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我校的隐逸诗人]
槟郎文集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校的隐逸诗人

   我校的隐逸诗人
     13学前1班,刘瑶瑶
   
     来南京上大学一转眼已经有快三年了,每一次的全校选修课基本都是靠随缘抢来的,当然这一次也不例外。“比较诗歌”和“旅游文学”,一听这两个课名就知道不怎么地,毕竟,诗歌不吸引人;旅游文学重点在文学,可是现在年轻人对这个不感兴趣。我为什么还选了呢?这两门课都是南晓赫赫有名的隐逸诗人——槟郎哥(李槟)开设的。
     我想大概是因为他想要给自己起一个好记又不乏诗意的名字吧,正如冰心、三毛一般。恰恰是因为他的“槟郎”笔名和吃的那个槟榔极为相像,才能够在第一节课就让大家熟记于心。端正的脸四四方方,架着一副金属框眼镜。小小的眼睛溜溜的转着似乎在瞧着些什么,一位四十好几岁的小老头穿着却是端正得体的很。也许因为他是安徽巢湖人,所以上课有种特殊的口音与腔调。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调调,我是无法用言语来完美表述的。


     第一次进入“比较诗歌”课的班级就被吓了一跳。还没正式上课,教室里正在放着一首不属于我们90后的歌曲,字正腔圆的美声唱法极为圆润。教室里也有些同学在窃窃私语,“没想到这个老师这样落伍,简直了……”,开始着实吓了一跳。不过更为令人感慨的还是在后来的第一节课,这位槟郎哥花了一节课的时间自我介绍。他让几位同学上去读课件中介绍他的文章。听到这里,也许你也会大肆吐槽一番:“这样的老师,还带让学生夸自己的……”但是后来在上了一学期的他的课之后,竟然也觉得确实如此。幽默风趣的授课方式常常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让大家啼笑皆非。他常常在课上“手舞足蹈”的比划着,滔滔不绝、口若悬河,想要将学生的目光从手机上拉回到课堂。他另有“新诗赏析”课讲授中国现当代诗歌,“比较诗歌”课主要讲外国诗古代诗及与新诗的关系。
     槟郎老师是很特别的人。一次课上,不知道讲到了哪一个诗人,是法国的阿波利奈尔,他的诗《蜜腊波桥》被刻在了巴黎塞纳河的一座桥上,他便立马说道:“诶,要是哪一天我的诗也能够被刻在哪一座桥上,我就心满意足了。我想想,我有关桥的诗——爱满亭边有座桥,南京长江大桥,江宁解溪河桥,铁心桥……”随后,台下的学生们,你懂得!不过,他的小有名气可绝不是因为他“独一无二”那夸赞自己的技巧,我想大概来源于他一直坚持在做的事业——那便是创作诗歌。在这个物质极为繁华的世界,越来越多的人只是在享受着这个世界给予的一切,同时也忘记去回报、赞美、为以后留下点什么。而槟郎哥确确实实地留下了一些东西,那便是他的诗集。
     他的诗可谓是采集大千世界的一切,什么类型、什么题材的都有。比如吧,《春节回故乡》是说家乡的事,《元宵节快乐》是写节日的欢愉,《诗人槟郎之墓》是在感慨自己的身后之事,《游玩朝天宫》又是在写自己游历的所想所悟,《重游栖霞寺》谈他上大学时出家当和尚未遂的事,《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是说他的前生是小道士……说到这儿,我还得插上一句,他说自己很羡慕那些著名宗教的那些事儿,他说等到自己一定年纪也想要出家做和尚或者道士。他还已经计划着要开一门“宗教文学”课,专讲儒道佛基伊五大宗教经典与文学。
     看到上面的某一些言语评论,也许你会说“哼,拍什么马屁……”然后不屑地瞥我一眼,但当你真的去他的新浪博客拜访的时候,你也会感慨一番的。“欢迎光临巢湖人在南京的园地!本站资料分四类如下,分别是槟郎诗草(原创)、槟郎诗集(原创)、槟郎随笔(原创)、槟郎相关(收藏)”。且不说别的,他写的诗有近两千首,同学们和社会上人评论他的诗歌的文章有近三百篇。光是看这些数据,就值得给他一个大写的赞。一个人能够一直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一件多么需要勇气与毅力的事情。就拿我自己来说,一直嚷嚷着在夏天来临之前减肥,围着操场跑不过两圈就大口喘着粗气,结果一星期还没到、一两肉没掉就不了了之。成功的人之所以被大家敬佩不仅是因为他在某一方面取得的成就,更多的是他在和大家一样甚至还不如的背景之下所付出的不懈努力。至少,我是这样想的;至少 ,在这一点,我是佩服槟郎哥的。
     第一次拜读他的诗便是那首《孟姜女的眼泪》。“为什么哗啦啦得流?流得风愁云怒,哭倒长城八百里?”开头便是将孟姜女最为经典动人的哭长城桥段描绘出来,以一个问句的形式勾起读者的兴趣,引人深思,大家都在想“为什么呢?”于是继续读下去。“因为闺阁春心的少女,莲花池结的好姻缘,洞房里冲进抓丁吏,花烛夜里竟然被拆散!”哦,原来是万喜良在新婚之夜被拉去修长城,而孟姜女在洞房花烛夜连夫君的脸还没有见到就注定独守空房一辈子。一个闺阁春心的少女错失了这一段本该美好的姻缘。
     于是,在接下来的四段中,都是同一种格式来继续故事的内容。“为什么哗啦啦得流?流得……(山崩地裂、天庭惊雷、乾坤易位、宇宙失序),哭倒长城八百里?”也许你会觉得这几个词用得有点夸张,其实不然。当一个人极为伤心之时,痛彻心扉的痛感几乎无人能够感同身受。经常有人说世上的疼痛分十二级,最痛的是母亲分娩的痛苦,我承认这确实如此。但从心里发出的痛是无法用级别来衡量的不是吗?我想孟姜女当时肯定是经历了她短暂一生的最痛。“因为少妇对情郎空房的思念,人间最宝贵的感情,一针一线地缝成寒衣,却一别再无音信!”孟姜女一人独守空房焦急等待着丈夫的归来,无聊寂寞难耐只有将一针一线缝成寒衣好去送给在远方在做苦力的丈夫,这份感情无以表述只能以这种方式实际表达。“因为出门寻夫的志坚,弱女子跋涉着千山万水,连关吏也不忍勒索,连强盗也不忍打劫!”于是,她再也忍受不了,开始出门踏上了寻找丈夫的漫漫长路。
     一个弱女子一步一步走过千山万水,这份坚强也足以感动官吏与强盗,让他们不能够对其下手。“为什么哗啦啦地流,流得乾坤易位,哭倒长城八百里?因为终于到达目的地,才晓得夫君万喜良,早已累死在筑城的苦役中,尸骨埋在城墙里!”而等到真正准备好的那一刻,却是见到了久违的夫君,不过此时他早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此时的孟姜女许是将心中的痛楚全部释放出来,长城也被其哭倒。那尸骨竟然藏在长城里面。那责任究竟怪谁呢?“为什么哗啦啦地流,流得宇宙失序,哭倒长城八百里?因为孟姜女的苦痛,控诉暴政,引发天谴。不要总是说没国哪有家,老百姓的幸福比江山贵重!”原来是秦始皇的暴政害得夫君丢失性命。
     经常听人说国家国家,须知国是由无数的小家联合起来的,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我想槟郎哥写这首诗歌是想要描述出作为一个平民老百姓的心得体会。老百姓的幸福远比江山更重要。不管在古代还是现如今,作为统治者或者是总理,都应该脚踏实地为百姓谋福利。也许槟郎哥看到了一些不好的新闻有感而发,也许是再次看到了孟姜女哭长城这个故事有感而发,但这些都不重要。从这首简短的小诗中可以读出槟郎哥作为男人少有的既感情细腻又胆识宏大。
     的确,腹有诗书气自华,最近的一句话不是很流行嘛——“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所谓苟且,并不是生活艰难得吃不饱穿不暖,而是我们为了温饱和安全的愿景,而自愿过着一种规律一成不变的生活,还有一眼可及的未来。每天准时上班下班,上班做着同样的工作,下班挤着同一趟地铁,晚餐吃着同样的菜式,睡觉前刷着来来去去那些人的朋友圈。这样的生活,并不太好,也不太坏,这就是苟且。于是我们向往着诗和远方。很庆幸,在这个满是苟且的时代遇见了一位大诗人——槟郎哥。
     很开心在南晓遇见你,隐逸的诗人,深邃的行者,傲气的讲者,细腻的,李槟老师,槟郎先生!
     2016-4-25
(2016/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