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再叹云玉宫]
槟郎文集
·我愿成为一根左棍,又名:左棍槟郎之歌
·鲁迅左派论纲
·波兰工人阶级的伟大历史选择
·我关于鲁迅左派思考的三个阶段
·韩国劳工阶级解放之路
·年三十贫贱人生的随想
·作为鲁迅左派的胡风——献给尊敬的王晓明先生
·与姚文元比左棍和爱吻美国的左手
·韩国的民主之路
·散落在民间里的精神兄弟于仲达
·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朋友景祥和我们的工友服务中心
·我被台湾连宋统战过去了
·我的奥运梦(外一首)
·悼念汶川地震遇难者
·狱中看奥运会
·鲁迅与王国维比较论
·故乡的白毛仙姑(诗歌)
·妈妈的针线筐(诗歌)
·侄女的城管男友(诗歌)
·为笔会而作
·一扇门的好奇
·老猫钓鱼
·怀念荷尔德林
·我与笔会
·怀念诗人穆旦
·法师的彩巾
·争当那个头
·走入狱警的日子
·大力寺的尼姑
·峡江情歌
·2009年的遗嘱
·唐福珍的向日葵
·这个冬天太寒冷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槟郎
     .
     证照齐全的古道观,
     庄子故乡的香火。


     为什么有深夜的蒙面飞贼
     驾着轰隆隆的铲车,
     砸墙毁殿,凌辱道士,
     祖宗的神像受难如瓦砾?
     .
     祖宗神灵的祭司们啊,
     张天师不能清净,
     中神通王重阳不能清净,
     诗仙李白不能清净,
     为什么只会在衙门前长跪?
     真相却迟迟不能公布!
     .
     什么样的凶徒这样狂妄?
     什么样的捕快这样忌惮?
     就不怕祖宗们震怒吗?
     就不怕女娲娘娘的天谴吗?
     天兵天将的怒火已经爆燃,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
     三清四御已经愤怒,
     三皇五帝已经愤怒,
     二郎神已经愤怒,
     吕洞宾等八仙已经愤怒,
     妈祖娘娘已经愤怒,
     燃灯道人菩提老祖已经愤怒……
     .
     古老的种族沉沦如此,
     再不需传统神灵的佑护吗?
     玉皇大帝的神像被割头,
     各路神仙们的塑像被砸碎,
     祂们庇护我们五千年,
     当朝竟也会遭如此亵渎!
     .
     为什么真相不能公开,
     谁有如此治外法权?
     竟也有如此的恶法,
     竟也有如此的国之重器?
     老天爷啊,承重的子孙不肖!
     众神啊,谁该下地狱?
     2016-4-10
(2016/04/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