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冷處理]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隨筆:冷處理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筆者觀察香港的政局,最不能理解的,是北京對香港獨立主義的言論和活動予以冷處理。按道理,香港在中國大陸的門口,在這個戰略之地而出現了獨立主義,應是中國的大忌。中國不應任由其滋長,讓這個火頭愈燒愈大。憶昔農歷新年旺角發生騷亂時,北京環球時報差不多以第一時間予以口誅筆伐,給它蓋冠為“激烈的分离li主義有計劃有預謀的行動”,和特首梁振英的指責其為暴亂遙相呼應,而一眾的親梁分子亦加入詬罵。

   獨立主義的呼聲,在之前已有隱現的苗頭,于旺角騷亂時突出在社會面,而在新界東立法會議員補選中成為一時的風氣。到今天,“港獨”駸駸然成了新一代青年的政治追求目標。我們先不問這是否可行,只是想想任由這發酵三十年,到2047年“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到期時香港會變成一個怎樣的局面,便可知其嚴重性。

   按理,中共不會容忍“港獨”在香港成形,或任由其思想傳播。中共慣說“消滅在萌芽狀態”。“港獨”現在仍在襁褓時期,此時打擊,收效較大。幾個月前,環球時報仍針對旺角騷亂發表殺氣騰騰的評論,為什麼現在全部偃旗息鼓呢?現在對“港獨”的主旋律,是“理解”、“同情”﹐甚而說政府應該自我檢討。這讓人摸不著頭腦。(執筆的時候,正看到梁振英在電視的發言。他說他這三年多以來,已經採取了“港人優先”政策,因此市民不需要用“港獨”的方式爭取港人的利益。這些說話,真不像是梁振英的。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了?)

   北京在香港觸鬚既深且廣,對香港情況所知甚詳,我們絕不能說它對香港無知。那麼,它是不是不擔心“港獨”在香港從萌芽到生根呢?當然不是。正如我以前分析,“港獨”短期在香港不能作什麼惡,但長期來說,卻是一個不能輕視的毒瘤。那麼,北京現在不動“港獨”,反而予以冷處理,必定是有些問題比“港獨”還更嚴重,時間上更為迫切,又或“港獨”只是這些問題的附帶問題,在緩急輕重上要先行解決。

   現在在香港的政治大事是什麼?可以見到的,是九月的立法會選舉;若隱若現的,是梁振英和建制派/土共(特別是民建聯)的關係和鬥爭,以及梁振英的尋求連任。這幾個方面也是互相牽連的。如果目前的政治形勢被允許繼續下去的話,我敢打賭,九月的立法會選舉當以泛民取得較大的優勢,而本土和“港獨”則或可乘虛而入,搶奪一兩個席位。相當可以肯定的是,建制派和土共,以他們目前在香港的聲望,許多都危危乎。直選如此,功能選舉也是如此。在此情況下,泛民拿多兩三個,甚而四五個席位并非出奇的事。

   這點是昭然若揭的,此所以不久前民建聯主席李慧瓊辭去行政會席位,淡化了民建聯和梁振英的關系。而替代李慧瓊進入行政會的民建聯元老葉國謙,在接受訪問中,也對現政府和梁振英不假以辭色,顯示土共中的重要一派刻意要和梁振英保持距離。為九月的選舉,先行做出部署。

   民建聯要疏遠梁振英,我相信建制派也一樣這樣做。不過,疏遠只是一個技術行為,我認為他們還有更大的部署。如上文說過,中共對香港的情況把握得十分通透。其資訊來源除了其本身的智囊和研究機構外,還有本港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這些人的意見也是舉足輕重的。這些人中,近來公開捧梁振英的只有三四名,(全港共有二百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其他的不是反梁便是隨大流。我想這些反梁中的敢言者曾向中央痛陳利害,并且成功說服中央﹐香港現在的最大害不是“港獨”,而是梁振英。搬開了梁振英,九月的選舉將形勢逆轉,土共和建制派不只可舒一口气,而且也因泛民、本土和“港獨”的互爭地盤而收漁人之利。此外,倒梁也可改善政府和土共/建制的關係,減少內耗,矛頭可集中對付泛民及其他反對派。而建制的力量騰升,即表示反建制的力量下沉,到時才處理“港獨”問題仍然大有時間。

   可知,北京冷處理“港獨”有深層的原因,梁振英過不了暑假,我一點也不覺得意外。

(2016/04/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