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东方安澜
·大队里三个死人
·从范文澜评曾国藩看个人在历史中的局限性
·白发渔樵江渚上——读《往事并不如烟》
·出外=偷窃——读笛福《摩尔•弗兰德斯》
·读韦君宜《思痛录》
·呕心沥血写平凡—胡说《平凡世界》
·牙缝里的爱情
·祝福南非
·没有规则才出现潜规则
·世事迢迢
·《诺贝尔之夜》的梦
·地震的零星文字
·蛆虫•蠕动
·于丹的辉煌和李悦的干卵硬
·舍药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二十九)蝙蝠纹

   笔者开小作坊的时候,蝙蝠沙发做的最多,也最好卖。缘于我们设计的蝙蝠沙发简约大方,而且用料合理,如果锯车上算得好,平均每方料可以出三套沙发。

   我弄作坊,针对的是小门小户的买家,所以选择淡雅素朴的花纹和自然图案为主,这也正好跟我内敛不肆张扬的个性合拍。蝙蝠、草龙、西番莲等等是常用的。后来发现小户人家购买力毕竟有限。之后反思,做和卖技术和销售是截然不同的分工,做生意随着自己性情跑,不是跟市场要求跑,这也是我不成功的原因之一。

   建筑装饰跟家具装饰是孪生兄弟。蝙蝠图案,有说是根据徽州民居砖雕中脱胎出来的。蝙蝠纹用处多,而且可以多种组合,福寿双钱啊、蝙蝠卷龙草啊、五福捧寿、五福云头等等,蝙蝠纹既可以唱主角也可以唱旦角,但纯粹做陪衬似乎没有。用蝙蝠纹装饰长边、圆边、浑面,充填方块,蜷转圆弧,随意性强,仿佛信手拈来,自然妥帖。说百搭纹,也不为过。

   蝙蝠纹的特点是满而清。如果是铲地皮,配合各种龙草,也就是类似草叶纹七卷八曲像夔龙或蛟龙的龙身(只有龙影而没有头和尾的那种),在形象上生龙活虎,饱满遒劲,入眼似乎满兜满转,但因为布的地眼大,不会有大雕龙那样目不暇接的冲击,反而让人感觉出一种节制的清彻。就像城里,满坑满谷都是人,出了城到市镇上,人的密度一下子降下来,令你不由自主地大松一口气。如果是馊空透雕,大馊空和小馊空之间轮廓的处理比例适度,形成了力量的张与收、放与缩。通过一张一缩,形成了力的相加,构成了力量叠加的态势,体现出力的美感,展现出家具的精神与内在气质。

   为了正确落实科学发展观,我们做的蝙蝠沙发作罗锅面设计。罗锅面,说穿了就是凹面,摆点噱头而已。面有了弧度,增强了舒适美观度,雕刻艺术与视觉艺术的合理结合重新完善了审美观念,这是毫无疑问的。但也曾加了难度。在工艺上好比木匠为了“挖牙嘴”锉“内圆角”,自己给自己添麻烦,但硬木家具的要求就在这里,为了美,可以不管不顾,去韩国动刀子也在所不惜。

   笔者喜欢而又能做出满而清的效果的还有西番莲纹,变形随意,形态丰富,特别是现在市场上仿西式家具大量涌现后,西番莲纹更是一枝独秀,素朴、耐看,成为众饰纷纭中的亮点。满而清是个高难度的品质,使人一上眼就产生了亲和力。当初的蝙蝠家具卖得最好,所以现在这儿要专门写一节。当时好几家结婚嫁女儿都来买,这里祝愿买我家具的亲们蝙蝠翩跹,带给一家人福祉绵绵。

   

        (三十)油漆

   红木厂的规程,木匠完工的家具经检验完毕,油漆工拿去油漆。师傅批白坯,第一次面漆批好,小徒弟水磨,拿青方砖在家具大平面上蘸了水用力磨,把毛孔磨熟、磨顺,再晾干,在小地方,用水砂皮卷在竹签上,依然这样磨。

   如此反复多次,再揩生漆,揩完第一次生漆,就要放在荫房里,就像照相馆以前冲印胶卷的地方,阴暗,潮湿,温暖,密不透风。这样放几天,漆面容易干。再要拿出来干磨,最后一次上漆荫干之后,家具表面在灯光底下微微泛出柔和细腻的光泽,犹如春水池塘、波平如镜,又如新篁初笋、雍容华贵的不可亵渎,可亲可爱。

   常说红木家具要保持纹理的美观,一般上清漆。据杨耀先生说,明清“清水货”有烫蜡的,但我们现在做“本色货”都是擦漆。但不管烫蜡还是擦漆,粗磨细磨是免不了的。而且不是一次两次,最少二十来道工序,不然木器家具的表面无法做到像小姑娘的胳膊那样光滑细腻。而且,而且的而且,小姑娘会有一天变老太婆;但是,红木家具却越用越光洁,在人日常接触的部位,会产生气韵流动的质朴感,真正使人感到“今年二十明年十八”的活力色彩。

   在油漆当中,有一道工序是“捉色”。在浅颜色的地方加深一点,在类似截面深色的地方修浅一点,完了以后,还要补色几次。这是清水货的麻烦。笔者刚学红木时,厂里还是以二毫半色为主,这个说的太专业,其实是暗红色。那时做清水货不多,上海人觉得暗红色凝重端庄大方。暗红色是髹漆,容许有色差,对材料和油漆的要求稍微可以马虎一点。

   髹漆是传统手法,放弃了木材纹理本身的表现力。髹漆是综合说法,细分还有剔红、描金、戗金、金漆、彩绘、剔犀、剔彩、款彩,林林总总,有些漆作手法不单是家具上,佛门寺院里用的更多。譬如说八十年代早期结婚,平房装修落膛门门板上喜欢描金加彩绘,上段两边是福禄寿三星,下部大面积是花鸟虫鱼。顺便说一下,以前乡下灶山头上也经常有绘人物八仙之类的,至少到我们小时候那一代,油漆工都是画家。到现在分工细密,油漆工雕花工工序狭窄死板,都是程式化操作,也就很难练大本领。话说回来,“大本领小本领,骗得到钱是真本领”。

   从髹漆到擦漆工艺的变化,这里也有一个木工工具提高的作用。以前木工刨铁锻打的,做出来光洁度差,只能靠油漆工找平不足或者说弥补不足;后来有了洋刨铁,乃至现在有了砂皮机,工艺上升了不止是一个台阶,为清水货家具的普及提供了条件,那当然就改用擦漆啦。

   工艺的提高、造型的洗练,优美的纹理,这些“神马都是浮云”——重中之重是有限阶层的推波助澜(不然,家具们还都在羊圈里被羊啃呢),才开始把苏作家具提升到艺术的高度。家具跟人是情人关系,彼此达到那种默契之中心领神会的交融。艺术就是心领神会。艺术是为人服务的,目形于色,看了能使人舒心,用着能使人称心,流落出的哲学风格能平抑人的躁动,使人安心;即使遇到蟊贼和强盗也会嫌笨重而不被偷走,能使人放心;苏作家具的好处,一句话:以外在的物营造和延展内在的心灵空间。

(2016/04/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