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港事隨筆:由港人長壽談起
·世事隨筆:特朗普可以勝出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一件小事,梁振英女兒在機場禁區遺留了一件隨身行李在禁區外,這些在機場工作的人司空見慣的事情,由于梁家的處理失當,竟弄成一個社會事件。這件事現在正在發酵,一個地勤職員工會的組織要追究這事,究竟是梁家濫權令機場當局不按程序辦事,還是上層逢迎替梁特遮醜,持份者要找個水落石出﹐以免影響日後工作。這事若梁一個不小心,很容易便會上升為政治事件。

   有一點我不明白的是,梁小姐貴為特首的女兒,為什麼不走特別通道?這樣的話,便不會發生這次事情。她是有權這樣做的,因為她是第一家庭的成員,為了安全,為了秩序,她是可以無須混在普通旅客之中,以一般方法和程序離境。是不是梁家認為不要使用特權,不要特別安排,而要梁小姐以普通人身份離港,“與民同樂”呢?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遺留了個人行李在禁區外面,也應該按一般程序處理,不能到時要求特權。整件事情的細節我們雖然不得而知,但是送機的梁夫人曾和機場職員熱烈“理論”,而特首梁振英亦曾電話“理解”,最後有關行李被拿入禁區送到梁小姐手上,卻是事實。如果這不涉及特權,不涉及壓力,那怎樣可以解釋呢?

   正當事件仍在香港沸沸揚揚的時候,有意思的是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發表署名文章,其主題是特權不可亂用。眾所周知,人民日報每一篇文章,文章的每一個字,都不是胡來的。批評香港特首的一篇文章出現在人民日報上,無論言辭怎樣溫和,取態怎樣低調,其意義都非同小可。我認為,這是號召“驅梁運動”的進軍號。

   中共在揭發他人的“陰謀”時,總是用上“有組織、有計劃、有預謀”這些詞語,這因為他們是這樣鬥人的,而現在這手法正施用在梁振英身上。自從去年習近平在一個國際會議期間,路見香港財政司曾俊華時主動上前熱切握手後,我便覺得這是對梁振英的一個警告。我們在官場曾經做事的人都知道,你的上級對你的下屬特別表示“好感”,那你便有危機。何況習近平是太上皇,是梁振英的上級的上級的上級。握過手之後,曾俊華便有如被賜了免死金牌﹐梁振英奈何他不得。你想,如果你下屬中有一個這樣的人,你如何可以管他﹖無論如何,經過習握手後,我覺得梁振英是沒有機會連任了,雖然新特首未必是曾俊華。

   然而,事態發展證明,習握手是中央“有組織、有計劃、有預謀”扳倒梁振英策略的一部分或開始的信號。之後,這些動作和信號愈來愈多。踏入今年兩會期間,關于旺角騷亂,可以見到的是,中央透過香港的兩會代表所顯露的解讀和看法,完全和梁振英的不同。它沒有為梁振英背書。而根據中共在大事和敏感事情上“非友即敵”的邏輯,它是不支持梁振英了。

   中央非梁的信息是愈來愈清楚了。梁振英為了救亡,曾經派出他的馬仔邵善波護航,指責建制派不成器,把梁振英治港無能歸咎于他人。梁又採取和解姿態,應泛民要求,同意把涉及民生事務的法案在立法會中調前處理,不再企硬。然而,太遲了,泛民和市民沒有賣賬,不因他的變面而改變對他的態度。

   所謂一沉百踩,建制派和土共人士之中,已愈來愈多直接或間接批評或嘲弄梁振英了。現在加上人民日報這篇不尋常的文章,差不多是鼓勵和號召人們批評梁振英的信號,看來梁往後的日子是愈來愈不好過了。現在再不是黃牌警告,而是隨時會拔紅牌趕出場了。

(2016/04/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