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戴帽]
点滴人生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戴帽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我這個題目,曾經五十年代在中國大陸經過反右運動的人(特別是知識分子)可能悚然一驚,以爲又關於什麽鬥爭了。

   這確是事實。大陸的反右,整肅了五十多萬知識分子,影響了百萬計的家庭,波及了千萬的人,令許多人變成了社會的賤民。曾經身受其害的人,説起來面爲之變色,是自然不過的事。

   但是,我這裏說的戴帽,是真正的戴帽,而不是政治標簽的戴右派的帽。而一樣令人不喜的,(雖然程度不可同日而語)是這是衰老的象徵。

   我一向沒有戴帽的習慣。以前,衹在熱日當空下活動才需要戴帽子。現在經常戴帽,成爲習慣,跟禿頭有關。

   都説禿頭是遺傳的,是耶?非耶?我不敢肯定。我的記憶中,自我有意識以來,我的父親便是禿頭的,大概四十歲的時候便全禿了,衹餘下頭頂兩邊稀疏的髮絲。至於我,我從相片看到,我是接近四十歲時才開始脫髮。有一幀相片,是從後面影我的,那是一個行山的場合,我見到我的頭頂髮旋處,有一個港幣一元大小的淺色的印。那便是我開始掉髮的時候和地方。

   然而,我脫髮的速度可説十分緩慢。我四十歲開始掉髮,三十三年之後,一元硬幣衹是擴大了成爲一個兩寸直徑圓周的地中海而已。如果你從前面看我,則我頂上仍然有許多頭髮,不知我上面已經很禿了。

   但是,三年前我已經開始戴帽了,而且由偶一爲之變爲“指定動作”了。這有兩個原因,一是保暖,二是遮醜。保暖,是我生來怕冷。頭頂禿了之後,不要說冷天,便是熱天進入了有冷氣的地方,便覺得涼習習,非常不舒服。特別是乘地鐵,涼風在頭上吹過,覺得頭上空空,非常沒有安全感,更非戴帽不可。

   年老脫髮,是很自然的事。但有些人脫髮脫得比較好看,有的比較難看,我是屬於後者一類。怎樣才是好看?便是那些脫得比較均匀,即滿頭都是頭髮,衹是逐漸變得稀疏而已。不好看的是“全面退卻型”和“地中海型”,而這兩型之中,又以地中海型爲較難看,而我便是屬於這型,因此戴帽便帶有遮醜的目的。

   隨著個人的漸老,更加明白老人的生理和心理,以及其他老人的心態和行爲。我一生求知,這是老對我的價值之一。老人戴帽,是尋常的事,我現在明白爲什麽如此,因爲我正是這樣做。

   老的再下一步是什麽?讀者朋友可以猜猜嗎?我是看到一些苗頭了,可能是 –---- 拿拐杖吧。

(2016/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