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习近平的毛泽东梦与极其危险的後果]
陈泱潮文集
·金正恩完全有可能短命被暗杀(图)
◇◇◇◇◇
▲視野與關注卷
●反对派应端正思想路线
·新唐人電視臺可否就孫中山問題組織一場電視辯論?
·温家宝就是应当这样勇往直前、再接再厉!
·唯我独革类与五不搞胡说集团居然高度一致
·谁的声音对党政军观念的转变更有影响力?
·未来中国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民间应当理直气壮公开声援和支持温家宝疾呼政改
·反对派不应和五不搞胡说集团异曲同工一致打击温家宝疾呼政改
·人人自我为中心的无神论党文化是中国民主化的大敌
·“要民主最力的普世个体自由主义核心”批判
·西欧: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成功范例
●事情正在起变化
·民心已变,做党心虚——兼谈江僵后对胡锦涛先生看法的相应调整
·《民心已变,做党心虚》一文非求胡也——兼与友人言志书
·中共16大已经形成邓规江随军委主席终身制
·江泽民未死而报丧,是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表现
·ZT温家宝:未来中国的走向
·中共体制人亡政息是必然
·隐性帝制绝对权威难以长期为继
·江泽民坐失开创宪政民主千秋伟业的大好良机
·中共垮台后中国必分裂大乱的原因及救治方略
·江泽民的罪孽
·胡锦涛要吸取江泽民的教训: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观念和事情正在起变化
·看韩寒文章有感:年轻一代渴望变革
·民主春风二度解冻专制中国——骆家辉效应(2图)
·习近平关注网络,重视重量级异见领袖文章
·中国若有宪政民主制度,试看天下谁能敌?
·温家宝发难挑战中共一党专制/石涛
·温家宝:国之命,在人心(一图)
·ZT姜维平: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图)
·ZT各界急切寻求政治出路
·这些令人震惊的数字不能不令人得出这样的结论
·TPP向中共敲响了警钟
·ZT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高调谈改革
·ZT温家宝势力十八大前异军突起(图)
·ZT中国需要一场大变革
·关于薄熙来问题复某直线思维网友
·ZT匿名人士: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
·中国民主化的希望(一图)
·新春寄语∕郭永丰
·反叛者起義者的心聲
·ZT评习近平提出取消毛泽东思想这个重大议案
·如此之多震惊世界的中国倒数第一说明了什么?
·中國已經國將不國的兆頭
·究竟是谁要扳倒薄熙来?/陈破空
·40年前的《特权论》与40年后中国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
·夹缝中的良知和智慧/白岩松
·寻求体制内外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共识
·ZT梁京:中国通胀,一场规模空前的财富大抢劫
·值得一读:中国多发钱就涨价美国滥发货币为何不通胀
·习共19大後之主要人事最佳布局
●值得关注的文章转贴
·没有道德品质优势的民运比共产党好不到哪去
·《南方人物周刊》访戈尔巴乔夫
·ZT中美的10句话对比——剖析的真是精辟啊
·ZT什么是社会主义?中共国完全是欺世盗名
·ZT对胡锦涛《新年贺词》的几点意见
·谢选骏:中共尊孔意味共产主义末日来临
·社科院蓝皮书 中国面临周边四大威胁
·忘记历史经验教训重复犯错的民族是劣等民族
·突尼斯强权骤然垮台会带来新一波民主化浪潮
·薛涌:房价劫持了中国的未来
·ZT中国模式的非洲实验田——突尼斯怎么会一夜变天?(外一篇)
·ZT胡锦涛主张学习朝鲜和古巴 常委会决议不再讲普世价值
·牟传珩: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
·中南海来信:欠债太多,积重难返,政改难!/斯伟江(外一篇)
·末日将临?全球禽鸟鱼牛等动物离奇集体死亡
·ZT今日中共国到处都是人贩子
·ZT林和立:»“二刘”助习近平稳江山
·ZT没有任何政权可以在10亿人的不满中维持长久
·ZT警惕“红色血腥”卷土重来!
·梁京:中国的“茉莉花革命”何时发生?
·中共内部唐太宗路线与隋炀帝路线的斗争
·ZT梁京:中国危机在加速恶化
·关注艾未未及中共拘捕艾未未引发的问题
·ZT中国 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家
·ZT:2011.9/中国网友观点摘录
·ZT温家宝讲话透出重大信息:老江病危胡总失控
·ZT美国对中共发出战争警告
·ZT郎咸平如此看中國這個民族和奧巴馬
·ZT事实胜于雄辩 苏联解体後的发展(图)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zt“廖亦武的讲话足以让当局打颤”(组图)
·丹麦为什么不腐败?/ 许春华
·披阅毛泽东时代中国人离奇的死罪(图)
·北大教授順天應民演讲:辛亥革命与宪政(视频)
·大陆狂传的最新政治段子集 精辟!
·遭阉《南方周末》原版新年献词
·當代青年:像子弹飞的大陆90后
·王军涛:十八大政变后权争新变局
·俞可平:改革没有突破,政局必有突变
·鲍彤:新领导的选择
·zt网友称“罗援就是国贼”!
·ZT頑固抗拒中國實行憲政民主的官僚特權階級陣容
·ZT簡單說一下中共國的現狀
·由明清吏治看今日官場前所未有的贪污腐敗,宁不危呼?
·“文革中的左与右”/孙丰是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的毛泽东梦与极其危险的後果

   
   陈泱潮 ‏@CDZCYC
   
   2016-4-21
   


    524.毛泽东是真有雄才大略的枭雄,打败党内所有对手,使周恩来邓小平望而生畏,不得不服膺其专制;党外打败了蒋介石国民党夺取了政权,使举国不得不接受他的独裁。但是,最终结果是尸骨未寒毛氏心腹全部沦为阶下囚,且背上千古骂名。一心抓权的习近平欲图重温毛泽东旧梦,结果如何?任何人逆历史潮流而动,都不会有好结果。
   
    525.毛泽东发动文革是为了建立金日成式毛氏王朝,传位给江青毛远新。一开始就大念政变经炮打司令部。结果果然栽在华国锋宫廷政变上!习近平上台也是以清除政变势力为口号为目标反腐。结果也注定要栽在政变上!不听弥勒/人子之良言,不做开万世太平的圣君,偏偏要步毛泽东坚持专制独裁党天下人亡政息成千古罪人的後尘!
   
   附:

未普:谈习近平的集权与专权


   请看博讯热点:习近平观察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21日 转载)
   
    习近平自走马上任以来,一直在走一条从扩权到集权再到专权的路。到了2016年,随著新的个人崇拜和造神与效忠运动的兴起,习近平的个人专权似乎已显出个人专制的雏形。此时,总结和评价习近平的集权与专权,或许有助于人们对个人专制的演进,提高警惕。
   
    2012年年底和2013年初,中国知识界和海外中国问题观察者,对习近平集权,有某种共识和某种期待。这种共识认为,面对胡锦涛时代遗留下来的“九龙治水”的分权与分责及至不负责任的局面,习近平有必要集权;没有相对集中的权力,习近平搞改革,绝无可能。但是大多数持这种看法的人,很快就发现,习近平以极快的速度,把党权、军权及政府的权力,统统集中在自己身上,而改革并未启动。
   
    于是,人们提出质疑,习近平集权到底是不是为了改革?在习近平掌权初期,大陆的吴稼祥先生和新加坡的郑永年先生,一直从正面解释习近平的集权;他们认为,习集权就是为了改革。当海内外严词批评习近平一系列左的言行时,吴稼祥为习近平分辨说,习近平的向左转是假动作,是为了改革,习是改革派盟主。而郑永年在2014年一篇关于习近平政治路线的讲话中,也相当肯定习的集权。
   
    按照郑永年的说法,习近平集权,是因为要啃改革的硬骨头了,好改的都改完了;这当然包括改革政治体制,改革既得利益集团,没有集权,这些改革都改不了。郑永年承认,集权也有负面效果。他说,集权主要是向既得利益方面拿回一些权力,最后还要把权力放到地方政府、放到企业、放到社会,否则没有办法改革。
   
    问题就在这儿了。我们在习近平这三年中的执政实践中,只看到一个基本事实,他不仅没有放权,反而进一步集权;他不仅集了党权、军权和政府的权力,也集了属于社会,属于个人的权力和权利。习近平强调共产党对学校,对司法,对企业,对网络,对NGO,对媒体的强势领导,实际上就是把个人的权利都收走了,把个人应该拥有的说话的权利、写书出版的权利、结社集会的权利、表达意见的权利等,都收走了。这种集权砍断了一个社会走向良性发展的重要支柱,也堵塞了通向公民社会和民主宪政的道路。这和海内外期待的政治改革和政治发展,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而习近平通过集权,则巩固了他的个人权力,树立了他的个人权威,建立了他的个人专权。习近平的个人专权有几个特点:第一,个人独揽国家最高权力,以个人意志来进行统治,形成一人领导的专制体制。这种个人专权体制改变了胡温时代集体领导的一党专制体制,也改变了邓小平主张的集体领导体制。在政治学上,这种体制是一种“由一个拥有无限威权的统治者,在不受法律及传统的制衡下,以个人意志来进行统治”的政府形式(维基百科)。实际上,这就是个人专制体制。
   
    第二,个人意志不容挑战。凡是挑战习近平个人意志的体制内外力量,都予以压制和消灭。习近平集权的三年半,也是剪灭党内反对派和消灭党外异见者的三年半。这个过程有的以反腐的名义,有的以维护国家稳定的名义,有的什么名义都没有,胡乱安个什么“扰乱秩序”、“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就把臧否他政策的人送入大牢。
   
    第三,凡是批评习近平的西方势力受到严厉惩戒。这些西方势力如果是媒体,就被封网;如果是记者或学者,就被禁止入境。最新的两个例子是四月初出版的英国“经济学人”封面文章“警惕对习的个人崇拜”(“Beware the cult of Xi”)和“时代”杂志亚洲版以习近平做封面的文章,这两篇文章因批评习跟随毛泽东搞个人崇拜,高度集权,四面出击,八方树敌,而迅速遭到封网。

总之,习近平从集权到专权,正在滑向个人专制体制。这是一条非常危险的路。

   
    来源:RFA (博讯 boxun.com)
(2016/04/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