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东方安澜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二十三)划线定型

   普及一下,划线就是根据待做的椅或橱或柜乃至各式器物,配好了箍方料子,在料子上划出截线,再根据截线制长短、制卯眼、制线脚。

   “Χ”,老师批作业,这符号代表错误。刚学校里出来,不知道,以为这符号用在木匠上,也代表错,后来老师兄说,这是准线,中间交叉的点在哪根线那根线就是定型线。后来,自己划了线,一不小心过错线,也用“Χ”定型。这也是木匠行通用的符号。

   有师傅挣面子,为徒弟吹牛,说某某学了五个月就能划五斗橱。能划线,是理论过关。说明对五斗橱的结构已经了然于胸。这当然不错。但做五斗橱,涉及到许多技术细节,“一寸光阴一寸功”,这还得慢慢磨练。

   到了红木厂,各式家具都有图纸,好像划线容易了。其实不然,图纸只代表大样,规范了高低宽阔的型制,但其中的技术细节,仍然要划线师具体把握。把握之一,就是要注意“作对”,家具某些局部的对称性,俗称“作对”。两根相同作用的木料在同一平面上,就要“作对”处理。最典型的,就是每扇门的两边边挺,就要“作对”处理。

   把握之二,就是要把白膘或者色差严重的藏在看不见的平面里。如果做的是桌子椅子,基本上四方和背面或暗面,都在出眼处,对选择材料的要求很严格。白膘啊坷缺啊一目了然,不能用,秽眼。但做橱啊柜啊,因为结构复杂,暗面处多,所以厂家为节省材料起见,把重白膘有坷缺的料子也用上,降低成本。

   把握之三,就是要根据经验配合线脚的进出大小调整相应的尺寸。譬如说橱柜的门,门挺和门横头上一般都会做线脚抄通。特别是需要做窄线脚比如阳线之类,这就要根据门框的大小适当收缩,预留门缝。不这样,配门的时候把线脚都刨光,造成线脚宽窄大小不一,眼感不伦不类。因为家具线脚处理以后,各部分配合比较精细,往往线脚的一进一出,一鼓一洼,一松一紧,一宽一窄,一肥一瘦都比较紧凑,连外行也能一眼看出来,碰到弄僵,最悲剧的结果,可能会把部分料成批换掉,损失的就不只是一点点。

   我就不再继续“把握”下去了。划线是木作中重要的一环,经验、责任、认真、聪明伶俐缺一不可,对划线师傅的素质要求极高。一句话,假如你碰见的是一个周扒皮式的苛刻的老板,你就假装一不小心划错线,使某一规格的材料成批成批地换吧,这样既折腾了材料又折腾了人工,让老板左看右想一万个不爽,只能“哑巴吃黄连”。

   

        (二十四)木器第一要旨——光洁度

   说了这么多红木,你要问我,市场上这个木那个木的,晕死了,怎么分得清呢。没有绝对靠谱的办法。我们木匠是以木纹色泽主要是经验来判别各种硬木,质量技术监督部门是以截面上的毛孔分布密度来测量,譬如说一个平方厘米截面上分布多少毛孔算什么木材,这有硬性规定,但这规定既死板也不保险。

   密度高的硬木,截面上也能做光洁,把刮刀反卷了刃,在截面上刮,能刮出木花。反之一般的白木(如榉树、榆树、柞树)都不能在截面上刮出木花,这就是所有硬木区别于白木的牛逼之处。

   做白木和做硬木的工具也不一样。曾经有一位朋友想钻研一下,把我的刮刨、耪借去,做个榉树的台子凳子。可是他不知道,刮刨、耪是专做硬木用的,用在做白木上,因为白木的密度小木纹松,刨出来或耪出来的都是棉絮一样的木筋,根本没有木花出来,反而越做越毛糙。还不及拿短刨把盖铁盖紧一些做出来的效果好。

   俗话说“木匠不倒轮,赛过没有魂”,可是拿耪在箍方上把轮廓倒掉,一把戳出去,也会直打楞,倒不顺溜。我跟他解释,他以为我小气,试过以后,不得不承认不行。有专门做白木家具的,他们不用硬木这套工具,纯粹靠砂皮。用推刨刨得差不多,就上大型的砂皮机直接磨,再用细砂水砂抛光。不同的木材有不同的做光手段。

   光洁度是目的,通向目的的手段基本靠“刮”。在一些特殊的面上,像那种圆脚浑圆处、雕花的凹凸面上,这种不定型的面上,就是靠刮和顺,小处用大拇指撸,大处用手掌捏住上下撸,感觉平顺了,算过关了。当然,在红木厂干活,完了由检验员检验,他处过关了才算。所以,在红木厂干活,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和检验员拉上关系,友情提醒,如果能攀个寄亲家,那最好。

   做红木家具,木匠对光洁度的要求相当的高。首先要做到横平竖直,像写字台台面八仙桌桌面等地方,那是绝对要做到水平,一次刨光了,得拿太阳底下检验,可以说,关乎光洁度要旨的所有毛病在太阳底下都无所遁形。人站在各个方位观察,让阳光照,随着光线的变化,面子上的光感也会起伏变化,如果照出刨筋和波浪纹,要重新拿长刮铁刮平,这需要很娴熟的基本功,而且需要巧力。后来,反正零零年以后吧,东阳木匠过来,我们也与时俱进,引进了刮磨工,把木匠的最后一道工序刮光交给刮磨工处理。

(2016/04/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