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贺卫方:取消共青团的财政供养]
郑恩宠
·上海张雪忠致莫高义的信
·上海张雪忠为郭飞雄辩护
·20多人在外交部门前静坐抗议!
·基督教“”
·基督教“三自”的内幕与真相
·杭州访民举行茶话会好!
·法律与信仰:法律背后是什么?-访美国法学家伯尔曼教授
·伯尔曼的法律与宗教观
·律师参加北京自由改革派誓师会
·刘萍女儿是90后,中国希望!
·12省31律师致信河南政府
·上海斯伟江律师致孟建柱的信
·曹思源:修宪、取消专政、平反六四!
·赞许志永家人婉拒捐款
·上海逾百青年工人罢工的启示
·律师、公民呼吁修宪修法!
·12律师公开信关注曹顺利病情
·入狱丁家喜是北京律师所主任
·李静林律师为巩进军辩护
·民众抗雾霾 胡佳被传唤
·上海千户不越级上访取得胜利
·律师团就念斌案致信全国人大代表
·骆家辉:中国未来取决于律师、司法独立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立军要访民?
·上海千户理性访民取得胜利
·谭敏涛:2013中国律师界“十大伤不起”
·骆家辉:中国骚乱、逮捕、起诉律师
·支持曹思源《四点修宪案》!
·曹思源:关于修改宪法的四点建议
·骆家辉:接触、支持法律和宗教人士
·骆家辉与公益律师共进午餐
·美报告:中国打压律师所、宗教等常态化!
·孙文广:邓小平的罪行该清算!
·香港万人游行为什么?
·周永康倒台属官场内斗?
·没上海人受美国议员的关注?
·裴毅然:大陆世相百态
·裴毅然:大陆世相百态
·裴毅然9:大陆世相百态
·加入为曹顺利禁食接力祷告
·看看香港想想台湾
·巨额维稳费不是发给访民
·维稳费用于武警、监察、安全设备等
·何俊仁:为香港普选愿坐牢!
·人大代表呼吁废“另类劳教”
·律师应邀参加美领馆剪彩、晚宴受阻
·30律师要求公开人大十年开支信息
·低龄赴美留学七年增三百多倍
·低龄赴美留学生增三百倍以上
·低龄赴美留学生增三百以上
·火化毛泽东遗体并迁葬的提案
·访民案何以引最高院的关注?
·杭州律师王成被软禁在公安派出所
·张庆方、刘书庆律师为许志永二审辩护
·两会间律师界对制度的控诉!
·香港律师:西藏是否应有民族自决的权利?
·深圳六千工人罢工!
·大学生上访被拘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三自会”与中共的恩恩怨怨
·每年二百万被害人获赔无门
·中国以多种罪名起诉政治犯、异见人士
·中共官场学历全面造假
·李克强记者会为何不谈周永康?
·范木根法律后援团成立!
·葛文秀等十律师任秦永敏法律顾问
·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曹胜利被当局迫害致死
·李金芳:关注曹顺利!
·艾晓明:访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案一审
·六律师为吉林法轮功学员辩护
·胡佳呼吁完成曹顺利的遗愿!
·美国务院就曹顺利死亡发表声明
·夏钧律师出席台湾立法会听证会
·英、美政府分别就曹顺利之死发表声明
·北大八百右派维权请愿
·将爆发的中国主权债危机
·欧盟、美英关注曹顺利死亡事件
·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上海主教范忠良在软禁中97岁去世
·大纪元:从陈光诚、郑恩宠、高智晟看中共的维稳费
·香港占领中环温度在升
·刘卫国律师驳外交部发言人
·胡佳:武警巡逻常态化
·军队为何大挂五领袖题词?
·被遗忘的罗隆基
·曹顺利死亡引联合国谴责
·上海37市民上街哀吊曹顺利
·揭露官场假博士是民众进步!
·论上海近千市民悼念曹顺利及反思
·香港绝食争普选局势升温!
·关于曹顺利联署近三千
·香港绝食争普选局势升温!
·人权组织为曹顺利在联合国默哀
·滕彪在港为曹顺利呼吁!
·联合国秘书长对曹顺利深表关切和哀悼
·受台湾鼓舞香港将占领中环
·四律师在我下乡地被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贺卫方:取消共青团的财政供养

    郑恩宠点评:
    靠国家财政来供养一个社会组织,这不是法治,不是依法治国,更不是全面依法治国。国家财政来源公民的纳税,理应为全体公民服务。供养共青团还不如供养公职律师和法律援助律师来为青年服务。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贺卫方吁取消供养,共青团寄生时日无多?
    (博讯2016年04月05日发表)
   
    时事大家谈:贺卫方吁取消供养,共青团寄生时日无多?
   
   
   
    华盛顿—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上星期发表微博,呼吁全国人大公布共青团中央在职人员职级配备,取消政府对团中央的预算供养以及团中央及类似团体的行政级别,引发广泛反响。与此同时,要求中共公开财务、不再由国家财政供养的呼声也随之响起。和妇联和工会一起被称为“三具政治僵尸”之一的共青团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它在过去和现在的中国政坛上发挥什么作用?中共、共青团等政治党派是否应该财政独立,不再由广大的纳税人供养?
   
    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说,他之所以发表这篇有关共青团的博文,多多少少与他跟共青团中央一位官员的争论有关。这位官员指责他有关疫苗等问题的言论是“助纣为虐”,促使他思考共青团的性质、过去的历史作用以及我们现在应当如何对待这样一个组织。
   
    贺卫方表示,对于共青团,我们现在应当给它做一个重新定位。最重要的是,中国现在已经发展到一个更开放、更多元化的社会,我们不需要有一个拿纳税人的钱供养出来的组织,而这个组织现在看起来并没有多少存在的价值,所以我就做出了以上呼吁,让共青团不再成为一个政府的机构,而是回归民间。
   
    历史学家章立凡在评论“党库国库相通”的现象时表示,过去在君主制年代,老百姓只需要养活皇帝一家,现在我们要养活一个党,再加一个政府,负担是成倍的增长,还要养活党的衍生物,比如工青妇、民主党派。这些都是由国库供养的。他说:“在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纳税人都不会养活政党和社团,只有在我们这个中国特色的国家才会这么做。我们现在有的,实际上是一种‘集体君主制’,它的社会成本是远远高出封建专制时代的那种一家一姓的君主制。这是很可怕的事情。”
   
    明镜集团总裁何频表示,共青团纯粹是一个意识形态部门,也是纯粹的以追求权力为目标的部门,它并没有实际的管理经历,在中国体制中早已被抛弃了。对它的职能进行厘清,现在已经是时间了。要按社团管理的法规来进行,而不是莫名其妙地由国家财政来抚养,民主党派也是如此。
   
    贺卫方说,党政分开是邓小平80年代提出的,胡耀邦、赵紫阳等中共开明派领导人当时希望在党政分开的框架下重新厘定党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必须说明的是,其实邓小平并不真正希望建立一个现代的政治制度、现代的宪政制度、或者说现代的政党制度。所以当党的领导受到一定程度威胁的时候,仍然采取了严厉的镇压措施。后来到了江泽民时代,党政越来越倾向合一,比如党委书记兼任地方人大主任就成了一种常态。现在又提出“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这其实不是一种新的说法,而是毛泽东时代的说法。现在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越来越不容易解决。今后应当更多地推动建立现代政治框架之下的党政关系,或者说对政党制度进行一种重新安排,需要社会组织回归社会,让常识回归到政治重新设计过程之中。
   
    来源:美国之音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6/04/201604050514.shtml)
   
   
   
   
   
(2016/04/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