期更换,不存在老化的说法。许多工作场所,用电设施都是防爆的。在诺华,安全系数确实是要高很多。

   虽然事故只是虚惊一场。有人说笑,说如果像天津那样气爆,尸骨无存,能赔多少钱。答案从五十万到过百万的多有。有人感慨道,说是生命无价,实在生命还是有价的。我知道这是归于说笑了。但真想,我最后一个逃出来,要死亡,我会是第一个。我倒真心希望能遇上事故死亡了。如果能赔个六十万,在地下也心满意足。女儿在这个端午学校回家,把我的书丢进了垃圾桶。我知道,我赚不到钱,不配当父亲。是不是所有赚不到钱的男人都不配当父亲,我不知道。但至少我是这样的。我希望能用我的血,换个六十万给女儿,也算我一生能有个交代。

   打工赚钱六十万,几辈子也难于赚到!顺着这样思维想下去,也许我的愚钝而至的死亡,是我的解脱,也是我的福气。可惜我不能如愿。警报解除后,陆陆续续有人开始返回食堂吃饭。我没有顺大流,进去吃饭,下午干脆溜掉了。罐区的人顾头不顾尾,也没人注意到我小小的猾头。还是第二天,遇见罐区小范,他告诉我,是加料时起火,火势一下子喷出来,止不住。

                                 2016、4、2

   逃不生记

(2016/04/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