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鲍彤:国务院内有大量违章建筑]
郑恩宠
·广西千村民县政府抗议上海维权显落伍
·习近平对公民维权铁腕出手
·莫少平律师谈三见德国政要经历
·浙江非暴力给上海维权的启示
·支持上海陈建芳告公安非法搜查
·香港纪念六四游行焚烧邓小平4.26社论
·千名律师大团结历史进入新阶段
·调动驻港部队镇压有否法律依据?
·上千武警拆除三江教堂
·高瑜失踪习近平对批平者决不让步
·香港政改咨询争论激烈
·祭林昭上百人被绑架到派出所
·信访决定就是习近平为首中共中央的决定
·三中国人列“新闻自由英雄”名单
·张少杰牧师庭审中引曼德拉的话
·香港和平“占领中环”公布十五个方案
·77律师、学者、公民呼吁废除“收容制度”
·大部份上海人对信访决定高度理性
·上海人没必要吊死在上访的一条路上!
·我妻姐突然去世曾营救不少人士
·党不发律师工资为何要爱党?
·党亡国仍在/李生
·刑拘浦志强律师习近平走远了
·香港占领中环选出三民间方案
·美亚太事务助卿关注香港政制
·高瑜被点名北京动手上海快了我入狱已作准备
·冯正虎等上海人士参加我妻姐追悼会
·官媒公开点浦志强律师的名
·张思之见到浦志强并接受我委托到上海辩护
·90后声援浦志强律师等正义人士!
·中国律师被迫抱团抗争
·鲍彤:关于记者高瑜被刑拘的声明
·香港“占领中环”难避免北京不让步
·将有万名律师、公民抗议拘捕异见人士
·1200多人联署声援徐光先生
·百律师呼吁习近平勿滥用罪名
·香港局势升温北京不让步
·我与百位中国律师声明(5月11日)
·律师抱团抗争中国有希望
·万余杭州学生商家聚结抗议
·上海律师斯伟江:闭门开会构成寻衅滋事吗?
·杭州11人士聚餐被警方带走
·上海沙叶新“六四”剧本在香港发行
·华人基督徒发布《宗教自由普渡共识》
·上海沙叶新“六四”剧本在香港发行
·警察烈士抚恤金一百万访民死了得多少?
·遵义三千中学师生罢课中国维权年青化
·九位大陆人士在台获居留权
·习近平为何治不好大气?
·唐荆陵、刘士辉两律师被刑拘
·江天勇律师家被搜查(5月17日)
·中国根治污染最快15年一般100年
·有中共人士支持“占领香港中环”
·我夫妇被传唤了六天五夜
·王光亚谈香港“占领中环”
·祝刘晓波许志永获美国民主奖
·近期近五十律师、学者、维权人士被刑拘
·美国会听证:中国宗教自由急剧恶化
·上海访民盼习近平盼到什么?
·亚信会结束上海仍限制公民人身自由
·对时局分析最到位是腾彪
·北京女律师绝食台湾女律师竞总统
·90后们声援浦志强律师
·女记者辛健被刑拘
·郑州律师常伯阳被刑局
·澳门7000人包围立法会
·广州王爱忠被刑拘对全国反对派清场
·我又被传唤11小时六四前
·中国律师互助意向书说明什么?
·李国蓓等六律师向最高院投诉
·美国国会举办六四听证会
·大批港中学生参加平反六四游行
·六四前各地警方已拘捕七十余人
·上海陈建芳被刑拘
·高瑜家属获准送衣服六四北京气氛紧张
·美武官忆”六四“:拦军车的村民很爱国
·中国年轻人对六四的认知
·给中国带来光明的司徒雷登牧师
·胡佳绝食24小时 警方关闭北京部分通道
·所有独立笔会国内成员六四前受打压
·香港媒体议员齐促平反六四
·六四后中国基督徒在国家危难的时刻
·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占领天安门/滕彪
·六四刚过 北京放人
·学习香港民主筹款的经验
·20多名律师在郑州公安局门前静坐
·香港民主派两条路线之争
·近百示威者攻入香港立法会
·中国政局危机显著加重/我的新作
·中国40余律师、法律人:废收容制度!
·香港何俊仁律师谈真假选举评梁振英
·刘萍、魏忠平、李思华案宣判在即
·张思之再次会见浦志强而上海律师委托受阻
·北京发白皮书威胁港人争普选
·浦志强、高瑜案新进展
·港多个政党、团体抗议、焚烧白皮书!
·祝贺中国律师界绝食抗议得胜利
·香港622全民投票日安排
·白皮书也剥夺13亿人权力不仅是香港
·徐文立:驳中共香港白皮书
·各界就香港事态发出与中央不同声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鲍彤:国务院内有大量违章建筑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鲍彤:高瑜家被拆 全面依法等于选择性依法?
    (博讯2016年04月04日发表)
   
   
    记者高瑜,七十多岁了,前年在“依法治国”声中被捕。去年被判犯了泄露党国机密罪,被处徒刑。因患心脏病,保外就医。在家再次祸从天降,“城管”派了二十多名大汉,暴力闯入,扫荡“违章”建筑。高心脏病复发,儿子被打伤。
   
   
   
   
    我有幸识荆,敬重高瑜对公众负责的精神和由此而来的置安危于度外的侠气。她迭遭横祸,令人愤慨。我没有造访过,不了解她家“违章”建筑的情况。但我知道,在北京,住底层的人家,门口窗边如有空地,往往围出几平方米,搭个小棚,栽种花草,饲养宠物,堆放杂物。此乃北京一景,随处可见。众人不“违章”,何独高瑜“违章”?人同此心,心同此问。这是一个疑团。
   
    在祝祷她早日康复之馀,不由我不想到另一处违章建筑——国务院的违章建筑。
   
    用不着举报,国务院应该知道自己至少拥有一群违章建筑,但国务院没有动手把它拆毁,城管也没有进去加以扫荡。分配给我家并且早已谈妥决定出售给我家的住房,就在其中的一座楼房之中。——我1989年获反革命罪,坐牢7年,1996年刑满,依法有权回家。当时的中共中央认为,不能依法,必须依党,必须把我非法关押在“国务院西山办事处”的围墙之内,由解放军看守。我委托张思之律师代我办理“刑期已满,如何依法被释放回家”的有关事宜。张律师遍查律例,不知从何下手,向全国人大常委的委员长提呈书面请示,未获回示。恰有江泽民总书记领导下的中共中央办公厅,通过国管局(全名应为“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向我下达命令:“不搬家不得回家”。一年后,我家奉命搬出木樨地,搬入八宝山之南的几间房,这几间房就在那群违章建筑之内。
   
    这群建筑属于违章,是在本世纪初进行“房改”的过程中,由国管局通知我的。当时党中央决定,全国实行“房改”(即把职工所住公房售给住户,成为私房)。正当国管局办理把八宝山的住房出售给我的手续之际,我突然被告知,那个建筑群是“违章建筑”,“暂时”出售不了。“暂时”,至今十五年,全国“房改”早已完成,那建筑虽因违章而不得落实“房改”,却没有因违章而被依法拆毁。它至今仍然巍然屹立着。
   
    由此可以肯定,在以中南海为中心的首都,至少存在着两处违章建筑,一处属于高瑜,4平方米;另一处属于国务院,大概不下几万平方米。前者已被“城管”依法治国拆毁,后者则在“保安”的依法守护下稳如泰山。
   
    第一个疑团:同样的小棚,为什么高瑜的“违章”,别人的“不违章”?第二个疑团:同样是“违章建筑”,为什么高瑜的“被拆毁”,国务院的“被保护”?
   
    这显然是选择性的司法和执法:说他不违章,他就不违章,说你违章,你就违章;不想拆他,就护着他,想毁掉你,就拆了你。选择性反腐,大致也如此:想反谁,谁就腐,不想反谁,谁就是清官。
   
    这就是《宪法》所保护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这就是保障人民不必人人自危的“公平”和“正义”吗?这就是信誓旦旦的“全面依法治国”吗?
   
    我看到了任性,看到了选择性司法和选择性执法。我愿意与人为善,愿意相信全面依法治国不是骗人的;但是目前的事实似乎表明:全面依法就是全面选择性依法。(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04/201604042316.shtml)
   
   
   
   
   
(2016/04/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