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巴克栏目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背后总是有个幽灵的眼睛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巴克:当前中国谁是民主事业的开拓者
·巴克:心弦
·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新局的进展
·吴兆麟推选黎元洪做大都督实乃政治智慧
·巴克:颓萎的中国社会
·袁世凯类的任何非常时期都不会缺少
·巴克:贾甲自愿坐牢的形式不可取
·坏人只所以要这么歇斯底里地坏
· 缅北特区基本状况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
·中国政治实际发展的契机
·缅北战争的根源——克钦邦已经败北
·定位
·定位——10页至20页
·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定位(21——30)
·定位(31——40)
·定位(41——50)
·定位(51——60)
·定位(61——70)
·定位(71——75)
·行势者的正悟
·修养不够只能瞎忽悠
·攻击《博讯网》的人都不是最理性的
·如果能铲除独裁专制与魔鬼联手有何不可?
·31——刘西凤
·伟业的成败不在于平民而在于领袖
·作者:民运老战士 徐水良(参考)
·极限发展就更需要各式奇才无约束地发挥
·中国人生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3)
·世事风情(14)
· 世事风情(15)
· 世事风情(16)
·被动选择我的路
·看习近平给中共的惯性覆灭
·我探民主人士吴弘达邪恶本性
·到泰国缅北老挝等地区旅游的找我
·形成自然力量更能扫除中国的独裁统治
·缅北的独立存在有利于中国变革
·这就是你我的不同,你的智商有问题,应该想到,鄙人的稿件的用心是什么?我
·男人和女人的纠结
·交给秘密的使命
·你就站在了灵魂高处
·习近平切除中共问题的劣顽根源比解决客观问题更睿智
·中共为何不能借坡下驴
·清理江家帮为何不能彻底
·形成自然之力更利于铲除独裁
·中国政局演绎与变化
·在耍二的习二行只能倒退中国
·巴克:高智晟已是诈骗嫌疑
·太阳如何已西偏
·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看了韦石对S君话后的感慨
·习共真的只有靠打压才能延命
·借美国之手除掉金正恩势在必行
·习近平到底是不是双面人?
·中共邪恶不可改变时
· 习近平制下要学会不轻易做下一个雷洋
· 与民主人士商榷点智慧
·纷纭的虽说
·抓完了江家帮的马仔习近平们会继续做什么?
·习近平就是袁世凯的再生
·巴克:民主进程战略需要更多新途径
·彭明君逝世应给予民主智者的智慧
·习共是否智性就在于能不能与国人和谐
·政治家先做好一个商人才能成就政治基业
·探余志坚为什么公开声明
·我不是自己
·我是自己
·郭文贵搅动起来的都是什么水?
·习大巨婴去江曾真的很难吗?
·巴克:哀哉余志坚
·中俄为什么支持朝鲜拥有核武器
·习共特务说郭文贵杀死了王岐山大家会信吗?
·习近平累不累
·风情不在浪漫时 1
·风情不在浪漫时 2
·风情不在浪漫时 3
·风情不在浪漫时 4
·风情不在浪漫时 5
·张坚:海外民运应如何变局?
·风情不在浪漫时 6
·风情不在浪漫时 7
·风情不在浪漫时 8
·风情不在浪漫时 9
·风情不在浪漫时10
·风情不再浪漫时 11
·风情不再浪漫时 12
·风情不再浪漫时 13
·风情不再浪漫时 14
·风情不再浪漫时 15
·风情不再浪漫时 16
·风情不再浪漫时 1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下南方街头运动与号称南方街头的人

   中共国内,进行任何模式的民主形式的努力,只要是为了推动民主进程,都是可行的,南方街头运动发起人王先生的决策也有着划时代的进步,定将载入历史史册。
   那么,有为此行动受到中共特务抓捕或打压的同仁,我们无不给于肯定与赞扬,毕竟这些出道的同仁比我们英雄得多,我们不过就是拿着一支破笔,或者按着破键盘,在网络里呼吁呼吁或在背后说三道四而已,并没有真正地走向街头,高举过牌子,张扬自己的政治理念,或者呼吁一下什么诉求,或声援一下同仁被绑架等等。
   原本,我们都知道,凡是任何取决于正义的活动都会受到流氓特务的骚扰或镇压,但是,我们为了中华民族,有些事情又必须的需要发生,自己不能却也希望有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所以,看到任何形式的针对独裁制度的斗争都是一丸丸安慰药。
   不过,公开的斗争对于中共独裁体系的威胁是十分有限的,最恐惧的就是独裁者的反扑仅是赤裸裸的暴力。而且,中共国民众被共产党奴化了几十年,几乎都具有着奴性本能。所以说,广大民众都走向街头,或冲向政府机关未免高估了拥有政治民主信仰人的诱惑力。
   尽管如此,我们虽然不反对任何人的自由选择外,并不提倡反暴力行动,这是因为我们也知道这样的反暴力对于民主进程虽然起到一些关键性的作用,但对民族的危害依然存在,到不是害怕独裁者因为暴力而倒掉。相反,我们每时每刻地的偶想着独裁者的幡早一日地降下来,更看到了独裁者的暴力并没有阻止住民主的脚步在中共国的步步印痕。


   为什么,要结束独裁统治呢?在这个问题上,凡是不愿意被奴役的人都已达成共识,因为我们看到,遇到江泽民这样的害群之马做任何独裁党魁,只有败坏国家。而八个花瓶党,由于没有什么权力,也就不产生腐败分子,共产党里的高官,几乎都是腐败分子了,这就证明,中华民族需要的民主制度就是为了约束所有人不论张扬什么主义,都在群体控制之下,想腐败也没有机会了,是正确的。
   再说南方街头的同仁,在一些实际行动中,确实对社会有所影响,这种政治见解本人并不会有所歧见,但是,我们所看到的,有些同仁所谓的为民主事业不如说是为自己奋斗却又大张自己,感觉这种人虽然嘴巴很硬,可一旦被抓,比什么人都怂。
   曾经,有位同仁沾沾自喜地道:“只要国内需要声援的同仁需要,他马上就能召集几十人到场,因为每个去声援的人都有一天200元的收入,车旅费报销,管饭,一旦坐牢,还会给予200元一天的补助。”
   并举出一些实例来说明自己的能力。有位同仁笑着对他说:“如果做这样的事情,确实需要的话,你把钱放在我的面前,我用网络就可以给你召集你所需要的人数,甚至加一个零也没有问题,如果觉得是吹牛,我们可以用实践来印证一下。”
   事实上,只要有人出资做推动中国民主进程的事,若是确实有不少的民主资金,那么中国的民主进程就能高加速。多年来,我们都看到了,中共国不是缺少民主战士,而是缺少资金和有效适当地指挥。
   比方举牌这种事,被抓的同仁不少了吧?其实,举牌不如暗地张贴传单有效,我们常看到法轮功信仰者的“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的宣传标语或喷字,当地派出所即使天天清理,还是不难看到,那些自发的宗教信仰者并不间断地做令中共烦躁的事。
   而举牌宣传的,多年在国内旅行,却没有看到过一次,更不要说声援的人众了。这到不是说,没有这种事,而是说,这种事并不多,无法与法轮功信仰者的宣传做对比。当然,由于人们的思想认识不同,大家明哲保身的不会制造更多的助阵模式也有很大的关系。
   作为民主人士,我们都做了些什么?令中共独裁者烦躁的事,我们做了多少?这方面,在下确实不敢恭维。而且,那些真正的民主信仰者又都是悄没声响地做,并没有多少被抓住。而南方街头的同仁,怕是出来一个抓住一个,因为没有等特务去找,自己就在网络上暴露自己和自己的行踪,无非就是麻烦特务们如临大敌地到窝里掏出来而已。
   所谓的南方街头的,我在广州遇到几个“大佬”,那时候我们在一起交流时,不欢而散,尽管大家都不反对对方如何选择自己的道路,但是也都说明了对方不可行的理由。比如在下提倡在缅北发展,不是直接针对中共国独裁者,而是先把缅北占领以后,我们率先实现民主制度,然后给予中共独裁者必要的影响。不是什么与中共独裁者直接、赤裸裸的斗争。
   对方告诉我,不等我们做个架子,就会被特务铲除掉了,我就告诉对方,如果是针对中共国独裁者建立缅北中国的民主势力,那么君说得对,可是我们不是这个目标,也就不提倡在中国境内做一切政治活动,而是对付头脑简单的缅北地方军政府,中国民间势力又有足够的智力和实力。而且,做成了以后,整个缅北资源一旦被中国有能力的人控制,直接服务于中华民族,那么在政治上,经济上,将有划时代的意义。
   因为,据当前形势判断,拖延中国实现民主制度的时间不会太久,我们既然在国内不得地,为什么不能来到缅北发展?给我们民族开拓更多的土地?何况我们的决定权是建立在民主制度的基础上?
   尽管大家坐在一起有不同的见解,还是愉快地分手,祝福对方马到成功。
   说起来,南方街头的同仁确实有所成果,而这种成果下面,却养育了一些好吃懒做、贪图享受、用屁股思考问题的同仁,他们不仅不是维护自己阵营的利益,而是对自己阵营的人大爆粗口,不把同仁踩在脚下誓不罢休的姿态,令我们感觉羞辱。羞辱在我们民主阵营里的任何一位同仁,都是不可取的。
   尽管这个民主阵营是自发地形成的营垒,没有任何有效的管理体系,但是会有一日,起到历史性的作用。
   然而,在网上,看到南方街头的人物之一的孙德胜先生,李方先生,在网络里“揭露”与“羞辱”黎小龙,孙德胜曾经在黎小龙家里不出一分钱,不出一寸力地吃住了几个月,黎小龙从没有对他有什么怨言,依然把他视若同仁,就像杨崇刚到泰国时住在黎小龙家里几十天,黎小龙还是分文无取地管吃住,后来确实大家都有困难,黎小龙劝说杨崇找事做养活自己,才遭到杨崇的抱怨。这种事,黎小龙从来就没有在网上说事。
   至今,黎小龙也没有与杨崇或孙德胜捉双放对在网上,说明黎小龙还有点心智。事实上,黎小龙很清楚,一个心地高远的人,若与那些心地肤浅没有什么道德底线的人捉双放对,原本就不是什么能力,倒是辱没了自己的智商。
   我们游走在民主圈子里,很想与志向相同的人在一起,大家共同探讨,共同进退。鄙人也曾经接待过不少同仁,大家都是穷人,被共匪迫害的有上顿没下顿的,很难做东。可有些同仁,不仅大脑空空,还是有好吃懒做的习性,更甚者,吃了你的,用了你的后,照样背后骂街。这样的人,由于不具备做人最起码的德性,遇到问题时,不仅不会检讨自己的错误,反而会攻讦那些自愿帮助过他的人。
   还有一种人最可怕,老子天下第一,别人的建议一点也听不进去,撞到南墙了才惭愧地寻求帮助。
   例如:有位同仁在赌场下注,原本我们提醒他“你那点钱输不起,还是不要想发那种财好”,结果他依然我行我素地吃在赌场,住在赌场,刚开始赢了三十几万,洋洋得意,我们让他收手,哪里劝得住?结果过了十几天,回到我们的宿舍,告诉我们,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了。
   我们不得不给他一些路费让他回家,就是这样,我们很想做一件有利于中国的事情,哪怕被中共阻扰,但我们还是想把缅北完全控制在中国民主人士的手里。可是,由于我们出在草根,根本就没有经济实力做成这件事,只有失败着等待时机著变。
   也就是说,路是选对了时,还是要坚持,哪怕有一天,民主社会到来,缅北更需要进化,更需要被我们中国人控制!
   说了这些,是想告诉支持南方街头运动的有钱人,如果不选对人,就用那些好吃懒做、嘴巴大、喉咙眼细的机会主义者来做这项运动,只能是浪费钱财,起不到最佳的作用。
   
   
   
   2016年4月17日
(2016/04/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